星期一, 4月 17, 2017

讓我親手解開我的心結

「南無前幢幡後寶蓋,觀音如來,接引西方願,幢幡寶蓋樂逍遙,西方路上有金橋,觀音菩薩來接引,接引眾生上金橋。」道士一手拿著塵拂,一邊口中唸唸有詞,家屬們跟著他圍著紙紥的拱橋轉圈。

我坐在靈堂角落一個不起眼的位置上,靜靜地看著這個儀式。這裡我一個活人也不認識,也沒有任何一個活人認識我,他們都以為我是死者的朋友,以為我是一個普通的有心人。

但我不是,靈堂中間照片上的那個男人,是我親手殺死的。

他是我的大學同學,我第一次遇見他是在O Camp中,當時在玩「借東西賽跑」,紙條上寫著的東西是「長髮女生一個」;看了紙條後,他豪不猶豫地衝來我旁邊,用公主抱的方式把我抱起,再跑向終點那邊。那一刻我有些不知所惜,我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為甚麼他會衝過來呢?為甚麼他會抱著我呢?為甚麼是我呢?

之後我和他在大學上課時不時會遇到,也會一起吃飯;我好像有點喜歡他,但他從來都沒說過喜歡我,也沒有甚麼真正追求我的動作,一直到我們畢業,我們就慢慢變得更少聯絡,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他有他的世界;在大學的幾年,對我們來說就只是像微風一樣讓人有點舒服的回憶罷了。

但是我一直都很在意,很在意這個男人。為甚麼他不來追我呢?為甚麼我們的關係沒有變得更好呢?為甚麼他看見其他男生在追我也好像沒有感覺呢?

我沒有答案,每次我夢見他時都想好好的問清楚,但在夢內他總是不發一言,用公主抱的方式把我抱起,然後我就會醒過來。

直到一年前,他突然在Facebook Message我說想約我吃飯,還選了一家相當不錯的餐廳,點了支相當不便宜的紅酒。在柔和的燈光下,我感到他好像那天會對我表白似的,過了這麼多年,他終於要承認自己喜歡我了,我就知道,從那次「借東西賽跑」開始,他就一直喜歡我。但現在已經太遲了,我已經是有夫之婦、兩個女兒的母親,對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表白。

就在我一直妄想的時候,他突然說:「其實由我第一次見你時,我就覺得我會被你殺死。」

 

「為甚麼?」我帶點失望的語氣問,為甚麼對白不是「其實由我第一次見你時,我就已經喜歡你。」?而是這種無聊的笑話?

「沒有為甚麼,只是我一直覺得這樣。」他用刀小心翼翼地切開碟上血淋淋,只有三成熟的安格斯牛排。

「那你想我怎樣?」我不明白,我不明白這個男人,他究竟想怎樣?

「我想死,而且想你親手殺死我。」他說。

「你,你是認真的?」我開始意識到那不是一個笑話。

「對,人生很痛苦,我沒法選擇任何東西,我沒法選擇自己喜歡做的事,我沒法選擇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我甚至沒法選擇我上班該穿甚麼衣服。所以我想,最起碼該讓我選擇自己的死法。」他用力地擠壓那塊放在白色碟上的牛排,血水把碟子染成了紅色。

「那我呢?你有想過我的想法嗎?」我問。

「如果你不願意,我也沒法子;但我會等你,直到你願意為止。」他用伴碟的Yorkshire Pudding沾著碟上的血水和肉汁來吃。

「為甚麼是我?」我拿起了手上的酒杯,狠狠地喝了一大口。

「因為你是你,就在O Camp那次『借東西賽跑』時,我抱著你,然後我就覺得如果可以被你殺死,也算不枉此生了。」他拿了些粉紅岩鹽,灑在肉汁上。

「你可不可以讓我考慮一下?」我答。

那天之後我想了很久他的那番說話,他說我們沒法選擇任何東西,我們只是被丟到在這條社會河流上的落葉,除了隨著水流而下之外,就甚麼也做不到了。

 

我沒有去了解他的故事,我沒有去了解他喜歡做甚麼而選擇不了,我沒有去了解他喜歡誰而選擇不了,我甚麼都沒有做。我只是在我的心裡一直反覆想要不要幫他結束他的生命。

如果他一生人都沒有選擇過,到了最後這個選擇我也不成全他的話,會不會殘忍了一點?

如果我殺死了他,我餘下來的一生就要付上法律責任,我有我的家庭,我有兩個分別五歲和三歲的女兒,我真的要為了這個「我只不過有點在意的男人」而放棄這一切?

我反覆地想著,到上個月,我終於下定決心。

我提出讓他在繁忙時間時站在火車站的月台邊,然後火車來時我會在背後推他一把。這樣他就可以被我親手殺死,而整個社會都只會當作是自殺事件看待,我可以逃避了法律責任。

雖然我逃避了法律責任,但是他跌下路軌一刻的畫面卻總是在我腦中揮之不去,那巨大的撞擊聲,那血肉模糊、骨肉狼藉的身體,月台上人們的驚呼尖叫,還有報紙上那比分類廣告還小的報道。

人們或許會怨恨他阻了列車班次,或許會為他編造不同的鬼故事,但對他為甚麼要死這件事,從來沒有人在意;老實說,連我這個負責親手殺死他的人,對他要死的原因也不甚了解。

靈堂上繼續煙霧彌漫,大家轉頭回避,在音樂下,遺體徐徐被推到靈堂中心。在堂倌的指揮下,我們一行又一行的親友走到棺木前瞻仰遺容。

雖然他被火車撞到,但頭部卻完好無缺,塞著棉花的口腔讓人感到他正在微笑,我伏在棺木的玻璃蓋上,回憶當年被他公主抱時的體溫。

他現在開心嗎?我有好好完成他的心願嗎?在結束生命這件事情上他真正地做出選擇了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個男人已經消失,我以後無法再在意這個男人,而且以後無法再忘記他。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氣,重新站起來,自此之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

 

中文卷二寫作設有三條題目,考生只須選答一題。

第一題:試撰寫文章一篇,並以「自此之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為末句收結全文。

第二題:「足印」雖是平常事物,卻可以引起聯想,或牽動思緒,又或啟發思考。試以「足印」為題,就個人體會寫作文章一篇。

第三題:有人說憤怒是壞事,有人說憤怒是好事,有人說處理憤怒的情緒需要智慧……試以「談憤怒」為題寫作文章一篇,談談你對憤怒的看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