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18, 2017

即使世界如童話,不等於我要接受一隻青蛙

在一個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城堡,城堡內住了一個公主,公主年華正盛,自己一個人治理著整個國家,雖然國力不算頂尖,但人民都尚算衣食溫飽;感情方面,公主雖然單身但不寂寞,追求者雖然不多,但總算不缺。

33962039801 1b83e7c79a b

直到有一日,她在城堡花園內的井邊遇上了一隻青蛙。

自此,青蛙對她展開熱烈追求,每天都找她,每樣她說想要的東西,第二天早上就出現在公主的床邊,每個公主想去的地方,青蛙都會陪他去,幾乎每分每秒,青蛙都陪在公主旁邊。

青蛙說得很清楚,他說很喜歡公主,希望公主可以成為他的女朋友。

公主也許有些感動,但是她在生理上無法接受和一隻青蛙在一起。

「其實我係中左一個詛咒先被巫婆變成一隻青蛙,只要你肯做我女朋友,我就可以變返人類。」有一天,青蛙對公主說。

「如果你真係想同我一齊,你就應該變返一個人類先。」公主堅持自己無法和一隻青蛙交往。

事情就這樣拖拖拉拉過了幾個月,這幾個月青蛙一直在公主身邊,而公主一直也沒有接受他。

「其實呢,你日日都係我旁邊,我覺得好煩,好無私人空間。」公主有一日突然講。

「但如果你唔肯同我一齊,我就呢世都無辦法變返一個人類。」青蛙答,眼睛附近濕濕的,不知道是兩棲類獨有黏液還是眼淚。

「不如你比我抖下?」公主說。

「我只係鐘意你啫,唔通咁都唔啱?」青蛙答。

公主沒有回答青蛙,但卻從眼內流露出一點恨意,然後公主深呼吸一下,把青蛙捉起,丟出窗外。

青蛙掉到了城堡外邊,血肉模糊。

巫婆一直在家內用魔鏡看著事件發生的經過,她對公主和青蛙的表現都非常滿意,而且她覺得,如果讓青蛙就這樣死去的話,未免有點可惜,於是她決定出發到城堡邊,要把青蛙救回來。

19760776414 0160b09f9b b

經過兩天的行程,巫婆化妝成一個普通老婆婆,來到城堡外面,幸好這兩天的天氣乾燥,傷口不易腐爛,而青蛙本來就是生命力相當強的物種,雖然已經沒有意識,但總算保住了一命。

於是巫婆幫青蛙做了緊急的處理後,就把他裝進一個瓶子裡去,倒了些藥水進去,打算帶回家再施以治療,然後讓他慢慢恢復。

再兩天後,巫婆回到家裡,當她幫青蛙換藥的時候,有人用暗號敲門,是三長兩短的節奏,這是是專吃小朋友的大灰狼的專屬暗號。巫婆早就安裝了智能家居系統,她只要揮一揮手,門就自動地打開了。

大灰狼小心翼翼地走進屋內,他很擅長用利益來控制別人,曾經和外婆聯手把小紅帽吃掉,也有過威脅牧羊小子讓他騙村民狼來了的過去。但偏偏這個巫婆對利益完全沒興趣,是最令他頭痛的類型。

「想要咩?直接講!今日我好忙!」巫婆一邊說,一邊把玩著裝著青蛙的玻璃樽。

「我想⋯⋯我想變做人樣。」大灰狼結結巴巴地說。

「你知規矩嫁啦!無前因後果,我係唔會理你嘅。」巫婆一邊說,一邊抓了一把不知甚麼粉末加進玻璃樽內。巫婆幫別人施法的條件很簡單,就是要「有趣」,還有要讓她在魔鏡中隨時看直播。

「咁嘅,有三兄弟,佢地都係豬黎嘅,我拆左佢大佬個帳幕,拆埋佢二哥間木屋,咁細佬咪要諗辦法買樓囉!我想變做人樣賣間屋比佢咁啫。」大灰狼乖乖的交待來龍去脈,他最清楚這裡的要求。

「然後間屋你有鎖匙,你會入去殺晒佢地黎食?」巫婆問。

「唔使,我都賣左間屋比佢,佢就要做死一世供三十年,個個月佢地要比人工一半我,我殺佢地有乜益處?」大灰狼答,然後他好像聽見了牆上的魔鏡在冷笑。

巫婆覺得這個故事尚算合格,而且看來小豬們聽見樓盤價錢時的表情也相當值得期待,於是就答應了大灰狼,給了他一支飲完後會變成人型的藥水,在魔鏡上登記了直播大灰狼手機鏡頭的程式,然後就讓他走了。

過了一段日子,大灰狼用600萬賣了一個300呎單位給豬豬三兄弟,下半生都有人供養; 而青蛙則開始慢慢復元,於是巫婆就打算把青蛙送回公主身邊。

但是巫婆根本進不了城堡裡面,作為城堡內的通輯犯,喬裝後在城堡外的市集逛逛,撿一下血肉模糊的青蛙還是可以的,但要堂堂正正的把青蛙交到公主手中,就有點困難了。

於是巫婆想起了當她還是別人後母時,曾經聘用過的殺手加跑腿,獵人。

其實巫婆一直有用魔鏡去看獵人,知道他已經退休,在一個平靜如鏡的湖邊起了一間木製的小屋,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當然,巫婆也知道獵人退休的原因,所以她也知道送青蛙給公主這個任務是最適合獵人的。

兩日後,巫婆帶了裝著青蛙的玻璃樽,在小屋的門前敲門。

獵人開門後見到是巫婆來訪,不禁眉頭一皺。

「見到我呢個前老闆,點解要皺眉頭呀?」巫婆看見獵人的表情後說。

「我同你無乜好講。」獵人想關門。

「我有野想你幫我做。」巫婆申手擋住門。

「我已經退左休啦。」獵人說。

「點解?」巫婆用高八度的聲音問,但其實原因,她當然是知道的。

一年多前,獵人不小心掉了個斧頭在這個湖內。誰不知湖內竟然跳出一個仙女,並且問他掉的是金斧頭還是銀斧頭。

獵人就在那一刻被仙女迷倒了,他很誠實地回答仙女:「我跌左我個心係你度。」

但誠實並不是每次都會得到獎勵,仙女將所有斧頭都掉在湖邊,不發一言,然後就消失了。

獵人萬念俱灰,不知道自己可以做甚麼,只知道自己的心已經再要不回來了。他之後不停地掉東西到湖中,甚至在湖邊搭了間小屋長住,希望仙女有一天會回來,但仙女都再沒有出現。

「無乜野,人老左,就自然想抖下。」獵人答巫婆,然後再次申手想關門。獵人早已學會不要太過誠實。

「嘿嘿,真係?不過唔緊要啦,我黎係有份禮物想你幫我交比公主嘅。」巫婆說完,遞上那隻浸在液體中,漸漸復元的青蛙。

「我真係退左休啦,你睇呢度湖光山色,我日日斬下柴、釣下魚,咁就一日嫁啦。」獵人一邊推開玻璃樽,一邊說。

「或者你同佢傾下計,然後再決定送唔送佢去啦。」巫婆把青蛙放在獵人腳下,然後轉身離去。

5974196432 61dfff591a o

獵人把門關上,把玻璃樽從地上撿起放到桌子上,青蛙勉強地把頭申出液體外面,張開口好像要說話,但又沒有聲音。

「你慢慢黎啦,個老女人係咪折磨得你好慘?」獵人坐在桌子旁,看著青蛙說。

「其實,係佢救返我嘅,佢無折磨過我。我好想返去城堡見公主,你幫我好唔好?」青蛙用獵人勉強聽得到的聲音說著。

「你點解咁想見佢?」獵人問。

青蛙於是開始講自己的故事,青蛙本來是一個王子,幾年前,他到了適婚年齡,於是向鄰國廣發邀請,希望找到結婚對象,他的要求只有一個,就是想自己的妻子是一個真正身嬌肉貴的公主。

這件事被一個落難公主知道了,於是落難公主心生一計,走去城堡前扮迷路,對守衞說自己是鄰國的公主,希望可以借宿一宵。基於外交禮儀,城堡就收留她,準備讓她留一晚。

王子一直相襯的公主都不太合心意,見這個女生楚楚可憐的樣子,本身已經有點心動,但又怕她是冒認的公主,所以想出了一個測試方法。

王子吩咐人在公主當晚睡覺的九張床褥下,加了一粒豌豆,第二天早上,就問公主睡得好不好。
這一切都在落難公主計算之中,她就說好像有點東西在床褥下面。

王子果然中計,立刻把公主娶回來。到兩年後才發現真相,卻已經騎虎難下。

落難公主得到了她想要的生活,但王子卻得不到他想要的愛情。

這時候,巫婆出現在王子前面。

「你想唔想搵一個真真正正身嬌肉貴嘅公主談一埸轟轟烈烈嘅戀愛?」巫婆問。

「你想點?」王子對疊字和四字詞都沒甚麼抵抗力。

「你諗下,如果你唔係王子,根本無公主會鐘意你。佢地鐘意嘅係王子呢個身份,唔係你。」巫婆說。

「無可能!」王子否認。

「唔啱咁丫,我將你變成一隻青蛙,如果你都搵到公主願意同你一齊嘅話,咪證明你啱囉。」巫婆奸笑。

「變咪變囉!」王子才剛說完,已經變了一隻青蛙。

「如果有任何一個公主真心鐘意你,願意做你女朋友嘅,你就自自然然會變返人嫁啦。」巫婆一邊撿起青蛙,一邊說。

花了幾個月的時間,王子走訪了不同的城堡,最後在一個城堡的井邊見到了公主。

「咁其實只要係公主就得啦,點解要係呢個?」獵人問,但其實獵人已經決定一定要幫青蛙完成心願。

「我唔知呀,我估每一個戀愛緊嘅人,都係會答你佢唔知嫁啦。」青蛙答。

幾日後,青蛙恢復得七七八八,說話的聲音已經可以提高,而且時不時還可以從玻璃樽內跳出來休息休息,獵人決定帶著青蛙出發,到城堡內找公主。

他們途中經過一個市集內,有一個窮困的年青人,拿著手中的一支麥桿,希望可以做 Startup,點石成金。

首先,年青人見到一個想要飲牛奶的人,於是他心生一計。

「你想唔想要我手上呢支飲管?有左佢,你飲牛奶就唔使拎起個樽了。」年青人走上前搭話。

「你送比我?」飲牛奶的人問。

「不如用你飲完牛奶個樽換丫?」年青人答。

「又好。」於是飲牛奶的人用麥桿飲完牛奶,把樽和麥桿都留給了年青人。

年青人見他的意念可以無本生利,雄心壯志,打算照辦煮碗,再來一次。

這次他見到獵人,和他抱在懷中裝著青蛙的玻璃樽。

「你想唔想要我手上呢支飲管?有左佢,你飲酒就唔使拎起個樽了。」年青人走上前搭話,用手指了指獵人手中的瓶子。

「你知唔知你講緊乜?」獵人對年青人還以一個凌厲的眼神。

「我想同你做個交易啫。」年青人說。

「第一,呢樽唔係青蛙酒,佢係我嘅好朋友; 第二,我頭先見住你比呢支野人地飲牛奶,我點會理你?」獵人說。

「或者,你換左我比佢,我會開心過返公主身邊呢?」青蛙突然把頭冒出液體的水面,然後說。

「你要嘅真係『開心』咩?」獵人搖頭嘆氣。

青蛙反駁不了獵人,乖乖地沉回藥水內。

Jgt6e071

過了幾天,獵人和青蛙終於到了城堡門外。

「而家點好?直接將你交入去比佢?」獵人說。

「我唔知呀,人地未必想見我都唔定啦。」到了這刻,青蛙反而有點害怕了,畢竟曾經受過「血肉模糊」級的傷害。

「一係咁,觀察幾日先?」獵人提議。

「都好,我知道花園果邊有棵大樹,可以望到議事廳同佢房的。」青蛙說。

獵人穿上了迷彩服,和青蛙在樹上開始觀察公主的一言一行。每天早上,公主都很早起來處理國事,雖然不是所有事件都完美解決,但她都是親力親為,盡力做到最好。

只是有些事情的解決方式,總讓獵人和青蛙摸不著頭腦。

好像在城堡外面的大街,有個賣火柴的小女孩。小女孩不知道現在人人都用打火機,煮食爐用電子打火,甚至很多人家中只有微波爐和電磁爐。

火柴賣不出去。然後,女孩凍死在街頭。

大臣向公主回報事件,公主覺得女孩是自作自受,做生意就要承受風險。

然後在城堡外面同一條大街,有一個乞丐,他說自己和某國王子是孖生兄弟,被自己哥哥換了身份,然後流浪到這裡。
乞丐整天無所事事,在附近閒逛打發時間,他說某一天他就會回去繼承做國王。

大臣向公主回報事件,公主覺得乞丐需要人幫助,開放了一個千呎穀倉收留他。

「點解女人諗野係咁嘅呢?明明要理性決定嘅時候,佢地用感情黎決定; 明明要用感情黎決定嘅野呢,就用理性黎決定。」青蛙對獵人說。

「你都係咁啦,明明呢個世界好大,公主好多,但你偏偏就係要等呢個掉你出街嘅人黎救你。」獵人答。

「你知唔知『等』一個人嘅定義係咩?」青蛙說。

「大概係乜都唔做,企係度等自己嘅時間同青春消逝。」獵人邊說邊看著自己手中的斧頭嘆氣。

「『等』一個人,就係令自己成為北極星,無論幾時,無論天氣點,無論你要等嘅人有無抬高頭睇你,北極星都會係天空嘅同一點照耀住呢個人。」青蛙答。

0220603001315392492

星期一, 4月 17, 2017

讓我親手解開我的心結

「南無前幢幡後寶蓋,觀音如來,接引西方願,幢幡寶蓋樂逍遙,西方路上有金橋,觀音菩薩來接引,接引眾生上金橋。」道士一手拿著塵拂,一邊口中唸唸有詞,家屬們跟著他圍著紙紥的拱橋轉圈。

我坐在靈堂角落一個不起眼的位置上,靜靜地看著這個儀式。這裡我一個活人也不認識,也沒有任何一個活人認識我,他們都以為我是死者的朋友,以為我是一個普通的有心人。

但我不是,靈堂中間照片上的那個男人,是我親手殺死的。

他是我的大學同學,我第一次遇見他是在O Camp中,當時在玩「借東西賽跑」,紙條上寫著的東西是「長髮女生一個」;看了紙條後,他豪不猶豫地衝來我旁邊,用公主抱的方式把我抱起,再跑向終點那邊。那一刻我有些不知所惜,我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為甚麼他會衝過來呢?為甚麼他會抱著我呢?為甚麼是我呢?

之後我和他在大學上課時不時會遇到,也會一起吃飯;我好像有點喜歡他,但他從來都沒說過喜歡我,也沒有甚麼真正追求我的動作,一直到我們畢業,我們就慢慢變得更少聯絡,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他有他的世界;在大學的幾年,對我們來說就只是像微風一樣讓人有點舒服的回憶罷了。

但是我一直都很在意,很在意這個男人。為甚麼他不來追我呢?為甚麼我們的關係沒有變得更好呢?為甚麼他看見其他男生在追我也好像沒有感覺呢?

我沒有答案,每次我夢見他時都想好好的問清楚,但在夢內他總是不發一言,用公主抱的方式把我抱起,然後我就會醒過來。

直到一年前,他突然在Facebook Message我說想約我吃飯,還選了一家相當不錯的餐廳,點了支相當不便宜的紅酒。在柔和的燈光下,我感到他好像那天會對我表白似的,過了這麼多年,他終於要承認自己喜歡我了,我就知道,從那次「借東西賽跑」開始,他就一直喜歡我。但現在已經太遲了,我已經是有夫之婦、兩個女兒的母親,對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表白。

就在我一直妄想的時候,他突然說:「其實由我第一次見你時,我就覺得我會被你殺死。」

 

「為甚麼?」我帶點失望的語氣問,為甚麼對白不是「其實由我第一次見你時,我就已經喜歡你。」?而是這種無聊的笑話?

「沒有為甚麼,只是我一直覺得這樣。」他用刀小心翼翼地切開碟上血淋淋,只有三成熟的安格斯牛排。

「那你想我怎樣?」我不明白,我不明白這個男人,他究竟想怎樣?

「我想死,而且想你親手殺死我。」他說。

「你,你是認真的?」我開始意識到那不是一個笑話。

「對,人生很痛苦,我沒法選擇任何東西,我沒法選擇自己喜歡做的事,我沒法選擇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我甚至沒法選擇我上班該穿甚麼衣服。所以我想,最起碼該讓我選擇自己的死法。」他用力地擠壓那塊放在白色碟上的牛排,血水把碟子染成了紅色。

「那我呢?你有想過我的想法嗎?」我問。

「如果你不願意,我也沒法子;但我會等你,直到你願意為止。」他用伴碟的Yorkshire Pudding沾著碟上的血水和肉汁來吃。

「為甚麼是我?」我拿起了手上的酒杯,狠狠地喝了一大口。

「因為你是你,就在O Camp那次『借東西賽跑』時,我抱著你,然後我就覺得如果可以被你殺死,也算不枉此生了。」他拿了些粉紅岩鹽,灑在肉汁上。

「你可不可以讓我考慮一下?」我答。

那天之後我想了很久他的那番說話,他說我們沒法選擇任何東西,我們只是被丟到在這條社會河流上的落葉,除了隨著水流而下之外,就甚麼也做不到了。

 

我沒有去了解他的故事,我沒有去了解他喜歡做甚麼而選擇不了,我沒有去了解他喜歡誰而選擇不了,我甚麼都沒有做。我只是在我的心裡一直反覆想要不要幫他結束他的生命。

如果他一生人都沒有選擇過,到了最後這個選擇我也不成全他的話,會不會殘忍了一點?

如果我殺死了他,我餘下來的一生就要付上法律責任,我有我的家庭,我有兩個分別五歲和三歲的女兒,我真的要為了這個「我只不過有點在意的男人」而放棄這一切?

我反覆地想著,到上個月,我終於下定決心。

我提出讓他在繁忙時間時站在火車站的月台邊,然後火車來時我會在背後推他一把。這樣他就可以被我親手殺死,而整個社會都只會當作是自殺事件看待,我可以逃避了法律責任。

雖然我逃避了法律責任,但是他跌下路軌一刻的畫面卻總是在我腦中揮之不去,那巨大的撞擊聲,那血肉模糊、骨肉狼藉的身體,月台上人們的驚呼尖叫,還有報紙上那比分類廣告還小的報道。

人們或許會怨恨他阻了列車班次,或許會為他編造不同的鬼故事,但對他為甚麼要死這件事,從來沒有人在意;老實說,連我這個負責親手殺死他的人,對他要死的原因也不甚了解。

靈堂上繼續煙霧彌漫,大家轉頭回避,在音樂下,遺體徐徐被推到靈堂中心。在堂倌的指揮下,我們一行又一行的親友走到棺木前瞻仰遺容。

雖然他被火車撞到,但頭部卻完好無缺,塞著棉花的口腔讓人感到他正在微笑,我伏在棺木的玻璃蓋上,回憶當年被他公主抱時的體溫。

他現在開心嗎?我有好好完成他的心願嗎?在結束生命這件事情上他真正地做出選擇了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個男人已經消失,我以後無法再在意這個男人,而且以後無法再忘記他。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氣,重新站起來,自此之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

 

中文卷二寫作設有三條題目,考生只須選答一題。

第一題:試撰寫文章一篇,並以「自此之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為末句收結全文。

第二題:「足印」雖是平常事物,卻可以引起聯想,或牽動思緒,又或啟發思考。試以「足印」為題,就個人體會寫作文章一篇。

第三題:有人說憤怒是壞事,有人說憤怒是好事,有人說處理憤怒的情緒需要智慧……試以「談憤怒」為題寫作文章一篇,談談你對憤怒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