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04, 2016

那年六四,記念晚會,站著如嘍囉

每年六月四號,維園都會被一片燭光掩蓋。
其實我都去左好多年,我曾經都大中華膠過,但近呢兩年,我真係唔想再去。
唔係咩黨派之爭,唔係咩遺忘唔遺忘,唔係咩有無人性,而係,六四燭光悼念晚會呢件事,唔夠科學。

愛恩斯坦講過「Insanity: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譯返中文就係:「咩係痴鳩線呢?痴鳩線就係你重覆去做同一樣野,而期望有唔撚同嘅結果。」
(通常有D「咩恩斯坦、咩根斯坦講過」嘅內容農場文,都係偽科學黎,哈哈)

咁首先講講支聯會期望去六四晚會係會有咩結果啦:
1. 平反六四(唔好理個字眼住,的確大多數人都係希望歷史重新定義呢個事件)
2. 結束一黨專政(嘿嘿,其實同去求李嘉誠「結束地產霸權」一樣咁好笑)
3. 建設民主中國(關我撚事咩)

七、八年前,即係2008年左右呢,我覺得呢幾樣野係有D希望嫁。
但係就結果論黎講,呢三件事其實係廿鳩幾年黎,都係毫無寸進嘅。

咁科學D諗,係咪有D野做唔啱,所以件事先毫無寸進呢?

係咪人數唔夠呀?
五萬夠未?未夠。
十萬夠未?未夠。
二十萬夠未?未夠。
咁好自然就會諗,會唔會唔關「人數」事呢?

咁係咪因為聲音唔夠大呀?
唱自由花!共產黨唔理你。
叫結束一黨專政!共產黨唔理你。
蔡耀昌哭腔!共產黨唔理你。

咁我又不期然諗,係唔係用錯方法呢?
咁試下完左遊行去中聯辦啦!無用。
試下完左留係球場清理D蠟啦!下?
試下塞爆成個銅鑼灣啦!警察話得幾千人。

十幾年咁落黎,我不期然就諗,其實係咪成件事錯晒。
因為無論點將D變數變黎變去,結果都係一樣。
感覺就好似用錯左紅豆黎整豉油咁,無論加多幾多豆,幾多鹽,幾多水,幾多糖;最後我都係無辦法得到豉油;因為豉油,係用黃豆做嫁,唔係等中共良心發現頒比你嫁!
無論你堅持幾多年,紅豆就係唔會整得到豉油,即係守株待兔,乜用都無!

我成日都諗,我有乜可以做,我可以做乜。

於是我係2009年,我睇左幾個網,幾本書同一套紀綠片,然後嘗試從呢堆二手資料當中整理返出事件大概發生經過出黎,一寫寫左七萬字,叫《時光倒流二十年系列》(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HAQkB74HY8b0JiRUc2LWdiS0E/view)
我希望多D人知道發生咩事,我希望歷史重新評價呢件事,我希望追究呢個殺人政權嘅責任。

但呢兩年,我真心覺得,要求嘅方法錯左。
一個連道歉都唔肯嘅殺人犯,你堅持譴責佢二十幾年,佢都無理你,咁你同我可以點?
呢一刻,我只希望有人替天行道,叫呢個殺人犯血債血償。


那年六四 記念晚會 站著如嘍囉
那時候我含淚說為眾生 必需要爭氣
那宗冤案從未得雪 終未悔改 哭腔也未喊出來
人群內越凝聚越覺得不受理睬 蠟燭要燒光舞台

像突然被抽乾 若然歷史注定得這下場
唱血染的歌 辱罵這些錯
無人來理我 我有辦法麼

你叫我地平反吧 不鬆將因佢不怕
我地黎四十年的話 光陰已變化
其實怕被忘記 至放大來講吧 不擔心因佢不怕
你認為佢地誠實嗎 搞笑咋掛

哭腔繼續嘈 話我知 現在無謂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