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11, 2016

「識波」雞精班

歐洲國家盃已經逼在眉捷,又到左城睇波嘅雙數年,今年仲要係美洲國家盃100周年,出埋個特別版仲已經踼緊。

睇波其實就唔需要咩資格嘅,你肯付出時間就可以睇。但係所謂「識波」就唔同啦,你係識就識,唔識就唔識;但係睇波啫,又唔係摩連奴要教波搵食,唔識又有乜問題喎。

但係一班朋友一齊睇波,「識波」,一定會比「唔識波」型好多。如果你係女仔,你只要扮到好似「識波」咁,基本上D男人即刻對你刮目相看。

 

坊間有好多人以為,只要記得晒D球員名,再記得佢地踼咩位,開波前講三個加埋係十嘅數字(442、532、451之類),睇落就叫識波啦,Sorry,唔係囉。開個維基百科就有齊啦呢D野,我最多話讚你溫書溫得勤力,但唔可以話你識波囉。

 

咁點先叫「識波」?

我覺得好簡單,有兩隊波22個人企係場度,你睇完二三十分鐘,唔理名氣,唔理入球數字,你講得出邊隊勁D就夠啦。

好似五月尾歐聯決賽咁,你講得出,成場係馬體會踼得好過皇馬好多,同埋點解,基本上你可以話自己識波。而唔係「C朗今日無乜掂波」、「皇馬而家領先一球,只要佢唔失波,就會贏」、「而家打和加時,如果到時間完結比數一樣,就要射十二碼」,呢D叫廢話囉唔該。

所以,今日我就開呢個「識波」雞精班,等大家學下點樣可以扮到好似識波咁。

 

「識波」嘅最大守則就係:

睇波嘅時候唔好剩係望住個波!

 

一場波,兩隊,二十二個人,好多時,個波都係傳緊出去,自己一個孤零零咁係天飛緊或者係地下轆緊,其他時候佢可能係比一個人帶緊或者踼緊,又或者比兩至三個人搶緊。

咁,你花90分鐘望實個波,眼都唔眨,絕大多數時間,佢都係無人踼緊的,即係話,你睇波時淨係望住粒波,同你睇隻飛蟻飛黎飛去嘅分別其實好細,都係係天度飛同係地下行。

所以,「識波」嘅最大守則就係「你睇粒波之餘,仲要望下D人。」

 

簡單黎講,即係有個球帶住個波(我地假設呢個情況叫「情況甲」,記住先,一陣有用),你要睇下同一隊其他人果一刻做緊乜野,佢地通常有幾樣野可以做:

1. 走去佢附近空位,比一個短傳嘅選擇佢帶緊波嘅隊友
2. 走去一D有威脅嘅空位,比一個直線又或者出波嘅選擇佢帶緊波嘅隊友
3. 散步,抖氣
咁一隊波勁唔勁,通常只要睇當佢一個球員拎波嘅時候,選擇多唔多,選擇出現得快唔快,多唔多人抖緊氣,你就知道佢強弱了。

所謂「走去佢附近空位,比一個短傳嘅選擇佢帶緊波嘅隊友」即係點呢?

 

7.png

 

當你隊友帶緊波嘅時候,通常防守都唔會緊逼盯住你,佢地只會企返係自己個位度。呢個時候,你(藍色10號)早一步走出防守球員中間嘅空位(紅色6、7、8號中間),帶波嘅隊友就可以選擇比一個簡單而一定唔會傳失嘅短傳比你。(當然佢可以選擇其他野,但佢越多選擇,對方就越難防守啦)

 

但其實頂級球隊嘅球員係行出去個空位之前,通常已經諗緊如果帶波嘅隊友傳左比佢,佢會點做。有幾個選擇:

a. 轉身,變成帶波嘅人
咁而家你就變左係中場帶住個波,其他隊友要提供選擇比你,而你要主動作出選擇。(回到「情況甲」)

b. 轉方向,將皮球踼去另一邊,拉闊防守範圍
呢個做法會另到對面防守要由球場嘅一邊轉去另一邊,有機會產生空位。皮球去左另一邊,由另一個球員帶住。(即係又回到「情況甲」)

c. 即刻彈返比另一個提供短傳選擇比你嘅隊友(可以係交波比你果個)

 22.png

 所謂足球,就係「傳球走位」嘅運動,所以你(藍色10號)傳左個波比你隊友(藍色7號),你(10)就要跑去另一個空位比一個選擇佢(7),同時間其他隊友亦走緊去其他空位比選擇佢(藍色9、11號)(都不過係又回到「情況甲」)。

咁交黎交去都係去返「情況甲」,為咩呢?

咪為左製造空位囉,除非對面防守柒左或者收左錢,係頂級賽事入面,防守係唔會無啦啦有個空位出黎嘅,佢地會一個一個咁企好,務求做到你傳去邊度,都梗有個後衛係你附近,如果你發現你附近無晒後衞,通常都係一個原因,就係你越位。

係啦,又要講下咩係越位;總之有條友前過所有防守球員(-1),佢接波就越位。點解要有越位?你睇我兩年前寫嘅《足球掃盲手冊》有提過,自己去睇。

 

講返正題,即係基本上係唔會有空位比你起腳射波,除非你製造佢出黎。

上面一大堆,就係比你製造個有威脅嘅空位出黎等你走落去,再等帶波嘅隊友「一個直線又或者出波」比你。
通常呢種空位嘅走法又有以下幾種:

 

a. 直接跑入去

 

55.png

 

通常係前鋒拎左波,再彈比中場後上插入禁區。單箭頭陣式常用攻擊法,所以如果有隊打451,唔好再屌個前鋒廢唔識入波啦,好有機會佢教練叫佢第一個選擇就係彈比後上中場,而唔係自己入禁區射波。

 

b. 打橫行出黎,順便轉身跑入去

 

510.png

 

中場拎住波(或者前鋒回比佢),你打橫行出兩個後衞中間嘅空位(已轉半個身),等中場傳左波你先衝入禁區。(典型靈活前鋒打法)

 

c. 個波係邊線,你企係後少少,個波斬出黎落係兩個後衞中間,你衝入果個位頂

 

31.png

 

頂頭鎚唔需要高,最緊要入楔時間啱。同樣道理,出地波都一樣好有威脅。

 

咁如果真係無空位,有D球員會試下夾硬扭一個出黎(成功率超低,因為扭得一個好少扭到第二個,而要入波通常要扭兩三個),有D會試下遠射(成功率低過5%,你當遠射真係射20球先入一球,有晒空位果D喎,唔係鳩射喎),博一博囉,又無損失嘅。

咁其實現代足球,隊隊波都做到晒我上面講嘅野的,所謂一隊勁唔勁,就要睇
– 帶波球員選擇多唔多,走位快唔快。
– 個波會唔會Keep 住郁緊,定要成日停低等其他人走位。
– 製造到空位之後把唔把握到機會。
– 同埋防守會唔會好易比人製造到空位。

總之,呢堆野,都係要睇無帶波堆人點跑,先睇到出黎嘅。

 

咁製造唔到空位點算?唔怕,所謂「弱旅靠死球」呢句真係金科玉律黎,因為頭先講果堆野,其實好似DSE考中文/英文咁;你係勁嘅,就自自然然做到/考到,你唔勁嘅,臨急抱佛腳其實作用唔大。

但係死球唔同,死球,個波擺到定一定,所以頭先講果D走位呀、入楔呀、遠射呀、等等等等。教練可以一早SET好一條FORMULA然後叫球員死背。

最重要係,佢地執行到出黎的話,係會入波,而足球,入波多D果隊就會贏(真係從來都唔係強果隊就會贏,呢樣野我係兩年前寫嘅《足球掃盲手冊》有提過,自己去睇。)

所以當你發現弱D嘅球隊逼到個角球或者有威脅位置罰球,你要意識到呢兩樣野入球率其實都係5%左右,你睇得夠耐,甚至可以FEEL到呢一球死球會唔會製造到入波。

總之,因為弱隊製造唔到空位,就唯有搏呢D啦。

 

話明雞精班,講住咁多先,想知多D就去睇我兩年前寫嘅萬字文《足球掃盲手冊》,睇完(又應用到)你真係可以話自己識波,同埋可以直接串果D背一堆資料就話自己「識波」嘅傻仔。

星期六, 6月 04, 2016

那年六四,記念晚會,站著如嘍囉

每年六月四號,維園都會被一片燭光掩蓋。
其實我都去左好多年,我曾經都大中華膠過,但近呢兩年,我真係唔想再去。
唔係咩黨派之爭,唔係咩遺忘唔遺忘,唔係咩有無人性,而係,六四燭光悼念晚會呢件事,唔夠科學。

愛恩斯坦講過「Insanity: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譯返中文就係:「咩係痴鳩線呢?痴鳩線就係你重覆去做同一樣野,而期望有唔撚同嘅結果。」
(通常有D「咩恩斯坦、咩根斯坦講過」嘅內容農場文,都係偽科學黎,哈哈)

咁首先講講支聯會期望去六四晚會係會有咩結果啦:
1. 平反六四(唔好理個字眼住,的確大多數人都係希望歷史重新定義呢個事件)
2. 結束一黨專政(嘿嘿,其實同去求李嘉誠「結束地產霸權」一樣咁好笑)
3. 建設民主中國(關我撚事咩)

七、八年前,即係2008年左右呢,我覺得呢幾樣野係有D希望嫁。
但係就結果論黎講,呢三件事其實係廿鳩幾年黎,都係毫無寸進嘅。

咁科學D諗,係咪有D野做唔啱,所以件事先毫無寸進呢?

係咪人數唔夠呀?
五萬夠未?未夠。
十萬夠未?未夠。
二十萬夠未?未夠。
咁好自然就會諗,會唔會唔關「人數」事呢?

咁係咪因為聲音唔夠大呀?
唱自由花!共產黨唔理你。
叫結束一黨專政!共產黨唔理你。
蔡耀昌哭腔!共產黨唔理你。

咁我又不期然諗,係唔係用錯方法呢?
咁試下完左遊行去中聯辦啦!無用。
試下完左留係球場清理D蠟啦!下?
試下塞爆成個銅鑼灣啦!警察話得幾千人。

十幾年咁落黎,我不期然就諗,其實係咪成件事錯晒。
因為無論點將D變數變黎變去,結果都係一樣。
感覺就好似用錯左紅豆黎整豉油咁,無論加多幾多豆,幾多鹽,幾多水,幾多糖;最後我都係無辦法得到豉油;因為豉油,係用黃豆做嫁,唔係等中共良心發現頒比你嫁!
無論你堅持幾多年,紅豆就係唔會整得到豉油,即係守株待兔,乜用都無!

我成日都諗,我有乜可以做,我可以做乜。

於是我係2009年,我睇左幾個網,幾本書同一套紀綠片,然後嘗試從呢堆二手資料當中整理返出事件大概發生經過出黎,一寫寫左七萬字,叫《時光倒流二十年系列》(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HAQkB74HY8b0JiRUc2LWdiS0E/view)
我希望多D人知道發生咩事,我希望歷史重新評價呢件事,我希望追究呢個殺人政權嘅責任。

但呢兩年,我真心覺得,要求嘅方法錯左。
一個連道歉都唔肯嘅殺人犯,你堅持譴責佢二十幾年,佢都無理你,咁你同我可以點?
呢一刻,我只希望有人替天行道,叫呢個殺人犯血債血償。


那年六四 記念晚會 站著如嘍囉
那時候我含淚說為眾生 必需要爭氣
那宗冤案從未得雪 終未悔改 哭腔也未喊出來
人群內越凝聚越覺得不受理睬 蠟燭要燒光舞台

像突然被抽乾 若然歷史注定得這下場
唱血染的歌 辱罵這些錯
無人來理我 我有辦法麼

你叫我地平反吧 不鬆將因佢不怕
我地黎四十年的話 光陰已變化
其實怕被忘記 至放大來講吧 不擔心因佢不怕
你認為佢地誠實嗎 搞笑咋掛

哭腔繼續嘈 話我知 現在無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