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4, 2016

從電子競技看香港的出路

所謂電子競技,其實一句就可以解釋完,就係打機比賽。

但點解而家D打機比賽要改個咁嘅名?
原因好簡單,因為打機,係全球好多國家已經發展成為一種運動,一種競技,一種產業。

Spodek arena katowice

我地睇下以下一堆驚人嘅事實:

1. 線上直播觀看人數

Screenshot 2016 04 24 15 04 38

2015年,最多人觀看直播嘅「打機比賽」,係Riot 主辦嘅 Worlds 2015,玩嘅遊戲係《League of Legends》,一共有3600萬人睇直播,留意,呢個唔係點擊率,重覆嘅人係唔計嘅!

2. 入場人次

Screenshot 2016 04 24 15 04 49

而入場人次,係波蘭Katowice舉行嘅 IEM Katowice,玩嘅遊戲有《League of Legends》同《StarCraft II》,入場人數有10萬零4千,每個人都係比錢買飛入場嘅!

3. 運動員收入

Screenshot 2016 04 24 15 05 05

咁多人睇,自自然然廣告收入同門票收入都水漲船高,選手嘅收入亦都跟住上升。係選手薪金方面,中國戰隊出嘅薪金最高,第一位嘅 《Dota 2》選手 Banana 王蛟,LGD戰隊一年就為佢付出 119萬美金嘅薪酬,然後獎金另計。

4.獎金

Screenshot 2016 04 24 15 05 14

Screenshot 2016 04 24 15 04 58

奬金亦都係天文數字,除左特別有錢嘅《Dota 2》之外,其他遊戲拎幾百萬美金出黎做獎金都係濕濕碎。

5. 大學獎學金

Screenshot 2016 04 24 15 05 54

美國有三十二間大學組成左一個《League of Legends》嘅聯賽,當中唔少學校提供專屬獎學金比電競選手。

但係,係香港,一百個人入面有九十九個人都唔知道原來世界發生緊咁嘅事。
我舉個好簡單嘅例子,如果拎過《League of Legends》世界冠軍嘅韓國選手 Faker 係首爾街頭行街,我諗佢用一個鐘都前進唔到一百米,不停比人捉住簽名影相(想像下C朗拿度係里斯本行出街)。但同樣拎過《League of Legends》世界冠軍嘅香港選手 Toyz 係彌敦道行街,我都幾肯定佢暢通無阻。

我同一個台灣朋友講話香港一百個人入面都未必有一個識得 Toyz,佢第一個反應就係:「怎麼可能?世界冠軍耶!」
果一下,我唔知點答佢。
我係咪應該話:「係嫁啦,香港人對香港人拎世界冠軍係毫無感覺嘅!」
定應該話:「香港人,拎老豆錢買樓可以上報紙頭版,拎世界冠軍?仲細格過分類廣告!電視更加唔使諗,得一個台,仲要無時無刻都播緊劇集,新聞又要維穩,邊有時間留比真香港人!」
或者講:「傳媒唔持續大肆報導嘅野,咪無人記得囉,香港人金魚黎嫁嘛!」

其實香港除左 Toyz 之外,打機好勁而且透過電競搵食嘅大有人在。

Screenshot 2016 04 24 15 06 05

打《League of Legends》到入決賽,離世界冠軍只有一步之遙嘅  Wh1t3zZ 同 Tabe;全世界最強嘅Sakura,打《Ultra Street Fighter IV》嘅 HumanBomb;為Team Archon效力,用Priest用到出晒名,打《Hearthstone: Heroes of WarCraft》嘅 Amaz。

佢地都好努力,但係係香港,無人欣賞佢地嘅努力,正確黎講,係無人知道佢地努力過。

講到尾,都係因為我地主流傳媒比一班以下咁嘅人掌控住有關。
1. 完全接受唔到新事物
2. 一味諗住向權貴傾斜就有飯開
3. 認為後生仔唔得,自己果套行之有效
4. 老左又唔肯退休,係要坐係個位度塞住

佢地只會不斷重覆佢地自己,做一D最保險嘅野,完全唔知呢個世界究竟點樣發展,令到香港係好多方面落後整個世界五至十年。

電競只係其中一個例子,其他仲包括政治、娛樂、科技、法律等等等等好多方面,香港人,一直被香港嘅傳媒困左係一個大魚缸入面,塊玻璃仲要係單向嘅,人地望到入黎,我地望唔到出去。

會上網主動去接觸主流傳媒以外世界嘅人,據我觀察,可能少於20%。大約有另外20%嘅人會上下Facebook,人地 Share 乜佢就睇乜,而剩返嘅60%,就係主流傳媒播乜佢就睇乜。

係呢個情況下,唔好話推動香港人獨立自主嘅公投,其實連比香港人知道呢個世界發生緊嘅事實都無比困難(所以先有果D「如果係美國一早就乜乜乜」的愚論)。

其實我真係好灰,我諗唔到有乜出路。你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