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16, 2016

公民黨於新東補選的唯一出路

新界東補選,照目前情況發展,好大機會由周浩鼎勝出。因為佢唔單止盡攬所有民建聯既鐵票,更有鄉事票皇袍加身,加上新移民義無反顧既支持,大約有45%既選票已經袋袋平安,可以話,係訓係度選。而另外果55%票呢,先由剩返六個人瓜分,真係你一個人要拎呢度入面九成票,先有可能贏。

而且如果輸左,後果可以好嚴重。而家如果想修改議事規則,一定要功能組別同直選議員都通過先得。如果呢一席比民建聯拎左,只要曾主席落場投票,就可以修改議事規則,到時分分鐘剩係可以投贊成,投反對要被趕離場都似。

如果我係公民黨,我可以點算?

難度咁高(要拎到非鐵票入面既90%),但後果咁嚴重(被修改議事規則)。

但其實解決方法好簡單。
打棄保牌,全力支持梁天琦奪得議席。
點解?所謂棄保,唔係應該棄低票果個,保高票果個嫁咩?
楊岳橋點都高票D啦(唔確認,唔知點解咁覺得)!

正常黎講就係,但今次唔同。通常棄保中兩個候選人都有同一理念既,但本民前係「被修改議事規則」呢個理念上面,其實完全 Don't give a Shit(中譯:東急阿雪,關人蛋治)。如果佢入到去,佢一定唔會投票贊成修改議事規則,甚至建制根本唔會啟動呢件事;但如果比周浩鼎贏呢,本民前亦都唔介意,反正呢班小朋友覺得議會一早失效,入去只為搞更多更激烈既抗爭。

但係,我(公民黨)介意丫嘛,至少我地(公民黨及其支持者)不停拎呢點出黎叫人投楊岳橋啦。

如果我係比較介意果個,咁take action既責任,就係我身上嫁啦。
即係戀愛咁,個男仔對我無乜特別感覺,我就要諗辦法追,約佢食飯,送下小禮物,著件靚D既衫,乜都要做嫁啦。除非,我唔係真係咁鐘意個男仔啦。如果我唔係咁鐘意佢,咁梗係等佢追我啦。
所以,只要楊岳橋高調宣布放棄,全香港人都只會得到一個message,就係:

「我寧願唔要個議席,都唔想比建制派改議事規則!」

即使我(公民黨)唔係真係咁介意個後果(被修改議事規則),我地(公民黨)都應該棄楊岳橋,保梁天琦。
點解?
因為公民黨係一個有未來既政黨,公民黨係一個將要執政既政黨。所以今日有就係分歧點,公民黨要選擇有未來既盟友。首先睇下我地(公民黨)而家既盟友有邊D?

1.民主黨
香港有史以黎,最多人叛變投共既民主派。
換血換血講左二十年都仲未換到,完全老人政治既最佳範本。
最近年初一出份聲明,語氣同用字都同民建聯同聲同氣。
直接與年青人為敵,這個政黨,是沒有未來的。

2.工黨
政改表決時,何秀蘭居然話點人數。
黨內年青人知名度唔高,明顯青黃不接,而且多次阻礙年青人抗爭。

而相比起民主黨、工黨呢D傳統泛民,本土派既年輕支持者數目多太多。如果睇未來,一定係同本土派結盟著數。咁要結盟,你要釋出善意,呢個世界上,有咩抵得過用一個做半年既爛鬼補選議席黎換整個本土派既支持?
記住半年後又要選啦,到時,所有年青人一定對你刮目相看。

公民黨係一個將要執政既政黨,而要執政,其實唯一一條路就係要係組建政府呢件事上拎返話事權(無論係真普選、建國、獨立、城邦、乜乜乜,都係要係組建政府呢件事上拎返話事權啫)。
到拎返話事權果日,香港相信已經係年青人既世界。

又即使我(公民黨)唔係真係想執政,唔係真係想有未來,我地(公民黨)都仲係應該棄楊岳橋,保梁天琦。
點解?
因為公民黨想係體制內抗共,但如果九月立會選舉比建制派大勝,根本就泥牛入海,一去不返。

而四年前既立法會選舉,你可以睇到共產黨係配票方面既威力,佢地差唔多可以精準到百位數地配票。
佢地靠咩咁做呢?無錯,就係情報。
而今次立法會補選,就會係最新鮮熱辣,而又赤裸裸既情報。
如果楊岳橋繼續選,即使佢真係贏到個半年既議席,建制派則會得到重要既配票資料。係分組點票既規則底下,九月建制派將會贏到盡,會出現贏票輸議席既悲痛事件。

所以棄楊岳橋,保梁天琦,不但狠狠咁刮梁振英一巴,而且又可以增加九月既勝算,何樂而不為?

墳總有一句講得最岩:「人人齊撐梁天琦,踢走匪共創傳奇!」

同區候選人有: 劉志成,黃成智,周浩鼎,梁思豪(體雕大狀),方國珊(哪吒),梁天琦,楊岳橋

P.S. 原來香港無得退選,可惜可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