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17, 2016

狂熱而失控的愛國教徒燒死了十六歲的無辜巫女

中共在經營一個名叫「愛國」的宗教,這個我在上一篇講述藝人為甚麼要敬禮的文章已經大致探討過。

所以今次台灣少女周子瑜被逼害、被道歉的事件,其實只是另一件宗教事件罷了。

試想想,一堆狂熱的「愛國」教徒,看到了有人在褻瀆他們的教義。

那條教義的內容是這樣的:

「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

所謂教義,就是不用理會合不合乎現實的;如果要說不合乎現實,這世上有甚麼比「處女產子」又或是「出生時踏著蓮花,舉起右手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更不合乎現實呢?

如果你在任何基督徒面前,說耶穌是沒可能復活的;即使他們沒有即時對你動粗,但還是少不免會換來不愉快的目光吧。

如果事情不是發生在文明的現代,而是中世紀的時呢?

試想像你在中世紀時,大聲宣稱宇宙是由大爆炸產生的,地球是圓的,而且圍著地球轉。你會被安上一個崇拜偶像又或是施放巫術之類的罪名,然後被吊起來活活燒死吧。

2016年,在中國這個不文明的地方,十六歲的周子瑜小妹妹拿著一面旗子在揮舞。那面紅旗子的左上方,印了由孫中山的好友陸晧東設計的青天白日圖案。

1101

這在狂熱而失控的「愛國」教徒眼中,就是要被活活燒死的罪。

他們覺得自己的行為無比正確,他們覺得自己正在替天行道。

然後韓國的公司為了不要得失這堆狂熱教徒,竟然主動地投誠,把小妹妹祭出來,拍攝了一條像是ISIS的人質影道歉影片,打算平息事件。

幸好,這事情發生在2016年的第一個月,而不是1487年的歐洲,所以世界上的其他人看到了真相,也造成了中共極大的麻煩。

如果這是一件政治事件,例如甚麼甚麼立法、又或者有大陸公安在中國境外虜人這些事。那麼肯定不會傳得這麼遠,這麼廣。

但這事件是娛樂相關的。故事的主角身處在這一刻正呼風喚雨的韓國娛樂圈,而且做的是一件很簡單,完全不需要解釋,不需要懶人包,任何人都明白的事情。

原來只要揮一揮國旗,就會被大陸人全面封殺,用匪語說的話,就是「往死裡打」!

於是,全世界都關心著這件事。

偏偏這件事剛好發生在台灣大選前的一天,每個台灣人,手上都會著一票,而這一票,可以把共產黨苦苦經營了八年的代理人(國民黨)給趕走。

結果呢?

螢幕截圖 2016-01-17 01.54.15

蔡英文以56.2%得票率當選,大勝國民黨的朱立倫300萬票。

立委方面,民進黨比上屆多拿28席,而國民黨則少了足足29席。

這應該是中國共產黨在台灣選舉中,最大的挫敗。

而點燃這次共產黨代理人大敗選的導火線者,正正就是周子瑜小妹妹。

或許小妹妹也想不到自己的名字就這樣被刻在了歷史上。正如Katniss Everdeen在鏡頭前舉起毒莓果nightlock berries的時候,也沒想過自己會變了革命的吉祥物一樣。

面對這樣大的挫敗,中共這次卻只能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因為在現實中,像中國共產黨這樣龐大的犯罪集團,這個電影中的終極大魔王,其實不好當。

首先,中共不能遷怒於高調「舉報」的小丑藝人。

他們不能像電影中的大魔王一樣,因為屬下的無能而處死他們,甚至連處罰他們也不可以。

因為這世上無能的人多,而有用的人少;即使一個有用的人,也不保證面面俱圓,如果你因為一個人無能而處罰他,其他人就會聯想到自己做錯事時都會有一樣的下場。

而這個世上沒有人是不會做錯事的。於是為了一時之快而處死無能的部下,最後會形成寒蟬效應,令部下流失。

因為這個原因,中共不能處罰黃安,還要適量地獎勵他的行為,即使他的行為讓親共的國民黨輸了三百萬票,還有立委議席過半的優勢。他也只可以在微博封鎖「黃安」這兩個字,但絕對不能公開責難他。

這樣他自然吃了大大的一記悶棍。

其次,中共也不能遷怒於投誠的韓國公司。

對於投誠的俘虜,最重要的事就是好好安撫,無論那個俘虜令你多麼的不爽,你都一定要對他好。這不是為了獎勵那個俘虜,而是做給其他想投誠的人看的。

「看!這傢伙雖然把事情搞得一團糟,但因為他選對了邊,所以我原諒他。」只有這樣才會繼續有其他人投誠呀!

而且會向你投誠的人,代表他也會向別人投誠。玩過三國志的都知道,俘虜後能被你錄用的人(例如呂布,基本一定能成功錄用),如果被其他人俘虜了,也一定會被其他人成功錄用。

所以安撫他們就更重要了,否則一個不爽,他們給你來個過橋抽板也說不定呢?

在這件事上,中共吃了滿滿的第二記悶棍。

最後,中共可以找那些狂熱而失控的教徒出來治罪嗎?

對不起,不可以。因為中共的政權沒有認受性。

他們既不是中世紀歐洲的「君權神授」,又不是現代西方文明的「君權民授」,他們是「君權無人授」。

所以中共非常害怕,害怕人民突然想起他們其實沒權統治這片山河的事實。他們需要有點東西來授權他們統治這個地方,於是他們想起了「君權神授」,而最適合扮演這個「神」的東西,莫過於是「愛國主義」了。

那些狂熱教徒用「愛國」的名義引發了今次的亂子,但正正因為「愛國」這個名義,中共沒法追究責任,也沒法阻止未來有同樣的事情發生。

這是今天中共吃的第三記悶棍。

身為一個一直被中共無理壓逼的香港人,沒有比這件更爽的事了!

中共連吃三記悶棍耶!

這也可以算是在絕望中苦中作樂吧。

星期三, 1月 06, 2016

今日既《毛記電視》就等於三十年前既《歡樂今宵》

《毛記電視》好紅。呢個係一個不爭既事實。

clip_image002

《毛記》紅到一個地步,佢已經成為左呢一代既年青人既心靈寄託。

我地呢一代,好絕望,好無力。小朋友要「補充練習無間做」,立法會入面「明張目膽」咁「漫步芸生路」,想買樓又只能期望「發達號」,連夜左想返屋企都搵唔到一架「會過海的」,遲D連上網share下野都要入赤柱唱「網友誼之光」。

有時望住屋企果四道牆,我發現,除左打開Facebook睇下《毛記》今晚個《六點鐘左右新聞報導》遲左幾多個鐘先出街,又或者聽下《勁曲金曲》之外,我已經搵唔到其他可以令我笑一笑既娛樂。

今日,我又一次係呢條通向目標但又望唔到盡頭既路上面,行左一整日。

呢一日我比我個無能老闆鬧到一面屁,仲要比個仆街客將所有錯誤既責任都推晒落我身上,然後再OT到十點鐘先發現D野無可能係限期之前做得晒。

我返到屋企,係訓係床上面,拎住部手機打開《毛記》個App,呢個係我唯一可以鬆一鬆,抖一抖既機會。

但當我正打算禁條片黎睇既時候……

佢彈App!你老味!

呢個就係今日既香港。

我地無任何希望,而呢個情況,其實一直係度重覆。

我阿媽同我講過,三十年前,我兩歲,我地住係飛鵝山上面D木屋。每一日,我老豆天未光就落山返工,七八點先返黎,而我阿媽則會係工廠拎D鞋返黎車,幫補家計。

即使係咁樣日做野做,佢兩公婆搵到既錢都係僅夠糊口。

我阿媽話,果時佢月尾係會只係剩返兩蚊,要等我老豆拎個糧袋返黎,第二日先有錢買餸。

早餐要去買人地唔要既面包皮,再用少少麥芽糖沖熱水浸黎食。平時食飯好少有肉食,食菜呢,就有一個今日一定無人聽過既Term,叫「菜莢」,即係話去街市拎人地搣出黎D菜頭菜尾黎食。

係三十年前,我屋企就係過緊D咁既生活。

然後有一日,因為鄰居既火水爐打瀉,整個木屋區付諸一炬。

而我地一家亦因為咁樣上左公屋,搬左去果時完全係鄉下地區,鳥不生蛋既粉嶺。

我仲係係果間中學,即係李嘉誠中學,畢業既添!

我老豆係柴灣返工,每日來回總共要用四個鐘頭搭車,我阿媽就要長途拔涉出去繼續拎鞋拎衫返黎車。

剛剛搬入粉嶺既時候,只有一個成語可以形容我地屋企,叫「家徒四壁」。

除左一塊好平好薄既床褥,一張摺枱同幾張摺凳之外,我屋企入面就已經無任何野。

直至過左幾年,我屋企先出現一部電視機。

而呢部電視機,每晚九點半,都會播《歡樂今宵》。

果時我估我父母同而家既我一樣,完全睇唔到希望。每日工作十個鐘,交通四個鐘,唯一可以令佢地笑一笑、鬆一鬆既娛樂,就只有每晚九點半既《歡樂今宵》。

佢地會睇即場演出既短劇《武林聖火令》,會睇盧海鵬、廖偉雄既模彷表演,會聽關正傑現場唱歌。

clip_image003

呢D已經係佢地一日入面可以得到既唯一娛樂。

當唱完《晚安歌》之後,熄電視,佢地會望住屋企果四面牆,默默咁希望佢地既努力可以令我讀好書,將來唔使再過佢地果一刻過緊既生活。

好卑微,好絕望既心願;而且係自金錢既發明以來,貧窮既人唯一既心願:

「希望我下一代可以活得比我好。」

當年佢地都相信,只要讀好書,生活就可以過得更好。係果時,呢個的確係事實。

可惜,呢件事係我呢一代黎講,已經係尾班車。

我好符碌,會考19分,剛剛好係我間band 1尾原校升中六,中七兩個AS拎B,兩個AL拎E,又比我唔使repeat,傻傻地咁轆入左大學。

而「成功供我讀完大學」可以話係我老豆人生中最自豪既事。有時我搵我老豆食飯,見到佢白髮蒼蒼,老態龍鐘既樣,我兩泡眼淚就會係個眼眶度浪浪下。

我都唔知點解,但當我諗起呢個人將佢一生人所有努力的奉獻左比我既時候,我又真係忍唔住。

無可否認,我畢業之後既生活應該比當年我父母既生活好。至少我唔使食麥芽糖水浸面包皮做早餐,亦買得起街市既正價菜。

而我屋企,同埋我父母屋企,而家都最少有冷氣、有梳化、有床,唔再家徒四壁。我當然希望比到更好既生活佢地,但事實上我都只係泥菩薩過江,自身都難保。

而當我睇返我既下一代既時候,我發現「只要讀好書,生活就可以過得更好。」呢件事,已經唔存在啦。

好多向上流既路已經被人塞死晒,我地既工作就係供養地產商同埋交稅比果班出賣我地利益比中共既奴才。
任何嘗試刺到中共痛處既人,都會被打壓,被消失。
即使你肯乜都唔理埋堆做奴才,但又點輪到你?你老豆係咪大劉?
即係話,留比你既角色就只有啞忍被呢班奴才剝削、出賣既地底泥。

呢件事,無論我地下一代讀幾多書,都無法子改變。

於是我望住屋企果四道牆,無氣無力咁攤落張床度,打開《毛記電視》個App。希望有幾分鐘短片可以比我抖一抖,鬆一鬆。

然後再一次,彈App。

三十年前,我父母睇《歡樂今宵》,佢地可以對未來,至少對我既未來懷抱希望。電視機可能會收得唔清、可能會走色、可能會起雪花,但係佢地都會聽到D聲,睇到D畫面。

到左今日,我同你一齊打開智能手機《毛記電視》個App,但我地既未來,我地既社會,已經無晒希望。個App可以一開就彈,一開就彈,一開就彈。然後無論唱多幾多次「小老鼠與低能App」,我地都係乜撚都睇唔到。

《毛記電視》係我地呢一代既《歡樂今宵》,佢做既野同《歡樂今宵》一模一樣。

改歌、短劇、無厘頭搞笑、探討社會現象、有獎問答遊戲…

一模一樣。

唯一唔同既,係《歡樂今宵》身處既時代正在續漸變好,而《毛記電視》身處既年代則在極速崩壞。

星期一, 1月 04, 2016

2015年我睇過而又推介的電影(全部零劇透)

2015 年,我總共睇左80套戲,好少,連一星期兩套都無,所以我成日覺得我寫關於電影既文章時,就好似一個齋識煮公仔面既港女教人煮甜品咁,「連基本野都未識,就係度整色整水」。

所以我決定每次寫有關電影既文章之前,都會Copy & Paste 以下呢段野放係頭,如果你睇過,可以直接跳過:

/*

一套電影,佢做得好同唔好,同你睇完之後鐘唔鐘意,其實,係完全分開既。

即係睇完一套戲,係可以有四個狀態:

graph

然後其實做得好唔好,又或者你鐘唔鐘意,係一個程度既問題,即係話由極差到極好可以比1-100分,由極唔鐘意到極鐘意你又可以比1-100分。

咁最後,一套戲既評分其實係有一萬種可能。

而今時今日,大家都有自己Facebook,大家都係影評人,但最後你評套戲時都係得「好睇」同「爛片」兩種評語。

*/

我睇戲太少,唔太識分佢做得好或者唔好,但一套戲我鐘唔鐘意,係戲院出返黎果刻我係知道的。

所以我會係呢80套戲入面,揀十分一最好睇,即係TOP 10%出黎介紹下。但我發現,有一套戲我只想推介0.8套,所以其實我只會推介7.8套戲。

拿,我唔會講任何劇情相關既野,想知劇情,你睇一次咪知,再唔係你咪去睇一次谷阿莫然後當自己睇左囉,總之,我唔會講劇情。

咁直接開始啦(由我觀看時間排序)


第一套係日本導演熊切和嘉既《養育之恩》

(原名:私の男)。

clip_image004

呢套戲既導演好似好唔想寫對白咁,片中成日唔講野。

或者你會一句車埋黎:「咁會唔會好悶嫁?」

大佬,悶唔悶好個人嫁喎,有人睇葉問都會訓著,有人睇藝術片越睇越精神,我點知你咩人?

雖然無乜對白,但完全無損呢套戲說故事既能力。

睇既時候請多多留意音樂,多多留意畫面上既細節,去感受主角們既情感。


第二套係Richard Linklater既《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原名:Boyhood)。

clip_image006

呢套戲我估唔少人睇過,導演用左十二年時間,每年小小咁將一套戲拍出黎/

所以你睇緊既唔止係一個故事,係一個時代。

你可以想像自己食緊一個美式小食拼盤:洋蔥圈、薯條、粟米片、雞翼、魷魚圈,導演每年整一樣野,再拼埋比你食。

當你順序食完呢個拼盤之後,你先發現原來自己已經吞下了一個時代。


第三套係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既《飛鳥俠》

(原名:Birdman)

clip_image008

呢套得獎無數,應該都有好多人睇過吧。

超長無剪接既鏡頭,妙到毫巔既安排,緊湊既節奏同對白,加上意想不到既結局。

一句講晒,好睇。

套戲其實唔係講緊一個故事,係提供緊一個平台,比你思考既平台。

但有D問題,你一問,你就輸左。

唔明我講乜?你睇一次,睇完睇下有無問題想問,然後你就會明我講乜。


第四套係Damián Szifron既《無定向喪心病狂》

(原名:Relatos salvajes)

clip_image010

我同你講,我真係好鐘意呢套戲。

超鐘意!超鐘意!超鐘意!因為實在太過鐘意我唔介意打一版「超鐘意!」塞滿篇文!(我知你唔想我咁做,所以我忍住)

我鐘意導演有咩想講就直接係對白講出黎!

我鐘意佢揀既音樂!

我鐘意佢分鏡既設計!

我最鐘意既係佢D故事,無論節奏同內容,都好正,好瘋狂,好正。


第五套係是枝裕和既《海街女孩日記》

(原名:海街Dairy)

clip_image012

是枝裕和係一個無論拍咩,都令到套戲彌漫住一股淡如水既氣氛。

就好似食一碗打得好滑既豆腐花咁,你唔落糖,唔落任何野,享受果陣淡淡既豆味。

而睇呢套戲,就可以好好咁享受果陣是枝裕和味。

唔好諗住套戲會有咩出人意表既劇情,又或者華麗耀目既視覺效果。

但再一次,睇戲時,要留意多D畫面細節。

你要知道,一套戲入面既每一個畫面,都係導演設計既,入面既顏色、擺設、拍攝角度、演員企位、演員動作,所有所有野,都係故意既,都係同故事有關既。


第六套係Steven Spielberg既《換諜者》

(原名:Bridge of Spies)

clip_image014

作為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既作品,呢套戲既場次同發行規摸真係驚人地細。

我最記得我去the Grand睇,十三個院,有十二個做緊007,得返我睇果個細院做呢套。

香港既電影發行真係好畸型!

我成年先睇得78套戲,好大程度上,係因為好多時我都無戲揀,某D戲係會搶晒所有場次,而其他選擇就會被擠到早場,又或者成香港得一兩間院上。

講返套戲,呢套係好野黎,時代背景夠大,加上湯漢斯皺起眉頭果個樣,簡直EPIC。

劇情推進合理,緊湊,同埋貼近現實。

有幾句對白,我聽完成個震晒,係關於美國人同佢地憲法既關係。

或者你會問:「咁句對白係咩?」

搵黎睇下啦!仲問!


第七套係周冠威、歐文傑、郭臻、黃飛鵬、伍嘉良既《十年》

clip_image016

呢套,就係我講既0.8套。

因為入面既第二套,《冬蟬》,太Hardcore!Hardcore到一個地步,完全唔適合推介比朋友。

最正就係我睇果場有導演座談會,黃飛鵬仲話,佢已經嘗試從觀眾既角度出發。

我聽完呆左。即係平時佢應該係拍到好似畢加索D畫咁的。

唔理太Hardcore既0.2,講返推介既0.8。

每一套戲都見到無包伏既年輕導演們,其實同你同我一樣,望住今時今日既香港,覺得好絕望,然後又唔知做乜先有用。

可以話,《十年》係一套真真正正屬於香港新一代既電影。

認真講,而家仲上緊,快D比幾十蚊支持下。


 

第八套係長井龍雪既《好想大聲說出心底話》

(原名:心が叫びたがってるんだ。)

clip_image018

講到青春校園作品,日本仔認第二,無人可以認第一。

呢套動畫感情細膩,情理兼備,成本低廉(部份作畫好明顯)…

一次過滿足你三個願望!

我夠膽講一句,無人會係散場既時候話呢套戲唔好睇!

但又要再講多次發行既問題,一套咁易入口,咁好睇,咁令人感動既戲。

一黎無乜宣傳,到我發現佢既時候,全港已經得返一間戲院,每日三場!

大佬,幾好睇都無用啦,都搵唔到戲院做!


最後奉上我今年既睇戲記錄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KigVBddGYqDIIGP2dnkKHiNmjn2cNYnpsxXJ7aCB1fo/edit?usp=sharing

入面有兩套戲我比-1既,講兩句:

《Chappie》:大佬,你明明係變形金鋼式爆黎爆去片,唔好扮哲學大片呃我丫嘛!嬲!

《性本無言》:你講到明無對白,但你推演員係度做手語(仲要係無人睇得明既手語),即係又呃我,我最憎人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