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26, 2016

司法獨立?早就不存在了

 

「你黎搵你老婆?佢喺果邊。」髮型屋接待處的小妹親切的對我打招呼。

「唔該。」我和往常一樣來到髮型屋等太太,走到她旁邊時,發現她剛好電髮電到中途,正閉目小休中。我也不忙於叫醒她,於是我到一旁的梳化坐下,梳化前面是一張小茶几,上面凌亂地鋪滿了一堆不同的雜誌。

然後,我在那堆積如山的雜誌堆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那是其中一本打開了的財經雜誌,上面有孖生姊妹的照片。雖然已經過了十九年,但我還是一眼就把她們認出來了。
她們的名字很奇怪,姐姐叫做「司法獨立」,妹妹叫做「繁榮安定」。據說是她們父母覺得這兩樣是香港最重要的東西,所以連姓氏也不要,直接就用這兩個四字詞命名。
在雜誌裡,還刊登了二人的專訪,姐姐現在是基金公司的老闆,傳說中的單身黃金族,白手興家;而妹妹則專心相夫教子,母慈子孝;兩人形成了巨大的對比。
版頭相片中她們二人背對著背,微微抬頭,只能看到側面,姐姐穿著整齊的行政套裝,而妹妹則穿著一條簡單的連身裙。
在相片的旁邊,寫了一行小小的注譯:「左:姐姐Judy Law,右:妹妹Fiona Law」。

原來,她們已經改了名,所謂的「司法獨立」「繁榮安定」,一早就不存在了。

我知道這是緣份,如果我沒有來這理髮店,或者我太太沒有閉目小休,又或者我坐在梳化上時沒有看茶几上的雜誌,我就不會看到孖生姊妹的專訪,不會看見她們的照片,不會認出她們。而一切,都會和平常一樣,日子每天溜走,工作每天耗費我的時間,我會連續十九年沒有孖生姊妹的消息。
正因為這是一種緣份,我偷偷地把雜誌上專訪那幾頁撕了下來,小心地折好,放進了皮包內。我相信沒人會介意我這樣做,善忘的香港人對兩個月前財經雜誌上的專訪毫無興趣。

太太理完髮後和我在連鎖式的茶餐廳內吃飯,茶餐廳的海報上有些假冒的超級英雄,我不明白這和我的晚餐有甚麼關係,但至少沒有影響我的心情。
我們選了一張窄窄的二人卡位坐下,看看餐牌,一個燒肉飯的價錢已經是十九年前三倍,可惜的是我們早已經習以為常,當荒謬變成習慣時,人類很易變得麻木。
我們點了餐,我點了那個三倍價錢的燒肉飯,太太點了一碗米線。然後太太就自顧自的玩電話,我心裡則繼續想著十九年前孖生姊妹的事情。

在那時,她們剛轉學進來我們班,而我是在同學最早能分辦她們兩人的人。因為姐姐的雙眼總是透著一種莊嚴的氛圍,好像讓人感到生人勿近似的,而妹妹則比較和善,懂得世故。直至今天,我還有這個能力,剛才我一眼就從那個側面知道左邊的是姐姐了。
她們的名字在開學初期引來了哄動,每個人都來我們班中看看究竟「司法獨立」和「繁榮安定」是長甚麼模樣的,走廊外門庭若市,害我們班中大家都覺得超尷尬的。但她們本人卻好像沒有太過在意,可能是習慣了吧,果然當荒謬變成習慣時,人類很易變得麻木。
那時妹妹的位置剛好坐在我旁邊,而姐姐則是坐在離我兩行較前的位置。每天都和她們見面,但說話的機會其實不多。

「其實你地有無諗過大個之後要改名?」有一天上課時我終於忍不住,問坐在我旁邊的妹妹。

「我其實無咩所謂,但家姐好似覺得個名好重要,無論如何都唔可以改。」妹妹一臉不在乎的答。

我斜眼望向姐姐的方向,她那長直髮散在她背上,眼睛專注地看著講台上的老師,認真得讓人不好意思打擾她。

「咁又係,改左個名,好似否定左之前成個人生咁。」我雙眼沒有離開姐姐的長直髮,直接答。

比起和任何人都有說有笑的妹妹,姐姐常常都以單字「哦」或者「嗯」來打發掉搭話的人,所以追求者的數目妹妹一直完勝姐姐。也因為我坐在萬人迷妹妹旁邊,那些男孩總是找我打聽這打聽那的,超級麻煩。
亦可能因為這樣,我每天上課時,基本都不會看在旁邊的妹妹,而是定睛的看著姐姐那把又長又直的頭髮。

我的燒肉飯和太太的米線已經送來了,我們慢慢地吃著,比起十九年前,燒肉飯的燒肉少了,鼓油卻多了很多。我不是在感懷以前的美好,而是我付出後所得到的確確實實地在減少,這種感覺讓人很沮喪。

「一陣食完諗住去邊?」我問,畢竟一直不發一語地懷念過去並不是很洽當。

「無呀,你有地方想去?」太太答。

「無呀,咁返屋企啦。」我答。

太太沒有再答話,低下頭默默地吃她的米線。我伸手到袋內摸了摸那幾頁撕下來的雜誌,思緒又回到了十九年前。

不知道哪天開始,在每天斜斜地偷望那把長直髮的同時,我漸漸地對「司法獨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明明大家都覺得比起嚴肅的姐姐,平易近人的「繁榮安定」要來得吸引得多,但我不是這樣想,不知道為甚麼,我喜歡了姐姐。

有一天,在午休的時候我看見姐姐一個人在課室內,埋頭地寫著作業。

「呢題唔係咁做嫁,你要先抽左個a出黎,然後先交差相乘。」我走到她前面的位子坐下,對她說。

「下?係咩?」姐姐貫切她那不願理會別人的語氣。

「係呀,上邊呢題都係錯嫁!」我說。

然後,除了每天在自己的位子偷望她之外,我還會每天午休時教她數學。我不知道她是需要一個數學補習老師,還是需要一個朋友,更加不知道她有沒有發現我對她的感覺。
但我知道,那段日子我還是蠻開心的。

回到家裡,太太簡單梳洗後就先睡了。我到廚房拿出平價的Jim Bean威士忌,倒了一小杯,加了一點冰塊,然後回到客廳裡,坐在梳化上,太太忘了關上的電視中播著我根本沒在看的內容,家裡的小狗蹲在我面前擺尾,一直把玩具推向我討玩。但今天我沒甚麼心情理會牠,我摸了摸牠的頭,心裡對牠說現在不是時候,牠也就識趣的自己躺下來了,而我也順手的把電視關掉。
我從袋中拿出那幾頁雜誌,小心地攤開,孖生姐妹的專訪又再出現在我眼前。老實說,這篇專訪的內容並不怎麼樣,既沒有描述她倆的性格,也沒有說明她們的經歷。感覺像是介紹一本書時卻只介紹封面的畫一樣,對我來說,完全不著邊際。
我開始細看那幅背對背的相片,看著她們二人疊在一起的兩把長直髮,妹妹的背心連身裙和姐姐的純黑行政套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妹妹臉上掛著讓人安心的微笑,而姐姐那臉上還是依舊讓人感覺冰冷,眼睛中還透著一股淡淡的寒氣。
我怔怔的看著姐姐的臉,我開始想像這十九年間她們經歷了甚麼,是甚麼經歷才讓她們要捨棄自己的名字呢?是甚麼事情才讓妹妹成為了一個母親呢?是甚麼發生了才讓姐姐成為了成功人仕呢?
我想不出來,我知道這些事完全與我無關,但是我就是想知道,想知道關於她們的一切,正確來說,是姐姐的一切。

年輕的歲月過得飛快,幾個月過去,會考臨近,回校上課的Last day終於來到。那幾個月內我和姐姐算是成為了朋友吧,但是她說話常常點到即止,我們之間的了解其實不深。我們的關係總是停滯在數學補習老師與學生之間,沒甚麼進展。
而我知道如果我那天不對她表白,我就要等到放榜甚至是中六開學那天才能再見到她,那時連香港都已經回歸了中共,世界不知道會變成怎樣了。
午休的時候,大家都在校園內不同地方拍照,而「司法獨立」則和平日一樣,在自己的桌子上寫作業。我也像平常一樣,靜靜地坐在了她的前面。

「我有野想同你講。」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

「嗯?」她用喉嚨回應了我一下,但卻沒有抬頭望我。

「Er ,都係無野啦。」說完我站起來,離開了課室,年青時,總是有很多話說不出口,有很多事不敢去做,當人成長後,才會發現那時是多麼的不知所謂。

於是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考到了十三分,勉強原校升上中六,但我在放榜那天看不見她們姊妹倆,在九月一日開學那天也看不見,實際上,我沒有再見過這對孖生姊妹了。

時間,就這樣過了十九年,到了今天,無論「司法獨立」「繁榮安定」,都已經不存在了。她們已經變成了我不認識的人,雖然在街上踫到的話,我一定能認出她們,我甚至可以知道我踫上的是姐姐還是妹妹,但她們都已經不是當天的「司法獨立」和「繁榮安定」了。

但如果假設,只是假設,我真的在路上遇見她們的話,我應該做甚麼呢?
我應該說甚麼呢?我要和姐姐說出那句我一直沒說的話嗎?

我非常清楚,這種想法一點意義也沒有。沒有意義,而且也不可能,可以說那些話的時機,早在十九年前,已經過去了。

如果再假設,假設我真的說了出口,雖然這沒有可能,但還是姑且假設一下,她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我用手指輕輕撫著雜誌照片上姐姐的臉孔,另一隻手拿起裝了威士忌的杯子呷了一口。

還是沒有意義,因為她們已經變了,她們已不再是當天的「司法獨立」和「繁榮安定」。這就是所謂的現實,我非要接受這個已經沒有了「司法獨立」和「繁榮安定」的香港不可。

借著這一點點的酒意,我在梳化上躺了下來,不經意的睡著了。

我做了一個夢,夢中的我看到了今天的孖生姊妹。地點是在海傍,那裡用簡陋的圍欄把海隔在右邊,左邊是太空館的圓形建築,但太空館前面的,卻是會展中心的玻璃建築和金紫荊廣場。
我一個人在海傍漫無目的地走著,好像只要我一直往前,就會見到出口似的。但無論我怎麼走,在我左邊的,依舊是太空館的天象廳,而在前面的,還是那個該死的金紫荊廣場。
突然,我發現「司法獨立」和「繁榮安定」就在前面看海,而且感覺好像快要跳下去。

別問我為甚麼知道她們想跳下去,因為這是我的夢嘛,我知道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於是我跑過去,拉住了姐姐的手。

「唔好跳,我求你。」我說。

「啪!」妹妹搶過姐姐的手,並狠狠的給了我一巴掌。

「我唔準你再接近我家姐呀!」妹妹瞪起雙眼,看著我。

但我沒有看她,我只是怔怔地看著姐姐,她沒有抬起頭,目光沒有與我交接。

接著我就醒來了,一個人躺在家中的梳化上,甚麼也沒有發生。我看著天花版,想起了在傳說中那個「五十年不變,馬照跑,舞照跳」的香港。
為甚麼突然會想到呢?我不知道,或許是因為我已經習慣了這個荒謬的現實,才會突然發現,那些年我們幻想中的東西,根本從來都沒機會出現。

我摸了摸熟睡的小狗,從書櫃中拿出了厚厚的《路西法效應》,把那幾頁雜誌折好,然後夾了在《路西法效應》裡面。關了燈,摸黑回到房裡,準備要睡,畢竟明天還是一樣要上班,日子還是一樣要過。


──

改編自村上春樹短篇《雙胞胎和沉沒的大陸》

 

 

 

星期四, 9月 01, 2016

如果你真係支持被捕義士,你要投新界東19號梁頌恒。

我唔介意再講多一次,呢個立法會,係假嘅!
你投票嘅直選議員,係呢個制度下,係乜都做唔到嘅!

點解?多謝民主黨入中聯辦爭取左永續功能組別囉!

有功能組別同分組點票嘅立法會入面,議員提嘅議案同修正案:

全。部。都。唔。會。通。過。

但係政府提嘅議案呢?
就只要去到投票就會通過。
(可能你會講:「咁拉布囉!」。你唔係以為下屆仲可以拉布咁天真係咪呀?佢過半人,搵堆唔要面嘅撚頭做主席,發言都唔比你發就要去投票啦!)

咁你會問,而家成十九幾廿條名單,其實係度做緊乜鳩?

我話你都傻傻地,而家佢地係度玩緊全香港最大嘅一個遊戲節目,呢個節目叫《選戰》,贏果個會係呢四年入面拎到每個月九萬嘅獎金!
計下條數,夾埋有成四百四十六萬,做滿四年會有多15% Bonus,仲有實報實銷辦事處營運津貼,加埋五六百萬有少無多。

然後,如果政府唔再打矛波的話(佢已經DQ左幾個人,一家十九幾姓種票,民建聯議員辦事處有個九龍東票箱,乜都出齊),決定呢個遊戲邊個贏嘅人,其實係擁有一票嘅我地。

咁你會點投?

睇政綱?但佢提嘅議案同修定呢世都過唔到嫁喎!
睇理念?但佢有咩理念,都無法係個議會通過嫁喎!
睇辯才?但無論佢死都拗返生,投票都係輸嫁喎!
睇贏面?但即使佢拎晒100%票,入到去都係無計嫁喎!

等我話比你知我會點投!

首先,呢個由頭到尾都係一個贏獎金嘅遊戲,所以我投票時考慮嘅只有一點,就係D獎金會用係邊度。

咁睇返D候選人,其實你發現唔會有邊個會話比你聽佢D人工拎黎做乜(講真,你都唔想話比人聽你D人工拎黎做乜啦)。

除左一個。

佢就係新界東代替梁天琦參選嘅19號梁頌恒。

黃台仰指,李東昇是在昨日早上「策略性退出」本民前,而本民前已即時接納其申請,因此李現為本民前的前成員,稱讚李東昇是一位「勇敢的抗爭者」。他說,李東昇今年年初一因旺角活動而被告上高等法院,「受到政權嚴重打壓,李東昇已無法如常生活」,同時也有不少人有相同遭遇,但大家絕不後悔。黃稱為了幫助那些被捕人士,本民前十分需要一個議席,承諾議席帶來的曝光度及支援將會投放於與李東昇有相新遭遇的人身上。黃強調「自由不是免費,保家衛國是有代價」,故將李東昇放在第二位提醒港人。

佢承諾會用D錢黎幫被捕嘅義士。

單單係呢個理由,我就想佢贏,我想佢拎到呢筆獎金,我想呢筆我有份交稅嘅錢,用到係有意義嘅事上面。

記住,呢個選舉係假嘅,代議士係假嘅,議會係假嘅。
係香港,唯一真嘅野,係錢!

唔好同我講佢地自己籌錢就得,籌錢其實好難。
如果你真係支持被捕義士,你要投新界東19號梁頌恒。除非一年365日,每一日都籌到 $3,059,否則,投票比梁頌恒就係幫緊班義士。

總之,我好想呢筆錢可以用黎幫D我想幫嘅人,就係咁簡單。

星期三, 8月 24, 2016

假的選舉,真的現金

今朝講開假嘅立法會當真嘅選,點解咁講呢?

係人都知,而家有功能組別,有分組點票,簡單黎講即係政府議案一投票就通過,議員議案一投票就唔通過。

即係話,佢D政鋼,除非政府推出,否則都係無可能通過的。

呢幾年,對住D唔可以比佢通過嘅議案,開始出現拉布,用保皇議員「返唔足工」呢個弱點黎阻止佢地通過。

而梁家騮亦證明左,做呢樣野最低消費只需要一位議員。

另一方面,亦都需要一位比較公正嘅主席,唔打太多矛波,唔落場踢波,先搞得成。

所以,其實選邊個入去,都係乜都改變唔到的,除非你過半數人,拎晒所有主席黎做(下屆保皇黨一定會,拉布已走到盡頭)。

呢個係一個假嘅立法會,實則上只係負責舉下手,簽下名。

乜!都!改!變!唔!到!

呢場選戰,認真選嘅,係一份為期四年,月薪九萬嘅工。每個人,都係為獎金而戰,係93,040 X 48 = 4,465,920 ,足足四百四十六萬嘅獎金!(未計做滿四年仲有15%Bonus)

咁你諗下,你嘅一票,其實係代表緊比邊個人入去拎呢四百幾萬。

你想佢拎呢四百幾萬去支援香港獨立嘅,就投應承左會拎呢堆錢支援港獨嘅候選人囉。

你想佢拎呢四百幾萬黎制憲嘅,咪投支持制憲嘅候選人囉。

你想佢拎呢四百萬黎養左膠,比佢地去宜家掃貨嘅,咪投比左膠囉。

最重要係,你要搞返清楚你果票係做緊乜野,你唔係選緊代議士,因為個議會係假嘅;你唔係選緊民意代表,因為佢投票都係表態,影響唔到結果嘅。
你只係決定緊呢堆錢出比邊個人啫。

但係香港人就真係好鐘意假野當真,又諗下佢辯才得唔得,又諗下佢政策研究做得好唔好,做乜撚野啫,佢提咩修定都過唔到,提咩議案都唔通過嫁啦。

認清真實呀香港人!

 

-=-=-=-=-=-=-=-=-=-=-=-=-=-=-=-=-=-=-=-=-=-=-=-=-=-=-=-=-=-=-=

 

附錄:
議員酬金及福利
(由 2015 年 10 月 1 日起生效 )
每 月
– 主 席 186,080 元
– 內務委員會主席暨代理主席 139,560 元
– 其他議員 93,040 元
– 兼任行政會議成員的議員 62,030 元,即 93,040 元 的三分之二
每 年
– 醫療津貼 32,400 元
每 屆
– 任滿酬金 在任期內所得酬金總額的 15%

星期一, 8月 22, 2016

Pokemon GO 嘅基本觀念

寫幾句糾正一下Pokemon GO 嘅觀念:

1. 紅色精靈球係垃圾黎,應該對佢採取「即拎即掉」政策,位就得350個(唔貨金),你預 150-200個放藍色精靈球同黃色精靈球,紅色放 60-80 個最多。
所以一隻小哥達用你20個精靈球,SO WHAT?拎去,我唔要黎掉你,我遲D都掉落垃圾桶。求其刷幾個 POKESTOP 又返返黎。

2. 有好多人話唔夠精靈球用,點解你會話精靈球係垃圾?
因為我會去行路刷精靈球,你唔會囉!
你日日去摩士、海港城、荔枝角公園,用晒D精靈球,然後怨天怨地。
我呢?我每日玩嘅時間分成3份,一份係去行D無櫻花嘅POKESTOP,補貨;一份係去D有櫻花,有特別怪嘅地方,捉怪拎塵拎經驗;最後一份要黎執空位同計數,睇IV,數Pidgey/Weedle/Catepie。
機會,係留比有準備嘅人嘅!

3. 然後你用精靈球黎掉佢地之前,心目中要有一個滙率,即係幾多個紅波等於一個藍波,幾多個藍波等於一個黃波。
咁你見到隻怪,例如係 350CP 嘅波音蝠,你可能估計要用5 個紅波/1個藍波/1個黃波就捉到,然後就揀你覺得最抵果個 OPTION 黎掉佢。
我開頭定係 6:2:1(紅:藍:黃,下同) ,但玩左呢一輪之後,我調左幾次,而家大約係 21:3:1。當然,個個人滙率唔同,因為每個人掉嘅命中率唔同,上網有鬼佬做過相關研究,你可以睇呢條link:https://rankedboost.com/pokemon-go/pokeball/

4. 其實如果你 30 分鐘入面,刷10 個唔同嘅POKESTOP,第十個一定爆擊(即係出六件貨以上)。好快,你就會掉D紅色精靈球落垃圾桶,然後刷做藍色同黃色。
喂阿哥,唔係喎,我要打道館喎,要留藥留復活喎。
我話你都傻嘅,一日打一次,拎完錢走人啦;你打生打死,贏左都係得幾十經驗,當你野野打人地落黎,都係幾百,而且每次都燒緊藥。
我行個點刷個牌,咁又50經驗,仲可以補貨,香港D點密到痴線,根本轉唔停手。
咁你留十件藥加5件復活一定夠用(大佬,唔夠打就走啦,復活真係走唔切先要用嫁咋)。

5. 成隻 Game,最有限嘅資源,叫星塵!
你話唔係喎,我有幾萬喎,唔知放邊用好喎。
佢升LEVEL係層層遞進咁上,計下條數,升一隻怪要 200k – 300k 塵不等。
捉一隻怪100塵,即係 你要捉 2000隻怪黎升一隻怪。
嗱,我而家就 59萬經驗,但只係捉過 1800隻怪啫。
所以你一定要計劃好你D塵點用。

6. 講左咁耐,我要話你聽,呢隻唔係一隻戰鬥遊戲,亦唔係一隻收集遊戲,呢隻係一隻Plan And Execute 嘅遊戲。
因為你變強嘅唯一方法,係投資時間。而且如果你玩3 個鐘,變強嘅額度多過我玩 3 個鐘,咁長久落黎,我就會輸好多。
所以 Plan And Execute 先係最重要。
課金可以幫你孵蛋,但你一樣要投資時間去行先得!否則你比錢買一堆 Incense 同 紅色 Pokeball 不如捐錢比本民前!

 

我知寫咁長一定無人睇,又無乜INSIGHT,又會有一大堆人心諗,打下機啫,咁認真做乜鳩。

so99y 囉,我打機就係咁認真,當年打WOW一見到D人又唔附魔又唔睇攻略連自己解詛定解毒都未撚知就出RAID我就黎火。

而家 POKEMON GO 都係,行過 D公園聽到D女高八度叫:「我又無晒精靈球啦!」

我真係想當面過去屌柒佢:「八婆,唔識打機就唔好打啦!」咁。

星期四, 7月 28, 2016

究竟 Pokémon GO 要點先計我孵緊蛋?

我諗有玩 Pokémon GO 嘅人都面對住同一個問題,就係蛋太多、孵蛋器太少同埋行路太少,成個孵蛋機制根本就係卡晒係「行路太少」呢一樣野度。

而孵蛋得到嘅小精靈,傳說係比係街邊流浪等捉嘅IV值高(唔知咩係IV值嘅快D同我去睇呢篇文:(Pokémon GO 能力值解釋)。

而十公里蛋生出黎嘅小精靈,幾乎全部都好難捉到:

Pkmeggmap

 

咁問題黎啦,究竟 Pokémon GO 要點先計我孵緊蛋呢?

好多人都試過搭火車又或者巴士時,架車行嘅距離完全無計過落孵蛋器度,對於大部份住係地鐵沿線而又再係地鐵沿線返工嘅人黎講,咁搞法真係十九幾日都未孵到一隻十公里蛋。

咁網上就開始有好多傳聞,有D人用部風扇貼部電話上去轉就OK,有D人話用四驅車,有D人話要搭架站多加塞車嘅巴士,有D人話搭電車,有D人話踩單車,有D人話用吸塵機械人。

究竟呢堆方法邊D得邊D唔得呢?

我成日都話,做人要科學D,想知得唔得,我地做個實驗就OK。

我假設,「係車上面唔計,而係公園散步就計」呢個現象,係因為火車行得太快, Pokémon GO 覺得你唔係行緊。

即係話,只要架車行得夠慢,佢就會計!

於是我Lunch Time 走左去科學園後面條馬路,做一個實驗黎證實我嘅假設:我會開車好慢咁向前行一公里,然後睇下佢有無計我孵蛋。

 

出發之前,我三部蛋機分別係0.9/0.7/0.7km。

IMG 4337

 

路線係呢條,距離係 1.1km,開始時間係13:31。

IMG 4339

 

係13:34,我到達終點,三部蛋機仍然係0.9/0.7/0.7km。

IMG 4340

 

3分鐘行1.1公里,時速大約係22km/h。
即係話,如果時速高過或等於22km/h,就會完全唔計。

咁我開呢個速度嘅時候,經過D的士佬已經好似想撞走我架車咁,一黎為左保住架車,二黎其實咁大條直路要再開慢D真係有D難度,所以我拎左架單車出黎做實驗。

 

今次出發前,蛋機係2.2/1.9/1.9km。

IMG 4349

 

路線係呢條,距離係1km,開始時間係14:13。

IMG 4349 

到達終點嘅時間係14:24,三部機分別係2.9/2.7/2.7km。

IMG 4350

 

11分鐘行1公里,時速係5.45km/h (原諒我踩唔到好快,同埋我懷疑我個終點位遠左,實際上應該快少少)。
問題黎啦,明明我行左1公里,點解佢計我0.7公里?

我返黎查左一陣網,我知道外國一定有人做過相同實驗嘅。

呢個網就話最高速度大約係10mph,折實返大約 16.09km/h。

至於蝕左三公里,原因可能係呢個網講嘅第七點

egg-hatching will bite right back, as due to a GPS delay, you will often get far less credit for your movement than you might imagine.

佢話,因為 GPS Delay,佢會偷左你D距離。

 

咁我而家可以有個小總結,就係所有行得快過16.09km/h(理論值)或者22km/h(實驗值)嘅交通工具都係孵唔到蛋嘅。

然後我地終於可以回答返上面問題:
1.用部風扇貼部電話上去轉 - 如果你部電話DETECT GPS 準到風扇咁細,而你個風扇又行得慢過 16.09km/h的話,都係唔得,因為佢會偷左你 D 距離。
2.用四驅車 - 呢個明顯唔係好得,因為四驅車其實好快,要佢慢過16.09km/h,就要附好多重量比佢,咁又會好快無電。
3.搭架站多加塞車嘅巴士 – 你架巴士要塞車塞到慢過單車,D站多到佢無法子高過16.09km/h。
4.搭電車 - 之前有人同電車賽跑,你就知,其實電車係好快,快過小明的。
5.踩單車 - 你要踩到好似我咁慢,仲要唔知點解有折扣。
6.吸塵機械人 - 你屋企個 GPS 分唔分到你係廳嘅邊個角落?如果分到,應該OK。

星期日, 7月 10, 2016

2016 歐洲盃決賽賽前分析——葡萄牙對法國

葡萄牙由分組賽比匈牙利遠射省中人連入兩球都追得返之後,好似神功護體咁,首先係第三名出線去左無晒傳統勁旅嘅上線,然後係龍門口開個李氏力場令到克羅地亞一球都射唔中龍,再之後同波蘭射十二碼又球球入晒,最後更加再靠遠射省中人淘汰埋威爾斯。
運氣值一時無兩,可以話係佔盡天時。

而法國隊主場出戰,早就佔盡地利;六戰五勝一負入13球失4球,勢頭可謂一時無兩,球隊圍攻人地時有入波(頭兩場分組賽同埋十六強對愛爾蘭,控球接近六成,有生波入波),比人攻時無失波(對瑞士分組賽),突擊又差唔多球球都入波(八強對冰島,15個射門入左5球),比人狂攻時甚至連球證運都有埋(對德國果球十二碼可比可唔比)。
根本就係主場王者,老實講,法國足球史上,所有主場嘅大賽,佢都係捧盃嘅。

天時 vs 地利,究竟誰勝誰負呢?

 

葡萄牙今晚會做嘅野,可以用一句黎總結,就係「將『好錯足球』進行到底!」。

 

Ronaldogoaalporrtuhga 

所謂「好錯足球」,就係「可能我會好好運,又或者你會出錯。」足球嘅簡稱,上一場四強嘅賽前分析我已經解釋過呢種足球係點踢嫁啦,自己去睇

佢決心無論對手係邊個、擅唔擅長控球、識唔識得進攻、懂唔懂得防守都好,佢地都唔要控球,唔要主動控制比賽嘅節奏。

你有種就去攻佢,佢就係唔係都塞晒D人係後面守,即使拎到個波,佢地係唔會製造機會,最多有得遠射咪試下射,有死球咪斬入禁區搏下,好運咪入波,唔入波咪返轉頭守。呢D,就係「好錯足球」。

「既然『好錯足球』同運氣已經將我地帶到入決賽,或者會帶埋我地捧盃呢?」我幾肯定,呢個係佢地嘅諗法。

所以係今晚,佢地一定會「將『好錯足球』進行到底!」。

睇返一D數據就可以知道,葡萄牙係頭三場分組賽同後三場淘汰賽嘅表現分別有幾大。

 

Screenshot 2016 07 10 01 38 09

 

淘汰賽時嘅葡萄牙比分組賽時嘅佢,每場平均射門少左9次,主要就係因為佢地後三場已經唔想再主攻,射門數通常都係黎自反擊,又或者死球,所以射門數先會下跌得咁西利。
而傳球方面,一場更加係少左近80個傳送,成功率亦都下跌近5%,最誇張係控球,頭三場平均有成61%控球,但尾三場,得44.33%。
而因為打防守嘅關係,通常都要跑動多過進攻果隊多D,所以跑動稍稍多左一公里。

但法國唔係威爾斯,佢地未必會咁黑仔,輸完一球死球(中堅比人KO),再輸一球遠射省中人。所以如果葡萄牙決賽要入波的話,剩返嘅方法就係快速反擊,或者罰球直接射入囉。

但係,翻查返資料,其實C朗拿度係國家隊決賽周總共射左41球罰球,未入過。
咁佢係曼聯同皇馬加埋呢,就射左594球罰球,入左41球,入球率大約係 6.9%。大約每14.5球,就會入一球(其實唔算好高,係歐洲頂級聯賽,隨時可以搵到十幾個過10%入球率嘅罰球劊子手,例如: Zlatko Junuzovic,Miralem Pjanić,Daniel Wass等等,當然佢地 D 數據無C朗咁齊,我只係搵到2013-2015嘅資料, 呢三條友係呢兩年,都係高過14%,而果兩年C朗嘅罰球入球率係6.8%)。

 Cristiano Ronaldo Free Kick Stance 7 6 

點解係國家隊同係球會個差別會有咁大嘅呢?

我估係心理問題,係皇馬,C朗拿度射唔射入個罰球,對球隊嘅勝負影響好多時唔會太大,佢地入波方法太多,罰球只係其中一種。
但係國家隊就唔同,佢成日覺得成隊都係垃圾(其實唔係),得佢一個可以入波,得佢一個可以令球隊贏波(Sorry,都唔係);呢一份壓力,佢唔係好頂得住。
相比起德國足協網頁上面後勤人員有條SCROLL極都SCROLL唔完嘅LIST(當中包括一個隨隊專屬心理醫生),葡萄牙足總係非球員嘅位置,得4個人,一個經理,兩個教練,一個主教練(咁心理醫生我唔肯定佢係無寫出黎,定係真係無啦下)。

 

到主場嘅法國。

 

 Germany v France Euro 2016 semi finals

佢地唔需要靠「好錯足球」,佢地要攻嘅時候,即使大部份時間未入到波,但總會搵到「及時雨」,而面對住瑞士同德國兩隊,佢地雖然比較守勢,但都咬緊牙根,無失到波。

兩年前巴西世界盃,法國隊得一招,叫「人少打人少」(即係快速反擊),當佢地要對住D 類似「好錯足球」咁嘅對手時,會變到老鼠拉龜;而今年明顯佢地係多左招數,學識左點樣攻破對手嘅密集防線。

我地要將法國隊嘅比賽分為兩種,一種係有猜短傳嘅,另一種係無猜短傳嘅。
重點睇一個數字,果個數字叫"Average Pass Streak",即係話平均控球嘅時候,可以猜到幾多腳。呢個數字其他隊好少大過6的(除左西班牙同德國),而法國當佢地控球權較多嘅時候,都可以坐6望7,但較少嘅時候,就得返4。

 

Screenshot 2016 07 10 04 20 53

 

而入球數字,當然係猜多幾腳果時高D(場均2.75球),要打反擊,幾腳就傳去前面時就少D(場均1球)。

咁呢場對手葡萄牙就應該死人都唔攻嫁啦,我估法國都唔會認衰仔學波蘭咁同佢等射十二碼,所以,我地集中睇控球多D果四場。

係分組賽同埋16強嘅賽事,法國嘅攻勢好多時都做落兩邊底線再出返黎中間,咁做嘅原因係因為佢地對Griezmann同Gioud有信心,覺得佢地一個可以搵到空位入楔射波,一個可以用佢身型黎壓倒對手。

 

Screenshot 2016 07 10 04 21 58

 

6場入面,入左3球出波(唔計角球),平均每場有0.5球,三球由唔同球員出波,都係右邊出的。呢D野,我知,葡萄牙嘅教練團隊都應該知,咁佢打算打「好錯足球」,佢應該會叫左邊中場回防多D,希望封死法國呢招。

法國唯有用第二招,遠射!

今屆法國有個人入左三球(又係平均每場0.5球),三球都係禁區頂附近射入的,呢位仁兄,叫Payet。
佢六場入面射左19球,7球中目標,7球唔中,仲有5球比人擋左。

50%命中率!15%入球率!

呢個數字其實好可怕,比較下C朗嘅數字,我地會見到佢入左3球,射左45球,中左11球,17球唔中,17球比人擋左。

39%命中率,6.6%入球率。

ShotAcc

如果葡萄牙連Payet 嘅遠射都頂得住嘅話,法國仲有一招,死球!

今屆法國死球入左4球,3球角球1球斬波,場均0.66球。

如果都仲頂得住呢?

OK,法國陪你射十二碼好了。

另外,我一定要係度讚下法國兩邊閘位(Evra同Sagna)嘅表現。唔講多,直接睇圖:

 

Defense

 

呢兩位一直被香港講波佬由開幕果日質疑到聽日決賽都一定會繼續質疑嘅後衞,其實表現係超好的。無論係攔截、頭鎚、封阻嘅數字都明顯比香港講波佬盛讚嘅德國兩閘好。

我真係再次拜託一下香港嘅講波佬,做多少少資料先,有時有好多野係有數字可以睇嘅,唔好下下感覺行先,唔係大過三十歲就一定無氣打全場,唔係細過22歲就一定前途無可限量,而家網上面有好多免費資源(我就全部都係睇免費野),只要你肯去搵,一定搵到。

講少D無用嘅說話,講多D事實,好多時你憑感覺講一句,D小朋友聽左,咁就一世。

 

講返場波。

我希望聽日葡萄牙好運撞入一球先,咁法國就會焗住痴左線咁攻,咁就會好睇D,入唔入得返就後話。

否則比法國入波先的話,葡萄牙要放棄「好錯足球」,咁佢地就會返返去奧地利都贏唔到嘅狀態,場波基本上完左。

再唔係,兩隊都入唔到波的話,法國去到下半場尾段應該都會加入「好錯足球」嘅行列,因為點都好,輸一個快速反擊就會無左個盃,我唔攻最多都係十二碼。

講到尾,都係「十二碼」呢種判別晉級/捧盃與否嘅方式存在住好大問題,只要十二碼一日維持完狀,就無論如何都無法子係加時或者比賽尾段叫大家主動進攻。

星期三, 7月 06, 2016

2016 歐洲盃四強賽前分析——葡萄牙對威爾斯 2016 歐洲盃四強賽前分析——葡萄牙對威爾斯

對比起下線嘅殺戮戰場,上線呢邊明顯嘅主旨得一個:「可能我會好好運,又或者你會出錯。」

我簡稱呢種足球叫做「好錯足球」,呢種足球好簡單,就係有得攻嘅時候,唔好去攻,因為你深信自己正正常常生波係無可能攻得入,除非好好運,又或者對方出錯。

好錯足球同防守足球好唔同,因為防守足球其實需要對方配合,要對方肯攻你,你先有得打防守足球,先有得反擊。

但好錯足球就唔同,如果對面攻,你梗係要守啦,但如果對面唔攻你,你就無野做,進入一個叫「等運到」嘅狀態。

如果兩隊一齊進入呢個「等運到」嘅狀態嘅話,場波就真係會好悶。

而上線嘅呢堆球隊,本來就限米煮限飯,除左比利時仲有份「黃金一代」嘅驕傲之外(但佢贏最多果場係打緊防反),其他球隊,居然都係一致打緊呢個「好錯足球」。

 

而當中最令人失望嘅,一定係葡萄牙。

 

99421086 Portugal SPORT large trans++qVzuuqpFlyLIwiB6NTmJwfSVWeZ vEN7c6bHu2jJnT8 

點解?
因為佢分組賽時,仲打緊普通足球,仲相信自己嘅球員可以創造到機會,仲相信前場擁有João Moutinho(順帶一提,João係咁讀,讀得夠快會變左「哨」咁音),Nani同C朗拿度呢個組合係可以創造到入球嘅。

但當佢地和完三場之後,佢地放棄,認衰仔,對住克羅地亞時,佢地完全防棄進攻,開始打由奧地利到波蘭到北愛爾蘭都打緊嘅「好錯足球」。
場波打緊嘅時候,佢地不停默念:「可能我會好好運入到D死球,或者遠射射中你彈入,或者佢後衞跣腳失位呢?」
到完左場,要射十二碼,佢地就改為念:「可能我會好好運你龍門捉錯路,或者佢出錯抄飛機呢?」

無錯,就係放棄自己對比賽嘅控制,將晉級希望交比幸運之神。數據化黎講,就係分組賽頭三場葡萄牙控球都係贏對手嘅,分別係66%,59%同58%,而到左分組賽,就兩場都放棄左控球,只有41%同46%。

我地睇下佢地對波蘭嘅時候嘅呢一球,你就知葡萄牙而家打「好錯足球」係痴線到咩地步。

 

POR

 

由73:20秒到74:11秒呢51秒時間入面,佢地猜左19腳波,而呢19腳波,基本上都唔係為左創造機會而踢的(至少波蘭完全唔覺得佢嘅傳球會造成威脅,連搶到廢事)。
唔好忘記,葡萄牙呢場控球係少過對手的,但佢地竟然將辛苦地搶返黎嘅控球權,亂咁交一輪之後掉返比對手。

喂大佬呀,你半夜三點先開波嫁,睇到七十幾分鐘成四點半嫁啦,真係好撚眼瞓嫁。你兩隊都唔想入波,想射十二碼嘅話,可唔可以預先同我講,等我較鬧鐘十二碼先起身睇呀!

但係結果論黎講,葡萄牙的確係用「好錯足球」,入左黎四強。

果日我同我朋友傾計,講開歐洲國家盃,佢話:「葡萄牙今年可能棒盃!」

咁我就問:「佢憑咩黎贏德國?呢隊德國真係三個字『快!狠!準!』嫁喎!」

佢答:「夠運囉!」

我反駁唔到佢。因為足球真係一種非常講究運氣嘅運動,只要你運氣一到,人地點都擋你唔到,葡萄牙其實只要守得住(或者好運對面入唔到),佢有種真係可以法定時間連和七場捧盃嘅。

 

咁講完葡萄牙,講下威爾斯。

Aaron ramsey gareth bale wayne hennessey joe ledley wales 3362111

 

其實講黑馬,威爾斯先係真正嘅黑馬,大佬,佢打左5場,4勝0和1負,全部90分鐘內KO對手。相比其他隊,你會見到冰島就打左5場,2勝2和1負,比利時都係打左5場,3勝0和2負。

除左主場嘅法國之外,無一隊戰績比威爾斯好,包括3勝2和0負嘅德國。

但係四強入面,奪冠賠率最冷嘅,竟然係戰績第二好嘅威爾斯。

舉個例,你上次全班考第,但你今次考試考第一嘅賠率竟然低過考第5同考第7果個,好得人驚。換言之即係全人類都覺得你唔得,無人明你點解考到第二,覺得你下次一定仆街,你無理由考到第一嘅!

等我黎話比你聽,呢隊威爾斯點解可以考到第二。

 Screenshot 2016 07 06 03 29 54

 

 

因為佢射門轉化為入球嘅比率,係24隊裡面,第2高,有15.79%。只係輸比差唔多射親波都入嘅冰島(痴線嫁,接近20%),但佢地射波次數比冰島多成19次,當佢每射6.25球就入一球,射多19球,即係入多3球。

法國上場係冰島身上斬左五球返黎,每射3球就入一球,拉高晒之後都只係得12.94%。

又有D人話威爾斯今次好大鑊,因為藍斯停賽,咁我地又黎睇一睇,究竟藍斯停賽對威爾斯嘅影響有幾大啦。

 

 Screenshot 2016 07 06 04 56 53

睇返呢個表,係5場入面,藍斯共傳球192次,佔左全隊1406次入面嘅13.65%,分開5場,為左簡單D,我地平均計,即係佢一場傳球38.2次。
即係話如果無左藍斯,換返一個同全隊平均數差唔多嘅球員,即係1406/11=127.81次,分返5場,即係一場傳球得返25.56次(通常龍門同前鋒傳少D,不過唔緊要啦,我地當誇大無左藍斯嘅後果)。

咁係傳球方面,呢一場波90分鐘內,威爾斯整隊就會少左藍斯平時額外提供嘅12.83次傳球。

而射門方面,藍斯共射門6次,有一球入波。又一次,分開5場,即係佢平均一場射1.2球,而有0.2球會變成入波。
換返一個全隊平均值嘅球員入場,即係射門5.545次,有0.909球。分開5場,平均1.109次射門,入0.181球。

搵左藍斯走,威爾斯預期今場會射少左0.0909球,入少左0.018球。

 

咁我地再黎比較下,如果德國無左奧斯爾,會變左點,咁應該比較易明。

 

Screenshot 2016 07 06 04 56 44

 

傳球方面,一場會少左4.63個傳球,少左0.472個射門,少左0.07個入球。

我可以簡單講一句,其實無左藍斯,對威爾斯嘅影響其實無一般人想像中咁大,無左藍斯,唔會係世界末日。

 

總結一下。

拿,我就點都唔會話呢場波係咩C朗對巴爾嫁啦,大佬,足球比賽係隊際運動黎,想玩英雄主義,唔該去睇網球、羽毛球又或者其他一個人可以玩嘅運動。

一個球場入面有22個人,每個人都做好佢自己嘅本份,贏輸可能係因為技術嘅分別,可能係因為運勢嘅分別,可能係因為體能嘅分別。

但如果贏波時就C朗巴爾,輸波時就賴隊友唔入單刀又或者包越位,咁比我係佢地D隊友我就亂踢啦,反正輸係輸我,贏係贏你。

況且事實根本唔係咁,唔係有人係前面攻下,後防回唔到氣就會輸波;唔係有後防守住,前面入幾多球都無用;唔係有中場傳波,企係前面嘅人只係一件雕塑;唔係有人拉開空位,進攻球員只會比三個守衞圍住,動彈不得。

老土D講句,勝利,從來都係屬於成隊人嘅。失敗,亦永遠唔會係一個人嘅錯誤。咁先係隊際運動丫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