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27, 2015

那不是通靈,只是資訊傳遞罷了

你知道嗎?人在死後會突然輕了21克,有些人說那是靈魂的重量。

實際上,那並不是靈魂的重量,而是靈魂離開人體後,身體如釋重負,所以發生的變化。其實人死後,靈魂離開身體,之後飄散在空氣之中,所以,靈魂是沒有重量的。

這些沒重量的靈魂不會一直飄在空氣之中,他們會找一些東西附上去,但不要誤會,那不是投胎轉世,因為每個新的生命都會有新的靈魂,那些飄在空中的靈魂只會附在不同的死物上面,直到永遠。

我為什麼知道這些?

因為,我有方法獲取這些靈魂中儲存著的資訊。有些人以為那是通靈,其實不是,他們沒有了腦袋,沒有了眼睛,他們沒法接收現實世界的東西。他們有的,只是由記憶組成,沒有重量的資訊,就像一隻read-only的USB Flash drive 一樣。

自我懂事以來,看見每一件不同的物件,那些附在上面的資訊就會自自然然地進入我腦海,也許這就叫天賦異稟吧。

事實上,這種能力沒甚麼實際效用;不僅沒法用來在考試中作弊,也沒法用來在賭博中獲勝。而且每天接收的資訊多如天上的繁星,實在令人非常厭煩。

唯一的好處是有時會接觸到一些有趣的事。如果你在街上看見我看著一條欄杆在傻笑,或許,就是因為這條欄杆上著讓人忍不住笑的資訊。

當然,也會有沉重不堪的事,而且,我根本沒法拒絕這些資訊進入我的腦海。

舉個例,以下是我中五時發生的事:

那些年,中五還要考一個叫會考的公開考試,考試的結果是ABCDEFU;而會考的選擇題規定一定要用鉛筆在電腦紙上作答。於是,我就要去買鉛筆。

我選的是一盒中華牌紅黑色的鉛筆,一盒有十二支,HB的。當我拿回家裡後,我就知道,附在這盒鉛筆上的東西並不簡單。但無奈會考逼近,還是做Past Paper要緊,於是我拿出第一支鉛筆,準備放進電動鉛筆刨內削尖。

T1UEqNXAtaXXXXXXXX_!!0-item_pic

這支鉛筆,上面附著的靈魂,生前叫做高崗,是中國共產黨黨員。

(由於那些資訊湧進我腦內時是非常抽象的,所以我用擬人化的對話來模擬,希望你們能看明白。)

「我死得好慘呀!」高崗說。

「你也不是第一個對我說這句話的靈魂了,你死得有多慘呀?」這句話一直在資訊中出現,從不間斷。

「在1953年,我終於到了北京赴任,見到了我朝思慕想的毛主席,我以為他很器重我,我以為我可以成為一個名留青史的人,可是…」高崗繼續說。

「可是甚麼?你唸毛語錄唸得不夠大聲,所以他打你屁股?」我是讀理科的,對於中國共產黨建國後的歷史,中史課本中只有兩頁篇幅,考試要考的只有一條問題,就是「三面紅旗是甚麼?」,而答案我已經在中三升中四那年的暑假還給我老師了。

「他叫我調查劉少奇,我也跟著做了,而且超額完成,想不到卻因此一命嗚呼。」高崗說這話時撅著嘴巴,感覺像一個發脾氣的少女。

老闆叫你做,你又不是做得不好,怎麼卻會因此喪命?」我問。

「因為我做得太好了,我甚至已經成立了打倒劉少奇的組織;但那時毛主席自知時機未到,所以我就成了犠牲品,變成了被打擊的對象。我萬念軀灰,吞了一樽安眠藥自殺死了。」高崗說。

我發現我只顧著和高崗交談,而沒留意他附著的鉛筆剛剛被電動鉛筆刨整支吞噬了。於是我只有從盒中拿出第二支鉛筆,放進鉛筆刨裡。第二支鉛筆附著的靈魂,叫做儲安平,也是中國共產黨黨員。

「我死得比剛才那個笨蛋要慘十倍!」儲安平說。

「快點說完,我很忙的。」我一邊答他,一邊提醒自己不要再刨過頭讓鉛筆報銷。

「毛主席明明說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要『大膽批判共產黨』。怎知道…」儲安平手握拳頭,極度氣憤地說。

「我知道,他一定是秋後算你個帳,所以你才說自己死得慘十倍。」那些年,秋後算帳還只是一個傳說。

「算帳倒是真的,但沒有等到秋後。當年我寫了一篇文章,叫《向毛主席、周總理提些意見》。內容就是要黨時刻警剔,不要讓天下成為了『黨天下』,人民需要當家作主。想不到,毛澤東說他要『大膽批判共產黨』其實是引蛇出洞,我就成了那條蛇。」儲安平答。

「那你是怎樣死的?」我說。

「我因為被標上了『典型的右派份子』標籤;在文革的時候,被折磨到不似人型,最後棄屍荒野,到現在我的家人還是找不到我的屍體。」儲安平還是憤怒難平,咬牙切齒地說。

為甚麼一個說真話的人,卻要落得如此下場呢?

當我這麼想的時候,發現「儲安平」又被電動鉛筆刨整支吞下去了,只剩下尾端的粉紅色擦膠。而我的Past Paper還沒有動過。我只好拿出第三支鉛筆,這支鉛筆,叫做彭德懷,另一個中國共產黨黨員。原來中國共產黨黨員都愛附在中華牌鉛筆上面。

「剛才那兩個人,也有面目說自己死得慘嗎?」彭德懷中氣十足,以不屑的口吻說。

「不要那麼小學雞,長話短說吧!」我真的不要再刨過頭了!

「我是韓戰時的總司令,中國第一任國防部部長。可是我的下場,卻比他們兩個要慘多了!

毛澤東那廝,根本一直對我懷恨在心!

是他自己說要讓兒子上戰場歷練的,兒子被美軍炸死了卻要怪我!

是他自己的私生活不檢點,我提醒他一下他就懷恨在心!

我到訪東歐國家時,他又嫉妒我因為打過韓戰而被封為抗美英雄!

最後更聯合劉少奇和林彪這兩個小人來暗算我!

甚至誣衊我『裡通外國』!」彭德懷非常憤怒,每說一句,就用手大力拍桌子一下。

「於是他們就殺了你?」我發現我開始明白毛澤東這個人做事的方法了。

「他們沒有直接殺我,而是開了一個所謂『神仙大會』,然後把所有罪名都堆在我身上!

劉少奇明明一直幫一些幹部翻案,但卻公開說『只有彭德懷不能恢復名譽』。

最後我得了直腸癌,但黨卻拒絕給我治療,連妻兒也不能探望病重的我,死後更被草草火化,骨灰上還寫不能寫我的名字,寫了一個假名!」幸好彭德懷只是一堆資訊,否則桌子一定會被他拍爛。

「你贏了,你真的比剛才那兩個人慘。剛才那兩個人共產黨也有為剷除他們找個藉口,而為了剷除你,共產黨直接製造了藉口。」我宣布。

而同一時間,那支鉛筆卻只剩2cm左右了。人類總是要犯相同的錯誤。於是我只好拿出第四支鉛筆,咦?劉少奇?你不是和毛澤東一黨的嗎?你不是和他一直在逼害剛才那幾個人的嗎?為甚麼你會在這?

「我沒打算要和他們鬥慘。」劉少奇冷靜地說。

「那你想怎樣?」我決定雙眼緊緊的盯著那鉛筆刨,不可以再犯同樣的錯誤了。

「因為我的罪孽深重,我的下場是我應得的。我沒有看穿『紅衞兵』是毛主席拿來攻擊我的陷阱,還一頭栽了進去。這是我自己的責任,而這個責任最後演變成文化大革命,死了幾千萬人的一場巨大浩劫。」劉少奇低著頭,盯著自己的膝蓋,以低沉的聲音說著。

「文化大革命?」對於讀理科的我來說,這五個字非常陌生。

「這個我就不多說了,那是歷史上的一道傷痕,前無古人,希望也不要再有後來者。我只是想說說我自己的事。」劉少奇說。

「嗯。你快點說完吧!」大概「文化大革命」這五字當中收藏著的,會是超沉悶的歷史,當然我也不會想追問,我會考也不考中國歷史,也不需要知道太多。

「在文革開始後半年左右,吃過幾次閉門羹後,我終於見到毛澤東。我以為只要和他面對面對話,問題就可以解決。其實他只是想打垮我罷了,不用把整個國家也一起拉來陪葬吧。

但是我太天真,和共產黨掌權者對話,是最愚蠢的決定

我對他說一切都是我的錯,請放過其他人,讓我回告老回鄉,放下一切權力,請他結束文化大革命。

他對我笑了笑,說一切都好辦,說我們也是為了國家著想。

但十幾日後,街上已經到處都是『打倒劉少奇』的橫額,我變成了叛徒、內奸、工賊。之後我就開始被軟禁,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而林彪也及時冒出,憑著對毛澤東的『不負責、不建言、不得罪』和『要響應、要表揚、要報好消息』這『三不三要』的原則下,不但打垮了我,也使他的權力達致高峰。」劉少奇不徐不疾地說。

「那你是怎樣死的?最後在軟禁時自殺了?」我問。

「我染上了肺炎,發著高燒,卻沒有得到任何治療。最後被火化了,骨灰上被寫上了劉衞黃這個不知是誰的名字,和彭德懷的下場挺像的。」劉少奇說到這裡,冷笑了一下,就像是笑自己英名一世,卻落得如此結局似的。

好的,你猜對了,說了那麼久,劉少奇這支鉛筆也全變成鉛筆屑了。我抽出另一支鉛筆,沒意外,他是林彪。我正式命名這盒鉛筆叫「中國共產黨全明星」好了。

「其實為中國共產黨做事就是會這樣,不是你鬥垮人,就是別人鬥垮你!」林彪好像一個末期病人般,有氣無力的說到。

「你一直在鬥爭中生存下來了嗎?」我問。

「事情不是這樣簡單的。老實說,我很後悔。在抗日戰爭後我得了很嚴重的後遺症,我怕水、怕風、怕感冒,嚴重到一聽見水聲就會拉肚子。本來我就應該乖乖的療養身體,安享晚年。但是,年青人,你知道嗎?權力,可以讓人瞎了眼睛。」林彪用他那看透世情的雙眼盯著我,陰聲細氣的繼續說著。

「所以你就幫毛澤東出手鬥垮了彭德懷和劉少奇?」我相信我雖不中,亦不遠了。

「對,但在中國共產黨,鬥爭是不會停止的。毛澤東最擅長的就是『拉一派,打一派』,在劉少奇被軟禁後,可以被拉來打我的,就只剩江青所率領的四人幫了。只要我搞定四人幫,我就可以在毛澤東死後順理成章地繼承權力。可惜事與願違,毛澤東比我快一步,在1970年的廬山會議上,我的幫手陳伯達被解職和監禁。我知道我已經被當成『被打那一派』了。」林彪繼續說。

「那你沒想過反擊?」明知對方要攻擊你,當然要反擊吧!

「我派了我兒子林立果去暗殺毛澤東,可惜卻失敗了。

我打算逃亡到蘇聯,飛機上卻被裝上了定時炸彈,我一家三口,無一生還。」林彪說。

這次鉛筆沒有刨完,我看著被削得尖尖的林彪,還有剛才所有的鉛筆屑。我覺得這世界上沒有比毛澤東更可怕的家伙了,哪個幫過他的人,哪個就會死於非命;所謂「拉一派,打一派」,然後拉另一派,去打剛才拉那一派,無限輸迴

但我想當毛澤東死了之後,這種無止境的逼害應該要停止了吧。於是我把餘下的鉛筆倒出來,發現有兩支是有靈魂附在上面的,他們一個叫胡耀邦,一個叫趙紫陽。

「你太天真了,你以為是毛澤東一個人的錯嗎?錯了,那是中國共產黨的基因,深深地埋在每一個掌權者身體內。」胡耀邦說。

「對,他們要鬥垮你,需要的只是共同利益,而不是藉口。」趙紫陽說。

「我只是要反貪污,卻被冠上『姑息、放任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帽子,最後被氣得心臟病發,一命嗚呼。」胡耀邦說。

「我更慘,我只是去廣場說了一句『學生們,我來得太晚了。』。就被軟禁了十五年,最後鬱鬱而終。」趙紫陽說。

我要重新命名這盒鉛筆,就叫做:「共產黨,好恐怖」吧。或者,他們附在一副骨牌上會較合適,一塊推倒一塊,然後這一塊又推倒下一塊,直至全部都倒下為止

由那一年開始,我就沒有再相信過中國共產黨任何一句說話。可惜,擁有這能力,用過這盒鉛筆的是我,而不是戴卓爾夫人。

例子說完,事實上,人大了之後,我並不覺得這能力對我是一個負擔,反而是讓我好好珍惜生命的一個理由。因為人死之後,就甚麼都不能做了,只剩下記憶,我要為世界留下更多更好的記憶。即使我沒有這能力,這些記憶和發生過的事都會一直存在,直到永遠。

星期二, 9月 15, 2015

其實Mario頂帽綠到發紫

你咁天真以為Mario真係三十年都未救到Peach公主?
你以為 Peach 真係被 Bowser 捉走?
你以為Mario係個專一既老襯?

少年,你太年輕啦!

呢隻根本係一隻「捉姦在床但係又次次遲左少少等條八婆又扮受害者」既 Game。

clip_image002

故事由1981年講起:

1981 Donkey Kong [街機]

Mario 係一個地盤工人,係咁奴役一隻叫Donkey Kong既猩猩幫佢做野,叫佢係咁OT,得閒又冷言冷語,屌下佢咁。

clip_image003

於是Donkey Kong頂唔順,決定啟動佔中發起革命,於是佢綁架左Mario條女:

File-PaulineHD

阿Pauline(無錯,你心目中既痴心情長劍Mario係有前女友既!)

咁阿Mario就去救阿Pauline,救完之後,佢因為引起騷動比人炒左

 

1983 Mario Bros. [街機]

由於量地,於是佢兄弟Luigi就介紹佢去Mushroom Kingdom幫人通坑渠。

咁阿Pauline就梗係唔會跟佢去通渠啦,仲收埋Donkey Kong做兵,建立佢自己既事業。

clip_image006

留意佢兄弟,果時頂帽仲係白色的!

 

1985 Super Mario Bros. [任天堂灰機]

咁佢兩兄弟通渠真係有一手,搞到Mushroom Kingdom既國王鬼咁高興,於是就收留左佢兩兄弟,係城堡呃飲呃食,當然,最重要既係,幫佢通渠。

點知有一日,Bowser見Mushroom Kingdom發展得咁好,就衝入去城堡諗住叫國王讓位比佢,國王梗係落閘放菇,啋你都有味啦。Bowser食左咁大個檸檬,嬲嬲豬,條氣唔順,見阿國王個女Peach公主都生得幾好樣,於是就順手捉左佢返去享用。

國王就諗起果兩個通渠佬都幾打得,叫佢地去救個女啦,救唔到,咪當政治婚姻囉。

於是Mario就山長水遠咁行去Bowser屋企,再掉左Bowser入佢屋企個熔岩池。

clip_image007

不過你又唔使擔心,正常人,如果唔識游水就唔會係屋企整個泳池,所以Bowser係識遊熔岩既,完全無事。只係條女就比個鬍鬚仔搶走左。

1988 Super Mario Bros. 2 [任天堂灰機]

搶左條女返黎,英雄救美,Mario即刻食住上,打算將Peach公主私有化。而亦因為謎一樣既原因,佢兄弟Luigi由呢集開始買左頂綠色既帽黎寸阿Mario。

clip_image009

有一日,佢兩兄弟、公主同一個菇頭隨從就去野餐,發現有個山洞可以通去異世界,於是一行四人就衝左入呢個叫Subcon既異世界冒險。係人地塊田度挖人地D蘿蔔出黎掟人地。做既野仲衰過Bowser黎Mushroom Kingdom果時,成個世界比佢地搞亂晒,原本已經差唔多完全佔領Subcon既Wart比佢地既主角威能搞到功虧一貴。

 

441px-Wart_Artwork_-_Super_Mario_Bros_2

呢個係Wart。

而呢集亦證明左其實Peach公主好好打,完全唔輸比佢兩兄弟,或者Bowser。

1989 Super Mario Land [Game Boy]

KO左個異世界之後,Mario得到Mushroom Kingdom既一塊封地,叫Mario Land,但佢唔理,決定掉低條女係Mushroom Kingdom、掉低佢兄弟係Mario Land,然後出發流浪。

條友真係去到邊,邊度就會比人侵略;今次佢去到一個叫Sarasaland既地方,有一隻叫Tatanga既東西用心控術佔領左Sarasaland,仲打算強行娶Sarasaland既公主Daisy做老婆。

Tatanga

佢係Tatanga。

Daisy_MP10

佢係Daisy。

鬍鬚仔見Daisy幾好樣,窮心未盡,色心就起,於是就直搗黃龍,打贏Tatanga,救左Daisy,然後當然係英雄救美,以身相許,一條龍。

可憐既Luigi同Peach慘被蒙在鼓裡,唯有各有各玩,隻眼開,隻眼閉啦。

1992 Super Mario Land 2: 6 Golden Coins [Game Boy]

當Mario玩夠,掉低Daisy,返到Mario Land既時候,發覺Mario Land已經被一個扮佢既肥佬Wario搶左,仲偷左佢城堡六個金幣。

佢今次就唔係好管閒事啦,話晒都係自己既野,一定要拎返,於是搵返六個金幣,打贏左Wario。仲知道原來Tatanga係Wario既小兵,負責引開Mario的。

clip_image017

1988 Super Mario Bros. 3 [任天堂灰機]

Mario由Mario Land返去Mushroom Kingdom中央諗住搵Peach公主,但發現,Bowser又黎過,又帶走左Peach公主。無理由丫,明明上次係Subcon既時候,公主好鬼打得,點會咁易比人捉?唔理啦,一夜夫妻百二蚊,都要去救嫁,咁就搵埋佢兄弟出發。

原來今次Bowser請左七個幫手(合稱Koopalings)黎侵略Mushroom Kingdom,佢地分別係(是旦啦,講完你都唔記得),總之佢地就佔領唔同既地方,然後佢兩兄弟就打贏晒佢地解放晒堆地方啦。

640px-Koopalings_-_New_Super_Mario_Bros_U

最後,又打到入去Bowser屋企,呃左佢跌落個坑度之後,發現Peach公主係Bowser間房,仲踎埋一邊扮喊。

頂你,臨時演員都係演員黎,專業D啦。但無證無據,Mario亦都唯有信佢真係比Bowser捉返黎啦。

 

1990 Super Mario World [超級任天堂]

Mario同Luigi一齊帶Peach公主返佢地鄉下:Yoshi’s Island。

諗住享受下陽光海灘,嘆下世界。點知…

Bowser又出現!帶同Koopalings,侵略Yoshi’s Island!

clip_image021

大佬,你有無咁準時呀!你係咪同條女約好嫁?個世界咁大你度度都唔去,係要去鬍鬚仔渡假果度?係你唔好彩,定鬍鬚仔唔好彩呀?

咁照舊又係打贏晒咁多個Koopalings之後,去到Bowser新屋,Bowser今次坐住架飛船黎同Mario打,當然打輸啦。但最引人入勝既係,Peach公主係果架飛船跌出黎,而架飛船只係岩岩夠遮住Bowser下半身。

 

1996 Super Mario 64 [N64]

咁前事不計啦,始終無證無據,唯有返Mushroom Kingdom個城堡過D平平淡淡既生活啦。

但有一日,公主叫Mario去城堡食蛋糕,但Mario去到城堡之後,先發現Bowser又黎左啦!今次佢開宗明義,係黎搵你呢個戴紅帽既鬍鬚仔報仇既!於是佢將Peach公主變成一幅教堂玻璃,偷晒城堡既力量星星,佢要報牛~~

clip_image022

之但係,點解唔直接殺左阿Peach公主,又或者擰斷佢D手腳丫,又或者叫個鬍鬚仔交贖金,乜都好;都應該好過將條女變做教堂玻璃黎J。而家咁樣實在太變態,又或者咁講,佢實在太愛公主啦,如果佢係靚仔總裁而唔係隻有刺既龜,大概一早就奪得美人歸啦!

結果?就係Mario捉住Bowser條尾,掉左佢埋個炸彈度,拎返晒D星星,將公主救返出黎。然後,大家都話「the cake is a lie

clip_image023

 

2002 Super Mario Sunshine [GameCube]

咁佢兩公婆無乜野做,又去渡假啦。今次去左一個叫Isle Delfino既地方;咁Mario就比當地警察誤認為罪犯,拉左佢,仲要佢用一個叫FLUDD既裝置清潔地方。

FLUDD簡直係超級兵器,進可攻,退可守,Mario清潔完城市,仲順手用佢黎維持治安。

clip_image025

係呢個時候,Peach公主又比人捉左!

我個「又」字就快要用font 144,痴線,你咁好打(玩過大亂鬥既人都知Peach公主有幾勁),唔好咁易比人捉得唔得?

今次捉佢既,叫做Shadow Mario!
496px-Shadow_Mario_Artwork_-_Super_Mario_Sunshine

打完一輪之後,發現原來Shadow Mario真身其實係Bowser Jr.,Bowser既親生仔!!

640px-SMS_Kidnapping

更驚人既係,佢叫Peach公主:「媽媽」!

嘩屌,今次真係真相大白。

Peach公主情急智生,係Mario打贏Bowser Jr.之後講,話呢個係Bowser作出黎既故仔,為左呃Bowser Jr.黎綁架佢。

我諗到左呢一刻,Mario已經睇化晒,真又好,假又好,已經過去既就無謂諗啦,於是佢又繼續同Peach公主生活落去。

 

2007 Super Mario Galaxy [Wii]及之後

之後D故事開始唔連戲,大概好似蜘蛛俠咁reboot 完一次又一次,所以都係唔講啦,反正都係「捉姦在床但係又次次遲左少少等條八婆又扮受害者」呢個套路,分別可能係上左宇宙,又或者Bowser嫌Peach公主老,改為綁架一堆七色小蘿莉咁。

640px-WiiU_SM3DW_10.01.13_Scrn11

所以話,人生,睇下睇下,就會化。

星期五, 9月 04, 2015

藝人敬禮的背後原因:中共想把「愛國」變成宗教

建國只有66年的中共在天安門廣場閱兵慶祝抗戰勝利70週年,這件事荒謬的程度破錶。就好像一個三十歲的人在慶祝結婚四十週年一樣荒謬,一樣經不起邏輯考驗。但為甚麼還是有一堆藝人,公開表態、敬禮、去為這件荒謬絕倫的事塗脂抹粉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因為所謂「愛國」,在中共眼中,其實是一種宗教。

TA_new-religions

只要那是宗教,即使說出來的東西如何荒謬,如何不合邏輯都好,作為信徒都要去捍衛。

試想想,在現實世界中有甚麼比「一個女人以處女之身生孩子,那個孩子長大後被害死,卻在三天後復活」這事更不合邏輯、更不合科學、更荒謬?但這世界上有十億人正相信這事真的發生了!或者你不喜歡我拿天主教來做比喻,那我找個偏門一點的,「1823年9月21日,Joseph Smith 在紐約西北的一個山丘上,見到了天使摩羅乃,給了他一本純金做書頁的經書,要他把經文翻譯,再傳給世人。」,這故事你未必聽過,但那本經書的名字你一定略有所聞,沒錯,那本經書就是「摩門經」。這件事很荒謬,就好像我跟你說昨晚我跟東條英機、蔣介石和羅斯福一起打麻雀一樣荒謬,但摩門教卻是世上信眾人數增長率最高的宗教之一,數以千萬計的人相信這事情真的發生過。

對比上來,「中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作為一個宗教的起源傳說,論調還算滿踏實的。

所以當那些藝人在微博訴說他們的感動時,你先不要憤怒,也不用太大反應。試想想,如果你跟天主教徒說「要生下嬰兒其實是需要精子和卵子結合的」,他們會有甚麼反應?他們根本不會理你吧!或者直接跟你說:「你怎麼可以用科學的角度去解讀神呢?」

對呀,你怎麼可能要求中共去尊重歷史呢?

 

中共需要把「愛國」變成一個人人都相信的宗教

古時,人們由聚落慢慢開始集結,面對各種不知何解的天文或者物理現象,人們沒法得到解釋。宗教亦應運而生,宗教並不是由人「設計」出來的,而是自然就從我們尋求理由的過程中誕生的。舉個例子,在沒有宗教之前,人們不知道為甚麼太陽由東邊升起,於是他們去問人,和別人討論,發現誰也不知道太陽為甚麼會從東邊升起;於是,大家開始瞎猜,幻想有太陽神每天把太陽帶到天空上去;最後,就演變成宗教。而隨著部落人口上升,統治者就利用宗教,宣稱自己是神派來的使者或是神的化身,從而得到統治權和捐獻,這就叫做「君權神授」。

到了現代,沒有人再相信「君權神授」,於是大家改用一人一票的方式,投票選出統治者,統治者叫做「公僕」,就是要為民眾服務的意思,如果你做得不好,下一次選舉就會被換走,權力會轉移。我把這種方式叫做「君權民授」(當然這種叫法不準確,但為了對稱,請將就一下)。

而中共的問題,在於他既不是「君權神授」,又不是「君權民授」,他們是「君權無人授」。他們的統治沒有根基,在1911年之前,黃河流域及其以武力擴充的週邊地區(以下簡稱黃河流域)的統治者通通是由血統去決定的,所謂的「家天下」,漢朝是姓劉的,明朝是姓朱的。但1911年之後,民國弄了一個憲法出來,把「血統」這東西和「統治權」分割了,打算改為由人民直接授權。不幸的是,黃河流域的民主化沒有成功,而這片土地更加在1949年換上了現在的主人,但他們卻沒有得到任何形式的授權去統治這個地方。

所以中共非常害怕,害怕人民突然想起他們其實沒權統治黃河流域的事實。於是他們急需要有點東西來授權他們統治這個地方,於是他們想起了「君權神授」,而最適合扮演這個「神」的東西,莫過於是「民族主義」了。

 

宗教的特點

宗教有幾個特點,而「愛國」這件事,經中共的包裝後,早就已經齊備了這些條件。

1. 宗教都擁有一些超自然,沒法用史學、科學或邏輯成功證實的法則

「中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日本威脅論」這些東西都不是用史學、科學或邏輯可以成功證實的,但偏偏又有信眾深信不疑。

2. 宗教是一種群體運動

即使你自己相信「黃夏蕙是神的使者」,認為每天跪拜她你就會心想事成。但只有你一人的話,你只是一個跟蹤狂或者變態。你必需要讓這個法則有更多的人,讓他們一起每天跪拜夏蕙BB,你才叫發展了一個宗教。這也正是中共可以放任憤青們繼續散播仇日情緒,讓人唱國歌時要感動落淚的原因,因為他需要群眾去讓「愛國」這東西變成宗教。

3. 宗教要求信眾為宗教付出

小至十一奉獻,大至塔理班聖戰為國捐軀。這些奉獻的目的是要分清究竟誰才是「自己人」。大家要一同相信一個超自然,沒法用史學、科學或邏輯成功證實的法則,這件事很易作假,因為誰也可以宣稱相信一件事,但沒有代價的宣稱只是廢話。於是,世上各個宗教都某程度上需要信眾作出奉獻。好像回教會要求信眾每天奉獻自己的時間去面向麥加祈禱五次,又或是四面佛會要求你每年都去還神一樣。奉獻得越多,就代表你越虔誠,就越證明你是信眾的一分子。這也是中共命令各藝人們犠牲自己的形象,也要在微博登一張超醜敬禮相片的原因。

 

面對這樣的宗教行為,我們要怎麼辦?

首先,事實還是要指出的,即是多些人認識歷史、科學還是邏輯總是好事,也有助讓本來有機會入「愛國」這個宗教的人在信之前發現事實。但不要妄想事實可以讓信眾放棄自己的宗教,人一旦認定甚麼,就很難改變,你只要嘗試去說服一個長者「微波爐食物無幅射」就會明白這個道理,不是那個長者有問題,而是人類有問題。這也是祈福黨、電話騙案和傳銷長做長有的原因。

其次,面對宣傳機器全開的中共,我們更要小心分析他們背後的原因。曾經有一個經歷過文革的老人家對我說過:「你能想像到最污穢,最恐怖,最邪惡的事;就是共產黨正在做的事。」狠狠的懷疑、小心的求證,有時說出一個陰謀論,比一大堆論證來得有效,這地方畢竟看事實的人少,靠感覺的人多。


其實整件事之中,最可疑的是安倍晉三,上面的道理,我肯定普京知道、奧巴馬知道、連金仔都一定知道(你看他們對閱兵的反應就會明白),所以安倍晉三沒可能不知道,但他還是去推動安保法案,去配合中共去做這場大戲呢?其實只要日本伸出友誼之手,中共設計的「愛國」劇本中就消失了一個大奸角,劇情就會變得單調很多。

在文章的最後,我想提醒一下香港的藝人,其實你們不是一直對政治議題裝聾作啞嗎?有必要為了表明自己相信「愛國」這個宗教而作小丑嗎?如果不是收到指示、威脅,又或者是得到成為「神職人員」的許諾,而只是自以為醒目去效忠的話,你最好真的祈禱中共這如意算盤打得響。但歷史告訴我們,民族主義的出路只有一條,名叫「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