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月 20, 2015

勇者快來死一死,《神父のゲーム》極速地下30階攻略

我一直以來,都很討厭勇者。討厭他們大刺刺地走進別人的地方翻箱搶劫,討厭他們只要一言不合就立刻開打,討厭他們只為了酬勞才幫忙別人,討厭他們自命正義。

而我最討厭的就是,勇者打魔王是一個不合理、不存在的設定。因為勇者其實沒有打地下城,挑戰魔王的理由。

近年有很多作品開始討論這個問題,究竟為甚麼勇者要去打魔王呢?

橙乃真希所作的《魔王勇者》用經濟學的角度來解釋這個問題,他認為是中央政府為了穩住政權,而把魔王,甚至整個魔界塑造成萬惡的假想敵,而勇者則負責成為偶像,讓大家忘記社會上的不公。

而大森藤野所著的《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中,地下城的怪獸死後都會掉落魔石,而魔石在那個世界中被廣泛用作照明之用。簡單來說,所謂勇者,只是礦工罷了。

而今天我要介紹的這個遊戲,則作了一個更大膽的設定。

首先,我們去App Store,搜尋「神父」這兩個字,建議中會有兩行很長的日文,不要理會是甚麼,按下去就好了。

IMG_1650

安裝完成後打開遊戲,你會見到神父正在為民眾祈禱,但神父發現民眾的捐獻卻是少得可憐。

接著一個勇者帶著同伴的棺材到來,希望神父可以把他的同伴復活。

IMG_1651

復活成功後,勇者給了神父一筆酬金。

神父靈機一觸,發現機會來了,就決定自己養怪物來殺死勇者,然後靠復活大撈一筆,目標是要成為世界第一富豪!

於是他在地下建起他的怪物養殖場。由第一隻藍色史萊姆開始。

IMG_1654

首先要做的,要填滿第一層。很簡單,當你按那隻史萊姆的時候,會出現以下畫面,說去搜尋勇者然後和他戰鬥:

IMG_1657

這裡我們來做一點簡單數學。

你有四個選擇:

  1. 你有100% 機會會獲得 9G
  2. 你有76% 機會會獲得 69G
  3. 你有34% 機會會獲得 293G
  4. 你有 1%機會會獲得 673G

即是說,每一次派出怪獸去打勇者時,四個選擇會得到的平均金額如下

  1. 9G x 100% = 9G
  2. 69G x 76% = 52.44G
  3. 293G x 34% = 99.72G
  4. 673G x 1% = 6.73G

那我們當然要選最高那個!
(每次搜尋勇者數字都會有出入,但差異不影響結論)

而且,不用等怪提升等級,直接狂派出去。

不用害怕輸掉,因為輸掉你根本沒損失,所謂怪物,本來就是像垃圾一樣被勇者凌虐的東西。

盡快把第一層的史萊姆製造機變成五個。

為甚麼是五個呢?

因為每隻史萊姆出發打勇者後,要等五秒。你有五隻的話,就可以無限輪迴,不停輸出怪物。

IMG_1658

於是你的錢開始到達千位,萬位。這時,可以向第二層進發,起五隻怪,然後無限輪迴派出,你的錢就會越來越多。

IMG_1660

填滿大約四五層之後,可以回去第一層,提升第一層的等級上限。因為這時開始,無限輪迴派怪大法的效益開始下降。而且,有正職的你,總不能不停地在玩手機吧,是時候要準備下一個階段了。

你可以用無限輪迴派怪大法,直至把第一層的等級上限升到99為止。

之後,你就可以把手機放下,看看Facebook,應付應付工作。如果你回到遊戲內,發現第一層已經全部等級99,這時你去按3號選擇,平均大約可以得到600,000 – 800,000G。這對於才剛開放第五層的你,是一個天文數字。

拿著這個天文數字,你可以把第234層都升至99級。然後等待下一次天文數字。

沒錯,你的生意已經由自己落手落腳的小鋪,找到了第一桶金,變成了一間小企業,基本上,你不再需要用無限輪迴派怪大法了。

但切記,千萬不要按那個綠色的「出荷」制,因為那會自動選擇100% 勝出的勇者,錢會少很多。

IMG_7758

幾次之後,大約十層都可以全開99級了。

IMG_7748

之後就是幾何級的增長。

IMG_7749

IMG_7750

一直去到第廿五層左右。

IMG_7752

廿五層之後,基本上就不需要再投資了,因為投資額大,回報上升卻不夠,這時,你要做的目的有兩個,排名不分先後:

  1. 直通第三十層
    IMG_7769
  2. 拿到世界長者番付第1位
    IMG_7787

這兩件事,在你有廿五層99級之後,只需要時間就能完成。

IMG_7789

其實這遊戲沒甚麼技巧,樂趣主要來自自己的腦內補完,像我就一邊玩一邊幻想那些愚蠢的勇者一直殺怪,然後被殺,最後卻來我這始作俑者處乖乖檄款復活,實在很爽。說不定有時他們不夠錢復活,而要去Farm 怪或者洗碗賺外快呢?

勇者們啊!快來死一死吧!神父在等著你!

最後祝大家屠殺勇者愉快!

星期五, 8月 14, 2015

如果天津爆炸發生在大亞灣...

晚上十一時三十分,我正躺在床上玩手機,看著Facebook。

突然,整個房子劇烈地晃動了一陣子,房間內的書櫃整個在搖擺,書本好像要跌出來的樣子。

「係唔係樓上個仆街仔又係間房度打籃球呀?」我想。

然後我拿起手機,發現大家都在Facebook爭先恐後地打卡,說著自己感到震動,說著玻璃杯打破了然後用了十五分鐘去細心欣賞,我徹底的被洗版了。樓上的那個仆街仔,對不起,我冤枉了你,這真的是地震。

想不到香港居然會發生這麼厲害的地震,但我應該要怎樣做呢?是不是要走到露天的地方去?這裡是廿三樓,火災時不要使用升降機,那地震時可不可以使用呢?要戴口罩嗎?為甚麼學校從來都沒教我們遇到地震要做甚麼?

算了吧,太和邨在1989年落成,那時還沒有中國建築,我住的這幢福和樓應該沒那麼容易塌下的。先留在家再說,於是我在床上翻了翻身,繼續reload我的Facebook Feed。

各種傳聞開始在Facebook上流傳,有些人說地震是因為核試,也有些人說是軍事襲擊,甚至有人說是外星人襲擊。大家的想像力可真是豐富,直至一段影片的出現。

該段大約一分鐘的影片可以見到遠處發生大爆炸,然後出現一朵碩大的磨菇雲在爆炸的上空,而地點則Tag在大亞灣核電廠。

clip_image002

「屌,唔撚係呀!」我想。

我立刻Share了那段影片,再寫了一句:「真定假?」

然後我的Notification瞬間被炸爆,大家都不知道這事孰真孰假,而且大家也不知道怎麼辦。為甚麼距離我們不到一百公里的地方有核電廠,而全城中也沒有知道當核電廠出事故時我們應該做甚麼。

clip_image004

我下意識地上網找尋答案,當我搜尋「香港」、「核事故」和「疏散」的時候,第一個結果,就叫我:

   市民需應密切留意電台、電視台及保安局大亞灣應變計劃網站的宣佈,了解政府的應變措施。

我爬下床來,走到房外面,父母都正一聲不響地看著電視,電視的畫面正播著Facebook上流傳那段爆炸影片,字幕也確認著地點是在大亞灣。

我拿了張摺凳,坐在他們旁邊繼續看電視。

突然,「啪!」一聲。家中總制跳了,家中變得漆黑一片,呈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然後一點極刺眼的白光出現,老爸把他電話上的電筒打開,然後去查看總制了。

「的塔!的塔!的塔!的塔!」總制被老爸按了數下,但電力還是沒有恢復。

就在這時候,整個房子又再晃了一下。

我拿起自己的手機,打算再看看Facebook上有沒有新的消息,但是,卻沒有訊號。沒有訊號,又可以怎樣留意「電台、電視台及保安局大亞灣應變計劃網站的宣佈」呢?我們現在應該做甚麼?剛才是第二次爆炸嗎?幅射會影響到我們嗎?我們需要疏散嗎?

接下來我發現,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中我除了發呆就沒事可做,平日我的娛樂都是由電力供應的,玩電腦遊戲、看書看漫畫的燈光、看電視、聽歌等等。這種只能靜靜的坐著呆等的生活實在讓人很難受,我回到房間,放鬆身體,躺在床上,思考著這次停電和大亞灣爆炸的關係。按道理說,即使整個大亞灣停止運作,也不會停電到連手機訊號也一拼消失吧,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呢?我現在有甚麼可以做呢?

思考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果然讓時間飛快的過去,我看了看我的iPhone,時間已經是零晨兩點多了,電力還沒有要恢復的跡象,如果要疏散,要逃走的話我也不知道可以去哪裡,我還是早點去睡好了,誠哥會出來和我說叫我記得準時返工的。

clip_image006

但是,明天還有沒有工可以返呢?我看著書架上那些震得歪歪斜斜的書本,發現有一本特別突出,書名叫《Voices from Chernobyl》。

星期二, 8月 11, 2015

Kiwi 玩咩嫁?

「Kiwi 玩咩嫁?」

這是一般人安裝完 Kiwi 之後第一個會問的問題。
其實答案很簡單,七個字:

「鳩問,鳩答,鳩回應。」

Kiwi 提供一個平台,讓大家可以問附近的人問題。設計者的原意可能是讓人可以藉此互相幫助,例如買了個菠蘿回家卻不懂怎樣開來吃,拿起 Kiwi 就可以問到答案。而且也是一個相當不錯的社交平台,可以讓人們在互相幫助中建立關係。

但,歡迎來到現實世界。

現實世界之中的 Kiwi ,只有跟著女相走的狗公、轉了女相希望大家跟著他走的狗公、極度無聊回帶西、同埋瘋狂粗口鬧人撚。

幾日前剛剛開始有多點人玩,只要你開戶口時使用的是女性照片,無論你問甚麼,例如隨便寫一句歌詞,都會有十幾個回應,而且回應都是重重覆覆的。他們會叫你交換電話,又或者懶風趣地嘗試引你發笑。

到幾日後,由於太多人男扮女,這類問題下面的答案清一色變成粗口漫罵,在答案罵還不夠,自己再開問題點名再罵。
然後新用戶很快被這班狗公嚇得雞飛狗走,紛紛剷 App 走人,於是 Kiwi 又變成了狗公們不斷回帶,圍爐互相指罵的好地方。
我個人覺得,這浪費了一個好平台。

平台最重要的就是內容,試想想為甚麼你每天都會打開 Facebook?
就是因為那裡承載著各式各樣的內容,由你朋友的生活日常、到名人的自拍照、甚至不同的新聞及評論,都可以在Facebook中看到。但是 Kiwi 呢?我真的有需要花時間去看那些漫罵又或者重覆又重覆的所謂笑料嗎?事實是不會,香港人可是看球賽不看補時,看電影不看字幕,過馬路不等綠燈的種族,打開 Kiwi 再每日用幾分鐘來看廢話,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很奢侈的。
但其實,只要這平台有內容的話,只要這個平台能幫人解決問題,只要這個平台的內容是有趣的話,大家還是樂意每天花幾分鐘去看的。

要讓 Kiwi 這種平台變好,首先,我們要停止「鳩問」,問一些我們真心想知道答案的問題,想作答我們的人,都要通過思考來找出答案。然後,我們要停止「鳩答」,答問題前先停一停,想一想,確保你答的內容對別人有幫助,不要重覆,至少至少,可以引人一笑。最後,最需要停止的,就是「鳩回應」,當你開一個新的問題來回應舊問題,然後裡面只有一個表情符號又或者一句粗口時,其實是讓人非常困擾的。

於是,自上星期四開始,我就用上面的原則來玩 Kiwi 。


最後我得到的,只有絕望。在這樣一個小小的平台中,我盡力去改變那裡的環境。但卻好像一個在沙灘堆沙築城,妄想可以改變海流的小孩子一樣,注定徒勞無功。

無論我怎樣問,都只能得到「鳩答」。

無論我怎樣答,都不會有人理會。

無論我怎樣找,都只會找到更多的「鳩問」。

再一次,歡迎來到現實的香港。

面對問題,面對絕望,有很多人會嘗試去做自己來改變社會,改變世界,帶動風向;但最後,那些人得到的,卻往往是更深層次的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