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1, 2015

FIFA,我噓國歌關你鬼事咩!

FIFA出警告信給香港足協,說我們不應該對中國國歌開汽水,說甚麼要尊重自己足協和國家。我覺得簡直是放屁,完全不清楚現在的情況,這就好比謀殺受害人在港鐵爆粗罵殺人凶手,卻因為犯港鐵條例而被拘捕一樣。不分輕重,也不近人情。

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我們試試把這個情況代入到其他國家試試:

1直布羅陀國家隊主場迎戰德國,但主場播國歌時段居然在播西班國歌。(直布羅陀在2002年舉行了公投,題目是:讓英國與西班牙共同管治該地,結果是99.97%的反對。)

直布羅陀國歌
 
西班牙國歌

2威爾斯國家隊主場迎戰塞浦路斯,威爾斯足協發神經,播國歌時播 God Save the Queen。(威爾斯在1930年代通過了 Laws in Wales Acts 1535 and 1542 法案,成為英國的一部份。)

威爾斯國歌
 
英國國歌
 

3巴勒斯坦國家隊主場對約旦,但不知道為甚麼國歌時段出現以色列的國歌。(以巴衝突比較複雜,已經持續快要一個世紀,「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睇下懶人包

懶人包
巴勒斯坦國歌
 
以色列國歌
 

稍微有些許常識都知道,在這些情況中,「噓」聲已經是最低消費,甚至會做成球迷暴動,或者一些可怕到超越你想像的事(試想想情境3,昨天你才用機關槍射死了們的人,今天我們來看球你居然播你的國歌?)

歸根究底,你播錯歌比人噓,不是很正常嗎?正所謂「錯就要認,打就要企定」。何來不尊重呢?

香港、巴勒斯坦和直布羅陀這三個地方都擁有一隊足球國家隊,都有國際足協排名,但卻沒有一個真真正正存在的國家。

對,這三隊都是「沒有國家的國家隊」,我們和「沒有菠蘿的菠蘿包」、「沒有屎的西多士」一樣,是這世界上的畸形兒。FIFA 209個會員裡面,只有香港、巴勒斯坦、直布羅陀、台灣、留尼旺、英屬處女島、英倫三島四隊等等(我唔想搵了)幾隊是沒有獨立主權國家的。

而這些國家隊可以分為四類:

第一類就是因為歷史原因,他們的足協成立比FIFA成立更早,加入時當然沒有任何一個願意合拼,而且他們也沒法接受組成一隊來比賽(曾經組過,但最後放棄),他們就是英倫三島上的四隊。

第二類是前歐洲的殖民地,之後透過不同的途徑(例如公投或戰爭條約)選擇不要獨立,繼續作為歐洲某國的殖民地或海外省,但又不想直接派人去踼宗主國的國家隊,於是自己申請國際足協會藉。直布羅陀、留羅旺都屬於這類。

第三類是誓要立國卻又還未成功的國家,可能正在進行武裝抗爭,也可能正在進行獨立運動,巴勒斯坦是這類國家隊的代表,台灣也可以勉強算是一員。

而香港和澳門屬於第四類,擁有自己的國家隊,但卻是世上獨二無三的「特別行政區」,既不是海外省,也不是殖民地,更不是中國的一個普通城市,是這世界上絕無僅有的超級畸胎加連體嬰。由於這種先天缺憾,所以現在正處於一個十分不穩定的狀態,前途未明,生死未卜,而且不知道這狀態要維持多久。

但不論以上哪一類,其實都很難容忍在自己國家隊作賽時播別人的國歌。

而且那個別人還是在同一組的另一隊,即是我們比賽的對手。對,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隊。試想想我們將要對戰的敵人,我們卻被逼用他們的國歌,還有甚麼士氣可言?

張家輝說過:「一個拳手,一定要建立屬於自己嘅節奏。能夠令對方跌入你嘅節奏,佢就會被逼跟住你走。」

要用他們的國歌,豈不是等於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這就是和理非非口中的「尊重體育」嗎?體育不是追求公平的嗎?

我們要求公平競爭,要所有東西都平等。我們有權利使用自己選擇的球靴,自己選擇的球衣,自己選擇的隊徵;為甚麼我們就沒有權利去「噓」一首不屬於我們的國歌呢?

這世上還有比香港人悲哀的民族嗎?我們是英國殖民地的時候,體育項目中播的是《God Save the Queen》,換了中主國後,播的是《義勇軍進行曲》。我們從來都沒有選擇過一首屬於我們自己的歌。但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很清楚,無論《God Save the Queen》還是《義勇軍進行曲》,都不能代表我們。

林海峰在《潛龍勿用》的背景音樂下說過:

「唔知自己想點,凈係知道自己唔想點」

clip_image002

這個正正就是香港人現在的狀態,對未來的期盼人人不同,但對現在的不滿卻是實實在在。

有時不滿就像一個壓力煲,需要有地方把過高的壓力釋放出來。體育本來是一個不錯的地方,但觀乎香港足協先是秒速把對卡塔爾的門票售罄,感覺就好像扣起了大量團體票似的;然後就把對中國的主場賽事安排去比較少座位和交通不方便的小西灣球場;之後公開一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發給自己的警告信;我大概就知道他們想把這個壓力閥封起來。

而我們都知道,把壓力閥封起來的壓力煲會有怎樣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