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26, 2015

我,三十二歲,男姓,是一個魔法少女

今天是我的三十二歲生日,但我沒有慶祝。因為我女兒剛好也在今天早上被送進了火化場,她安詳得就像平時睡覺的樣子一樣,由我太太親自按鈕,把她送進了火化爐中。
如果我的生命是一副砌圖,這幾星期內,那砌圖被命運硬生生的剝下了一塊,然後在今天早上被推進了爐內燒成了灰燼。

那一天是個下雨天,我收到幼稚園的電話,說有輛衝紅燈的的士撞到我的女兒,要我立刻趕到醫院去。經過兩個星期深切治療後,她最終因為內出血過多而離開了這個世界。
在那兩星期內,我覺得自己被撤底抽乾了、沒法上班、食不下嚥、睡不安穩,每天除了來回奔波於醫院和家裡就甚麼也沒法做。我是一個會動的驅殼,對於我的女兒,我甚麼也做不了,無力感漫延我的全身。
直至那天早上,護士打電話來要我和太太盡快趕去見她最後一面。亦是那個早上,我看著醫生搖著頭對我說節哀順變。

的確,我只能節哀順變。

之後是繁複的手續和極度沮喪的生活,上司問我要不要多放一會假,我答不用,反正一個人待在家裡也只會胡思亂想。我和太太都相繼回到工作的崗位,但其實一切已經回不到從前了,我們的生命中已經缺了一角,永遠也彌補不了。
自那天開始,我變得對「失去」非常敏感,即使是一份文件,一支鉛筆,又或者是一杯飲品。我都非常害怕他們會離我而去,我不只一次抱著太太對她說:「你千祈唔好離開我。」,但無論她答多少次「我一定唔會」,我還是害怕著,害怕著各式各樣我不能控制的因素。
即使不過是到茶水間去倒杯咖啡,我覺得自己也把杯子捏得特別緊,我害怕我手一滑就會失去了那隻杯子。我不希望我的生命中再失去任何東西,我祈求上天不要再從我手中搶走任何東西。

顯然上天沒有理會我的祈求,重返工作一個星期多一點,一個長期的客戶突然打電話來,說在大陸找到了便宜一半的供應商,只能忍痛結束我們之間的合約。沒有了這份合約,公司可能會裁員,而最危險的,莫過於長期負責這客戶的我了。
聽到這個消息後,我跪在地上,眼淚不停的從眼眶流出。不是因為工作的問題,不是因為裁員危機的問題,也不是因為女兒的問題。而是,我覺得自己崩遺了,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甚麼,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可以做甚麼。我跪在自己的辦公桌下崩潰痛哭,瘋狂嘶叫,卻甚麼也阻止不了。
有人說時間會治療傷痛,對我來說,隨著時間推展,我的確慢慢接受了女兒離我而去的事實,也明白客戶抵受不住低價攻勢的原因。我哭泣的次數也明顯減少了。

而到了今天,當我看著女兒的軀體被送火化爐時,我甚至沒有哭,眼淚只是圍在眼眶內翻滾,卻一直沒有流出來。

我看過一套韋家輝的電影,叫做《一個字頭的誕生》。電影裡有一句對白:「三十二歲係男人一個關口黎,你今年三十二歲,我今年三十二歲,李小龍都係三十二歲死既。」
我絕對明白到這句話的意思,我還沒步入三十二歲,命運就已經安排了這麼多的節目給我,我不知道我要如何跨過三十二歲這一個關口。

thumb_1_960_379_20130403020953446

「一係呢,就花開富貴,一係呢,就闔家富貴。」

我和太太離開火化場之後到了一家餐廳吃飯,我們各自各的滑著手機,看著不同的新聞,看著大陸人每天不停地攻陷我們香港的消息。
「失去」,這兩個字在我腦海中纏繞不散。原來我並不孤獨,整個社會也在不斷地失去重要的東西,今天是奶粉、凍肉,明天會不會是「言論自由」?那麼後天呢?我們還剩下甚麼?
我害怕自己又會像損失客戶時一樣崩潰,我並不想在公眾地方展露如此的醜態,於是我飛快的躲進了餐廳的厠所內。
我發現,我比想像中冷靜。畢竟,在我損失了我珍惜的東西時,我會即時感到痛楚,但當這個社會損失了任何東西,對自己的影響不會是即時性的。即使如此,如果社會不斷地損失著珍貴的東西,受害的,闔家富貴的,一定包括我在內。

「係丫,所以你想唔想用自己既力量去拯救呢個社會?」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旁邊厠格內傳來。

「你係邊個?」我叫道,難道旁邊厠格這家伙懂得讀心術?

「唔駛驚,我係黎幫你既。」一隻鮮紅色,眼睛像貓,耳朵像兔子,大約30CM高的動物從旁邊厠格跳了過來。

「乜鬼野黎?」我被這隻不明生物嚇得整個跳起。

「你唔使講出聲,就咁諗我就會聽到。」不明生物說。

這生物說話時嘴唇不會動,眼睛和頭圓圓的長得像貓,後腿、耳朵和尾巴長得像兔子,沒有任何毛髮,那礙眼的鮮紅色的肌膚讓人想起剛剛被丟進血池裡的路西法。

「你快d答我你係邊個!」我還是用口說了這句話,我無法理解目前的狀況。

「我叫做路路,而家香港需要你既救贖,黎啦,跟我叫口令,變成魔法少女啦!」他毫不羞恥,極度流暢地說出了這一組像是電話騙案的說詞。

我又不是未成年的初中生,怎可能會跟你叫口令?況且,我是一個大男人,又怎麼可以成為魔法少女呢?

「你諗下,如果你個女見到你可以變成魔法少女有幾開心?」他居然搬出我女兒來了,他怎麼知道我有個女兒的?
雖然轉念一想,如果女兒還在的話,見到我可以變身她一定會笑不攏嘴,但是她已經不在了,我永遠也沒法再見到她的笑容了。

「我有辦法可以令你見到你個女笑,認真。」他說。

與其說是讓人變身成魔法少女的吉祥物,他基本上更似誘惑人類出賣靈魂的惡魔。

「而且,你既力量可以幫到呢個已經瀕死既城市。」他再說。

天呀!他究竟在打甚麼算盤?我的確好想再次見到我的女兒,如果可能的話我也想為這個城市做點事,但變成魔法少女真的好嗎?一個大男人變成魔法少女真的好嗎?

「放心,當你變成魔法少女,你就真係變左做一個少女,無人會認得你。」

那即是怎樣?是化妝?還是喬裝?或許,這就是魔法?

「先試一次,試左唔鐘意咪以後都唔好做LAW。」他說。

他是賣毒品的嗎?算了,這個不會上癮吧,而且在厠格內,也沒其他人會見到,試一次好了。

「唔使叫出聲既,係心入面默念就OK。叫:『Shining Power, light me up』」他面不紅耳不赤地說出了那個令人超難為情的口令。

媽的,他本身就面又紅、耳又赤,何來面不紅耳不赤?而且看來只有我一個人聽到他說話,他當然可以說出來了,但我活了三十二年,我知道甚麼叫做羞恥,我完全沒法子念出那幾個字。

「都唔會有人聽到,你係心入面念之嘛。」

好啦好啦,試一下啦。

「Shining Power, light me up!」我心入面默念,只是想想我覺得自己已經面紅耳赤。
然後好像有一股暖流由頭頂開始一直沖,直到我的全身都被暖流包圍著。接下來,暖流急速地退去,而我,身體變得嬌小玲瓏,身上穿上了一件橙色的迷你裙,配上白色的長靴,手上則拿了一把鑲滿寶石的短劍。

「OK,係橙色配短劍。等我查一查先。」路路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本目錄,翻個不亦樂乎。

「橙色加短劍,能力係『瞬間轉移』。WOW,我果然無睇錯人,一抽就抽到咁強既能力。」路路好像把我當成了某種需要刷首抽的遊戲。

「你試下把劍先。」他對我說,我隨便的揮了兩下,重量適中,相當順手。厠格門上不知不覺間多了幾道花痕,看來這劍真的很鋒利。

「WOW,好西利。而家我地試下『瞬間轉移』,你應該可以轉移去你視線範圍以內既地方,快D試下?」於是我推開了厠格的門,然後看著正前方的洗手盆。但甚麼事也沒發生。

「你要想像自己跳過去你望到果個位置咁。」路路說。

我集中精神,再次看著正前方的洗手盆,然後想像自己要一下子跳過去。我真的到達了洗手盆的前面了。在洗手盆的鏡子上,映著一個妙齡少女,樣貌非常可愛,如果我的女兒能活到十六歲的話,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我會不會擔心她被男人騙?會不會擔心她DSE成績不好?看著鏡子,我知道,這一個未來已經消失了,不會再來臨了。
這時候,路路手中那本目錄早就不見了,卻多了一個像龍珠雷達般的機器。而那個機器,正嗡嗡作響。

「咪發吽哣啦,附近就有妖魔,我地去消滅佢啦。」路路說,然後飛快地打開了厠所門。

我立刻跟出去,這隻貓頭兔耳的怪物跑得可不是一般的快,如果不用瞬間轉移的話,根本就沒可能追上他。
他一直沿著街道向前行,其他人好像都看不見他。而我,則在街上的霓虹燈上面使用瞬間轉移前進著。大約就這樣前進了五分鐘,我們站在了一個地鐵站的入口頂部,下面滿滿的都是人潮,其中一個人站著在等人,他一頭白髮,我記得他,他常常在電視上出現,他叫張融。

「佢叫張融咩?唔係薑容?定係孔融?」路路說。

「咪咁多廢話啦,邊度有妖魔?」我心裡默念。

「你唔係仲要問呀?香港當今最出名既妖魔咪佢LAW。」路路說完,跳到對面另一個霓虹燈招牌上。

「咁我要做乜?念咒驅魔?」我繼續在心裡默念,幸好香港人逛街時,不是望著櫥窗就是望著手機,很少有人抬起頭,我在地鐵站頂站了這麼久,都沒有人發現。

「痴線,瞬間轉移落去佢後面一劍斬落去啦,為民除害。」路路說。

「喂,我唔可以殺人嫁喎。」

「唔係叫你殺人,只係叫你斬斷佢妖魔化既靈魂姐。去啦!」路路又跳回來我旁邊。

「OK。」我深呼吸了一下,然後瞬間轉移到張融後面,自他的腦門中由上向下一劍砍過去。以為到了他的頭頂就會停下,豈知就這樣一劍到底,好像在切豆腐似的,感覺他好像被我從中間一分為二了。

「快走,瞬間轉移可以轉去你視線以外,用劍劃過痕跡既地方。集中精神諗住頭先厠格度門!快!」路路像急口令似的。有這麼方便的逃走方法怎麼不早說?我照他說話去做,半秒之後,我回到了剛才的厠格中。

「好,搞掂,變返自己啦。」路路居然也在厠格內。

他是怎樣回到這裡的?難道我的能力可以連附近的東西也帶回來?找天要好好做個實驗才行。他要我變回原形,但是要怎做?該不會要我以後都拖著這少女的身體吧,我明天還要上班呢!

「你只需要放低把劍,然後心裡面講:『夠啦,玩夠啦』就會變返做自己。」路路說。

我把劍放下,剛才我斬下去的,真的只是靈魂嗎?劍上一點血跡也沒有,我應該斬不到他的肉身吧,那種一分為二只是感覺吧。算了,先別想,先變回自己再說。

「夠啦,玩夠啦。」我剛說完,那股暖流又在我身上來回了一遍,我變回了男人的身體,而我面前的劍變成了一支橙色的墨水筆。

「拎住呢支筆,再唸口令既話,就可以變身;又或者你有野要搵我的話,就扭開個筆蓋,我就會係你面前出現。」路路說完後,就消失了。

我從厠所中出來,看一看手提電話,從我進厠所開始計起,才不過五分鐘。太太也沒說甚麼,我們靜靜地吃完飯,就準備回家去。
然而,在回家途中的地鐵上,新聞直線中卻播出一條差點讓我跌坐在地上的新聞:「幫港出汁發起人張融,較早前在尖沙咀地鐵站出口被突然憑空出現既少女用利器襲擊,當場死亡。據目擊者所講,少女突然出現係張融背後,用刀將受害人直接劈成兩半,然後憑空消失。」畫面上出現用馬賽克遮蓋的屍體,明顯地在頭頂的正中央被一分為二。

這是怎麼回事?我一定要問一問路路。
我把手申進褲袋內,扭開筆蓋。然後路路就出現在我前面的扶手上,像樹熊一樣抱住扶手不放。

「你又話剩係會斬斷佢妖魔化既靈魂既?」我心裡默念。

「我無話『剩係』,我話『會」斬斷佢妖魔化既靈魂,唔代表唔會斬到佢肉身。」

「我頂你個肺丫,玩語言偽術,咁而家我咪變左殺人凶手?」

「為民除害,有咩唔好?」路路在扶手上爬上爬下,毫不在乎。

「殺人喎!我點可以殺人!」

「除左我,有邊個知係你做既。電視上影住果個係少女,而你而家係一個大叔;你果時同太太係餐廳食緊飯,邊個會懷疑你?瞬間轉移呢個能力係大獎黎,好好地運用啦。」他繼續悠然自得地在扶手上遊玩,我真的想一下捏死他。

「問題唔係會唔會比人捉,係我有無做過。」

「殺人又點?世界上有邊次改變唔係伴隨住大量既殺戮既?」路路跳到地上,在人群中轉來轉去。

「我接受唔到LAW,我唔做啦。」

「你咪識下唔做LAW,我保證你會後悔!」路路說這句話時,臉部好像抽搐了一下。

我非常害怕,超級害怕。
我腦海中又浮起了「失去」這兩個字。
我失去了女兒、失去了客戶、失去了快樂的感覺,我已經不能再失去更多的東西了。我走到太太旁邊牽著她的手,然後越捏越緊。

「痴線咩,痛嫁。」太太說。

「我走先,之後會再黎搵你。記住,我地做緊既野,係救緊呢個地方。」路路說完,在火車內憑空消失了。

「警務署長盧國紅表示,犯人用類似魔術既掩眼法行凶,係有計畫、冷血同埋不可原諒既,警方一定會全力調查,將恐怖份子繩之於法。」車箱內的新聞直線繼續報導著。

星期五, 6月 05, 2015

2015 歐聯決賽賽前分析:要贏,還是要輸得光彩?

今年歐聯決賽將會係香港時間6月7號凌晨兩點四十五分開波,由意大利代表祖雲達斯,對住西班牙代表巴塞隆拿。

champions-league-final-2015

講真,全世界都覺得巴塞無可能輸,點輸呀,MSN喎,美斯、蘇亞雷斯同埋尼瑪喎!三條友今季夾埋攻入左120球!齋計歐聯都有25球!即係話呢三條友平均每一場入2球!而西甲今季場均入球係2.655球,如果每場佢地都入兩球,佢地對手就只能入0.655球,所以佢地38場聯賽贏左成30場。
如果我係祖雲達斯教練Allegri,我有咩辦法贏呢場波呢?唯一既辦法,

就係「犯規」!

呢個辦法其實對住任何實力強橫既對手(例如中國共產黨)時,都係有效既。

無錯,係強權如MSN面前,你可以做既,就係測試球證既底線,慢慢將犯規力度加大,將佢地既進攻勇武地截停。你睇佢地對拜仁果場就知,呢三條友又快、控波又好、射波又準,開晒外掛咁,如果你好似拜仁果班姐仔咁企係佢前面唱「今天我」又或者佈越位陷阱,結果只有一個:

輸。撚。死。你。

拜仁首回合就係咁輸下又一球,輸下又一球。到次回合下半場時先發現已經輸左五球,五球呀大佬,點追呀,仲有兩球係作客入球黎嫁,於是當日場波直接進入垃圾時間。

所以祖記要贏,一定唔可以重蹈拜仁既覆轍,對住佢三個,要「快、狠、準」咁停低佢地既進攻。

1382809157123_lc_galleryImage_Barcelona_s_Neymar_left_c

大拿拿歐聯決賽,D轉播費秒秒鐘幾十億上落,斷估球證唔會頭五分鐘就派利是比你等全場波有八十五分鐘垃圾時間掛。大佬,你咁早拎張紅色卡出黎容乜易比人話你造馬呀。中國共產黨都唔會一到一九九七就落黎共你個產啦,佢地係同你預告話「五十年不變」,即係2047先共你個產之嘛!所以頭幾分鐘可以用一兩張黃牌黎試下球證既容忍度。

然後佢三個大爺見你地完全唔收腳,佢地就心諗:「頂,班友係咪痴線嫁,使唔使咁呀!」要過你時點都有D顧忌,講真,萬一比你踼斷隻腳咁點算?佢地三個都仲要踼美洲國家盃,仲要踼下一季,有D咩事要抖要做手術閒閒地又要休息半年。齋計美斯,條友球會咩都拎晒,仲係全宇宙中擁有最多「足球先生」既「球王」,但佢一個成年國家隊冠軍都未拎過。(奧運同世青盃就算吧啦)

Holy Shit!無冠球王,你話幾瘀!
timthumb

所以為左要踼美洲國家盃,一嘗成年國家隊拎冠軍既滋味,佢唔會搵隻腳黎搏已經贏過兩次既歐聯。就好似中共幹部好多資產或明或暗咁放左係香港,係未運晒去外國之前,佢地根本唔會比香港個巿冧,唔會出解放軍用坦克解決你呢班提出問題既人。

所以比賽大約過左三十分鐘,佢地明白你地唔係玩玩下,如果要過你,就要有斷腳既覺悟。佢地會開始搞小動作,例如開記者會譴責你地網絡欺凌,或者你未掂到佢就跌低,又或者扮細佬女喊然後扣你二百分等等,希望球證可以趕你一兩個出場。記住,你地任何一個一旦被趕出場就GG,就收皮的了,上一次巴塞打多一個然後贏唔到已經係2013年11月既事。所以勇武還勇武,鳩衝還鳩衝,想贏的話,一定要拎到個平衡,要佢三個驚你,同時又唔好比人趕出場。

B3oaippIYAEP58E

如果你地守到半場又無食紅牌,咁就等於已經成功左一半啦;但千祈唔好諗住階段式勝利然後散水走人,因為足球比賽如果場上面你果隊唔夠七個人,係會直接當你輸的,你點都要頂埋呢半場佢,否則就同輸左無分別,無論你叫「We will be back」叫得幾大聲,你走左就係輸左,場波一日未完,一日你都要踼落去!

下半場佢地既插水會變本加厲,一下又一下咁跳入禁區搏十二碼,出口術同你講話會用人民幣取代港幣,甚至直接派人落黎講到明你選到都唔任命比你。屌你老味,簡直欺人太甚,佢班友D身價個個億億聲,仲做埋插水搏十二碼呢D低莊野,做低莊野應該係弱隊既權利黎,勢強果邊只要做自己就已經夠屈機啦,當然我唔可以排除佢地既「自己」本質就係低莊既。

要對付佢地既插水陣,你地要做既唔係停止犯規,因為插水係唔需要藉口既,佢要插就插。你地要做既係增加你地犯規既範圍,達致餓狗搶波既程度;你地隊中果個迪維斯就最適合做呢樣野,好似狗公見到囡囡咁,撲埋去,但又唔好幾個人一齊撲埋去,每次一個撲,然後其他人睇位或者Mark人,咁樣就最有機會搶到個波,就算搶唔到,個波都唔會進入你地既禁區附近,對於D遠離禁區既犯規,我真係Don't give a shit啦,又唔會直接輸波,佢都係開短之嘛,關我鬼事。所以話唔係下下要對準政權,對準核心先為之Very Good既,最緊要係不停為對手製造麻煩,不斷定令佢地唔開心,而唔係諗做完之後邊個最開心。

如果有幸捉到佢地一次犯錯,咁就一定唔好放過。呢個機會對於你地黎講係有今生,無來世,佢地差唔多年年都歐聯四強,你地就十幾年先有一個機會,就咁放走真係同坐係度拎紀念品等清場既失敗者毫無分別。所以,有機會,無論點樣,都要射入佢。只要入到一球,勝利既天秤就會同中場投注既賠率仲有中間派既民意一樣,傾向你地果邊,所以唔好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入到一球之後,千祈唔好太早諗住換走個前鋒換個後衛或者防守中場入黎守完場,歷史話比我地聽,全部諗住守埋最後果三十分鐘就贏既球隊係果三十分鐘裡面都一定會失波。要換人,可以換個控波好或者速度快既前鋒入黎,比比、洛倫迪、莫拉達都OK,總之就要Keep the ball out of the box(真心話,用外語講,真心好多),而唔係諗住放兩排人係後面佢自自然然就會攻唔入。認真講,人地巴塞成季打左六十場波,有邊場對面唔係放兩架大巴係龍門口?但人地六十場入面贏左五十場,五十場呀屌你,為咩要踼人地最擅長既節奏同戰術呢?

1391677954561

越接近完場,手段就可以越激進,到左八十五分鐘,乜野紅牌黃牌都已經唔怕啦,一定要守住。講真,停賽罰款果D要搞都係下一季既事啦。只要捱到完場,今季既勝利就屬於你地嫁啦!你地就係三冠王黎嫁啦!

咩話?咁贏法好肉酸?好無體育精神?一D都唔和平理性?用暴力解決唔到問題?

痴線!足球比賽係一場戰爭,一係贏,一係贏唔到!乜撚野雖敗猶榮真係難聽過粗口呀!講真,如果打得乾乾淨淨又贏到,我都好想打得乾乾淨淨,我都想拎體育精神獎,但為左堅持呢D然後輸波既話,個贏波獎金係咪你分返比我?為左堅持和平理性而被中共全面殖民既話,我人生餘下幾十年既生活你可以點樣還返比我?

記住,落得場,就無論如何一定要贏!

星期四, 6月 04, 2015

唉,年復一年

有人可能會覺得:「挑,中國大陸關我撚事咩?」
至少呢個念頭我今年都曾經有過。

但其實,掉返轉諗,無論我係咩人,都有責任去譴責有罪既政權。如果盧旺達大屠殺中既胡圖族政府到今日仲執政,仲處處壓逼人民,仲逍遙法外,我都係有責係去譴責佢,都係有責任去將歷史講返比全世界人聽!

(我真係唔想再做中國人,一句,不與培塿為類,悠悠乎與灝氣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與造物者遊,而不知其所窮!

  1. 時光倒流20年 (序)
  2. 時光倒流20年 (15/4)
  3. 時光倒流20年 (17/4)
  4. 時光倒流20年 (20/4)
  5. 時光倒流20年 (22/4)
  6. 時光倒流20年 四二六社論
  7. 時光倒流20年 四二七遊行
  8. 時光倒流20年 五一與五四
  9. 時光倒流20年 絕食前夕
  10. 時光倒流20年 絕食書
  11. 時光倒流20年 絕食繼續
  12. 時光倒流20年 五一七宣言
  13. 時光倒流20年 戒嚴
  14. 時光倒流20年 痛心疾首
  15. 時光倒流20年 趙紫陽退下
  16. 時光倒流20年 告李鵬書
  17. 時光倒流20年 全球華人大遊行
  18. 時光倒流20年 民主女神
  19. 時光倒流20年 打倒社會主義?
  20. 時光倒流20年 山雨欲來
  21. 時光倒流20年 血腥鎮壓

多謝2010年時幫我整理成簡體版PDF 的 HUGHXIAN

而今年我自己也弄了個 DOC 版, 方便有需要的人可以PRINT 出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