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24, 2015

平安夜的下午,我收到了一封毒撚寄給我的情信

 

今晚平安夜,由於我很討厭逼人的關係,我提早一天已經買好芝士火鍋的材料,準備和男友享受二人世界。
我的公司提早三點半放工,而他卻要等到五點,所以我決定先回家準備一下。

當我回到家後,發現信箱內有一封給我的信。這是甚麼年代了?居然還有人寫信?
從信封的顏色我就知道是在無印良品買的。信封打開後,裡面有密密麻麻的四張信紙,字體歪歪斜斜的。

Foto 24-12-15 1 32 23

內容是這樣的:


Dear Katarina,

不好意思,突然寫信給你。
但有件事屈在我心中已經快要十年了,我很想對你說,而我又肯定自己沒法對你親自說出口,思前想後,我決定重拾八十年代的方法,用紙和筆,寫一封信給你。

這件事很簡單。

我喜歡你,我一直都喜歡你,我到現在都喜歡著你。

我知道你現在一定想答我:『我知道。』
我也一直知道你知道,而且也知道你一點都不喜歡我。但我還是要寫這封信給你,因為,你認知中『我對你的喜歡』和實際上的『我對你的喜歡』,有本質上和程度上的差異。

或許你不明白那個差別是甚麼,所以我唯有用例子答你。

假如今年平安夜,即是你收到這封信的夜晚,出現了奇蹟,燈神又或者聖誕老人出來給我一個願望的話。我希望我可以自由地把靈魂附在物件上。

首先,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附在你的髮夾上。
那麼,我就可以在這個平安夜的晚上,一直聞著你頭髮的香氣。

我不知道你今天晚上會有甚麼節目,你大概會約會你喜歡的男人,和他一起晚飯,交換禮物,然後你們會接吻,互相愛撫對方,最後上床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會繼續附在你的髮夾上,在你的耳邊感受你的歡愉,所謂『你快樂,所以我快樂』,我會真心因為你高興而高興,即使你高興的原因是有另一個男人壓著你,我也會為你高興。

如果你將髮夾從頭上摘下來,那麼,我唯有改附在其他東西上。

就附在你為他精心準備的吊帶絲襪上好了,讓我貼著你的大腿,感受你的體溫。或許他雙手會在你的大腿上遊走,把我更加的貼近你,使我可以從你大腿上的大動脈感受到你的心跳,你的歡愉。

然後你會將絲襪脫下來,沒關係,我將會附在你的床單上。

在你的床單上,我的靈魂會感受到你們的體重,我會感受到你們兩個的動作。我會溫柔地從後面擁抱你,直到你高潮迭起。我會承載著你身上流出來的汗水,心懷感激地承接著。

但有一點你可以放心,我絕對不會附在你和他中間的安全套上。

原因有兩個。
第一,當你未同意時,我進入你身體,那是強姦;我不會強姦你。
第二,我不想接著他的精液。

我不肯定你們會不會使用安全套。但請聽我說,如果你們沒有計劃要生孩子,還是用安全套好,這比起吃藥又或是安全期也來得保險。

放心,無論如何我也不會附在你和他中間的安全套上。

我就是這麼的喜歡你。希望你不會因為這封信感到困擾。

愛你的

當我看完這封信後,我才發現下款沒有名字。
這是甚麼意思?猜迷遊戲還是新式的性騷擾?
我決定不去思考這個問題。

我把這封信打出來,投給輔仁,如果寫信的你見到,請留個言,相認一下。
這比「等待奇蹟然後附在我的吊帶絲襪上」應該更有意義,對嗎?

星期日, 12月 20, 2015

《光輝歲月》之「如果…的地方能改善一下的話」

冨樫義博係神作《Level-E》講過,當你講得出「如果…的地方能改善一下的話」呢種說話,就代表你開始沉迷呢個遊戲。

而係我地認知既呢個宇宙中,無任何一個人比冨樫義博更有資格去定義「沉迷遊戲」呢件事。

clip_image001

如果你問我,我會話《光輝歲月》係一隻唔錯、一隻值得玩既遊戲。

特別係佢立足本土,對於我呢D食過大包、玩過閃卡四驅車、彈過奇多圈、恨過儲Panini貼紙(我係窮小朋友)、入過戲院咬蔗既老餅黎講,真係幾親切。

另外佢係少有地,係有排名獎勵下,控制貧富懸殊做得唔錯既遊戲。比起Line Ranger 重課玩家佔據排名,拿盡豐厚獎勵;又或者Tap Titan排名高既人突破天際,排名一低就唯有刪Game 收工。佢的確係有排名,但同時唔會唔令人絕望。而且亦無上面兩隻Game 咁,想沖排名就要24小時玩住。

所以,其實一過等級十,隻Game係幾好玩。(見史兄評

但係,如果以下幾點能夠改善一下的話,就好了。

 

1. 如果彈APP能夠改善一下的話,就好了。

求你,唔好彈App,唔好再彈App。

有時我知道彈App係好難Fix,無論何時何刻,只要你唔好彩,佢就無端端彈,呢種彈App最難Fix。

如果你做某件事,每次做,每次都彈,咁其實你會知道問題係邊。

但而家唔係,你做同一件事,做一千次都無事,第一千零一次就彈。又或者,你做第一次彈,然後你做返一百次同樣既事,佢正正常常。

頂,運氣大測試咩。我知道以佢地既財力,根本應付唔到同一個Function試十幾萬次,去搵返彈App既原因。

我要求好卑微,其他彈我可以當係遊戲體驗一部份,但係打完出Result果下彈,然後當我無打過我真係想喊,我真係幾次都有衝動想刪Game。

clip_image003所以請先Fix呢個位,無論如何,請先Fix呢個位。

 

2. 如果遊戲節奏能加快的話,就好了。

玩過既人都會知,頭十個等級好悶,因為乜都未開,你只可以打普通關。

然後普通關既問題係:

好多嘍囉!

clip_image005

開頭一個章節有八關,其中五關只係打嘍囉。

而且五關基本上都係果班嘍囉。

認真講,好痛苦。完全係捱過去。

本身呢種Chain Chronicle式既玩法,就係你班角色夠打就乜都唔做企係度都夠打,唔夠打我任你手指識飛,不停改變組合,又或者微操避招,幫助都有限。

你唔係PAD,你有種turn turn轉十個combo 出黎可以扭轉乾坤,你隻人唔升,就真係唔夠打。

即係話,如果我夠打,我一字排開,放部機係度,自自然然就會贏。

如果係唔夠打,我彈出彈入,最後可能勉強過到呢關,但下一關都會收皮。

而我要升級我D人黎應付呢個情況,呢隻Game要升級,需要物品,而越高級既物品,就係越後既章節先有得跌,我要打去後面既章節,就要打…

好多嘍囉!

你又唔係無雙咁比我一個斬千幾個嘍囉齋爽,係咁打嘍囉我真係覺得好悶。

我建議係,刪晒D嘍囉關,將獎勵放返落Boss關,咁樣我每次打都有Boss見下,起馬有D新鮮感。

其次,即使係BOSS關,我建議如果戰力高過某個數,第一次都可以用速打卷過,精英都係咁;最多我比多幾張。

認真講,如果唔係有特別BOSS(例如大師姐一套大絕秒殺),其實真係重覆到不得了。

除此之外,關卡同關卡中間切換最好唔使次次返去電鐵圖度,好煩。

clip_image007

 

3. 如果打擂台有朋友系統的話,就好了。

打擂台係呢隻Game畫龍點睛之處。因為頭十個Level升得好慢,到你一有得打擂台,就好似變左另一隻Game咁。

所謂既新鮮感就係咁黎。

然後你睇住自己由萬九幾位,慢慢爬下爬下,升到幾百位,真係幾爽。

但問題黎啦。

去到幾百位之後,你升緊,佢又升緊,個排名開始停滯不前。

clip_image009

所以我建議,加返個朋友系統,連Facebook又好乜都好,等我地可以圍威喂、塘水滾塘魚、圍爐取暖。自己友同自己友打下,比較下排名,恥笑下個Friend。甚至乎可以開個朋友交易所,用系統既定價賣我唔要既野比朋友(因為真係好缺散紙)。

咁樣對新人黎講,有堆Friend傍住玩,無而家咁「孤身上路」既感覺。

題外話,國雄老師招技打擂台太OP了,麻煩改一改。

 

What 7 should we do?

講左咁耐,上面堆野都要遊戲開發者先做到。咁作為一個玩家,想支持,可以做咩呢?

好簡單,記住下面呢句口號:

課八蚊,更開心!

講三次

課八蚊,更開心!
課八蚊,更開心!
課八蚊,更開心!

認真,八蚊對於你黎講,係咩錢?

魚柳包都買唔到一個。

但如果有一萬個人課八蚊,咁營運就可以請一個Programmer 四個月。

呢四個月,個Programmer就可能可以改到上面堆野。

同埋,課八蚊性價比係超高。

clip_image011

呢隻Game最缺既就係散紙,課八蚊,每日有五倍換散紙機會。
呢隻Game最怕就係重覆打,課八蚊,每日有二十張速打卷。

再課上去,比你换二十次,你又無咁多金牛。
再課上去,比三十五張速打卷你,你又無咁多體力。

所以記住, 課八蚊,更開心!

星期三, 12月 09, 2015

拍戲啫,犯法呀!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晚間新聞報導。
有一批恐怖份子挾持了七十名人質,並聲稱如果《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俗稱《網路廿三條》付諸表決的話,就會跟據投贊成票的人數來殺害人質,要議員好好想清楚再投票。
有關片段在今天中午上傳Youtube,目前已有超過一百萬個點擊。
警務處長表示警方會盡快找到凶徒的所在並救出人質,多個問責官員譴責暴力行為,特首在記者會上表明不會對暴徒屈服,不會撤回草案。
民X聯表示不會因為外來因素改變投票意向,而民X黨發言人則強烈讉責用暴力行為反對立法。

電視繼續播出其他新聞,包括繼續宣傳《網路廿三條》不會影響你生活,還有輕輕帶過在立法會外數千的人眾。

「這樣真的行得通嗎?」Tom問站在他旁邊的Martin。

「當然沒問題啦,全部人都是臨時演員,槍是假槍,上載時又用了假IP,只要拖到他們不敢表決,就成功啦,也可以好好教育一下香港人,反對也是可以很有創意的。」Martin答到。

「但你沒聽到他們的口氣嗎?他們完全不怕我們,還說要照樣投票。」Tom說。

「那我們給他一點下馬威好了。」Martin咬了咬牙根,說。

「好,我們要殘忍一點,之前預備好的那個台灣女生派上用場了。」Tom的眼神閃過了一點殺意。

「那對白呢?說甚麼好?」Martin說:「『這個人是民X聯主席投票害死的。』這樣?」

「差不多吧,要說得具體一點,因為他還未投票呀!」Tom說。

「那就說:『剛才在電視中看到民X聯好像會投贊成票,為表誠意,我們先預支一個人質好了!』這樣好嗎?」Martin說。

「不錯,不錯,讓我先記下來!你快去準備反應彈和血漿。」Tom說。

「好,那我現在去演員那邊準備。」Martin說。


十幾分鐘後,演員已經各就各位,後排是幾十個被綁上手腳的演員,前面跪著一個妙齡少女,身穿純白色的校服,反應彈和血漿都已經裝好了。
Tom站在少女後面,手持道具機關槍,槍口指著少女的頭,而Martin則站在一旁,抱著槍枝在等待。
在這個舊式工廈的空置單位內,一場處決人質的戲碼正要上演。

「Action!」鏡頭旁的助導喊。

「我看你們還未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剛才民X聯說無論如何,都要投贊成票,我就讓你看看甚麼叫『如何』好了。」Tom用一副奸人的口吻說著。Martin心想,怎麼對白改了?算了吧,繼續演下去。

「呯呯呯!」三連發的反應彈從少女的胸口爆炸,血漿滲滿在純白色的校服上,少女應聲倒地。

「Cut!Good Take!」助導說:「大家再休息一下,讓導演思考一下。不用擔心,錢會照計的。」

「快Upload吧!」Martin走到Tom旁邉耳語。

「先把節奏拉緊一點吧,很快就剪好的。」Tom答。

「你發傻嗎?哪有恐怖份子會剪片的?回應最緊要快!」Martin罵道。

「好吧,我現在把片拿出去。」Tom唯有無奈地答應。

過了大約一小時後,電視上播出了他們上載的片段。緊接著是警務署長出來見記者的畫面:「我們警方必定會將凶徒繩之於法,恐怖主義在香港是絕對不被容許的。我們已有初步線索,並且會準備飛虎隊,為救人質的行動做出準備。香港政府對死者家屬致以最深切的慰問。」

「他們要攻過來了,怎辦好?」Tom問Martin。

「放心,沒那麼快的,他們不知道我們在哪裡。」Martin答。

「如果有多點錢,我們在海外拍的話,就好了。現在我很害怕呀,他們會不會直接開槍打死我們?」Tom說。

「冷靜點,沒事的,勝利在望了。」Martin答。


「立法會主席經過休會閉門討論後,決定押後表決。重申議員不應被外在因素影響投票取向,還有極力譴責恐怖主義。」再半小後,電視傳來好消息。

「Yes!」Tom說。

「等一下,這只是階段性勝利罷了,沒甚麼好高興的。」Martin答。

「我們下一步怎麼辦?」Tom說。

「拍一段放人質的影片,然後說再表決我們就再捉人吧。還有很多要做的,例如拍一段受害者家人的片,還有生還者訪問等等。」Martin答。

2011926115247323a


「嘭嘭!」

突然外面傳來敲門的聲音。

「警察!快開門!」門外的聲音叫到。

「糟了,殺來了!」Tom驚慌地說。

「冷靜,飛虎隊是不會敲門的,記著,我們只是在拍戲。」Martin答。

Martin去開門,兩個警察大搖大擺地進入了工廈的單位內。

「有人投訴你們很吵,你們在做甚麼?」其中一個警察說。

「拍電影,學生電影。」Martin答。

「就你們幾個?」警察說。

「不,這邊是控制房,場地在另一邊。」Martin答。

「帶我去看看吧。」警察命令。

「好的,好的。」Martin連忙答應。

一行四人來到了拍攝的單位,演員們都在休息,而助導則在椅子上小睡。

「看吧,我們在拍黑幫打鬥,所以人有點多。」Martin說。

「嗯,記住聲浪要小一點,再被投訴我就唯有趕你走了。」警察說。

「謝謝阿sir!」Martin答。

星期三, 11月 18, 2015

《Fallout 4》絕對係精神鴉片

hqdefault

「當我知道我玩左幾十個鐘《Fallout 4》既時候,已經浪費左太多時間;
我好想寫篇文,同你地講《Fallout 4》真係會玩上癮。
但係我要話比你地知,唔好開始玩《Fallout 4》,無論點都好,千祈唔好開始玩《Fallout 4》。
如果我無開始玩《Fallout 4》,我根本唔會係到同你講我上左癮呢件事。」

我開頭以為《Fallout 4》係《Call of Duty》D Friend,而自己又唔擅長FPS,所以無諗過會買或者玩。

我有個朋友聽到我咁諗,即刻send左條youtube link 比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vqm_pPD-aQ&list=PL7pGJQV-jlzD17YNNbt103xp0PkkUCoPU

我一睇,就睇左三個幾鐘,成個Season 1睇晒。因為真係好好睇。

之後,我衝落樓下Game鋪掉低$380拎走隻Game,然後連續五日,我花左超過五十個鐘頭係呢隻Game上面。買返黎第一日就打到五點先訓,第二日順理成章射波再玩一日,之後星期五晚玩到天光比屋企人屌,到星期一先真係返返工,實在太痴線了。

就好似有人比支煙槍我吸左一啖,然後我就係煙館裡面五日無再返過出黎一樣。

因為呢隻Game,絕對係精神鴉片黎!

 

宏大既世界觀

clip_image004

首先吸引我既,一定係呢個系列宏大既世界觀,佢講2077年10月23日發生左美國同大中國既大型同歸於盡式核戰,而故事就係核子武器毀滅世界後既210年,即係2287年開始。

我本來就對末日後會發生咩勁有興趣,睇埋睇埋咁多末日電影,末日小說,咁呢d世界設定通常都會有一個問題,就係設定得唔夠細緻,無真係用心咁諗個世界會變成點,求求其其打爛晒d建築物,有堆人變左奸既,又有堆人比奸人奴役,然後主角就打贏奸人,救返大家咁,咁實在太行貨,同埋太無聊了。

《Fallout 4》既世界入面,除左有人類之外,仲有以下幾種智慧生物:

— 受左少少幅射,死唔去,但異變左做類似喪屍既長生不死人種:Ghoul,佢地有D漫無目的咁係Wasteland遊蕩,有D就因為腦部都被幅射整壞,週圍咬人。

— 受左幅射異變,又或者比美國戰前發明既Force Evolution Virus 感染,而變成類似Hulk既強裝生物:Super mutant,佢地覺得自己係進化左既人類,高等過你,可以除時踩死你呢D螻蟻。

— 由避難所成功避過核戰既精英科學家製造既人型機械人,有獨立思考同感覺,有時甚至唔知自己係機械人既種族:Synth,佢地有D繼續為精英科學家服務,有D則同人類一齊生活。

而人類入面,亦都有好多唔同既組織,個個各懷鬼胎,有自己既信念,自己既目標。簡單黎講,就係呢個世界入面其實無忠奸,只有立場。其中有:

— 專門尋找戰前科技,為左呢D科機不惜使用一切手段既兄弟會:Brotherhood of steel

— 為左保護農民而組成既民兵組職:The Minutemen

— Synth既製造者:The Institute

— 幫助Synth脫離The Institute既秘密組織:The Railroad

仲有好多好多,關係千絲萬縷。

我真係聽到都覺得個設定吸引,呢個係一個真實既世界,而唔係童話世界。而只需要幾百蚊,你就可以係呢個世界入面暢遊啦!

 

自由既角色塑造

2935918-trailer_fallout4_specialstrength_20150910

有一個宏大既世界之餘,《Fallout 4》另一個賣點就係你可以自由咁塑造你自己既角色。遊戲入面有六種能力「S.P.E.C.I.A.L.」,分別係:

力量(Strength)、感知(Perception)、耐力(Endurance)、魅力(Charisma)、智慧(Intelligence)、敏捷(Agility)和幸運(Luck)

呢幾種能力既搭配令你成為一個獨一無二既角色。例如你可以選擇點滿力量(Strength)同耐力(Endurance)衝上去敵人面前直接打死他,又可以選擇敏捷(Agility)同感知(Perception)令你成為狙擊手,遠距離擊殺敵人。

仲有好多好多唔同既配搭:

魅力(Charisma)加智慧(Intelligence),所謂吹水型,直接同敵人傾計令佢倒戈或者投降。

力量(Strength)加敏捷(Agility),忍者型,潛行去敵人後面,一擊斃命。

敏捷(Agility)加幸運(Luck),行運超人型,用運氣反彈子彈打死對方。

最有趣既係,無論你點分配,你最後都可以完成到遊戲,每種類型都有自己優勢同缺點,例如我玩「吹水型」基本上面一講野就全部贏晒,但係單對單對住著同Level怪我都會死。

其他遊戲好少有咁自由既設定,往往消滅敵人只係有一種方法,咁而家一隻Game,幾種享受!甚至乎你用一個類型爆機一次之後,再開第二個類型,完全係當第二隻Game咁玩。

但我而家玩左幾十個鐘,都仲未玩完主線任,估計玩完要百幾二百個鐘;重開即係又再黎多百幾二百個鐘,一生有幾多百個鐘呀!

 

做極都做唔完既任務

你以為一個咁自由既game你入到去個世界會漫無目的?錯啦,呢隻Game除左一個宏大既世界之外,仲有極為細膩、動人同精彩既故事,佢透過海量既任務,黎交代故事既發展。

你係個城度撞到某條友,又或者係酒吧聽到某個消息,後面可能就係一串遊玩時間長達幾小時既任務線,每條任務線既故事都有一部電影既份量。而呢D任務串又多到令你覺得好似做極都做唔晒咁。

最厲害既係,你既行動會影響到個故事既發展,於是你不斷估劇情會點發展,等自己唔好作出錯誤既選擇,完全令你置身係呢個世界中間,D任務串一旦開始左,你就停唔到落黎,不斷要求自己玩落去,好似中左降頭咁。

 

玩《Fallout 4》,送《The Sims》

今集仲有一個起Settlement既功能,據講完全唔影響劇情,但係一旦開始玩,就好似玩《The Sims》咁,停唔到手。

你會救到D人,佢地會聚居係個Settlement度,而你就可以起屋比佢地住,起田比佢地種,仲有起防衛工事防止比賊人襲擊,望住佢地自給自足,你會好有滿足感,覺得自己係一個市長。

然後心入面想成為設計師果團火又會無端端被燃起,開始諗點樣砌D屋先靚,增加左既人口應該放邊度咁。

最邪惡既係,一個核戰後既世界,資源係勁缺乏既,你起屋要用既木呀、鋼呀、水泥呀呢D材料,你係要出去執既。呢隻Game周圍都有垃圾比你執上身,例如放係枱既風扇、打字機、寫字板,乜都可以執起拎返Settlement,再拆左佢地黎拎D材料起野。

咁最後你為左砌一間靚靚既屋企,你就要出街拾荒,執夠材料再返黎起。

執一執,起一起,抬頭望下個鐘,屌,又玩左兩個鐘,而時間已經係四點,第二朝仲要返工。

我既時間比時間小偷偷走左。可惡既《Fallout 4》!還返D時間比我呀!!!

星期三, 11月 04, 2015

2014 - 2015 值得入場支持的電影

 

香港電影,需要香港人既支持

所謂支持,就係只要佢地有努力去做,無論結果好壞,輸贏,你個人覺得鐘唔鐘意,都會「撐」既意思。

就好似有人喜歡利物浦,但佢其實唔係成日贏波,唔係場場都踼得好;但係利迷係唔會因為輸一兩場就唔再鐘意自己隊波,佢地會繼續買波衫、比月費睇波、甚至飛去英國朝聖。

然而,香港電影,從來就只有很少量、很少量這樣的支持。

呢幾年其實好多小本制作都相當好睇,當然唔係完美,每套都有佢本身既缺點同限制,但好值得支持,因為佢地有努力去做,落到場,盡力踼場好波,唔係鳩踼。

但香港人就送他們六位數字票房,該他們血本無歸,之後賣碟cheap 到 $29 隻都仲一疊放係鋪,真係於心何忍。

於是我就係2014同2015年上映過,而我又睇過(有一套未睇過)既港產片入面,執幾套出黎推介下,大家可以搵黎睇下,唔使一見到係港片就急不及待咁「爛片」「垃圾」咁標籤上去。

同時地,亦希望大家入場支持一下港產片。

 

唯美映像類

有D香港電影,導演都砌到D鏡頭好靚,將電影當係一件藝術品咁去搞。其實入場睇既時候你應該當自己係睇緊100分鐘會郁既油畫,好好咁欣賞一下導演既美學。

但好多時呢D導演講故事能力就相對較弱,大家入場時如果係抱住睇精密劇情、起承轉合、估你唔到既期望入去睇,好多時根本唔會留意到導演其實砌緊個畫面比你睇,最後就係Facebook掉低一句:

「都唔知佢做緊乜?」

「垃圾,爛片,呃左我幾十蚊!」

「個故仔一D都唔 make sense 囉!」

咁,公平咩?

《救火英雄》郭子健

clip_image002

其實郭子健算係比較拎到個平衡點,佢D故仔同畫面配合得幾好。你留心睇就會知道佢好鐘意黑白灰三隻色加D粉係度飄飄下同埋大光白燈做一種蒼桑既感覺(野良犬時已經係咁)。

呢種叫風格,即係話,有人比段咁上下既野你睇,你就會懷疑:「咦?係咪郭子健整嫁?」

幾十蚊,入場睇下幾個型佬同呢種風格都回到本啦。

《惡戰》黃精甫

clip_image004

講到黃精甫,就不得不提萬人齊屌既名作《阿嫂》。《阿嫂》基本上就係完全放棄劇情同理性,極力追求用畫面表達導演意思既電影。

而《惡戰》,就醒左;佢繼續樂此不疲地玩佢既畫面設計,故事?最簡單就好了。人物性格?最簡單就好了。

於是,如果你入場唔係專心地睇佢幅動態油畫,其實你出黎一定唔會開心。

但係,你入藝術館睇雕塑睇油畫都要比入場費啦,幾十蚊睇90分鐘打鬥系列動態油畫其實有咩問題?

最大問題係,如果佢票房再係咁落去,呢個世界上就唔會再有咁靚既港產動態油畫了。

有時我唔明,點解有D人睇羅拔洛迪古斯可以接受D故仔唔清唔楚,又或者犯駁連連,齋睇佢既畫面美學,但睇港產片時就要求套套都要有齊起承轉合,合情合理呢?

 

無人問津類

有D香港電影成本低得可憐,場景少,道具少,燈光少,宣傳少,乜都得最低消費。最慘最慘最慘係,連場次都少。

星期四第一日上畫,已經得早場同下晝場,放工先想睇?No Way!一個星期後,只剩早場,再一個星期後,無晒。根本就係想睇都睇唔到。

呢類型既電影好多時連「爛片」「垃圾」既評語都得唔到,因為根本就無人睇過。

《一個複雜故事》周冠威

clip_image006

呢套戲我係電影節時睇既,電影節你知好難買飛,但係呢套戲入場時大約只有半個院有人坐。完場後導演黎左交流,我問佢:「你有無諗過呢套戲回到本?」佢答我:「無,無可能。」

但呢套戲故事相當唔錯(奕舒原作),劇本有因應時代改變,選角認真,節奏亦操控得唔錯。當然,就唔會有D咩飛機大炮大場面,全部都係文戲。

幾十蚊,你當聽一個故仔,睇下演員既功力,都已經值啦。

《末日派對》何康

clip_image008

我好記得好記得,呢套戲我係特登射波去德福睇早場既。果時套戲上左未夠兩個禮拜,打開個App,全港一日得返五場。係五場!

然後,我知道謝安琪拍戲係趕客,我知道黃貫中係木口木面唔係太識做戲,我知道佢D特技場面唔夠錢做,只能比到呢D野我。

但我睇完都好開心,因為,佢係拍緊香港人,即係我同你既生活。

然後我好傷心,因為我知道,以咁樣既票房成績,同類型既戲再有老闆投資係天荒夜譚。

所以你話你果幾十蚊,對香港電影係幾咁重要。

《N+N》賴恩慈

clip_image010

呢一套係另一套非常神奇既作品,因為佢上映既方式係:「爆一場,加一場」

即係話,只要佢今場唔爆,佢就唔會有下一場。呢件事其實係電影發行史入面算唔算係前無古人?我唔知道,亦無乜心機去查,但肯定係非常罕見。

電影本身其實一般,但電影所承載既事實,或者用「歷史」比較準確一D,則係非常震撼既。

幾十蚊,你就有份參與一件歷史,你話抵唔抵?

其實呢類型既電影,每一個觀眾對佢地黎講都好重要,你買一張飛,就出一分力,幫手係市場上面留住同類型既電影。

 

紀綠片類

係香港,做紀錄片導演,注定係悲慘既。

明明係紀錄緊大家身邊發生既事,明明好多都好好睇。但係係香港,佢地擁有既場次往往比上面「無人問津類」既電影更少。

香港電影金像獎連「最佳紀綠片」呢個獎都無。好似香港從來都無紀綠片一樣。

但其實唔係嫁,香港有好多人拍緊紀錄片,只係有無得上,又或者上左你睇唔睇到既問題。

《未夠秤》Matthew Torne

clip_image012

追蹤黃之鋒同馬仔(馬雲祺)既經歷,同時亦見證住前一兩年青年參與抗爭既道路,非常值得一睇。

《爭氣》楊紫燁

clip_image014

令人非常感動既真人真事,作為紀綠片能真正上映非常難得。

《河上變村》曾翠珊

clip_image016

另一套只有係電影節先睇到既戲,角度好特別,有好多唔講你唔知既事。

《青洲山上》張經緯

clip_image018

我,夾唔到時間去睇。好後悔。亦係呢個LIST唯一一套我無睇過既戲。

紀錄片能唔能夠上到大銀幕,其實好多時係睇成績,大家投資幾十蚊,就令到下一套紀綠片能夠上映既機會增加一點,希望大家可以支持。

 

援交問題類

呢兩年,有好多套講援交既電影,但無一套真係非常賣座。究竟大家係咪真係對援交問題咁有興趣呢?定係老闆們對於呢個問題太有興趣,所以先開到咁多套呢?

同類型題材既戲太多,觀眾就會厭,會係未入場,未睇套戲之前就話:「下?又係果D呀?」

最後,唔入場。

但實際上,呢堆戲探討既角度都好唔同,導演手法,鏡頭處理,故事走向,通通都各有味道。

其實,呢D就係香港人精神,老闆叫我地都做同一樣野,但我地就要係呢個前提下做出自己既風格。

《微交少女》翁子光

《販賣愛》朱家宏

《雛妓》邱禮濤

《同班同學》陸以心

你無睇錯,2014-2015,兩年,四套講援交既戲!

clip_image020

如果問我,我會話我最鐘意《微交少女》,故事夠黑暗,夠直接。唯一問題係用祼替,你用唔緊要,我都覺得未必個個演員接受到要脫,但係條女日日周圍講話果個唔係佢,就搞到套戲扣左分,然後導演完全係受害者。

比幾十蚊,就有得睇血淋淋,援交黑暗既一面,算係好抵。

另外,翁子光拎住九個金馬獎提名既《踏血尋梅》就快上啦,大家真係要支持一下。

clip_image022

《雛妓》呢,由阿SA一句:「我有比你屌嫁!」成功彈出。但實際上呢套探討既問題係女性用自己身體養活自己,定係男性養女性再有體液交換呢個問題。我覺得幾值得思考下。

當然,好多人比幾十蚊入去聽完蔡卓妍屌人就已經滿足晒。

clip_image024

《同班同學》係一套無諗過比男人睇得明既戲,佢完全無打算解釋比男人聽女仔係點諗野既,而且戲入面,所有男角都係樣板,只係女生心入面想像出黎既男人形象,而唔係真正既男人。

但呢套係真刀真槍,我覺得同彭浩翔將粗口帶返入香港電影一樣,係打破「裸體就是色情」既一個里程碑黎。

clip_image026

至於《販賣愛》,係一個美好過頭既故仔,導演功力亦一般,唔係好駕馭到個故事既感覺。算係呢四套入面比較唔好既一套。

但係,佢既努力,佢既勇氣,我都唔覺我果幾十蚊係嘥左。

 

「有話題,票房唔錯」類

下面介紹呢幾套票房算係唔錯,而且算係幾好睇既香港電影。當然佢地各自有各自既缺點,但我覺得,好值得支持。

《狂舞派》黃修平

《浮華宴》黃百鳴、邱禮濤

《衝鋒車》劉浩良

《全力扣殺》郭子健、黃智亨

《王家欣》劉偉恆

幾套都幾出名,你睇左三千字黎到呢度你都無理由未聽過。但我唯一想講既係《浮華宴》,呢套係意想不到咁好睇,如果你未睇過,真係要快D搵返黎睇。

clip_image028

 

電影欣賞方法

一套電影,佢做得好同唔好,同你睇完之後鐘唔鐘意,其實,係完全分開既。

即係睇完一套戲,係可以有四個狀態:

做得好

做得唔好

你好鐘意

1做得好好,然後你好鐘意

3做得唔好,然後你好鐘意

你唔鐘意

2做得好好,然後你唔鐘意

4做得唔好,然後你唔鐘意

然後其實做得好唔好,又或者你鐘唔鐘意,係一個程度既問題,即係話由極差到極好可以比1-100分,由極唔鐘意到極鐘意你又可以比1-100分。

咁最後,一套戲既評分其實係有一萬種可能。

而今時今日,大家都有自己Facebook,大家都係影評人,但最後你評套戲時都係得「好睇」同「爛片」兩種評語。

而又有好多人會因為朋友一句「好睇」而入場,又有更多人因為某人一句「爛片」而唔入場。

咁樣對電影製作人其實好唔公平,因為佢地最後得到既成績表入面,真正重要既只有一個分數,果個分數叫票房。

而呢個分數,係你同我都有份負責打既。

所以所謂支持香港電影,同支持香港足球一樣,你唔可以因為佢輸波唔支持,你唔可以因為佢跑得唔夠快而唔支持,因為你果幾十蚊,對於香港電影既發展,其實非常重要。

星期六, 10月 31, 2015

究竟咩野叫左膠?

 

何謂「膠」?

朋友看我的Facebook知道我會留意時事,留意政治新聞;於是他們聊天時都總愛問我一個問題:「究竟咩野叫左膠?」

其實我不懂回答他們,最多只可以把網典的Link發送給他們,讓他們自己咀嚼。的確,「左膠」的定義並不清晰,甚至單單「左」和「右」這兩個概念在香港都非常容易搞錯。

staedtler_mars_plastic_eraser

 

屁股決定腦袋

其實很多人都可以很「膠」,這和他們的立場是「左」是「右」無關。所謂「膠」,就是「屁股決定腦袋」。即是他們都是先看陣營,再定立場,簡單來說,就是「對人唔對事」,「朋黨>道理」是也。

膠們以為自己一直在參加一場辯論比賽,當有人成為了正方,他們就要做反方;當自己的朋友成為了正方時,自己一定要加入正方。當決定好正反相方後,才開始立論,再找論據。

在一個辯論比賽中,比賽雙方要說服的人叫做評判,他們會決定輸贏。但現實中,膠們卻把中共/民眾視為評判,意圖說服/感動他們。

膠們的真正敵人是辯論比賽的另一方,而不是正在欺壓我們的當權者。這種做法忽略了現實和辯論比賽的分別,現實世界中很多事情的正反往往是無容置疑的,不是路線之爭、不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而是實實在在的對錯分明。

而且中共是不可能被說服或者被感動的,群眾是永遠不會對你們圍內爭執有興趣的。所謂的「評判」,根本不存在。為了玩一場沒有評判的辯論比賽,最後卻把大家放到一個錯誤的戰場上,這樣值得嗎?

 

人性本「膠」

如果我們想深一層,其實「對人唔對事」是人之常情。就好像你朋友失戀,你一定覺得他是受害者,一定會去安慰他。

因為他是你的朋友,即使出軌的是他,做錯的是他,你還是會和他去喝酒,會跟他說:「不要難過,找另一個就好。」。極其量你也只會親切地罵他一聲仆街,然後繼續食花生。

那些會憤而和此人絕交,甚至在Facebook公開唱衰此人的人,大概也不會有很多朋友。

但如果錯的是一個你不認識的人呢?

你會直接罵他是人渣,公開唱衰他,在she.com開他全名提醒姊妹們小心這傢伙,,再在高登寫故再Po相,務求要他永不超生。

此乃人之「膠」性。

 

部落戰爭

在源遠流長的歷史中,人性中的「膠」其實早就已經被體現出來。

在政府還沒有壟斷武力之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武裝,過著務農又或是採集狩獵的生活。那個時候,所謂的正義,往往由親戚朋黨之間判斷。

例如你家的人偷了我一隻豬,我就只能帶著武器和親友到你家門前討回公道,能談成當然是好,一旦談不成,就得開打,開打了就會有輸贏,有輸贏就有死傷,有死傷就有人帶著武器和親友去討回公道。

即是談成了,如果我家族中有人不服氣,私自對你家作出報仇行為(例如夜襲去殺了你家的幾隻雞),那就換成你帶著武器和朋黨來我家門前討回公道了。

剛開始的時候是偷豬、殺雞,慢慢就會演變成殺人陷阱、水源下毒、或者埋伏擊殺等等更嚴重的問題。到了那個地步,不論你家的人還是我家的人都早就忘記了開始戰爭的原因了。

這就叫做「部落戰爭」。這種戰爭的起源,就是人性中「膠」的部份。因為你的屁股決定了你的腦袋,你放棄去想誰對誰錯,先決定立場,再決定道理。道理會讓事情有結論,而立場只會繼續加深矛盾。

歷史上的部落戰爭,往往會持續幾代人,連綿幾十年的怨怨相報下去。

而今時今日,部落戰爭則是在Facebook上、網媒上天天展開,從不間斷。

 

多思考,少回應;多立論,少論戰

既然人性本「膠」,那我們應該是率性而為,任由自己膠下去;還是應該想清想楚,退膠保平安呢?

這個問題應該問你自己,你自究竟想玩辯論比賽,還是真的想說服別人。

如果你想玩辯論比賽,那很好,請你繼續玩,而且接受圈外人對你這個辯論比賽漠不關心的事實。

如果你真的想說服別人,你只需要拿出事實來證明你的論點,而不需要和膠人苦苦地糾纏下去。因為如果他會被你說服,早在你提出論點時,他就已經被你說服了。我不只說過一次,其實「人是不可被說服的」。

人一旦相信了甚麼,就很難改變。你只要嘗試去說服一個長者「微波爐食物無幅射」就會明白這個道理,不是那個長者有問題,而是人類有問題。這也是祈福黨、電話騙案和傳銷長做長有的原因。(此句全炒冷飯,但事實係事實,講幾多次都係事實)

 

回到最初的問題

「究竟咩野叫左膠?」

其實我答不上來。

我只知道有一群人會被叫做左膠,而叫他們做左膠的人,會被左膠叫做右翼法西斯。

打個比喻,那是場部落戰爭,一群土人叫「左膠」和另一群土人叫「右翼法西斯」。每一天,他們都在那個叢林內,你偷我的雞、我摸你的鴨、你賒我的數、我譴你的責,因果循環,綿綿不絕。如果是CCTVB鳩劇,他們大概最後會結婚和一起BBQ(題外話,現實中部落戰爭真係會嘗試用通婚黎解決問題)。

那麼,「究竟咩係左膠?」

認真,我答不上來。

星期六, 10月 03, 2015

看《火星任務》前的基本知識(零劇透)

有些電影,你入場前一定要具備某些特定的知識。例如看《星際啟示錄》時,你懂那麼一點點物理,你就不會被一堆黑洞蟲洞牛頓定律三四五次元乜乜乜搞得頭昏腦脹;又例如看《少林足球》時,如果你早就知道足球比賽中有一隊少於七人的話,會即時輸掉比賽,你就不會不明白強雄為甚麼說不入球也能贏。

而《火星任務》,就是這樣的電影。

或許你並不打算看這部電影,但知識,總是越多越好的。

images

但由於我個人非常討厭被劇透,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盡量不會在這裡寫任何劇情相關的東西,但由於該內容是影響你對劇情的理解的,所以也算是微劇透。

舉個例子,如果你在看《賭神》前,不知道沙蟹(Show Hand)是怎樣的一種卡牌遊戲,然後我解釋給你聽那是每人有一張暗牌,一邊發牌一邊加注或放棄,最後每人五隻牌比大小勝者拿掉賭金的卡牌遊戲。如果這樣會令你感到劇透和不安,請不要閱讀本文。

 

1 N、G和SOL是甚麼?

他們都是單位,N和G都是力的單位,而SOL則是時間的單位。

N,全寫就是Newton,就是有蘋果掉在他頭上還有年輕時斬了自家後園的櫻桃樹(誤)那位Issac Newton。這個以他命名的單位量度的是力,1N就等於把1公斤的東西用1秒時間加速到秒速1米所需要的力(OK,看不懂就當我在念咒語好了)。總之如果有人用1N的力來打你臉(橫向),就大約等於從你頭頂上半米左右半個蘋果垂直地擊中你一樣。

G,一個引人入勝的英文字母,但當用作單位時,本字與高潮無關。G for Gravitational,重力,所謂1G,就是地球的重力。如果你從IFC頂樓跳下,地球的重力就會把你以9.80665 m/s2的加速度向下拉。所以你在地球上平時就會承受著1G的重力,但當飛行器加速或攀升時,就會產生正G力,令你所承受的重力比1G多,這也是為什麼當飛機上升時,你會感到身體微微被壓住的原因。而加速越快,這種壓力也越強,特別是太空任務和花式飛行時,太空人或飛機師都要承受巨大的G力。F1賽車轉彎時據說也有3G的力由反方向壓向選手,你可以想像為你轉右時,左邊會被三個你的重量壓住。

SOL,直譯就是火星日。即是火星自轉一圈,或者一次日出和另一次日出相隔的時間,火星日比地球日長一點點,大約是24小時37分。

 

2 火星離地球有多遠?

火星和地球都是圍著太陽公轉的,所以兩顆行星之間的距離時近時遠,最近點是五千四百六十萬公里,最遠點卻有四億零一百萬公里。

想像兩個人都在圍著同一個足球場跑圈,但是一個在跑場外的跑道,一個在草地上來回兩邊禁區的跑,兩個人的速度也不同;然後你問我這兩個人相距究竟有多遠的話,我也只能答「時近時遠」。實際上五千四百萬公里和四億零一百萬公里這兩個數字其實對人類來說,是沒分別的,不過是「好遠好遠好遠」罷了。

究竟有多遠呢?無線電通訊是用光速前進的,光一秒鐘前進大約三十萬公里。地球的圓周大約為四萬公里,即是說,光一秒鐘可以圍著地球轉七圈半,所以你在地球上和女神玩Line,基本上都可以即時收到(如果女神回覆你的話)。但如果在火星上玩Line,假設你在兩個行星最近的時間玩,訊息送到地球上的server需要182秒,送到女神手機加上回覆需要不足1秒,而從server回來火星又要182秒,總共是6分鐘零4秒。

「要一起去看電影嗎?」

「我很想看耶,可是我沒錢。」

「我請你好了。」

「你真好!」

「那約定你了!」

這樣的對話光傳送時間就要十五分鐘。如果在兩個行星較遠的時候玩,則每一個訊息單程的時間會長至1336秒,22分鐘16秒!約女神去看電影則需要1小時51分鐘20秒!

總之就,「好遠好遠好遠」啦!

 

3 火星上有沒有空氣?

火星有空氣,但成份和地球不同,主要有二氧化碳、氮氣、氬氣。總之,就是沒有我們要吸的氧氣(其實有,只是少得可憐的0.13%,地球上可是有20%)。而且氣壓也比地球低很多,只有大約百分之一的大氣壓力。

火星大氣層中有95%以上的二氧化碳,即是我們每天呼出的氣體,顧名思義,二氧化碳就是由兩個氧原子和一個碳原子組成的。在地球,二氧化碳會被植物吸收,然後經光合作用後,植物提取當中的碳去製造有機物,再排出氧氣,於是我們才有氧氣可吸,然後又再呼出二氧化碳。

但在火星上,本來空氣已經比地球稀疏一百倍,即是你在地球吸一口氣,在火星要吸一百口。而地球一口氣當中,有20%是你需要的氧氣,而在火星上,一口氣當中,只有0.13%的氧氣。換句話說,你在火星上,要吸15385口氣,才等於在地球吸一口氣。

且慢,火星空氣比地球稀疏一百倍這件事,不是多吸幾口就可以解決的,最重要的是氣壓的問題。你吹氣進一個氣球內,氣球會膨漲,因為你增加了氣球內的氣壓。換言之,只要你降低氣球外的氣壓,氣球也會膨漲。

而人類的肺、胸腔、胃等等合起來,其實就是一個大氣球。把你掉進一個氣壓只有地球一百分之一的地方,你就變成一個的不斷被泵氣的氣球,最後…

「呯!」爆掉。

 

4 火星上有沒有泥土?

火星基本上是沙漠行星,地表沙丘、礫石遍布,最近發現有液態的流動水,但並不穩定。

在最近很紅的scholar.google.com上搜尋mars soil composition的話,會有九萬三千個結果,而Martian soil這個字其實和地球上的Soil是不同的,分別在於火星泥基本上完全沒有有機物的存在,只是沙塵和岩石屑的總稱。

由於大氣稀薄的關係,沙塵可以在天空上飄浮相當長的時間,結果火星的天空會變成紅色,亦可以說是泥土一直飄在天空中。

PIA17944-MarsCuriosityRover-AfterCrossingDingoGapSanddune-20140209

 

5 人類放過甚麼上火星上面?

人類一直用火箭放東西到火星上面,目的包括照相和分析樣本,順便製造太空垃圾。

簡單來說,就是不斷把機械人掉到火星上,然後直到他失去聯絡為止。機械人(其實一定有輪子,所以叫車較貼切)多數都是全自動,因為每個訊息來回最少都要三分鐘,根本不可能遙控)

1971年蘇聯的火星3號的登陸器是第一個成功登陸火星,但登陸十幾秒後即失去聯繫。

1975年NASA發射海盜1號和2號。兩者的登陸器皆於1976年成功登陸,傳送了第一張火星地景的彩色照片。

1996年12月NASA發射了火星探路者,包括了一個登陸器拓荒者(Pathfinder)和漫遊車——旅居者(Sojourner),傳回大量照片。

2003年NASA發射了兩台相同的火星探測漫遊者——精神號(MER-A)和機會號(MER-B)。兩台皆於2004年1月成功登陸並工作超過預定時間。

2007年8月NASA發射鳳凰號,於2008年5月登陸在火星北緯68度的極區。

2011年NASA發射的火星科學實驗室好奇號(Curiosity),在2012年8月6日成功登陸火星的蓋爾撞擊坑。它有雷射化學檢測儀,可在13米外分析岩石成份。

 

6 人類一天要吃多少東西?

其實食物有個單位,叫卡路里;即是說,我們只要每天的吸收足夠維生的卡路里,我們基本上就可以活過來了。

那所謂足夠維生的卡路里是多少呢?

足夠維生的卡路里有個學名,叫做《基礎代謝率》,根據我在Google 找到的公式是:

男性:66+(13.7×體重)+(5×身高)-(6.8×年齡)=n(千)卡路里

女性:655+(9.6×體重)+(1.7×身高)-(4.7×年齡)=n(千)卡路里

如果一個25歲,身高175cm,體重65Kg的男性,他的基礎代謝率就是:

66+(13.7×65)+(5×175)-(6.8×25)=1661.5(千)卡路里

這個男子一天24小時都在睡覺的話,大約就會消耗1661.5(千)卡路里,換算成食物的話大約就是一碗餐蛋麵、又或是150g哈根戴斯雪糕的份量。要長遠地維持生命的話,你就需要每天都吸收比基本維生要多的能量。

除了吃足夠熱量的食物外,要生存下去,乾淨的水也是不可或缺的。一個成年人的身體中有60-70%是水,而水份每天都通過汗、尿液還有呼吸不斷地流失,只要幾天不喝水,正常人類都會因此脫水而死。普通人每天需要吸收一點五公升水左右,這包括在食物中吸收的水份。當你身體缺水的時候,大腦會對你發出「口渴」這一個訊號,讓你知道要補充水份。你要生存下去的話,就必需要清楚哪裡才可以找到每天1.5公升的清潔淡水供應。

 

7 所謂餓死是怎麼一回事?

大家都知道只要不吃東西,最後就會餓死。但這和麥太的小故事一樣,「從前有個人他不吃東西,有一天,他餓死了。」完全忽略了中間那漫長而痛苦的過程。

當食物不足時,你的身體會分解脂肪和肌肉來取得能量。你的體重因此急劇下降,即使你完全不動,這些身體組織還是被不斷地被分解。

為什麼?明明你已經完全沒在做任何事,為什麼身體還是需要能量?因為你的神經系統、呼吸系統、心臟肌肉等等都需要能量來運作,他們在嘗試維持你的生命,你不會很輕鬆的死去。

之後由於缺乏維他命的關係,貧血、腳氣病、糙皮病、壞血病、腹瀉、皮疹、水腫、心臟衰竭等等侵襲你的身體,讓你苦不堪言。也因為百病纏身的關係,你心情煩躁,沒有精神,胃部因為肌餓而萎縮,導致你的口渴感覺失靈,最後身體會因此嚴重脫水。

痛苦還不止於此,你的肌肉因為脫水而萎縮,皮膚也因此而變得乾燥、破裂,你做任何一個細少的動作都會讓你痛不欲生。接下來是免疫系統變弱,真菌在你的食道下成長,即使有食物在你面前,在吞嚥時的痛苦也是無法想像的。

這樣的日子,將會維持兩至三個月,直至你活生生餓死。

 

8 甚麼植物適合在獨自生還時種植?

馬鈴薯、芋頭、玉米等等都不錯,但是各自也有各自的優缺點。

在種植食物時,要選擇效率較高的作物。光合作用的能量轉化率(把陽光的光能轉為食物的化學能)大約為6%,植物把水和二氧化碳利用陽光的能量轉化為碳水化合物。所謂效率較高的作物並不是說他們的能量轉化量效高,而是他們的生長週期比較短,養份都用作生產澱粉質又或是蛋白質(而非木質或其他纖維素)的植物,因為人類是不懂消化纖維的,我們只需要適量的纖維素用作排便之用。

米和麥的澱粉含量最高,但生長週期長,而且難以種植(特別是稻米,首先要把田劃出一少部份,用來種植稻種,再在另一邊翻鬆泥土,然後把整塊田注滿水,形成水田;當稻種長成秧苗後,再把秧苗移植到水田裡,一棵一棵的進行插秧的作業,當稻米生長時,要除蟲除雜草,長成後收割,還要把稻穀曬乾,把穀殼打掉,然後才變成了可以吃的米),所以並不推介。

馬鈴薯、芋頭這類塊莖或是塊根的作物雖然澱粉含量不及米和麥,但是早熟,而且易於收藏,種植方法簡單(基本上只要把種薯埋起來,每天澆水除草除蟲,收成時直接挖出來就可以煮來吃了),但缺點是馬鈴薯容易變種,萬一變成有毒塊莖的品種就糟了。

玉米的碳水化合物含量也很高,可是蛋白質含量卻比較低,一年兩熟,可以曬乾再磨成粉來收藏,種植方法也不是太複雜(難點在於控制日照時間讓玉米開花,太遲開花會不能結穗)。

最理想的做法是進行輪耕制,讓你的農田一年四季都有收成,而土地也可以休息來回復養份。

最後,由於我經常計錯數又或者引錯資料,如有問題請留言改正,感謝。

星期日, 9月 27, 2015

那不是通靈,只是資訊傳遞罷了

你知道嗎?人在死後會突然輕了21克,有些人說那是靈魂的重量。

實際上,那並不是靈魂的重量,而是靈魂離開人體後,身體如釋重負,所以發生的變化。其實人死後,靈魂離開身體,之後飄散在空氣之中,所以,靈魂是沒有重量的。

這些沒重量的靈魂不會一直飄在空氣之中,他們會找一些東西附上去,但不要誤會,那不是投胎轉世,因為每個新的生命都會有新的靈魂,那些飄在空中的靈魂只會附在不同的死物上面,直到永遠。

我為什麼知道這些?

因為,我有方法獲取這些靈魂中儲存著的資訊。有些人以為那是通靈,其實不是,他們沒有了腦袋,沒有了眼睛,他們沒法接收現實世界的東西。他們有的,只是由記憶組成,沒有重量的資訊,就像一隻read-only的USB Flash drive 一樣。

自我懂事以來,看見每一件不同的物件,那些附在上面的資訊就會自自然然地進入我腦海,也許這就叫天賦異稟吧。

事實上,這種能力沒甚麼實際效用;不僅沒法用來在考試中作弊,也沒法用來在賭博中獲勝。而且每天接收的資訊多如天上的繁星,實在令人非常厭煩。

唯一的好處是有時會接觸到一些有趣的事。如果你在街上看見我看著一條欄杆在傻笑,或許,就是因為這條欄杆上著讓人忍不住笑的資訊。

當然,也會有沉重不堪的事,而且,我根本沒法拒絕這些資訊進入我的腦海。

舉個例,以下是我中五時發生的事:

那些年,中五還要考一個叫會考的公開考試,考試的結果是ABCDEFU;而會考的選擇題規定一定要用鉛筆在電腦紙上作答。於是,我就要去買鉛筆。

我選的是一盒中華牌紅黑色的鉛筆,一盒有十二支,HB的。當我拿回家裡後,我就知道,附在這盒鉛筆上的東西並不簡單。但無奈會考逼近,還是做Past Paper要緊,於是我拿出第一支鉛筆,準備放進電動鉛筆刨內削尖。

T1UEqNXAtaXXXXXXXX_!!0-item_pic

這支鉛筆,上面附著的靈魂,生前叫做高崗,是中國共產黨黨員。

(由於那些資訊湧進我腦內時是非常抽象的,所以我用擬人化的對話來模擬,希望你們能看明白。)

「我死得好慘呀!」高崗說。

「你也不是第一個對我說這句話的靈魂了,你死得有多慘呀?」這句話一直在資訊中出現,從不間斷。

「在1953年,我終於到了北京赴任,見到了我朝思慕想的毛主席,我以為他很器重我,我以為我可以成為一個名留青史的人,可是…」高崗繼續說。

「可是甚麼?你唸毛語錄唸得不夠大聲,所以他打你屁股?」我是讀理科的,對於中國共產黨建國後的歷史,中史課本中只有兩頁篇幅,考試要考的只有一條問題,就是「三面紅旗是甚麼?」,而答案我已經在中三升中四那年的暑假還給我老師了。

「他叫我調查劉少奇,我也跟著做了,而且超額完成,想不到卻因此一命嗚呼。」高崗說這話時撅著嘴巴,感覺像一個發脾氣的少女。

老闆叫你做,你又不是做得不好,怎麼卻會因此喪命?」我問。

「因為我做得太好了,我甚至已經成立了打倒劉少奇的組織;但那時毛主席自知時機未到,所以我就成了犠牲品,變成了被打擊的對象。我萬念軀灰,吞了一樽安眠藥自殺死了。」高崗說。

我發現我只顧著和高崗交談,而沒留意他附著的鉛筆剛剛被電動鉛筆刨整支吞噬了。於是我只有從盒中拿出第二支鉛筆,放進鉛筆刨裡。第二支鉛筆附著的靈魂,叫做儲安平,也是中國共產黨黨員。

「我死得比剛才那個笨蛋要慘十倍!」儲安平說。

「快點說完,我很忙的。」我一邊答他,一邊提醒自己不要再刨過頭讓鉛筆報銷。

「毛主席明明說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要『大膽批判共產黨』。怎知道…」儲安平手握拳頭,極度氣憤地說。

「我知道,他一定是秋後算你個帳,所以你才說自己死得慘十倍。」那些年,秋後算帳還只是一個傳說。

「算帳倒是真的,但沒有等到秋後。當年我寫了一篇文章,叫《向毛主席、周總理提些意見》。內容就是要黨時刻警剔,不要讓天下成為了『黨天下』,人民需要當家作主。想不到,毛澤東說他要『大膽批判共產黨』其實是引蛇出洞,我就成了那條蛇。」儲安平答。

「那你是怎樣死的?」我說。

「我因為被標上了『典型的右派份子』標籤;在文革的時候,被折磨到不似人型,最後棄屍荒野,到現在我的家人還是找不到我的屍體。」儲安平還是憤怒難平,咬牙切齒地說。

為甚麼一個說真話的人,卻要落得如此下場呢?

當我這麼想的時候,發現「儲安平」又被電動鉛筆刨整支吞下去了,只剩下尾端的粉紅色擦膠。而我的Past Paper還沒有動過。我只好拿出第三支鉛筆,這支鉛筆,叫做彭德懷,另一個中國共產黨黨員。原來中國共產黨黨員都愛附在中華牌鉛筆上面。

「剛才那兩個人,也有面目說自己死得慘嗎?」彭德懷中氣十足,以不屑的口吻說。

「不要那麼小學雞,長話短說吧!」我真的不要再刨過頭了!

「我是韓戰時的總司令,中國第一任國防部部長。可是我的下場,卻比他們兩個要慘多了!

毛澤東那廝,根本一直對我懷恨在心!

是他自己說要讓兒子上戰場歷練的,兒子被美軍炸死了卻要怪我!

是他自己的私生活不檢點,我提醒他一下他就懷恨在心!

我到訪東歐國家時,他又嫉妒我因為打過韓戰而被封為抗美英雄!

最後更聯合劉少奇和林彪這兩個小人來暗算我!

甚至誣衊我『裡通外國』!」彭德懷非常憤怒,每說一句,就用手大力拍桌子一下。

「於是他們就殺了你?」我發現我開始明白毛澤東這個人做事的方法了。

「他們沒有直接殺我,而是開了一個所謂『神仙大會』,然後把所有罪名都堆在我身上!

劉少奇明明一直幫一些幹部翻案,但卻公開說『只有彭德懷不能恢復名譽』。

最後我得了直腸癌,但黨卻拒絕給我治療,連妻兒也不能探望病重的我,死後更被草草火化,骨灰上還寫不能寫我的名字,寫了一個假名!」幸好彭德懷只是一堆資訊,否則桌子一定會被他拍爛。

「你贏了,你真的比剛才那兩個人慘。剛才那兩個人共產黨也有為剷除他們找個藉口,而為了剷除你,共產黨直接製造了藉口。」我宣布。

而同一時間,那支鉛筆卻只剩2cm左右了。人類總是要犯相同的錯誤。於是我只好拿出第四支鉛筆,咦?劉少奇?你不是和毛澤東一黨的嗎?你不是和他一直在逼害剛才那幾個人的嗎?為甚麼你會在這?

「我沒打算要和他們鬥慘。」劉少奇冷靜地說。

「那你想怎樣?」我決定雙眼緊緊的盯著那鉛筆刨,不可以再犯同樣的錯誤了。

「因為我的罪孽深重,我的下場是我應得的。我沒有看穿『紅衞兵』是毛主席拿來攻擊我的陷阱,還一頭栽了進去。這是我自己的責任,而這個責任最後演變成文化大革命,死了幾千萬人的一場巨大浩劫。」劉少奇低著頭,盯著自己的膝蓋,以低沉的聲音說著。

「文化大革命?」對於讀理科的我來說,這五個字非常陌生。

「這個我就不多說了,那是歷史上的一道傷痕,前無古人,希望也不要再有後來者。我只是想說說我自己的事。」劉少奇說。

「嗯。你快點說完吧!」大概「文化大革命」這五字當中收藏著的,會是超沉悶的歷史,當然我也不會想追問,我會考也不考中國歷史,也不需要知道太多。

「在文革開始後半年左右,吃過幾次閉門羹後,我終於見到毛澤東。我以為只要和他面對面對話,問題就可以解決。其實他只是想打垮我罷了,不用把整個國家也一起拉來陪葬吧。

但是我太天真,和共產黨掌權者對話,是最愚蠢的決定

我對他說一切都是我的錯,請放過其他人,讓我回告老回鄉,放下一切權力,請他結束文化大革命。

他對我笑了笑,說一切都好辦,說我們也是為了國家著想。

但十幾日後,街上已經到處都是『打倒劉少奇』的橫額,我變成了叛徒、內奸、工賊。之後我就開始被軟禁,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而林彪也及時冒出,憑著對毛澤東的『不負責、不建言、不得罪』和『要響應、要表揚、要報好消息』這『三不三要』的原則下,不但打垮了我,也使他的權力達致高峰。」劉少奇不徐不疾地說。

「那你是怎樣死的?最後在軟禁時自殺了?」我問。

「我染上了肺炎,發著高燒,卻沒有得到任何治療。最後被火化了,骨灰上被寫上了劉衞黃這個不知是誰的名字,和彭德懷的下場挺像的。」劉少奇說到這裡,冷笑了一下,就像是笑自己英名一世,卻落得如此結局似的。

好的,你猜對了,說了那麼久,劉少奇這支鉛筆也全變成鉛筆屑了。我抽出另一支鉛筆,沒意外,他是林彪。我正式命名這盒鉛筆叫「中國共產黨全明星」好了。

「其實為中國共產黨做事就是會這樣,不是你鬥垮人,就是別人鬥垮你!」林彪好像一個末期病人般,有氣無力的說到。

「你一直在鬥爭中生存下來了嗎?」我問。

「事情不是這樣簡單的。老實說,我很後悔。在抗日戰爭後我得了很嚴重的後遺症,我怕水、怕風、怕感冒,嚴重到一聽見水聲就會拉肚子。本來我就應該乖乖的療養身體,安享晚年。但是,年青人,你知道嗎?權力,可以讓人瞎了眼睛。」林彪用他那看透世情的雙眼盯著我,陰聲細氣的繼續說著。

「所以你就幫毛澤東出手鬥垮了彭德懷和劉少奇?」我相信我雖不中,亦不遠了。

「對,但在中國共產黨,鬥爭是不會停止的。毛澤東最擅長的就是『拉一派,打一派』,在劉少奇被軟禁後,可以被拉來打我的,就只剩江青所率領的四人幫了。只要我搞定四人幫,我就可以在毛澤東死後順理成章地繼承權力。可惜事與願違,毛澤東比我快一步,在1970年的廬山會議上,我的幫手陳伯達被解職和監禁。我知道我已經被當成『被打那一派』了。」林彪繼續說。

「那你沒想過反擊?」明知對方要攻擊你,當然要反擊吧!

「我派了我兒子林立果去暗殺毛澤東,可惜卻失敗了。

我打算逃亡到蘇聯,飛機上卻被裝上了定時炸彈,我一家三口,無一生還。」林彪說。

這次鉛筆沒有刨完,我看著被削得尖尖的林彪,還有剛才所有的鉛筆屑。我覺得這世界上沒有比毛澤東更可怕的家伙了,哪個幫過他的人,哪個就會死於非命;所謂「拉一派,打一派」,然後拉另一派,去打剛才拉那一派,無限輸迴

但我想當毛澤東死了之後,這種無止境的逼害應該要停止了吧。於是我把餘下的鉛筆倒出來,發現有兩支是有靈魂附在上面的,他們一個叫胡耀邦,一個叫趙紫陽。

「你太天真了,你以為是毛澤東一個人的錯嗎?錯了,那是中國共產黨的基因,深深地埋在每一個掌權者身體內。」胡耀邦說。

「對,他們要鬥垮你,需要的只是共同利益,而不是藉口。」趙紫陽說。

「我只是要反貪污,卻被冠上『姑息、放任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帽子,最後被氣得心臟病發,一命嗚呼。」胡耀邦說。

「我更慘,我只是去廣場說了一句『學生們,我來得太晚了。』。就被軟禁了十五年,最後鬱鬱而終。」趙紫陽說。

我要重新命名這盒鉛筆,就叫做:「共產黨,好恐怖」吧。或者,他們附在一副骨牌上會較合適,一塊推倒一塊,然後這一塊又推倒下一塊,直至全部都倒下為止

由那一年開始,我就沒有再相信過中國共產黨任何一句說話。可惜,擁有這能力,用過這盒鉛筆的是我,而不是戴卓爾夫人。

例子說完,事實上,人大了之後,我並不覺得這能力對我是一個負擔,反而是讓我好好珍惜生命的一個理由。因為人死之後,就甚麼都不能做了,只剩下記憶,我要為世界留下更多更好的記憶。即使我沒有這能力,這些記憶和發生過的事都會一直存在,直到永遠。

星期二, 9月 15, 2015

其實Mario頂帽綠到發紫

你咁天真以為Mario真係三十年都未救到Peach公主?
你以為 Peach 真係被 Bowser 捉走?
你以為Mario係個專一既老襯?

少年,你太年輕啦!

呢隻根本係一隻「捉姦在床但係又次次遲左少少等條八婆又扮受害者」既 Game。

clip_image002

故事由1981年講起:

1981 Donkey Kong [街機]

Mario 係一個地盤工人,係咁奴役一隻叫Donkey Kong既猩猩幫佢做野,叫佢係咁OT,得閒又冷言冷語,屌下佢咁。

clip_image003

於是Donkey Kong頂唔順,決定啟動佔中發起革命,於是佢綁架左Mario條女:

File-PaulineHD

阿Pauline(無錯,你心目中既痴心情長劍Mario係有前女友既!)

咁阿Mario就去救阿Pauline,救完之後,佢因為引起騷動比人炒左

 

1983 Mario Bros. [街機]

由於量地,於是佢兄弟Luigi就介紹佢去Mushroom Kingdom幫人通坑渠。

咁阿Pauline就梗係唔會跟佢去通渠啦,仲收埋Donkey Kong做兵,建立佢自己既事業。

clip_image006

留意佢兄弟,果時頂帽仲係白色的!

 

1985 Super Mario Bros. [任天堂灰機]

咁佢兩兄弟通渠真係有一手,搞到Mushroom Kingdom既國王鬼咁高興,於是就收留左佢兩兄弟,係城堡呃飲呃食,當然,最重要既係,幫佢通渠。

點知有一日,Bowser見Mushroom Kingdom發展得咁好,就衝入去城堡諗住叫國王讓位比佢,國王梗係落閘放菇,啋你都有味啦。Bowser食左咁大個檸檬,嬲嬲豬,條氣唔順,見阿國王個女Peach公主都生得幾好樣,於是就順手捉左佢返去享用。

國王就諗起果兩個通渠佬都幾打得,叫佢地去救個女啦,救唔到,咪當政治婚姻囉。

於是Mario就山長水遠咁行去Bowser屋企,再掉左Bowser入佢屋企個熔岩池。

clip_image007

不過你又唔使擔心,正常人,如果唔識游水就唔會係屋企整個泳池,所以Bowser係識遊熔岩既,完全無事。只係條女就比個鬍鬚仔搶走左。

1988 Super Mario Bros. 2 [任天堂灰機]

搶左條女返黎,英雄救美,Mario即刻食住上,打算將Peach公主私有化。而亦因為謎一樣既原因,佢兄弟Luigi由呢集開始買左頂綠色既帽黎寸阿Mario。

clip_image009

有一日,佢兩兄弟、公主同一個菇頭隨從就去野餐,發現有個山洞可以通去異世界,於是一行四人就衝左入呢個叫Subcon既異世界冒險。係人地塊田度挖人地D蘿蔔出黎掟人地。做既野仲衰過Bowser黎Mushroom Kingdom果時,成個世界比佢地搞亂晒,原本已經差唔多完全佔領Subcon既Wart比佢地既主角威能搞到功虧一貴。

 

441px-Wart_Artwork_-_Super_Mario_Bros_2

呢個係Wart。

而呢集亦證明左其實Peach公主好好打,完全唔輸比佢兩兄弟,或者Bowser。

1989 Super Mario Land [Game Boy]

KO左個異世界之後,Mario得到Mushroom Kingdom既一塊封地,叫Mario Land,但佢唔理,決定掉低條女係Mushroom Kingdom、掉低佢兄弟係Mario Land,然後出發流浪。

條友真係去到邊,邊度就會比人侵略;今次佢去到一個叫Sarasaland既地方,有一隻叫Tatanga既東西用心控術佔領左Sarasaland,仲打算強行娶Sarasaland既公主Daisy做老婆。

Tatanga

佢係Tatanga。

Daisy_MP10

佢係Daisy。

鬍鬚仔見Daisy幾好樣,窮心未盡,色心就起,於是就直搗黃龍,打贏Tatanga,救左Daisy,然後當然係英雄救美,以身相許,一條龍。

可憐既Luigi同Peach慘被蒙在鼓裡,唯有各有各玩,隻眼開,隻眼閉啦。

1992 Super Mario Land 2: 6 Golden Coins [Game Boy]

當Mario玩夠,掉低Daisy,返到Mario Land既時候,發覺Mario Land已經被一個扮佢既肥佬Wario搶左,仲偷左佢城堡六個金幣。

佢今次就唔係好管閒事啦,話晒都係自己既野,一定要拎返,於是搵返六個金幣,打贏左Wario。仲知道原來Tatanga係Wario既小兵,負責引開Mario的。

clip_image017

1988 Super Mario Bros. 3 [任天堂灰機]

Mario由Mario Land返去Mushroom Kingdom中央諗住搵Peach公主,但發現,Bowser又黎過,又帶走左Peach公主。無理由丫,明明上次係Subcon既時候,公主好鬼打得,點會咁易比人捉?唔理啦,一夜夫妻百二蚊,都要去救嫁,咁就搵埋佢兄弟出發。

原來今次Bowser請左七個幫手(合稱Koopalings)黎侵略Mushroom Kingdom,佢地分別係(是旦啦,講完你都唔記得),總之佢地就佔領唔同既地方,然後佢兩兄弟就打贏晒佢地解放晒堆地方啦。

640px-Koopalings_-_New_Super_Mario_Bros_U

最後,又打到入去Bowser屋企,呃左佢跌落個坑度之後,發現Peach公主係Bowser間房,仲踎埋一邊扮喊。

頂你,臨時演員都係演員黎,專業D啦。但無證無據,Mario亦都唯有信佢真係比Bowser捉返黎啦。

 

1990 Super Mario World [超級任天堂]

Mario同Luigi一齊帶Peach公主返佢地鄉下:Yoshi’s Island。

諗住享受下陽光海灘,嘆下世界。點知…

Bowser又出現!帶同Koopalings,侵略Yoshi’s Island!

clip_image021

大佬,你有無咁準時呀!你係咪同條女約好嫁?個世界咁大你度度都唔去,係要去鬍鬚仔渡假果度?係你唔好彩,定鬍鬚仔唔好彩呀?

咁照舊又係打贏晒咁多個Koopalings之後,去到Bowser新屋,Bowser今次坐住架飛船黎同Mario打,當然打輸啦。但最引人入勝既係,Peach公主係果架飛船跌出黎,而架飛船只係岩岩夠遮住Bowser下半身。

 

1996 Super Mario 64 [N64]

咁前事不計啦,始終無證無據,唯有返Mushroom Kingdom個城堡過D平平淡淡既生活啦。

但有一日,公主叫Mario去城堡食蛋糕,但Mario去到城堡之後,先發現Bowser又黎左啦!今次佢開宗明義,係黎搵你呢個戴紅帽既鬍鬚仔報仇既!於是佢將Peach公主變成一幅教堂玻璃,偷晒城堡既力量星星,佢要報牛~~

clip_image022

之但係,點解唔直接殺左阿Peach公主,又或者擰斷佢D手腳丫,又或者叫個鬍鬚仔交贖金,乜都好;都應該好過將條女變做教堂玻璃黎J。而家咁樣實在太變態,又或者咁講,佢實在太愛公主啦,如果佢係靚仔總裁而唔係隻有刺既龜,大概一早就奪得美人歸啦!

結果?就係Mario捉住Bowser條尾,掉左佢埋個炸彈度,拎返晒D星星,將公主救返出黎。然後,大家都話「the cake is a lie

clip_image023

 

2002 Super Mario Sunshine [GameCube]

咁佢兩公婆無乜野做,又去渡假啦。今次去左一個叫Isle Delfino既地方;咁Mario就比當地警察誤認為罪犯,拉左佢,仲要佢用一個叫FLUDD既裝置清潔地方。

FLUDD簡直係超級兵器,進可攻,退可守,Mario清潔完城市,仲順手用佢黎維持治安。

clip_image025

係呢個時候,Peach公主又比人捉左!

我個「又」字就快要用font 144,痴線,你咁好打(玩過大亂鬥既人都知Peach公主有幾勁),唔好咁易比人捉得唔得?

今次捉佢既,叫做Shadow Mario!
496px-Shadow_Mario_Artwork_-_Super_Mario_Sunshine

打完一輪之後,發現原來Shadow Mario真身其實係Bowser Jr.,Bowser既親生仔!!

640px-SMS_Kidnapping

更驚人既係,佢叫Peach公主:「媽媽」!

嘩屌,今次真係真相大白。

Peach公主情急智生,係Mario打贏Bowser Jr.之後講,話呢個係Bowser作出黎既故仔,為左呃Bowser Jr.黎綁架佢。

我諗到左呢一刻,Mario已經睇化晒,真又好,假又好,已經過去既就無謂諗啦,於是佢又繼續同Peach公主生活落去。

 

2007 Super Mario Galaxy [Wii]及之後

之後D故事開始唔連戲,大概好似蜘蛛俠咁reboot 完一次又一次,所以都係唔講啦,反正都係「捉姦在床但係又次次遲左少少等條八婆又扮受害者」呢個套路,分別可能係上左宇宙,又或者Bowser嫌Peach公主老,改為綁架一堆七色小蘿莉咁。

640px-WiiU_SM3DW_10.01.13_Scrn11

所以話,人生,睇下睇下,就會化。

星期五, 9月 04, 2015

藝人敬禮的背後原因:中共想把「愛國」變成宗教

建國只有66年的中共在天安門廣場閱兵慶祝抗戰勝利70週年,這件事荒謬的程度破錶。就好像一個三十歲的人在慶祝結婚四十週年一樣荒謬,一樣經不起邏輯考驗。但為甚麼還是有一堆藝人,公開表態、敬禮、去為這件荒謬絕倫的事塗脂抹粉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因為所謂「愛國」,在中共眼中,其實是一種宗教。

TA_new-religions

只要那是宗教,即使說出來的東西如何荒謬,如何不合邏輯都好,作為信徒都要去捍衛。

試想想,在現實世界中有甚麼比「一個女人以處女之身生孩子,那個孩子長大後被害死,卻在三天後復活」這事更不合邏輯、更不合科學、更荒謬?但這世界上有十億人正相信這事真的發生了!或者你不喜歡我拿天主教來做比喻,那我找個偏門一點的,「1823年9月21日,Joseph Smith 在紐約西北的一個山丘上,見到了天使摩羅乃,給了他一本純金做書頁的經書,要他把經文翻譯,再傳給世人。」,這故事你未必聽過,但那本經書的名字你一定略有所聞,沒錯,那本經書就是「摩門經」。這件事很荒謬,就好像我跟你說昨晚我跟東條英機、蔣介石和羅斯福一起打麻雀一樣荒謬,但摩門教卻是世上信眾人數增長率最高的宗教之一,數以千萬計的人相信這事情真的發生過。

對比上來,「中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作為一個宗教的起源傳說,論調還算滿踏實的。

所以當那些藝人在微博訴說他們的感動時,你先不要憤怒,也不用太大反應。試想想,如果你跟天主教徒說「要生下嬰兒其實是需要精子和卵子結合的」,他們會有甚麼反應?他們根本不會理你吧!或者直接跟你說:「你怎麼可以用科學的角度去解讀神呢?」

對呀,你怎麼可能要求中共去尊重歷史呢?

 

中共需要把「愛國」變成一個人人都相信的宗教

古時,人們由聚落慢慢開始集結,面對各種不知何解的天文或者物理現象,人們沒法得到解釋。宗教亦應運而生,宗教並不是由人「設計」出來的,而是自然就從我們尋求理由的過程中誕生的。舉個例子,在沒有宗教之前,人們不知道為甚麼太陽由東邊升起,於是他們去問人,和別人討論,發現誰也不知道太陽為甚麼會從東邊升起;於是,大家開始瞎猜,幻想有太陽神每天把太陽帶到天空上去;最後,就演變成宗教。而隨著部落人口上升,統治者就利用宗教,宣稱自己是神派來的使者或是神的化身,從而得到統治權和捐獻,這就叫做「君權神授」。

到了現代,沒有人再相信「君權神授」,於是大家改用一人一票的方式,投票選出統治者,統治者叫做「公僕」,就是要為民眾服務的意思,如果你做得不好,下一次選舉就會被換走,權力會轉移。我把這種方式叫做「君權民授」(當然這種叫法不準確,但為了對稱,請將就一下)。

而中共的問題,在於他既不是「君權神授」,又不是「君權民授」,他們是「君權無人授」。他們的統治沒有根基,在1911年之前,黃河流域及其以武力擴充的週邊地區(以下簡稱黃河流域)的統治者通通是由血統去決定的,所謂的「家天下」,漢朝是姓劉的,明朝是姓朱的。但1911年之後,民國弄了一個憲法出來,把「血統」這東西和「統治權」分割了,打算改為由人民直接授權。不幸的是,黃河流域的民主化沒有成功,而這片土地更加在1949年換上了現在的主人,但他們卻沒有得到任何形式的授權去統治這個地方。

所以中共非常害怕,害怕人民突然想起他們其實沒權統治黃河流域的事實。於是他們急需要有點東西來授權他們統治這個地方,於是他們想起了「君權神授」,而最適合扮演這個「神」的東西,莫過於是「民族主義」了。

 

宗教的特點

宗教有幾個特點,而「愛國」這件事,經中共的包裝後,早就已經齊備了這些條件。

1. 宗教都擁有一些超自然,沒法用史學、科學或邏輯成功證實的法則

「中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日本威脅論」這些東西都不是用史學、科學或邏輯可以成功證實的,但偏偏又有信眾深信不疑。

2. 宗教是一種群體運動

即使你自己相信「黃夏蕙是神的使者」,認為每天跪拜她你就會心想事成。但只有你一人的話,你只是一個跟蹤狂或者變態。你必需要讓這個法則有更多的人,讓他們一起每天跪拜夏蕙BB,你才叫發展了一個宗教。這也正是中共可以放任憤青們繼續散播仇日情緒,讓人唱國歌時要感動落淚的原因,因為他需要群眾去讓「愛國」這東西變成宗教。

3. 宗教要求信眾為宗教付出

小至十一奉獻,大至塔理班聖戰為國捐軀。這些奉獻的目的是要分清究竟誰才是「自己人」。大家要一同相信一個超自然,沒法用史學、科學或邏輯成功證實的法則,這件事很易作假,因為誰也可以宣稱相信一件事,但沒有代價的宣稱只是廢話。於是,世上各個宗教都某程度上需要信眾作出奉獻。好像回教會要求信眾每天奉獻自己的時間去面向麥加祈禱五次,又或是四面佛會要求你每年都去還神一樣。奉獻得越多,就代表你越虔誠,就越證明你是信眾的一分子。這也是中共命令各藝人們犠牲自己的形象,也要在微博登一張超醜敬禮相片的原因。

 

面對這樣的宗教行為,我們要怎麼辦?

首先,事實還是要指出的,即是多些人認識歷史、科學還是邏輯總是好事,也有助讓本來有機會入「愛國」這個宗教的人在信之前發現事實。但不要妄想事實可以讓信眾放棄自己的宗教,人一旦認定甚麼,就很難改變,你只要嘗試去說服一個長者「微波爐食物無幅射」就會明白這個道理,不是那個長者有問題,而是人類有問題。這也是祈福黨、電話騙案和傳銷長做長有的原因。

其次,面對宣傳機器全開的中共,我們更要小心分析他們背後的原因。曾經有一個經歷過文革的老人家對我說過:「你能想像到最污穢,最恐怖,最邪惡的事;就是共產黨正在做的事。」狠狠的懷疑、小心的求證,有時說出一個陰謀論,比一大堆論證來得有效,這地方畢竟看事實的人少,靠感覺的人多。


其實整件事之中,最可疑的是安倍晉三,上面的道理,我肯定普京知道、奧巴馬知道、連金仔都一定知道(你看他們對閱兵的反應就會明白),所以安倍晉三沒可能不知道,但他還是去推動安保法案,去配合中共去做這場大戲呢?其實只要日本伸出友誼之手,中共設計的「愛國」劇本中就消失了一個大奸角,劇情就會變得單調很多。

在文章的最後,我想提醒一下香港的藝人,其實你們不是一直對政治議題裝聾作啞嗎?有必要為了表明自己相信「愛國」這個宗教而作小丑嗎?如果不是收到指示、威脅,又或者是得到成為「神職人員」的許諾,而只是自以為醒目去效忠的話,你最好真的祈禱中共這如意算盤打得響。但歷史告訴我們,民族主義的出路只有一條,名叫「戰爭」。

星期四, 8月 20, 2015

勇者快來死一死,《神父のゲーム》極速地下30階攻略

我一直以來,都很討厭勇者。討厭他們大刺刺地走進別人的地方翻箱搶劫,討厭他們只要一言不合就立刻開打,討厭他們只為了酬勞才幫忙別人,討厭他們自命正義。

而我最討厭的就是,勇者打魔王是一個不合理、不存在的設定。因為勇者其實沒有打地下城,挑戰魔王的理由。

近年有很多作品開始討論這個問題,究竟為甚麼勇者要去打魔王呢?

橙乃真希所作的《魔王勇者》用經濟學的角度來解釋這個問題,他認為是中央政府為了穩住政權,而把魔王,甚至整個魔界塑造成萬惡的假想敵,而勇者則負責成為偶像,讓大家忘記社會上的不公。

而大森藤野所著的《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中,地下城的怪獸死後都會掉落魔石,而魔石在那個世界中被廣泛用作照明之用。簡單來說,所謂勇者,只是礦工罷了。

而今天我要介紹的這個遊戲,則作了一個更大膽的設定。

首先,我們去App Store,搜尋「神父」這兩個字,建議中會有兩行很長的日文,不要理會是甚麼,按下去就好了。

IMG_1650

安裝完成後打開遊戲,你會見到神父正在為民眾祈禱,但神父發現民眾的捐獻卻是少得可憐。

接著一個勇者帶著同伴的棺材到來,希望神父可以把他的同伴復活。

IMG_1651

復活成功後,勇者給了神父一筆酬金。

神父靈機一觸,發現機會來了,就決定自己養怪物來殺死勇者,然後靠復活大撈一筆,目標是要成為世界第一富豪!

於是他在地下建起他的怪物養殖場。由第一隻藍色史萊姆開始。

IMG_1654

首先要做的,要填滿第一層。很簡單,當你按那隻史萊姆的時候,會出現以下畫面,說去搜尋勇者然後和他戰鬥:

IMG_1657

這裡我們來做一點簡單數學。

你有四個選擇:

  1. 你有100% 機會會獲得 9G
  2. 你有76% 機會會獲得 69G
  3. 你有34% 機會會獲得 293G
  4. 你有 1%機會會獲得 673G

即是說,每一次派出怪獸去打勇者時,四個選擇會得到的平均金額如下

  1. 9G x 100% = 9G
  2. 69G x 76% = 52.44G
  3. 293G x 34% = 99.72G
  4. 673G x 1% = 6.73G

那我們當然要選最高那個!
(每次搜尋勇者數字都會有出入,但差異不影響結論)

而且,不用等怪提升等級,直接狂派出去。

不用害怕輸掉,因為輸掉你根本沒損失,所謂怪物,本來就是像垃圾一樣被勇者凌虐的東西。

盡快把第一層的史萊姆製造機變成五個。

為甚麼是五個呢?

因為每隻史萊姆出發打勇者後,要等五秒。你有五隻的話,就可以無限輪迴,不停輸出怪物。

IMG_1658

於是你的錢開始到達千位,萬位。這時,可以向第二層進發,起五隻怪,然後無限輪迴派出,你的錢就會越來越多。

IMG_1660

填滿大約四五層之後,可以回去第一層,提升第一層的等級上限。因為這時開始,無限輪迴派怪大法的效益開始下降。而且,有正職的你,總不能不停地在玩手機吧,是時候要準備下一個階段了。

你可以用無限輪迴派怪大法,直至把第一層的等級上限升到99為止。

之後,你就可以把手機放下,看看Facebook,應付應付工作。如果你回到遊戲內,發現第一層已經全部等級99,這時你去按3號選擇,平均大約可以得到600,000 – 800,000G。這對於才剛開放第五層的你,是一個天文數字。

拿著這個天文數字,你可以把第234層都升至99級。然後等待下一次天文數字。

沒錯,你的生意已經由自己落手落腳的小鋪,找到了第一桶金,變成了一間小企業,基本上,你不再需要用無限輪迴派怪大法了。

但切記,千萬不要按那個綠色的「出荷」制,因為那會自動選擇100% 勝出的勇者,錢會少很多。

IMG_7758

幾次之後,大約十層都可以全開99級了。

IMG_7748

之後就是幾何級的增長。

IMG_7749

IMG_7750

一直去到第廿五層左右。

IMG_7752

廿五層之後,基本上就不需要再投資了,因為投資額大,回報上升卻不夠,這時,你要做的目的有兩個,排名不分先後:

  1. 直通第三十層
    IMG_7769
  2. 拿到世界長者番付第1位
    IMG_7787

這兩件事,在你有廿五層99級之後,只需要時間就能完成。

IMG_7789

其實這遊戲沒甚麼技巧,樂趣主要來自自己的腦內補完,像我就一邊玩一邊幻想那些愚蠢的勇者一直殺怪,然後被殺,最後卻來我這始作俑者處乖乖檄款復活,實在很爽。說不定有時他們不夠錢復活,而要去Farm 怪或者洗碗賺外快呢?

勇者們啊!快來死一死吧!神父在等著你!

最後祝大家屠殺勇者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