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04, 2014

爭取時間休息,省點氣力來抗爭,不用浪費時間去說服那些藍絲帶,綠絲帶。

香港遮打革命風雨飄搖,先被催淚彈亂射,然後被內耗幾乎瓦解,昨天更出現黑勢力拳打腳踼。大家都忍不住unfriend一些還在支持警察的人,責罵那些涼薄地批評學生的人。

但我認為,那是在白費氣力,因為我們根本不需要理會那些人,只要時間到了,他們就會靜下來,最後,會轉為支持我們。

為甚麼這樣說呢?

首先,人類只要有了自己相信的事,就極難被說服。即使是「一斤鐵和一斤棉花其實一樣重」這樣簡單的道理,因為他們心中早就有「鐵比棉花重」這個信念,你無論說甚麼都沒用,他們會緊緊抱住「鐵比棉花重」這個信念,拒絕離開這個安全領域。同樣情況,也出現在「微波爐有幅射」、「示威好暴力」諸如此類的信念上。

即使你成功說服他們,也是毫無作用。我們現在被一群莫視我們的人統治、壓榨、用各種方法奪去我們的自由,是不是只要他們轉為支持我們,香港政府就會突然善心的給你真普選?就會停止找黑勢力來打我們?答案顯然易見,是不會的。他們有恃無恐、他們無所謂懼、他們肚滿腸肥,而所謂支持者的人數,根本動搖不了他們。那個遊行數完人數然後回家的年代,已經結束了。

其實,只要我們取得最後勝利,他們就會統統都轉投我們。他們只會幫助「會贏的那一方」。或許他們不會承認,又或者他們覺得自己有自己相當獨特的看法,但當他們下決定又或是選擇立場時,總會優先選擇「會贏的那一方」。

以2014世界盃為例,君不見有不少人在分組賽之前支持西班牙,在淘汰賽時支持荷蘭,到了最後關頭又在決賽支持德國了。他們由始至至終,都只是在押注,對於甚麼是足球、甚麼是防守、甚麼是戰術這些,他們或許說起來好像頭頭是道,但實則上只是掩人耳目,那些東西完全不重要,他們只是想站在「會贏的那一方」。

1955年人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發起的黑人平權運動,他發起長達385日的蒙哥馬利罷乘運動,反對他的人甚至用炸彈炸他的家。但當Rosa Park被釋放,八年後進軍華盛頓,迫使美國國會在1964年通過《民權法案》宣佈種族隔離和歧視政策為非法政策後,那些白人也只有接受,到了今時今日,任何種族歧視的人在美國都只是過街老鼠。

1989年有一百萬香港人出來遊行,幾乎所有藝人都出來民主歌聲獻中華。因為那時全香港人都以為學生會贏、都以為中共會讓步、都以為民主中國會真真正正的來臨、都以為大家可以當家作主。結果,當中共祭出坦克車之後,幾年過去,主權移交變成定局,所謂沈默的大多數就都乖乖的回大陸做生意,乖乖的炒樓,藝人們更是明顯地紛紛向中共投誠。

1911年辛亥革命,武昌宣佈獨立。其他各個省份看到武昌成功獨立,他們覺得這次是真的了,不同於孫文搞那些一百幾十人自殺式起義,這次真的會推翻滿清的了,於是各個省份紛紛宣佈獨立,袁世凱也知道大清這次真的氣數已盡,這個命是非革不可的了,於是親身走進去勸退滿清皇室,中華民國才得以成立。

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要贏。因為只要你贏了,又或者是看起來要贏,那些本來不支持你的大多數,就會以光速轉軚,改為支持你的立場了,現實就是這樣殘酷。

由此可見,其實不止於沈默的大多數,即使是一眾有識之士,強如袁世凱、黎元洪、段琪瑞這些人,他們在選擇立場時,往往都是先衡量那一方會贏。

即是說,如果你想一些有能力,有領導才能的人支持你的立場的話,想他們用那出類拔萃的才華來領導你們的話,你首先要做的,就是說服他們:「你會贏!」

否則,領導反對派的人永遠都只會是現在這一班,他們領導了反對派二十多年,由臨立會那一役開始,他們有贏過嗎?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堅持下去。與其把時間花去說服一些不但無法用道理說服,即使說服了也沒用的人,不如好好休息。星期一前後將會是關鍵時刻,大家加油。

10672371_10152715488725485_1632953262786319948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