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06, 2014

大型災變港人求生手冊 - 災變的種類 - 天災(火山爆發,超大型山火,大幅度地殻變動)

在序章時提到過大型的火山爆發,如果發生在香港的話,那定會是超嚴重的災難。火山爆發是因為地殻下面的岩漿因為壓力累積而噴出,帶同大量的火山灰加上其他種種的噴出物,遠超沸點的強風會帶著火山灰吹過整個香港,這些帶著重量的風會摧毁一般不太堅固的建築物(就像巴士站,街燈,貨櫃屋這些)和壓倒不少樹木,高温會讓沒有倒下的樹木燃燒,直至附近的氧氣都被消耗為止。無論你站在哪裡,只要你呼吸,那些灰燼就會佈滿你的肺氣泡,讓你的肺部無法進行氣體交換,不消一分鐘,你就會因為缺氧而死。如果是沸騰的塵埃,更會直接由你的肺內開始燃燒,把你變成隻乞丐雞。幸運的你剛好附近有個氧氣筒又或是在密閉的室內,就可以讓你逃過了第一波的傷害,但是你可以逃到哪裡呢?這些火山灰將會以香港為中心,一直向外吹,溫度和濃度都會隨距離而變低,但要低至一個讓人可以生存的程度的話則最近要去到100公里外的廣州,你的氧氣筒能撐多久?在所有道路都被火山灰或熔岩堵塞的情況下你要多久才能到達廣州?答案是令人絕望的,你沒有生存下去的方法。

pinatubo91_eruption_plume_06-12-91

對於死亡率如此高的災變,應對方法通常只有一個,就是疏散,1991年皮納圖博火山爆發所以沒有做成數百萬人的傷亡,原因主要有兩個:

1。事件發生的地區人口並不稠密

2。事前的預報讓不少人一早疏散到安全地方

菲律賓山區的教育程度不高,當年工作人員幾經辛苦才能說服他們離開家園,逃到安全的地方,也有不少頑固的居民不肯搬走而葬身火山灰中。但是科學家們成功的預報也應記一功,他們救了無數人,而且證實了火山活動是可以預測的。

上一部份已經說過,香港其實沒有任何規模達到全城階級的疏散計劃,如果有疏散必要的話,我們將要在無計劃的情況下疏散七百萬人。假設一家小學中有1000人,他們要疏散離開學校,不旦需要計劃好逃走路線和集合地點,還需要定期的練習以確定可以應付各種意外事情。如果沒有任何準備,混亂和傷亡終將無可避免,而香港,就是一家毫無準備的小學。火山還沒爆發,在科學家發出預告後,整個城市立刻會亂成一片,路上塞滿了準備逃難的汽車,公共交通工具像地鐵和火車會擠得水洩不通,然而大家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究竟是哪裡,接下來,不安會讓大家變得煩燥,人踩人事件會在火車站發生,不同形式的小規模械鬥也會不停出現,在火山真正爆發前,死者人數可能已經是四位數字。然而,真正逃離了香港的人卻連5%也不到。

火山爆發活下來的人比其他災變中活下來的人幸運,因為只消一個星期左右,熔岩會全部凝固為岩石,會致命的火山灰也會慢慢的沉降到地面上。上文說你根本無處可逃,但如果你躲起來的地方夠封閉,而且食水食物充足可供你生活幾個星期的話,當你糧盡而離開那個封閉地方時,善後和救援的部隊應該在等待你了。在1991年的菲律賓也有原住民在密封的山洞內躲藏而活過來的。當然,前提是熔岩剛好沒有封住你的出口,否則你也只有在裡面活活餓死的份了。另外,火山爆發這種災變是地區性的,如果你獲救的話,這個世界上還有安全的地方,這比起全面核戰又或是小行星撞擊要好多了。

除了火山爆發外,有一種災變如果在香港發生也會非常可怕,就是每十幾年就會在外國發生一次的超大型山火。這種山火形成的原因很多,可能是要雷電,也可能是一些小規模的火山爆發或地熱洩漏。總之當火勢增大到一個程度之後,除了等燃料(山林)耗盡而熄滅之外,就再也沒有任何方法撲滅他了。香港有40%的土地是郊野公園,當中不是郊野的林地也不少,如果發生那種程度的山火,大概就會把整個郊野園燒掉吧。

untitled_by_matchcut-d6e35ld

你家在沙田的博康,打開窗就可以看見由獅子山和畢架山等組成的山脊,但今天映入你眼簾的,卻是一條整齊而寬廣的火線,風捲殘雲般向山下撲過來。不消五分鐘,那條火線已經壓到你家樓下。當你還在想你身處的二十八樓沒有那麼易被波及的時候,二樓及三樓已經起火,首先燒著的是窗簾,然後沿著窗口燒進客廳,梳化和床首當其衝燒過不亦樂乎,到你回過神來的時候,火勢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二十八樓被熊熊的火舌吞噬只是時間的問題了。你怱忙執拾一兩件衣物,然後往樓梯那邊衝去,就在這時你聽到由升降機大堂那邊傳來的一聲巨響,感覺就像一整個貨櫃由高空掉到地上的聲音,看來有人在這個關口還在使用升降機,導致了慘劇的發生;你也管不得這麼多了,從那條擠滿人的樓梯往上走,幾經辛苦後,你終於來到了頂樓(明明只是三層樓梯,但卻好像爬了一輩子似的),但你發現往天台的門卻被一條鐵鍊鎖住了,人們只有擠在那邊鼓譟。在這一刻你突然想起2001年在紐約那楝被燒得通紅的世貿中心的下場,心中一怯,但你發現你根本無處可逃。腳下是一片火海,而且較矮的樓層已經燒得十分起勁,留在天台,卻只有等待大樓崩塌的命運。這一刻,你巴不得自己可以成為荷里活災難片的主角,奇蹟會發生在你身上,但事實上在你的一生中,奇蹟從來沒有在你的視線範圍內出現過。

當香港變成了煉獄之後,如果你一直躲在海中心的船上又或是防火能力超強的建築物內,你應該可以逃過一劫,但你面前的香港會變成了一片烤焦了的多士,除了燻黑了的地面和建築物外,你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了,但比其他災變的生還者來說,你已經十分幸運,因為你可以等待聯合國救援隊的來臨,他們會把你帶到安全而且不用挨餓的地方去。

另一款足以令香港人感到絕望的天災,當然是地震了。或許你會說香港並不是在地震帶內,連發生有感地震的頻率也少得可憐,但如果這是全球性的地震呢?

地球是一個由熔岩組成的液體球,上面飄浮著薄薄的板塊,這些板塊上凹陷的地方承載著海水,而我們就住在那些沒被水覆蓋的地方。如果地球像個足球般大小的話,那地殻就只有郵票那樣厚,那些飄來飄去的郵票一旦發生碰撞或擠壓,就會發生嚴重的地震,這些動作可以在幾億年間發生,也可以是先把能量儲起,然後一次放出。如果這地球上的版塊這些年來的地震都只是小試牛刀,真正大量的能量其實一直像一條拉緊的橡皮筋一樣一直在儲蓄,到放出來的時候,那幾塊在足球上飄浮的郵票將會不受控地大幅震動,強烈地震將會無差別地襲擊地球的每一個角落,本來地震就已經頻繁的板塊邊緣可能會沉到岩漿裡去又或是凸起成為高山,像香港這種離板塊邊緣比較遠的地方則會發生前所未見的強力地震。香港一般的建築都沒有任何的防震惜施,面對這種程度的地震時,高樓大廈就好像放進攪拌器的威化餅一樣,變成一堆堆的碎片,下面壓著無數的死屍,又或是將要活活餓死的人。

你剛好在青衣城旁邊的青衣運動場練習跑步,突然間,你感到地板在劇烈地搖晃,整個運動場的地面就好像變成了一塊橡皮一樣,不規則的晃動著,周圍的高樓紛紛像斷掉的Pocky一樣倒下,晃動一直在持續,持續了大約有三分鐘,就這短短的三分鐘,本來包圍著你的住宅大廈已經全部化為烏有,你左手邊的青衣城沒有倒下,但已經變得歪歪斜斜。你拖著滿身汗水的身體,在那幢佈滿裂痕的看台旁邊繞過去,你在猶豫自己應不應該回去你那位於灝景灣的家,你覺得自己無法面對家園被毁的事實,而且你也不敢進入那幢像壓扁了的蛋糕般的青衣城。但不回家的話,你無處可去,環顧四周,疏疏落落的站著和你一樣在剛才的大地震中活過來的人,有些人在歇斯底里地狂奔,有些人跪在地上絕望地祈禱,也有些人像你一樣只能茫然地站在這裡,不知道應該做甚麼。正當你還在思考的時候,地殻又再晃動起來了,運動場外的馬路像條絲帶一樣擺動著,水泥路面被強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斷為無數截,你意識到你剛剛思考的東西是多麼的無謂,在這樣的環境下,你終於明白你唯一需要思考的事情就是如何活下來。

HK_Tsing_Yi_Sports_Ground

第二次的震動持續時間比第一次短,但力量卻比第一次來得猛。你覺得自己會被地面拋上空中,所以你跪在地上,用雙手護著頭部,你希望橫飛的建築物碎片不要剛好掉在你的頭上。但你身邊的女途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她站立不穩,像個倒地胡蘆般在地上滾來滾去,青衣城也在這一刻崩塌,巨大的聲響和橫飛的水泥碎片同時出現,你斜眼一督剛才倒地的女途人,發現她已經被足球大的水泥碎片擊中,斷了一條腿,躺在地上大聲的哀號。

震動終於停止了,在你眼前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一座還沒倒下的建築物,天空被揚起的塵土染成白濛濛一片,能見度大約只剩下兩公里左右,對岸的荃灣整個沒入於這兩次震盪揚起的灰塵當中。你想要活下來,但你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可以達到這個目標。你知道餘震還會發生好幾次,所以你決定回到球場中間,那裡比起建築物林立的住宅區至少要安全一些。不少人和你的想法一致,你們或坐或站的聚於球場中間的地方,開始聊天並且互相認識。時間一分一秒經過,你們一起捱過了幾次強烈的餘震和無數次小型的震動,球場也由你們中間的十幾人慢慢聚集了過百人。大家的肚子都餓了,但球場內除了那些生長得不怎麼理想的草之外就甚麼也沒有了。有人提議到附近住宅區中的超級市場找食物,大家都贊成,但大家都不想成為走進去那一位;在你推我讓期間有人拿出一支鐵撬往另一人的頭顱打過去,被打的那人當場腦漿併裂,尖叫聲夾雜嘈吵聲向你襲來,有些人開始扭打在地上,而你則突然感到後腦一涼,然後就再也沒有知覺了。

香港人完全沒有應付地震的經驗,不知道應該躲到哪裡,不知道如何在大多數建築物倒塌後找到食物,不知道夜晚可以在哪裡睡覺。不單止地震,所有在災變後對生存下去有幫助的技能,我們的教育系統都沒有在教,這是可怕也是可悲的,因為當事情發生的時候,大部份人根本連如何才可以生存下去都不知道,即使你剛好知道這些知識,但那99%不知道的人還是會拖垮你,而知道的那1%人力量也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