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3月 30, 2014

大型災變港人求生手冊 - 災變的種類 - 大型氣候轉變(風暴,冰壩效應)

大型氣候轉變(風暴,冰壩效應)

_70944951_typhoon_area_philippines_976                                   

其實從每天的天氣我們就可以看出,地球已經生病了。各種風暴、乾旱、酷熱、嚴寒紛紛侵襲世界各地。電影<明日之後>中就描述過大型的冷風暴會把我們文明摧毀的情況;颶風卡特里娜在美國紐奧良肆意破壞,讓30至40萬名兒童無家可歸,讓1800人死亡,讓紐奧良市出現了無政府狀態。劫匪們公然當著警衛隊和警察的面,大肆燒殺搶掠和強姦,又和警方槍戰。放心,香港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因為在颶風來臨時美國政府已經要求紐奧良市過百萬的民眾疏散,傷亡已經減輕了很多,再一次要問一個問題,就是香港人可以疏散到哪裡呢?廣州?澳門?珠海?深圳?如果那個風暴是要讓全港人避難的規模,那以上哪個地方可以倖免於難?又哪個地方可以容得下七百萬人?

我稍微在GOOGLE上搜尋了一下「香港政府」和「疏散計劃」,發現只有大亞灣發生事故相關的計劃,而且只打算疏散由平洲到大鵬灣附近的香港水域。換然之,如果要面對必需疏散七百萬人的情況,我們的政府是沒有公開的計劃的,沒有人知道要怎麼做,也沒有人想過要怎麼做。

所以我可以斷言,香港不會像紐奧良那樣出現無政府狀態。那種狀態需要一個只剩空殼的城市,一個警察和軍人都已經遷出或者不再執法的城市。要造成無政府狀態,惡徒要麼比警察多,要麼就是空間夠多,他們容易躲起來又或是打遊擊戰。其實人們中會作惡的比例其實不高,香港2009年每10萬人才有12.4宗劫案,比例是0.0124%,那七百萬香港人中其實只有868個人會搶劫,在太平盛世時會挺而走險的人會較少,當災變發生時作惡的人會增加,但即使增加十倍,也只是8000人而已。由香港人無法疏散到任何地方,香港沒法變成空殼城市,35000的警力會全都保留在城市內,面對擠逼的災後城市和讓人絕望的警力,惡徒們根本就沒有造成無政府狀態的空間。

但香港人面對的將會是更深層次的絕望,並不單是有人在搶劫、無家可歸之類的東西。一個超級颶風在菲律賓與台灣中間直插珠三角,你看著新聞,見到台灣南部民眾疏散到北部的混亂情況,知道菲律賓死傷人數破十萬。你心裡卻想著兩天後的颱風假要約朋友打麻雀,報上次一箭之仇。天文台的科學部長叫大家採取防風措施,政府也罕見地在三號風球時就已經開放避風中心。兩日後,你一覺醒來,打開電視,發現你期待的颱風假終於來臨,新聞報導中卻沒有了戴著頭盔的記者在現場報導,取而代之的是滾動的文字畫面,畫面叫大家不要離開安全地方,直至另行通知。你的窗戶因為被狂風和暴雨毆打而發出痛苦的呻吟聲,你拉開窗簾,發現日常在你窗外的風景全部消失不見,密集斜行的雨點取代了一切,能見度變成了零。你打消了約朋友打牌的念頭,開始擔心那個一直在震動而低吟的窗戶的安危。說時遲那時快,整個窗框從牆上向屋內塌了下來,玻璃碎片散落滿地,雨水以驚人的速度湧進你的屋內,不消幾秒,你已經全身濕透。你想用窗簾稍為阻擋一下,但湧進來的強風讓你連接近窗口都有困難。當你猶豫要怎辦才好時,水已經浸至你的膝蓋了,這時你望向你的電視,他還在叫你不要難開安全地方,但卻沒有說如果你待的地方已經不再安全時,你可以做甚麼。你勉強的逃離家門,升降機已經不能使用了,雖然你家住的是37樓,但無家可歸的你也只有從那條不斷有水向下流的樓梯往下走,沿途你見到不少和你一樣境況的人,你們沒有交談,只是默默的往下走。當你走到三樓時,你覺得你的膝蓋已經不是屬於你自己的了,但更絕望的事實卻正放在你眼前,整條樓梯都灌滿雨水了,你和那些塞在樓梯中的人們處於一個進退兩難的局面。樓梯間通向天井的窗戶發出一種似曾相識的低吟聲,你知道大事不妙,但已經太遲了,天井中已經注入了滿滿的雨水,那扇窗戶承受不了水壓而破裂,雨水從破窗中噴射出來,瞬間就淹沒了你的頭頂,你還沒來得及施展你的泳術,頭就已經撞上了天花板,不省人事。

當你醒過來的時候,你發現你被人救起來,正躺在大廈天台上,風雨已經停了,溫暖的太陽照著你前額。你緩緩的爬起來,看見你旁邊的滿滿的堆滿了屍體,看來你不是被救起,而是被當成屍體處理掉了,你沿著樓梯往下走,大廈內空無一人,再次走到三樓時,你發現水已經退卻,但大廈的樓梯出口卻被雜物堵死了,你被困在這幢除了屍體外甚麼都沒有的四十七層大廈當中,你既口渴,又肚餓,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來可以做甚麼。

超巨型的風暴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卻是全球天氣的轉變。公元前一萬多年,距離我們最近的一個冰河時期結束,地球進入了最年輕的地質年代,由於氣溫上升,導致兩極冰川融化,水位上升淹沒了由西伯利亞通往阿拉斯加的陸路「白令陸橋」,也淹沒了在把東南亞海域連成一片的「巽他陸橋」。然而,這種淹沒並不是慢慢發生的,不是水位每年升高一厘米,然後幾千年後就把大陸淹沒,很多地質證據都顯示那是一場超級的大洪水。而這場大洪水的事故也在人們中口耳相傳,最後變成多個古文明的神話,當中當然包括大家最熟識的諾亞方舟和阿特蘭蒂斯了。為什麼會出現大洪水呢?這個其實還不清楚,有些學者說是因為由小行星撞擊(這個上面已經說過),更有趣的說法是當時冰川的融解是由表面先開始的,慢慢的,就會形成了像我們冷飲冰塊般的「凹」型,把大量的水的裝在裡面,形成了一個像水壩的東西,冰塊一天一天融化,水的量一天一天上升,最後達到臨界點,冰壩承受不住水壓而崩潰,足以令全球水位上升幾百米的水一次過倒進大海,形成了難以想像的大海嘯,更糟糕的是,海水再不會退下去了。形成了今天的白令海埉、馬六甲海埉,本來的陸地就這樣永沉海底。

如果同樣的事情在今天發生的話,香港應該只會剩下十幾個小島,包括太平山島、獅子山島、馬鞍山島、大帽山島和鳳凰山島,90%以上的建築會沉沒在海裡,生還的人數少得可憐(海嘯會做成的後果上面也已經談過了,不贅)。

又再一次,活下來的人才是最悲慘的,在幾天內,你在慈雲山上方的獅子亭附近見證了一個又一個的超級巨浪,今天總算平靜下來了,但水完全沒有退去的意思,山下的公屋全部都淹沒至頂,在山上的十幾人全都徬徨無助,士多的老闆告訴你他的存貨已經差不多被大家吃完了,再下來你們將要想法子找糧食和食水。附近的小溪大多由山谷中間流出,現在都被淹沒了,變成了鹹水。你從沙田坳道稍為走下山,發現沒走多久你就已經看見海邊了,你們已經被困在山上。你想只要把海水蒸餾就能飲用吧,但你卻沒有燃料,沒有可以用作蒸餾的裝置。缺水缺糧已經十五日,完全沒有任何跡象會有人來救你們,其中一位同伴偷偷跟你提議要殺了那些體弱的人作糧食,你摸了摸自己早已經餓得要死的肚子,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事情發展沒有你同伴想像得那麼順利,在這獅子亭附近,大家為了保命和獵殺對方作為糧食而展開了戰鬥,你的左手被菜刀斬了下來,你把骯髒的衣服脫下來綁著傷口,但流血卻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你的眼睛逐漸模糊,你想:「這樣也好,總比活活餓死來得痛快。」

總的來說,就如 Matrix 裡 Agent Smith 所說,其實人類是地球的病毒,我們不停地蠶食著這個星球的資源,讓這個星球生病。

Agent-Smith-in-The-Matrix-agent-smith-24029440-1360-768

結局只會有兩個:

1. 病人自己生出了抗體,消滅了病毒。

2. 病人被病毒蠶食殆盡,然後死去。

無論那一個結局,病毒都會消失,或許,這正正就是人類應該有的命運。

星期三, 3月 26, 2014

大型災變港人求生手冊 - 災變的種類 - 大型病毒(含喪屍)

大型病毒(含喪屍)

Dead-Rising-3-3

上面已經說過,2003年肆虐香港的非典型肺炎(SARS)算不上是大型災變,起碼,還不夠大型。那不久的將來會有比SARS更強的病毒襲擊我們嗎?是現在大家每天都還是提心吊膽的禽流感,豬流感,還是幾年前的伊波拉病毒?又或許是恐怖份子研制出來的致命病毒?現在世上正在有一大班人為阻止傳染病毁滅人類而努力著,究竟我們會像對抗天花那樣成功防衛住病毒的侵襲?還是我們慢了一步而被大量感染死亡?這種競賽誰勝誰負誰都說不上。

如果有看過電影<12 Monkeys>或者漫畫<20世紀少年>的話,你就知道,在高度全球化、航空交通發達的今天,只要擁有傳染性高加上致命的病毒(有短暫潛伏期更好),要讓全球人口減少90%或更多,一點難度也沒有。假設病毒是由空氣或是飛沫這些條件較少的媒介傳染,帶著病原體到世界各地的大機場巡迴一遍,像是香港、北京、杜拜、多哈、巴黎、倫敦、紐約、洛杉磯這樣走一個圈,感染的人數和速度將會超乎大家的想像,人們會毫不自覺地把病毒帶到人口稠密的市中心去,然後一傳十、十傳百,很快,整個城市的交通網絡已經佈滿了病原體,我們無處可逃。

首先是有一些傳言從FaceBook上傳出,說某某在醫院工作的朋友或是親戚知道了新型病毒的存在,要大家注意清潔和戴口罩,網上流傳的謠言多如天上的繁星,自認為聰明絕頂的你當然不會理會這類「盲搶鹽」般的消息。生活如常進行,過了三天後你在火車上看到新聞直線報導流感高鋒期突然來臨,一時間大量人感冒、發熱、頭痛、嘔心,醫療服務供不應求。但你每天還是正常上班,只是公司裡請病假的同事越來越多。又過了一星期,政府終於宣佈我們正在面對新型病毒的襲擊,呼籲有症狀的人要自我隔離。再過三天,大學教授在記者會上證實這種新型病毒感染者的死亡率高達90%,所有市民都應該立刻自我隔離,不要踏出家門半步;而就在這新聞在電視播出的同時,你感到自己從鼻中呼出的空氣熱燙得驚人,伸手摸一摸自己的額頭,那種像是摸在灼熱的鐵板上的感覺讓你心知不妙,但日子還是照樣前進,你從電視新聞中得知這種病毒現在還沒找到治療方法,但醫院卻劑得水洩不通,而醫護人員卻因為病毒而一一倒下。再一星期後,你頂著頭頂上的冰塊袋子,卻發現客廳中的電視已經沒有畫面了,只剩雪花;電話訊號也變得極不穩定,完全不能打出;打開水龍頭,卻只有黃泥漿流出來。你拖著你那無力的四肢,看著家中那個空空如也的雪櫃,失望的坐了下來,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由於感染的速度異常的快,大量的病人會拖垮整個醫療系統,醫療系統反應不過來的後果就是讓更多人感染,這個雪球會滾到一個地步讓整個城市的運作停滯,電力供應、資訊網絡、傳播媒介等等,都需要人力和專業知識來保持運作,大量人類死亡會讓這些通通斷絕。都市變得死寂一片,由於病毒是無差別地傳播,甚麼隔離、防疫在這種大規模的傳播下都不會再有用,洗手和戴口罩並不能保證你的安全。僅存的人們要麼是天生免疫,否則就是穿著笨重的保護衣物。天生免疫的人可能不到人口的1%、而保護衣物的供應也讓生存的人絕無僅有。當香港人口降低到只有10%的時候,哪裡才會有食物呢?超級市場被搶劫一空,不會再有卡車從大陸運食物過來,我給你一塊農地,你懂得如何種植可吃的植物嗎?哪些植物可以提供蛋白質、哪些可以提供碳水化合物,你知道嗎?我給你一把弓,幾支箭,你懂得如何捕殺可以吃的動物嗎?你知道香港哪裡才有野豬嗎?你知道要殺多少才能讓牠們的數目不會下降以致絕種嗎?這些問題,你問100個香港人,有沒有半個懂得回答?假設有5%人懂回答以上問題,而700萬香港人在傳染病肆虐後剩下七十萬,即是懂得如何制造食物的可能只有3000多人,如果你不是那3000多人,你就要等待那3000多人製造出多餘的食物你才有機會生存了。然而,在這樣惡劣的環境,單單要自己吃飽可能都有困難了,如何還能製造出多餘的糧食來養活你呢?況且,這七十萬人之中可能有一半還不可以脫下身上的保護衣物呢。

如果那個病毒不單是令人們死亡,而是令人們變成喪屍呢?那情況會更加可怕,病原體不斷地增加,而病原體不會因為死亡而暫停傳播,而是傳得更加厲害。如果病毒是讓人快速地死亡,那並不太可怕,因為我們可以通過隔離來控制病毒的傳播,畢竟死人是不會帶著病毒然後四處出沒的。但喪屍就麻煩得多了,因為他們正正是帶著病毒四處漫遊,而唯一的目的就是傳播這個病毒。關於喪屍的遊戲、電影還有故事已經太多太多了,所以在本手冊中我就純粹把他們當作致命病毒來考慮算了。

星期日, 3月 16, 2014

朋友們, 來搞革命吧!(《中山立志傳》 圖文攻略)

image

《中山立志傳》是由《民國無雙》團隊九龍尼亞與中華中山動畫電影聯合製作的角式扮演遊戲,玩家在遊戲中扮演剛剛乙末廣州起義失贁,潛逃到日本的孫文;玩家可以體驗到由1895年至1911年武昌起義其間,孫文努力不懈、屢敗屢戰地發動了十次起義的過程和感受。

(Facebook 專頁,內含下載點)

準備好了嗎?讓我們來搞革命吧!

image

劇本只有一個:《中山傳》

甲午戰爭、清廷腐敗積弱這些遠因都早就人所共知;當腐敗的傢伙霸佔著政權時,我們唯有推翻他們!推翻腐朽不堪的制度,推翻弄權賣國的政權!

人民都在裝睡(OK,1895年魯迅還沒出生),我,孫文,就是要走出來,用最激烈的行動,一點一滴地去崩解滿清這道高牆。

image

當你變身成為孫文後,你發現有一個美女叫你起床。而那個女子擁有著一個你不太熟識的名字-粹芬。

image

陳粹芬出生於屯門,沒錯,是現在有西鐵站那個屯門,是1891年陳少白介紹她給孫文認識的,在十次革命其間,她和孫文一直在一起。陳粹芬一直隨軍作戰、送飯、印刷宣傳品,忙碌不堪,從不言苦。直到革命成功後,她卻到澳門孫眉(孫文親大哥)給她買的房子中隱居去了。傳奇一生。到了1942年,一位國民黨將領專訪她,她說:「我跟孫中山反清建立了中華民國,我救國救民的志願已達,我視富貴如浮雲﹔中山自倫敦蒙難后,全世界的華僑視他為人民救星﹔當了總統之后,貴為元首,崇拜者眾﹔患難易,共富自古共貴難。我自知出身貧苦,知識有限,自願分離,並不是中山棄我,中山待我不薄,也不負我。外界人言,是不解我。」

完全可以用「共患難易,共富貴難」八字形容的傳奇一生,怎麼沒人為她開拍電影?

感概說完,孫文這廝超有女人緣,真讓人不爽。

長篇大論的教學之後(可以答「知道」然後跳過,但沒玩過的話,還是看一看的好,因為第一個月非常重要,如果用了來試操作方式就實在是……),正式進入遊戲。乙未廣州起義剛剛失敗,身無分文的孫文潛逃到了橫濱。

image

左上角有頭象,旁邊是孫文好友陸晧東設計的青天白日旗(陸晧東為了保住革命人士名冊,在乙未廣州起義犠牲了,是為孫文犠牲的有識之士1號。),下面是你的所在地,旁邊有一紅一藍兩條能力值,紅色的體力,藍色是行動力。

點擊地圖上的城市,會出現其他資料:

image

自身的能力狀態、任務、契約還有城市的資料都可以在這裡見到。

體力即使歸零也不會死掉,而且只要結束回合就會完全回復,請放心使用。

行動力則比較麻煩,基本上做任何事都需要消耗10點行動力,而現在每個月回復的行動力就只有10點,那真是少得可憐。

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要增加每個月回復的行動力!唯一的方法是去完成任務。

第一個任務是去東京找鄭士良商談惠州起義,所以不要進入橫濱,直衝入東京吧!秋葉原!我來了!

image

和鄭士良談過話後,得到了鄭士良和史堅如的部隊,之後就回橫濱找秋瑾。中間陳粹芬會問你懂不懂如何作戰(很長篇的,而且聽完你還是不會懂),可以選擇跳過。進橫濱後和秋瑾對話會直接進入戰鬥,隨便亂打也會贏,而且輸了也不要緊(大概,真的沒輸過)。之後陳粹芬會問你懂不懂如何編成部隊(很長篇的,而且聽完你還是不會懂),要不要聽隨你。打完後,秒瑾會跟你要100元(革命就是這麼現實的工作!)

為了那100大元,你唯有到長崎找好基友梅屋庄吉。

image

可惡的孫文,連男人緣都這樣好(怒)!

再次和他談話,好基友會資助你100大元,回到橫濱,把錢上檄給秋瑾,那樣每回合的行動力就會+10 了。

任務叫你到台北去找陳少白,但不用急著過去,因為陳少白也會向你要錢,這時要先設法存100元再過去台北。

這時先到大地圖,然後Save一下。拿著你剩下的40點行動力,在橫濱城內進行革命行動,努力地存100元。

image

革命行動其實是千篇一律的,不外乎就是籌錢和鍛鍊你自己的基本能力。但千萬不要選擇「募集資金」那是一個騙局,10行動力換來大約只有平均5資金實在也太離譜,所以當你要籌錢時,一定要選擇機密行動。

機密行動會遇到的事情就只有以下幾個:

  1. 使用黑材料登報,增加行動力
  2. 看見河流上的小魚,烤來吃,回復體力
  3. 遇上追債的大媽,需要戰鬥
  4. 遇上傳教士,需要戰鬥
  5. 遇上剌客,需要戰鬥
  6. 遇上金主,需要戰鬥,戰勝有20-50元不等
  7. 遇上惡霸,需要戰鬥,戰勝有20-50元不等
  8. 遇上流氓,需要戰鬥,戰勝有5-30元不等
  9. 撿到錢(50-100元不等)

孫文外號孫大炮,嘴炮宇宙最強!只要你選「上前攀談」再狂點「說服」,戰鬥就沒可能會輸的了,這時候如果擅用Save/Load大法,要在這40點體力內存滿100元可說是毫無難度(筆者最高紀錄在一個月內用50點體力生了700元);即使不用S/L大法,幾個月內你也必定可以存滿100元,說不定還順道升了幾個等級,存了一堆技能點。

當你拿著100大元的時候,就可以到台北去找陳少白了。

image

革命最重要的,果然還是錢啦!和陳少白談話兩次之後,你的體力一回合就可以回復30了。

這時候當然是要先Save 囉,然後就去神戶找宮崎滔天,他會把山田良政的部隊給你,接下來就回東京真正開始準備惠州起義了!來吧!慈禧!

因為惠州起義即使甚麼都不做也會贏;你就當作練習,隨隨便便的打就好,甚至你不上陣也沒問題。

關於上陣,當你將部隊交給鄭士良後,再和他談一次話就會出現要否隨隊出陣的選擇了。

雖然你看見了攻方勝利的字樣,但最後對話中你會發現彈藥用盡,而且補給也跟不上來,最後只好解散部隊。惠州起義宣告失敗。

這次會戰後。史堅如和山田良政會成為犠牲者No.2 & 3,所以切記不要投資在他們身上哦。

之後劇情會叫你回去神戶找宮崎滔天,他會叫你到東京去找黑龍會的內田良平。

image

你立刻又去到東京,內田叫你整合華興會和光復會,還給了你四個人名,分別是黃興、宋教仁、章太炎和陶成章。

你的目標是陶成章和黃興,這個時候你先把軍事練上30。方法是當你有技能點時就在東京鍛鍊能力,沒技能點的話就進行機密行動,升級後又會得到技能點,很快就可以練上30的了。

練成30點體力後,由於你已經做過了不少機密行動,身上應該會有點錢的,如果不夠的話,請存夠100元再離開東京。

先到吉隆坡,給陶成章100元,光復會就會同意合併了。然後出發到河內找黃興。

image

放心,黃克強是你不折不扣的大Fans,這時你的軍事早就練到要求的數目了,因此只要談話兩次就搞定囉。

回到東京找內田良平,成立同盟會,之後你可以欣賞一下同盟會的議事方法,你會發現起義屢戰屢敗也不是沒有原因的。更重要的是,你每回合就可以回復40點行動力了。

不要急著離開東京,再去找內田良平一次,他會要求你在革命成功之後分他中國東北,別想了,答應吧,反正孫文的革命本來就不可能成功嘛。而更更更重要的是,你每回合可以回復50點行動力了。

接下來就要開始準備一連串的起義,準備起義要做的有幾件事:

  1. 訓練和升級你的部隊
  2. 籌錢幫部隊買裝備
  3. 籌出發的費用
  4. 把孫文練成「鐵拳無敵孫中山」

而這些事,都需要行動力。

想要訓練你的部隊,你就在大地圖上直接按左下角的部隊管理,選擇部隊,然後狂按「訓練」。

在這裡稍為說明一下部隊的養成方法:

image

沒有選擇部隊的時候,會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進行最大整補」,另一個是「只補六級以下」;為甚麼要「只補六級以下」呢?

因為這遊戲五級以上的部隊,一旦進行整補,就會下降一級;換言之,當孫文的國民軍升上六級,兵力變為200/220,進行整補的話,兵力會先升上220/220,然後等級下降1,立刻又變回200/200,那豈不是完全徒勞無功了?如果想要6級滿兵的孫文,你就只有乖乖地把孫文升上7級,然後才整補,你就會得到一個6級滿兵的孫文了。

開首幾場戰役,5級就夠了,再升上去太浪費了。

當你點選部隊以後,會出現六個選項:

image

「整補」就是把部隊兵力補滿,但士氣會下降,不過別擔心,休息一個月就會回復了。

「強化」就是為部隊買裝備,這個非常重要,稍後再談。

「升級」就是轉職,其實玩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三合會眾和青幫幫眾有甚麼關係,但是先升級再訓練會有較好的基本能力這點是肯定的。

「詳細」顯示資料和人物列傳。

「訓練」提升部隊經驗值,升級,會消耗行動力。

「其他」用作解散部隊,按錯了就回不了頭啦,所以不要按進去。

所以把你全部的行動力都丟下去訓練部隊吧,等級到四後,看看有沒有可以升級,升級之後再練,升到五級才一次過整補。然後就開始買裝備,但買裝備前,要先了解自己想要怎樣去打仗。

我個人的打法是這樣的:

  1. 三合會眾/哥老會眾/青幫幫眾人數最多,主力用他們前排打,只用衝鋒,不用其他。因為有會合數限制,射擊無論怎練都只是抓癢,所以一定全用衝鋒。
  2. 前排強化用品「大刀」、「探子」、「手槍」、「草鞋」;使用大刀和手槍完全是要衝進去拼命,而用草鞋則因為地形的減成實在太高,不用基本不能打;探子可以根據個人喜好更換,我本人喜歡先手打人。
  3. 敵人其實只有「回合數」一個,那些清兵根本不堪一擊,但31回合總是不夠,所以後排的人都把「手槍」換做「補給推車」,增加回合數。然後後排盡量選武藝高強的武將,彌補沒有「手搶」那一點衝鋒值。(這也是孫文需要練武的原因)
  4. 基本上除了鎮南關(這關特別難打)和最後黃花崗兩戰之外,等級五的部隊就足夠了。

所以用行動力來訓練,把部隊升級,然後買裝備給他們,不夠錢時就去進行革命活動,順道升級,升級後到有武館的城市(例如:台北、西貢)把技能點兌換成武藝,當你的武藝30左右時,你遇到流氓時就可以直接一拳打死他了,真正「鐵拳無敵」。準備好這些之後就可以去起義。

剛開始就有三個起義可以選,分別是許雪秋的防城起義(澳門)、黃興的防城起義(河內)和鄧子瑜的七湖女起義。

先去找黃興可以得到他的部隊,黃興不愧是「格鬥天王」,衝鋒值隨隨便便都有7,但我也只是拿來放後排(前排人多最重要),所以要不要盡早取得其實我覺得不太重要。其餘也是一樣,先許找他們談話檄錢可以得到部隊,再談話才真正的起義。

黃福、鄭士良、黃興、許雪秋、黃明堂、王和順、陳炯明這幾個人會一直跟你到最後(一堆好基友),所以有錢就花在他們身上吧。其他都變了犠牲者第四號、第五號一直數下去,單單黃花崗一役就增加72個號碼了。

由現在開始,基本上你自己不去指揮的話就不會贏了,記得到現場哦(歷史上孫文只去過鎮南關起義)

要得到完美結局的話,起義需要全勝,努力Save/Load和享受革命吧。

剛才也說過《鎮南關之戰》和《黃花崗起義》是較難打的,所以針對這兩戰稍為說明一下:

鎮南關之戰:

image

明明史實中鎮南關是個中法戰爭時留下來的廢棄炮台,孫文帶了幾十支槍,一百多個人像去郊遊般就佔領了那個炮台,據說還用鴉片收買了一個懂得開炮的癮君子法國兵,讓孫文開了幾炮,卻因為火藥過期甚麼的,只有一炮是響的。好一個孫大炮還吹噓自己「打響了革命第一炮」。那些炮台可是向著越南的,對於抵禦即將來臨的清廷援軍全無作用。

閒話說完,遊戲中的鎮南關可說守衛深嚴,中軍黃金福特別耐衝,所以編隊時要預先把最多人,最好衝的一隊放在中間,千萬不要像圖中那樣,沒放「補給推車」,因為單單這個黃金福就可以拖你31回合了。

回合足夠的話,當前排士氣剩1時切換,換後排上來衝,應該就贏了,理論上也不需要把兵練上6級。

黃花崗之戰:

image

由於是最後一戰,所以特別難打,隊伍等級要求也較高,筆者是把要出場的隊伍都練至9級補滿才出發的。這樣需要的時間也較多,而且遊戲到1911年10月就會強制發生武昌起義(武昌起義孫文是沒份的),遊戲也會自動導向結局,所以你可以一直練到九月才發動黃花崗起義。

戰鬥是二連戰,所以不要只練六隊,因為不足的部隊會被自動補上,但這些後備軍練到5級也就夠了。只要準備充足,其實不太難打,所以問題是要省出足夠的行動力把部隊們練起來。

image

第二戰的敵人連後軍也沒有,樂勝。

如果你在1911年9月之前就把一切都準備好,你可以周遊列國,四處玩玩,可以看到不少有趣的對話喔!

image

面對著弄權賣國的政權,除了革命之外別無他法,所以大家都站起來革命吧!

希望大家早日見到這首詩:

image

星期六, 3月 01, 2014

大型災變港人求生手冊 - 災變的種類 - 戰爭

戰爭

City.Ruins_by_Natiq.Aghayev_aka_Defonten
by Natiq Aghayev aka Defonten

人類自有歷史以來,就不斷的有戰爭的存在;起初的時候我們只是拿著木棍和石斧互砍,到了近一百年,開始出現各式各樣大殺傷力武器,轟炸機、坦克車、遠程飛彈、生化武器、核武、甚至中子彈等等。這些武器把戰爭的主要傷亡者由軍人轉為了平民百性,從前的戰爭會盡量避開平民,因為如果把平民殺光了,奪回來的土地也只是一片焦土而已,必需要有人留下來做奴隸,或是割地賠款,戰爭才有利可圖。但現在因為經濟體系的轉變,戰勝國已經沒法再奴役戰敗國的人民了,比起有抵抗能力和懂得窩藏起來的專業軍人,城市中的平民百姓實在太容易殺死,所以當兩國交戰時,無視對方的軍事佈防而直接轟炸城市才是性價比最高的方法。只要城市中死人夠多,你們的軍隊就要乖乖的出來投降了不是嗎?香港不是阿富汗和伊拉克,我們沒有遼闊的土地或是複雜的地形可以躲藏,一旦中國大陸和任何一個國家交戰,所有沿海城市必然會變成轟炸的箭靶,香港當然不會成為例外。

以第二次世界大戰作為例子,中國大陸和日本全面開戰,1937年七七事變之後,不到半年,日本人已經攻陷南京,全面封鎖中國沿岸,到了1941年聖誔節,港督楊慕琦投降,香港也正式淪陷。當年日本人沒有遠程飛彈,沒有核子武器,沒有強力的高空轟炸機,但還是把人們的生活弄得一團糟。如果這些事發生在今天,中國大陸和任何一個核武擁有國全面開戰的話,會有多少支遠程導彈正在瞄準香港呢?面對密集而且破壞力強大的高空轟炸,我們可以躲到哪裡?七十年前我們還有防空洞,現在我們有甚麼呢?地下鐵?還是馬鞍山廢礦場?其實大家從手扶電梯的長度就大約可以猜到地下鐵路的深度,對於現時穿透能力超強的炸彈或是飛彈來說,全都是杯水車薪,大家可以直接準備被炸個稀巴爛。

然而生存下來的人往往也是更痛苦的一群,發電廠被炸毁、供水被中斷、糧食短缺這些戰爭的副產品都會像雨點般降臨在大家頭上,1941年淪陷前香港人口有160萬,但到日本投降時,卻只剩下60萬了。當中有多少是被日本兵打死,又有多少是被活生生餓死的呢?現在香港人口700萬,假設轟炸結束前炸死一半,到轟炸結束後去哪裡找糧食來養活剩下的350萬人呢?香港主要糧食供應主要是靠入口,大陸正在進行全面戰爭,陸上交通一定會停頓,空運和海運也會被敵軍統統鎖死,在敵軍陸上部隊進駐之前,我們就已經像一群被困在貨櫃內的偷渡客一樣,因為食水和食物而自相殘殺,最後進食屍體為生。到敵軍進駐後,物資全被徵收,他們根本不會理會生還者的死活,當最後一具屍體被吃完或腐爛後,我們將會拖著那副皮包骨的身體餓死。

上面說的都是傳統的戰爭模式,所謂傳統,就是由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就一直使用的套路,首先封鎖,然後轟炸,最後陸軍清場和佔領。但現在武器的發展速度已經遠遠超出我們想像,戰爭的模式也因此改變。先說一說中子彈:

「中子彈又稱強型輻射彈(英語:enhanced radiation bombs),是一種靠微型原子彈引爆的超小型氫彈,外層用鈹反射層包著,它只產生少量衝擊波和紅外線,僅為一般核爆炸的十分之一,但釋放大量中子束,中子可自由逸出,使放射性沾染的範圍比較小。中子的貫穿能力極強,能夠輕易穿透裝甲車輛、建築物、磚牆去殺傷人員,而裝甲車輛、建築物和武器卻能完好的保存下來。中子彈對付生物的原理,是當大量的中子束進入人體後,能夠破壞人體細胞組織和中樞神經系統。當人體吸收的中子束達到一定劑量時,就會在短時間內失去戰鬥力甚至死亡。」From 維基百科

即是說現在可以在保留基建的情況下,大量屠殺平民。試想想這樣的一顆炸彈丟到旺角西洋菜街去,有多少人會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大家甚至連爆炸都沒看見,沒聽到,只是作悶作嘔,手腳不聽使喚,發燒,休克,然後在七日內相繼的離開人世。根本不需要封鎖,不需要預警,不需要像以往那樣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轟炸來讓對方恐懼,只需要按個按鍵,他就有談判的本錢了,你還不投降嗎?他再多投一個,看看你有多少平民可以就這樣死去。

即使這樣,還是有人可以活下來,但活下來的人將會面對著真正的地獄。試想像事發的時間你剛出海釣魚,當你回到西貢碼頭的時候,整個城市中有95%的人都被中子束打中了,放眼望去全都是受害者,碼頭旁的巴士站和小巴站中,感到不適的人一個又一個倒在路上,你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手提電話的訊號停止了,完全接收不到外界的消息,你步行到鄧肇堅運動場後面的露天停車場去取車,當你駕駛五分鐘後,車子就塞死在連接西沙公路的迴旋處那邊,你發現車龍中有些車子已經撞得嚴重變形,沒有拖車根本沒法移開,司機還昏迷在車子裡面,你的車子連離開西貢也做不到。你知道駕車已經沒法讓你回到市區,你把車泊在路邊,從車尾箱中拿出你的單車,經過4小時在癱瘓的交通中左穿右插的趕路後,你終於回到了你位於深井的家。但情況沒有任何好轉,你的家人身體也出現了同一狀況,你帶他們去求醫,但私人診所沒有開門,而醫院卻已經被有同樣症狀的患者擠得水洩不通;一星期過去了,人們相繼地死去,你對任何事都無能為力,包括你家人的死。家中的儲糧也消耗得八八九九,但街上基本上沒有店鋪還在營業,即使有,也早已被搶購一空。醫院無法處理如此大量的屍體,人手也嚴重的不足,活下來的醫務人員少得可憐。再之後等待著你的,是疾病、衞生、糧食、還有各式各樣的問題。人道救援甚麼的都只是浮雲,戰爭一天還沒結束,你還要過著這種像地獄般的日子。即使戰爭結束了,你還是一生要和各種幅射後遺症搏鬥。

自人類有歷史以來就不斷出現的戰爭,會在我們這一代親手把人類文明終結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戰爭有能力可以把我們的文明終結,而且那只是像按個按鈕那樣簡單的事情。

(待續)

大型災變港人求生手冊 - 災變的種類 - 小行星撞擊

在這裡我會假設幾個災變的種類,他們都可以通過上面五條問題測試的至少兩題,而且發生的機會不是零(中六合彩頭獎的機會是1/49C6 = 1/13,983,816 ,但還是期期有幾百萬人去買吧,所以有備無患是最好的)。

小行星撞擊

Incoming_meteor

太陽系中有無數的小行星在軌道上飄來飄去,單單是有編號有記錄的就已經有120,437顆。誰知道哪一天哪一顆會有點誤差,然後撞上地球呢?如果她不偏不倚正落在中環,那可就會做成一場不折不扣的「大型災變」,只要她的直徑有60米,撞擊放出的能量會和1000萬噸黃色炸藥爆炸相近,上一章題到的長崎原子彈也「只」有2.2萬噸黃色炸藥的威力,即是有454個原子彈同時在中環引爆,我並不認為會有任何一個香港人生還,最近的生還者可能要到潮州才會發現。面對這種壓倒性的暴力,我們只有祈禱她不要命中香港這個小小的漁港,畢竟在太空這樣一個虛無又廣大的環境內,要瞄準香港而又射個正著的話,就好像讓一個小孩在胡亂丟石頭,然後那顆石頭剛好命中在五百米外剛路過的你的眼睛一樣難。

但如果那顆小行星沒有正面擊中香港,而是命中南中國海呢?我們將會面對香港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海嘯」。2004年尾在南亞發生的海嘯相信大家都還記得,高達三十公尺的海嘯在造成了數以十萬計的人身亡,家園被毁不計其數。如果那顆60米直徑的外太空石頭掉進南中國海,廣東沿岸、香港、澳門、台灣南部、越南和菲律賓都會面對超過100米高的海嘯。

試想像你正站在IFC的 Apple Store 內剛買完東西,你看見落地玻璃外維港在一瞬間被抽乾,船隻都一隻隻擱淺在海床上,三條海底隧道出現在你的眼前;然後說時遲那時快,第一個浪峰已經湧到,IFC二十樓以下全被海水淹沒,你面前那塊有蘋果標誌的玻璃被水壓弄破,本來水性不差的你被大量湧進來的海水擊中頭部,不省人事。

而同一時間你的一位朋友剛好乘上了電梯,在天際100上見證著整個香港被海水淹沒,天際100成為了翻騰的海浪中一支巨柱。他以為自己走運,避過了一劫,但實際上海浪退下去的時候力度遠大於衝上來時,維港兩岸露出頭來的大廈一支支像牙簽般被大海輕易折斷,然後他發現自己已經沒空閒去關心其他大廈了,因為天際100已經傾斜,搖搖欲墜。

身在何文田山頂的另一位朋友看著海水淹過來又退過去,維港兩岸都變成了一片廢墟,驚魂還沒有稍定,發現三條海底隧道又再次出現,海水又一次退得一乾二淨,一個比剛才還要大的浪峰又將要殺到,絕望的他轉過頭望向另一邊的獅子山,他恨不得自己現在正身處那邊的山頂。

小行星撞擊即使發生在遙遠的太平洋,只要體積夠大,還是非常的恐怖。即使海嘯會被菲律賓和台灣形成的屏障大大減弱,但也不至於毫無影響,數米的巨浪還是會狠狠的打向香港海岸,摧毁沿岸的設施,三條海底隧道會被灌滿海水,過海交通至少會癱瘓數日,大亞灣的核電廠冷卻系統會受到影嚮而停產一段時間,位於龍鼓灘和南丫島的發電廠也會受到海嘯的影響。香港大停電之餘也會出現恐慌性的物資搶奪潮,超級市場被洗劫一空,人們開始因為搶奪物資而械鬥。引證著發生災變時最可怕的往往是生還的人類,而且生還的人數越多,就越不團結,越易引起內部衝突。太平洋的海水會因為爆炸而大量蒸發,在天空高層形成一層厚厚的水蒸汽,隔絕陽光,天氣會立竿見影的變得寒冷而潮濕。持續下去會影響整個地球的糧食供應,大量而且無竭止的降雨會籠罩著整個亞洲,水災會讓香港變得無路可行,我們只有躲在高樓大廈內等著餓死。

總括而言,地球其實就是飄浮在宇宙這魚缸中的一粒浮游物,要是在任何一個時間與另一粒浮游物撞上,也是毫不意外的事情,而這件毫不意外的事情,會徹底地終結我們的文明,至少也會嚴重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