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25, 2014

大型災變港人求生手冊 - 災變的定義

災變的定義

要面對一件事,首先要理解這件事。究竟怎樣的事件才算得上「大型災變」呢?

我們只知道發生了一些事,但往往不知道這些事其實有多嚴重。2003年SARS的時候,剛開始根本沒人當那是一回事,直到政府封起整幢酒店,學校停課,新聞每天重覆播放死亡人數時,我們才發現事情大條了,我們開始搶購口罩,開始用1:99漂白水消毒,開始一邊唱生日歌一邊洗手,幸好那是飛沫傳播,我們才趕得及做這些事,如果SARS是空氣傳染的話,香港人大概會因為這種後知後覺而死掉大半吧。

事情越嚴重,我們越需要盡早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我列出以下幾個問題,如果其中一個答案是「是」的話,那事情大概就是「大型災變」了,而你也可以開始照著這本手冊開始做應對措施了。

  1. 這個事故是不是會做成大量人類死亡?
  2. 這個事故會不會導致電力無法正常供應,而且不知道何時才能恢復?
  3. 這個事故會不會讓商業活動無限期地停止?
  4. 這個事故會不會做成無法解決的交通擠塞?
  5. 這個事故會不會摧毀一般的高樓大廈?

如果以SARS作為例子去作答的話,大概會是這樣:

_66223201_144530110

  • 這個事故是不是會做成大量人類死亡?

SARS:在香港造成了299人死亡,人數不少,當年整個城市都愁雲慘霧,但其實比起其他災變(如唐山大地震、兩次世界大戰)其實算不上「大量」。

  • 這個事故會不會導致電力無法正常供應,而且不知道何時才能恢復?

SARS:不會。

  • 這個事故會不會讓商業活動無限期地停止?

SARS:不會,大家還是戴著口罩上班了。

  • 這個事故會不會做成無法解決的交通擠塞?

SARS:不會。

  • 這個事故會不會摧毀一般的高樓大廈?

SARS:不會。

 

如果我們假設在維港上空投下一個和當年長崎同級的原子彈的話,情況會變成這樣:

1813aqov5wc2jjpg

  • 這個事故是不是會做成大量人類死亡?

原子彈:當年的長崎市有24萬人,估計死者大約有14萬9千人,即是大約死了62%的人,用同樣的比率換算,如果那個原子彈丟到維港中央,香港大約會有434萬人喪命。那絕對是「大量」。

  • 這個事故會不會導致電力無法正常供應,而且不知道何時才能恢復?

原子彈:爆炸會徹底摧毀南丫島發電廠,而龍鼓灘發電廠也勢必嚴重受損,大亞灣核電廠也會受到影響,供電一定無法保持正常,而且一兩星期內不會回復。

  • 這個事故會不會讓商業活動無限期地停止?

原子彈:中環整個變為焦土,你想上班也沒法子上了。

  • 這個事故會不會做成無法解決的交通擠塞?

原子彈:還有道路的地方一定已經擠滿生還者的車輛,但帶著幅射源的生還者必定不為鄰近地區所歡迎,絕望的擠塞無可避免。

  • 這個事故會不會摧毀一般的高樓大廈?

原子彈:會,不只高樓大廈,一切都燒成灰燼。

比較這兩件事件後,我們發現SARS其實還算不上「大型災變」,她沒有大幅度地改變我們生活模式,也沒有無情地奪去我們賴以為生的資源,她「只」是讓1755人病了,而當中有299人沒有康復過來。香港受到的傷害是心靈上的,是經濟上的,但不是一個真真正正要讓每個人都要面對的「大型災變」。

但如果我在維港上空投下一個原子彈呢?如果我們活過來的話,她將會讓我們徹底的拋棄我們現有的生活方式,我們將無法再在月尾拿到薪金,我們將要靠自己的力量找到食物,我們將要僅僅為「生存」這兩個字付上我們一切的努力。那傷害將會是永不磨滅的,將會令我們的文明倒退,將會禍延十年、甚至幾十年。

總的來說,要算得上「大型災變」的事件,簡單來說,就是那個事件將會把我們原有的生活方式徹底改變,更進一步的話,就是該事件會讓人類文明倒退,我們將因為那件事而回歸我們祖先的生活方式。

大型災變港人求生手冊 - 序

香港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之一,如果單單只算旺角西洋菜街一帶,更是全球之冠。如果在這樣人口稠密的地方發生大型災變,會是怎樣的光景呢?有很多電影會探討類似的問題,但他們發生的地點大多是紐約又或是洛衫磯,總之很少是香港,就算有提到香港,都總是在十幾秒之內就交代完畢,甚至時象徵性的把中銀又或是IFC炸掉就了事;而香港電影更少有涉及到災難的題材,我能想到的就只有<天地雄心>一套而已,說的也不是真正的災變,比較像是宗教的審判。

Armageddon1997

莫非李氏力場真的強大到連核戰、小行星撞擊都能防止,所以大家根本不害怕災變?大家根本無視他們的發生的可能性?

事實上小規模的災變一直在我們的周圍發生,1991年菲律賓皮勒圖博火山爆發,噴射了出10立方公里的噴出物,即是有一百億支一公升可樂的份量,可以鋪滿香港每一吋的土地,而且可以堆到十米厚。這還不是最糟的,爆發的火山灰遍佈整個東南亞,不但影響航機升降,甚至令整個東南亞的氣溫下降了攝氏1-2度。或許你會認為「火山?關我屁事,留給富士山下那些日本仔煩啦!」如果你這樣想就大錯特錯!西貢糧船灣水底下就正正有一座超級古代火山,如果她再爆發的話,積存的能量可能是皮勒圖博火山的十倍,甚至是100倍,那可是「爆發後會嚴重威脅地球上所有生物」的程度。

而且除了火山之外,香港還被其他各式各樣的災變威脅圍繞著。就說離市區大約只有50公里的大亞灣核電廠吧,或許你以為50公里很遠,但實際上當爐心熔解的時候,幅射物質可以散佈到超過一百公里以外的地方,在烏克蘭境內的切爾諾貝爾核電事故,甚至對遠在三百公里外俄羅斯境內的Klimovo都造成嚴重的影響。如果這在大亞灣發生的話香港會變成怎樣?福島事故可以疏散居民,我們可以疏散到哪裡?廣西?

各式各樣的災變非常可怕,但當這些事發生的時候,最可怕的往往並不是那個災變的本身,而是那些苟延殘喘的人們。人類需要生存,需要食水、食物、休息和健康。如果發生任何一種大型災變,電力停頓,依靠電水泵的大廈自來水供應會停止,人們將要爭奪嚴重不足的溪水和地下水;食物也會成為大家爭搶的珍貴資源,超級市場的新鮮食品因為電力供應停止而變壞,剩下的罐頭和保鮮食品變得無法滿足所有人,而除了超級市場之外,就沒有其他放有食物的地方了;大家一直居住的高樓大廈也因為停止供電而變得只剩下低層適宜居住,人們無法提著珍貴的食水每次爬四十層樓梯來回,休息的地方會變得擠逼且衛生惡劣,傳染病開始蔓延,製造更多死屍,健康的人們也開始失心瘋,自殺又或是自相殘殺變成了常態。

面對這樣的環境,香港人能做甚麼呢?

本手冊的目的,就是要讓大家做好準備,當災變發生的時候,可以不慌不忙地迎接它、面對它。

大型災變港人求生手冊

url
Image Source: 20th Centry Fox

Google Doc 版下載

  1. 災變的定義
  2. 災變的種類
  3. 應對的態度
  4. 生存的必要品
  5. 事前的準備
  6. 發生時的反應
  7. 生存下來的方法
  8. 歷史上的大災難

星期五, 2月 14, 2014

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

Ella和拍拖七年的男朋友分手已經九個月了,這將是一個久違了的孤獨情人節。Ella和他一起了這麼多年,到九個月前才發現他已經結婚了,還有一個三歲的孩子,Ella常常想,究竟是他的隱瞞技巧高超,還是自己有眼無珠?大學畢業後的青春都奉送了給這個男人,Ella沒有催促過他結婚,也沒有對生活有任何不滿,每星期見一次面,情人節、聖誕節、生日和紀念日都一起過,放假的時候一起去日本又或是台灣旅行,怎可能想像到他早就已經有妻兒?這些問題Ella都找不到答案,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究竟出了甚麼差錯。

於是Ella今天放工後,就直接的回家去了。剛換好衣服不久,Ella的手提電話震了一震,是來自Kelvin的Whatsapp。

「今晚有咩節目?」Kelvin第一句就是這句。Kelvin是Ella的中學同學,近三四年才在Facebook相認,Kelvin常常用開玩笑的口吻說自從中學就喜歡Ella,Kelvin知道Ella和男友分手後,聯絡得更加頻密了,常常Whatsapp來說些無聊的笑話,Ella也和Kelvin吃了幾次晚飯聚舊。但Ella從心裡知道,Kelvin並不是她那杯茶。

「沒有。」Ella如往常一樣,只用幾個字簡單回應。

「要唔要人陪?」Kelvin也單刀直入。

「No」Ella常常對Kelvin的請求斷然拒絕,但Kelvin還是不厭其煩地一次又一次的來找她。Ella覺得很奇怪,換了是她自己,要是有個人老是拒絕她的話,大概早就會從Contact List上把那個人移除了。

「出黎傾下近況都得嫁姐。」Kelvin如往常一樣不肯放棄。

但Ella也像往常一樣,沒有再回覆Kelvin。她不想給Kelvin一些錯誤的期望,上年情人節Kelvin拿著親手造的朱古力拿來公司樓下給Ella,Ella收下了之後才感到有一點點後悔,她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Kelvin,但那幾顆包裝精美而且美味的朱古力卻讓人找不到不收下的理由。

Ella在Home鍵上按了兩下,切換到Facebook去,看見商台解僱李慧玲的消息,Ella沒有任何感覺,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做老闆的說要炒誰,誰又有資格發聲呢?況且Ella也從來不聽商台,這根本就與她無關,所以她按下了「我不想看到這個」,然後繼續看楊琤和黃宗澤的姊弟戀,再看Gem在我是歌手中唱「喜歡你」的片段。這時候,電話又震了一下,Notification欄內又出現了Kelvin的名字和Whatsapp的logo。

「講真嫁,隨便食餐飯,唔係今日都得的。」Kelvin繼續他的邀約。

Ella直接無視這條訊息,走到廚房去準備今天的晚餐。她想起了上一次和Kelvin晚飯時Kelvin帶了她去瀝源的大排擋吃雞粥,那裡髒得要死,碗上有著不知名的污跡,她根本食不下咽。Ella心想這些地方全都拆掉用來建樓建商場就好了,多一個商場又多了一個可逛街購物的好地方。

自從和男朋友分手後,Ella已經很少外出吃飯了,自己一個人住的她隨便在City Super買點生菜和蕃茄,加點醋就是一個好吃又健康的沙律。Ella不會光顧茶餐廳,她不喜歡那種又寒酸又骯髒的地方。如果沒時間,她會隨隨便便地到美心又或是大家樂解決一餐,盡可能地減少在街上逗留的時間,因為她不想再遇上那些她不想再遇上的人。

當然頭號不想遇上的人就是她的舊男友了,四個月前的一個星期六Ella一個人在海港城的COVA吃完下午茶後,在Burberry 的門外遇上了他,Ella以為過了快五個月,甚麼事都開始沖淡了,不會再讓她有任何感覺了。但實際上卻不是,在那不過幾句寒喧當中,他居然說之前找了算命師父,批出來的結果是他和Ella是命中注定的這種鬼話。Ella幾經辛苦才忍著不在他面前哭出來,她想哭是因為她恨自己,她恨自己還在在意這個男人,她知道這個男人在說廢話,她不甘心明明知道那是胡扯,但自己還是非常的在意。每次想起這件事,她的眼淚都止不住。

對Ella而言,灌滿廣東道那些拖著行李箱的大陸人和尖沙咀店舖變得單一化這些事都不值一提。因為她已經不想再踏足尖沙咀,她不想再踏足任何曾經和這個男人有關係的地方。

「如果你唔想,就算啦。」這時電話又再震動,連續發訊息的Kelvin好像自己一個人在玩Whatsapp似的。

「其實我對你咁差,點解你仲搵我既?」Ella打開Whatsapp的contact list,確認自己還看得見Kelvin的頭像,她知道這代表著甚麼。

「我都唔知點解嫁,或者同茶餐廳D通粉一樣啦。」Kelvin答。

「即係點?」

「『整定』家嘛。」Kelvin還在後面加了兩個大笑的表情。

「Ha Ha」Ella其實沒有笑,她對這種笑點很低的東西一向非常鄙視,但這種時候隨便的應對一下也算是禮貌的一種吧。

吃完晚餐後,Ella打開電腦Log in Facebook,心情不好的她想找點笑話看看,但Facebook上第一條訊息卻是關於發展大嶼山的新聞,她果斷地按下了「我不想看到這個」。然後下一則是陶傑關於普通話教中文的video,Ella心想怎麼最近這麼多廢話在Facebook出現,於是又一次按下「我不想看到這個」。然後是陳曉東結婚的消息,她點了進去看,覺得那個女人一點也不美,為甚麼陳曉東要選這樣的一個女人呢,Ella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國色天香,但比起這個女人來說絕不遜色,為甚麼自己卻要遇上這樣的人渣呢。接著是一個朋友在痛罵特區政府,Ella覺得他只是在做徒勞無功的事,但她不會把這種想法說出來,她不想和朋友為了這些不相干的事而起爭執。

在Facebook留連了大半小時後,Ella發現,Kelvin沒有再發whatsapp過來,電話又恢復平靜。而2014年的2月14日,還有兩小時就要成為歷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