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22, 2012

「天邊一顆小星星」與「面對這都市所有霓虹燈」(1)

又是一個星月無光的夜晚,尖沙咀的夜空被大量的霓虹燈打成一片令人鬱悶的暗紅色,俗氣又霸道的大射燈從大形商場的頂樓射向高空,把天空切成了幾片大小不同的碎片,但卻沒一片是屬於我的。在寶勒巷附近的徘徊的我,被鋪天蓋地的北方國語直衝入耳朵,或許尖沙咀早就已經不是那個曾經屬於我們的尖沙咀,或許這片地方已經沒有哪怕一點點是屬於我們的了。在一家名叫Tequilla 的酒吧前面,我停下了腳步,站在街上呆呆的看著那些站在酒吧門外的人們,他們手指間都夾著燒得正旺的香煙,有些人在聊天,有些人則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機螢幕。時間隨著香煙在空氣中擴散而溜走,而我則在無意義地消耗著這個星期五的夜晚。

我走進酒吧內,直接去到吧檯前面,點了一杯Rum&coke,獨自的喝著。突然一個穿著黑色露肩裙的妙齡少女站在我的旁邊,點了一杯Long Island,肩膀上異常顯眼的地方用秀麗的字體分兩行紋上了「面對這都市所有霓虹燈」一句歌詞,少女一邊放下了手中那杯長島冰茶,另一邊卻不是「換我半晚安睡」而是玩弄著她的Galaxy Note,我斜眼偷偷看了看她電話的螢幕,發現whatsapp 上的背景圖片是東京鐵塔,我不知道她的東京會不會不快樂,但我想如果楊千嬅看見這女生的話大概要倒過來問她拿簽名吧。少女沒有發現我在偷看,慢條斯理地撥動著她那纖細的手指在回覆著。

「我很掛念你,我們何時可以見面?」whatsapp 那邊的男生(頭像是男生)問。

「我可不是隨傳隨到的喔!」少女用極快的速度用手寫輸入回覆。

「我真的很掛念你,你何時才有空呢?」另一邊也飛快的傳來回覆。

「算了吧!」少女眉頭一皺,回覆。

「看來「掛念你」這個詞語惹怒了你呢?」那男生也有夠死纏爛打的。

「也不是,只是這個詞語對我無效罷了。」少女把電話放回手提包,拿起杯子,轉身背對著吧枱,長長的睫毛在泛動著,目光卻沒有焦點的散落在整個酒吧中彷彿在尋找甚麼似的。我側過身來看著她,但她的視線卻哪怕一秒都沒有停留在我身上。

她一口氣地把那杯長島冰茶喝光,看來她已經確定她要找的東西並不存在於這家酒吧內,所以決定轉身離去。我不自覺地也跟著站了起來,拿起我的背包、看著她的背影,徐徐地跟在她後面。她的高跟鞋和水泥地板敲擊發出一種讓這都市悶悶不樂的聲音,渾濁而又煩厭的聲音沿著她的腳步在漆咸道南一直的漫延。走路時她的臀部劇烈地左右搖擺著,感覺她把能量差不多全用在搖擺上,只剩下一點點用作前進,也因為如此,她走得很慢。有些人覺得這種步姿很迷人,充滿著各種「性」的暗示,但我可是沒法認同,我只是覺得不自然而已。無論如何,她拖著這種誇張的步姿轉進了柯士甸道,在軍營前站崗的解放軍為了嚴守崗位而強忍著不要對她施行注目禮,而我則繼續和她保持著一個微妙的距離,那個我相信她不會發現我,而我又不會被她拋離的距離。

或許有人會說我是一個跟蹤狂,但我其實只是一個好奇的人罷了,我一直跟著她,只要她不發現,那就對她的生活毫無影響,而又滿足了我的好奇心,這又有何不好呢?為甚麼非要把我們這種純粹的衝動標籤為變態跟蹤狂呢?真正的跟蹤狂,會在無意識中把線索洩露給跟蹤對象,讓她活在恐懼之中,但我不同,我不會留下哪怕一點點的痕跡,我幹的是一種人畜無害的勾當,滿足了我的好奇心,同時也不會給別人帶來麻煩。

在九龍草地滾球會對面的一座舊式商業大廈前,這邊的酒吧也不少,或許她是想來個續杯,她停了一下,像要確認甚麼似的打量了一下周圍。在酒吧門外有些左手拿著啤酒樽,右手夾著香煙的人們往她身上投射目光,她沒有理會那些人,重新搖擺著她的臀部自顧自的走進了酒吧旁邊的升降機大堂。我也緊跟上去,看見她走進升降機後,我盯著那個顯示升降機所在樓層的燈箱,確定她在十三樓停了下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按下了升降機的按鈕。機械式的升降機向下降時齒輪發出寂寞的摩擦聲音,到達後則發出一響清脆的鈴聲,升降機的門徐徐地打開,裡面泛白的燈光從漸漸變大的門縫中透出來,由於升降機門實在開得太慢的關係,我在門還沒全開時就急不及待的鑽進裡面,手指住那顆上面寫著DC的按鈕拼命的連按,像黑色紐扣般的按鈕連續發出「啪啪」的聲音,但門還是在毫不領情地緩緩打開,再在完全打開後才捨得用同一節奏慢慢合上。升降機在片刻後到達了十三樓,這回因為怕被發現的關係,我和剛才截然不同,耐心地等待升降機門完全的打開,確認外面沒人才走出去,這種舊式工商大樓一層四伙,其中一伙大門虛掩,門縫中射出來的光是淡紫色的,不時還有影子讓這光線晃動著。在這樣紫色光線一晃一晃的環境下,不知怎的,我直覺告訴我她就在這門後面的屋內。我放輕腳步走到那屋前,把背包放在地上,然後靜靜的蹲在門外,留心的傾聽著門內的動靜。

「姐姐,我看那個人已經沒有在找我們了。」這把和楊千嬅有幾分相似的聲音,我相信這是屬於她的。

「怎麼可能,他堅信我們是屬於他的吧。」答話的這把聲音十分奇怪,感覺就像是譚詠麟84演唱會開場時的機械音,又或者是電影賭聖中雄爺那種由擴音器發出的聲音。

「但是我們逃出來啦,像我們這樣的,他要製造多少,也不成問題吧!他根本不會在意我們,對他來說,我們只是可有可無的玩具罷了。姐姐,我們一起認認真真的去適應新生活,好不好?」我決定暫時稱呼這把聲音的主人為楊千嬅。

「那又怎樣?我們的編號是零,他再製造出來都只是複雜品罷了,和我們完全不同,他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他一定會來抓我們回去的。」機械聲音回答。編號?她們在說甚麼暗語嗎?

「姐姐你心裡其實是想他來找你的,對嗎?」楊千嬅說。

「也不是這樣啦。只是人家不像你,你擁有漂亮的臉孔,誘人的身材;像你這樣子,要投入新生活是何其容易,那根本不是你去投入新生活,而是新生活向你灌注過來吧。我呢?只要一走到街上就引來奇異的目光,除了你和他之外,又有誰把我當成人類看了!」機械聲音感覺在哭。

「姐姐我求你別這樣,你忘了他是怎麼對待我們的嗎?」楊千嬅的聲音也開始變得沙啞。

「我只是想再次聽到他對我說那幾個字。」機械聲音用緩慢的語調吐出這個句字。

「我都說幾次了,那只是廢話啦!甚麼都代表不了啦!他只是...」楊千嬅力竭聲嘶地喊。而我也因為太留心聽他們談話的關係,腿一麻,就像個滾地胡蘆般撞開了那道門,滾進了他們的單位內,更中斷了他們的對話。

「你!你是誰?怎麼會撞進我們家裡!」楊千嬅抹了抹眼角的淚水,回過神來,對我說。我心知大事不妙,事到如今,唯有扮醉好了,反正是你們自已沒把門關好吧,這附近有這麼多酒吧,有醉漢誤闖到來也不是甚麼新鮮事吧。我裝成搖搖晃晃的勉強站起來,然後又步履蹣跚的一跤跌倒到地板上,還好剛才腿的麻痺還沒有完全消除,蠻好裝的。

「他是醉了然後不小心來到這裡吧。」機械聲音正解。此時我伏在地上,看不到機械聲音的樣子。

「哪有這麼多巧合?你別裝了,你是小偷嗎?快說你是怎麼進來的!」楊千嬅一邊用她的藍白膠拖鞋踩我的頭,一邊說。女王大人呀,難道你就沒有一點點相信別人的心嗎?請相信我是一個偶然撞進你門內的醉漢吧。

「要不要報警?」機械聲音說。

「對哦,即使他真的是這附近酒吧的酒鬼,請警察來搬他走總比我們搬他走要好啦!」楊千嬅說的時候異常認真,這人是一隻完全沒有同情心的怪物嗎,枉她生得這麼美,而她的拖鞋還是一直的壓住我的後腦。要是她們真的找警察我就大事不妙了,搞不好這些年來我幹過的勾當都會一拼被查出,我可不想坐牢,一定要想方法脫身。

「可以先把腳放開嗎?」我說。畢竟一直被踩著是沒可能成功逃脫的,楊千嬅把腳收起,而我則用手撐著地板慢慢的站起來,看了看房間的四周,淡紫色的燈光下楊千嬅站在電視機與沙發中間,兩手交差放在胸前,粉紅色的沙發靠在牆邊,牆上有幾個層架,而沙發上則坐著一座金色的機器人,樣子就像星球大戰裡那個C-3PO,卻擁有著女性的身材,還穿著一件鬆鬆垮垮的吊帶睡裙。

「果然是裝出來的!」楊千嬅說罷立刻又一腳向我大腿踼來。我強忍著痛楚,一邊勉強的站住身子,一邊思考著用甚麼藉口搪塞過去。

「你先讓他說話吧。」機械聲音果然是來自沙發那邊的機器人的。雖然你是具機器人,但還真是有著菩薩的心腸呀。

「你們是誰?這裡是哪裡?」我利用機械聲音幫我爭取回來的時間想出了裝作失憶這種餿點子。

「還裝?這裡是我們的家,你闖進來做甚麼?」楊千嬅邊說邊伸腳用力跺我的腹部,我不由自自主的往後倒在沙發上,她還追上來再跺兩腳。這時我見到機械聲音金色的肩膀上刻著「天邊一顆小星星」幾個字。楊千嬅小姐,你家有個真人大小會說話的機器人已經有夠奇怪的了,還把在肩膀紋歌詞這種奇怪嗜好延續到你家的機器人身上,我無言了。

「好痛,為甚麼你要打我?為甚麼我會在這裡?」我只有繼續裝下去,而且真的很痛。

「看來他是真的醉迷糊了,你打他也沒用啦。」機械聲音說。機械姐姐,如果你不是一個機器人,我可能會愛上你哦。

「姐姐你就是太容易相信人,我跟你說,這個世界可是由謊言和暴力組成的!」楊千嬅說罷又再來跺了我兩腳。在這樣猛烈的踼擊下,剛才在酒吧喝下的Rum&coke從胃中倒灌上我的喉嚨,再吐出來。

「你看你快要把他打死了。」機械姐姐站了起來,擋在我和楊千嬅中間。
20121122_030606

「姐姐,你聽我說吧,這個人一定是有目的才會這樣闖進我們家裡來的。或許他是一個單純的小偷,或許他是一個變態的跟蹤狂,或許是那個人派來試探我們的也說不定哦。」楊千嬅猜了三項,至少有一項是猜對的。

「我真的不知道剛才發生了甚麼事,清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被你狂踼了。」我在機械姐姐後面把頭探出來插咀。

「或許他是一個喝醉的普通人,因為我們的門沒關好,他才會這樣滾進來啦。」機械姐姐的善良讓我喜歡上她了,而且至少門沒關好這點是對的。

「姐姐你就是這樣!誰都相信,就是不相信我!」楊千嬅而近乎發瘋的尖叫聲喊出這句話,然後轉身跑回房間,並大力的把門關上。

「我妹妹就是會發這種小孩子脾氣,不好意思。我送你到門口吧。」機械姐姐把大門打開,示意我離去。

「再見。」我說。當我站起來的時候,我發現在門口旁邊的掛鈎掛著大門的門匙,於是當我走到大門附近時,我用身體擋住機械姐姐的視線,再把門匙放進了口袋內。

「再見。」機械姐姐小心翼翼的把門關上。而我則從口袋內拿出門匙,用我在背包內的匙模記下了形狀,然後在門外等了一會,確認機械姐姐不在門邊後,再輕輕的把門匙從門縫間丟回屋裡去。

今天就暫且先回家吧,但是為了我的好奇心,「天邊一顆小星星」與「面對這都市所有霓虹燈」,你們兩位請相信我,我會回來的。

(如果世界末日沒來的話,應該會有續集的)

星期六, 11月 17, 2012

2012 秘魯南美初體驗之旅(12) - 這就是馬丘比丘

早上六時左右醒來(這個時間對於參觀馬丘比丘的人們來說,算是非常的晚)因為很多遊客都會趕熱水鎮的第一班巴士上馬丘比丘去看日出,但對我而言,我早來只是希望避一下人潮,所以我選擇了多睡兩小時。

吃過早餐後,便出發往位於熱水溪旁邊的巴士站。售票亭位於巴士停泊處的對面,所以千萬別像我們一樣傻傻的先走到巴士停泊的地方才發現要先購票哦。票價是令人驚嚇的USD 17 來回,實在是有點瘋狂,但據聞那邊的巴士都是由直升機一輛一輛的運上來的(為什麼不用火車?我不明白)所以這個價錢也算物有所值。

等了大約第三輛巴士,我們終於在八時左右來到了馬丘比丘的門前了!門前的洗手間貼著標語警告這是馬丘比丘上唯一的洗手間,卻要收比平日洗手間貴一倍的價錢,而且還大排長龍;這裡的消費,就是我們在迪士尼/海洋公園的等級吧。

我們是先在網上訂了入場卷的,拿著列印出來的收據換到了真正的門票,滿心期待的往入口去。

從閘口後的通道大約走一百步,你就會看見以下境色:
P1080575
R1-03459-0006
這些都不是明信片哦,是我拿我的Diana和LX3隨便拍出來的東西。

門外的牌子,說清楚在辛亥革命那一年,這裡被發現了。
P1080565

剛才拍明信片的位置左手邊有一條向上爬樓梯的小路,懷著要用Recursion的方法行遍馬丘比丘的我們,毫不猶豫就走上去了。所為「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在高處可以眺望河谷和昨晚住宿的熱水鎮。

P1080584

還有肩摩穀擊的人群們!
P1080594

為了逃避人群,我們再向往上走的小路進發。旁邊有一大道都是印加的無縫石牆。
P1080598

看見輕鬆地在山上吃草的草泥馬,他們的耳朵都有記號,相信是當局放養在這的。
P1080602
P1080606R1-03459-0011
image

原石雕刻的石級。又是那種你現在想造一個的話價錢會嚇死你的東西。
P1080626

在這石級後有一條上山的路,但管理人員說要有許可才能通過,所以我們只好沿另一條路往下走。走到山的另一邊,再一次看見Wachu picchu。
P1080634
R1-03459-0013

在這附近我們坐下來休息了一會,這邊真的很大,由入口到這邊,我們邊拍照邊走已經足足一小時了。
P1080639

這樣休息就是爽!

P1080642
老大還在監視他的地盤。

站起來,則看見一大片的草地在我們的背後。
P1080655

有固地間隔的石牆,不知道用途如何。
P1080656
在這石牆旁邊我們遇到了兩個意大利人(我相信),指著我的衣服然後說Lazio,Lazio,還超High的唱起拉素會歌。如果他們聽得懂廣東話,我大概會解釋這衣服是我在大特價時隨便買的。= ="
P1080651

再往前走開始看見城鎮的遺址,剛才遠眺,現在續漸變高清。
P1080661

城鎮的通道,兩旁都被房屋的牆壁包圍。
P1080670R1-03455-0000

回頭看剛才來的地方和梯田
P1080672

這個建到一半的城鎮為甚麼會被印加人遺棄呢?又為甚麼西班牙人一直都找不到這裡呢?
P1080676

有些巨型原石相信是原址雕刻,並沒有經過搬運。
P1080678

認真說,這裡真的超美。
P1080680

P1080687

對面的區域,感覺像是公共建築,因為間隔比較分明,而且佔地比其他地方廣。
P1080694

風吹雨打,無縫石建築也抵不過歲月的廝磨。
P1080696

這個肯定是神廟。我猜是太陽之廟,窗口大概會讓太陽光射入,然後準確地指示哪天是夏至/冬至。
P1080697
R1-03455-0002

令人嘆為觀止的技藝。
P1080701

山另一邊的河谷。
P1080702

躲在牆後偷看。
P1080712

印加風原石日規。
P1080714

快要到對面了,已經在這待了兩個半小時。
P1080724

這石後面就是Wacchu picchu 的入口。
P1080729
雖然我一早訂了十一時半至十二時半的 Time slot,但經我們兩人商議後,覺得自己體力應該應付不來,果斷地放棄了。

只好繼續看石頭啦。
P1080731

回看神廟
P1080754P1080763

反方向的全境
P1080756

另一個角度
P1080768

再往前走就可以看見秃鷹神廟
P1080782

秃鷹背後有個洞可以鑽進去
P1080783
P1080784

轉到別有洞天的小巷內
P1080787

轉出來就會見到在樓梯旁的水道系統,而且水還是一直在流。
P1080788
P1080796
P1080793
P1080794
這是超厲害的,我沒法想像如果沒有了渠務處,400年後香港的排水系統大概全都塞得不成樣子吧。

另一方向回看熱水鎮。
P1080800

看石頭!看石頭!
P1080802

原地原石建築
P1080808
P1080807

這種比較公整的排列我只在馬丘比丘看到,其他地方都基本用招牌式的排列。比較像現代磚牆的感覺,但是卻沒有用任何接合劑。
P1080810

回到起點的地方,在這邊已經待了四個多小時了!
P1080814

肚子也餓得差不多了,下山找吃的去吧。

這一天也同時是歐洲國家盃四強西班牙對葡萄牙的日子,我們就找家酒吧邊看球,邊吃飯,邊等待火車啦。
IMG_20120627_133026

食物還是一貫的秘魯特色:鹹!
IMG_20120627_150250
IMG_20120627_135104

90分鐘比賽過後,兩隊還是打成0:0,但火車時間卻快到了,只能無奈地結帳前往火車站了!我們今趟坐的火車不是回到Ollanyantambo 的,而是直接回到較接近Cuzco的Poroy站。

不知道是不是比較長途的關係,火車公司提供了不少的「節目」。其中包括由車上職員主演的印加民放舞蹈。
P1080819

還有剛開始時讓我不明所以,最後當他們把一車車的衣服拿出來賣時才恍然大悟的花生騷。
P1080824

老實說,與其搞這麼多有的沒的,倒不如降低票價+增加班次比較能吸引顧客。

到達Poroy時天色已經全黑,我們也沒有和的士司機議價就直接登上車回酒店去了(車程大約30分鐘)沿途可以看見Cusco的夜景(因為在山上),如果有器材的話,Cusco的夜景拍出來一定不會比任何地方的夜景遜色。

(明天市內觀光 + 意大利對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