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15, 2012

去日本吃日本菜(七) - 和牛

IMG_20111203_124538
吃完天婦羅後, 就要乘特急火車去鬼怒川溫泉囉

IMG_20111203_151320
到了 @[email protected] 時間已經是三時多

我們的火車來回套票還包括鬼怒川市內的的士套票, 就這樣, 我終於坐上了出名昂貴的日本的士

CHECK-IN 過後, 由於離晚飯已剩很少時間, 所以只能在附近逛逛

IMG_20111203_160433
IMG_20111203_160501
IMG_20111203_161946

鬼怒川美得像仙境一樣

IMG_20111203_165100
走呀走, 又走回了車站附近

就這樣, 晚飯時間也差不多了, 要回去嘍

我們住的旅館是這一家 : 不動瀧 (極度推介)
我為什麼要選這家呢? 因為他是獨立屋啦, 去溫泉旅行, 當然不能去十幾層高的溫泉酒店啦!

想不到, 這裡的晚餐真的讚到不行.

IMG_20111203_183423 
這是我們的菜單

IMG_20111203_183133
頭盤: 一杯開胃小果汁, 五種味道不同卻又非常可口的小糕點, 最好吃的, 就是那個冷豆腐, 認真說, 那是好吃到要像味皇般大叫的程度; 本來我是覺得這旅館是有點貴, 但因為這片豆腐, 我心態開始轉變.

IMG_20111203_184450
河豚湯, 一粒粒浮著的是WASABI, 這種清湯居然入味得很, 那種河豚特有的甜味從舌頭上衝上鼻腔, 再直衝腦中

IMG_20111203_184904
這是甚麼?

IMG_20111203_184932
剌身! 去日本的話, 一定要狂吃三文魚子. TMD 香港沒幾家的三文魚子是好吃的, 但在日本, 每次吃到都不會失望. 而且面前這個, 更是我吃過當中的冠軍!
留意左下角那個腐皮, 也是好吃到不行.
認真說, 30000YEN 一個人, 我覺得物有所值了

IMG_20111203_190027
和牛低溫煮!
入口即化, 沒錯, 是溶化. 原來牛肉, 是會溶於口水的!

IMG_20111203_190843
和牛壽司 + 沙律
這個也是超級的好吃, 雖然我個人覺得用和牛來做壽司有點不對勁, 但還是統統吃光了 @[email protected]

IMG_20111203_192310
IMG_20111203_192323
主角: 和牛FILLET
用料上乘的A5和牛, 真的隨便煎一煎就已經正到不行了

IMG_20111203_193122
任添的白飯魚撈飯!
這個是我一生人吃過最好吃的飯!
認真, 30000 YEN一個人是超值的!

IMG_20111203_193209IMG_20111203_194925
漬菜和甜品!
居然連漬菜也如此的美味, 這裡果然是好地方哦

這家在鬼怒川河邊的旅館真的非常非常的讚, 服務員非常友善, 設施也很好. 簡直是偷情聖地!

早餐也非常的讚喔

IMG_20111204_083622IMG_20111204_083626IMG_20111204_083630IMG_20111204_083635IMG_20111204_083639IMG_20111204_083733IMG_20111204_083854IMG_20111204_084046IMG_20111204_083618

(我離開鬼怒川就在新宿到成田回家了啦, 這是本系列最後)

星期四, 6月 14, 2012

影子是灰的 月光是黃的 我的寂寞是透明的

本篇為情色小小說, 兒童不宜 (認真)


--


那一晚,在那輛雙層巴士的上層我遇上了一個很像你的女孩。

說出來你或許不相信,但是她就是和你驚人地相似。那不是樣貌或身材的相似,她的眼睛比你小一點,鼻子比你高一點,臉頰比你紅一點。但是你們在另一方面非常相似,不是言行舉止又或是表情動作的相似,如果勉強地說,你們的身體在發放著相同的粒子風暴,而這些粒子正狠狠的打在我的臉上,我的身上,我的心裡。即使我的眼睛緊緊的閉上,即使我忍住呼吸,那些粒子還是滿滿的塞進我的頭顱內,填滿了我的耳咽管。

如果把這個女孩畫成一幅油畫,在顏色的使用上和畫面的佈局上,將會和把你畫成的油畫一模一樣。然而,她和你是兩個人,樣貌、身材、膚色、髮型都不相同,但就如有帶正電荷的粒子就會有帶負電荷的粒子一樣,你和她在某個地方連在了一起。

我受不了這種帶有命運味道的巧合,於是我主動坐到她右邊的空位。巴士上層只有兩三個人,這個動作顯得異常礙眼。

「你長得很像我一個朋友!」我知道這有點老土,但當事實是老土的時候,我也只能夠老土了。

她沒有回答我,或許這年頭還會用這種藉口和女孩答訕的老土怪著實不值得一個女孩作出任何反應,這個我可以理解,於是我決定單刀直入。

「我承認,那是藉口,其實我想和你上床。」為了讓談話繼續,我斬釘截鐵的說了謊。

她呆了一下子,可能沒想過我會這樣直接吧,所以反應不過來,而在那一刻,我隨即遞上我的電話,示意她給我電話號碼。

「那即是怎樣?我不懂。」她終於說話,而且說的是你經常說的對白。

「你有看過一套叫<無限復活>的電影嗎?那電影中提出了一種叫逆轉的愛情觀,甚麼拍拖、談情、逛街、看戲這些都不過是過程罷了,上床才是最終目的;但這種順序得到的卻往往是分手收場,倒不如像野獸一樣,甚麼都不要做,先交尾再說,那樣好像反而會天長地久。」其實那套電影還提及到平行宇宙等等的有趣話題,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再找個機會詳談。她在那一刻卻給我報以一個微笑。

「痴線!」她笑著說,然後把電話遞回給我,我發現上面只輸入了「999」三個字。

「打這個電話就可以找到你嗎?」我問。

「你不是只想要上床嗎?那你還要我的電話來做甚麼呢?」她把臉貼近我的左耳,並在我的耳朵上輕輕的呼了一口氣,就在這一刻,我在她身上嗅到了你的味道。我記得每個我近距離嗅過的女人的味道,而且我能分辨出她們,這就好像有些人只用鼻子就可以分辨紅酒的種類和年份一樣,我曾經訓練過自己,要自己記得這些味道。男人都是用嗅覺戀愛的動物,當一男一女並肩而行,又或是深深擁抱的時候,其實互相都看不見對方的樣子,這時候,吸引著對方的就是大家所發出的氣味,還有皮膚觸踫的質感。可是,她卻在發出和你一模一樣的氣味,這種像是白蘭花般清新的味道我是不會認錯的,也許你會說是你們用了同一型號的香水,但事實上香水的味道和體香是在不同的層次發出的,就好像一首歌的和弦和主旋律一樣,那是不可能搞錯的,有些人噴香水的時候非常過火,就好像重金屬音樂一樣,有些人會覺得嘈吵,有些人卻會非常的喜歡。但是不管你喜歡不喜歡,主旋律與和弦還是可以分辨出來的。

那種味道讓我發呆了一下,如果繼續用歌曲來作比喻的話,那大概是Olivia Ong 在唱 the end of the world 的感覺吧。我整個人都深深的沉醉在歌曲那簡單的旋律與清新的唱腔中,我閉上眼睛,享受著這柔和的味道。突然,我發現我忘了作出回應,我忘了自己的謊話早已被她簡單的拆穿,我必需要說點甚麼,來把這味道留住。

「我剛才也說過,上床是第一步;天長地久才是目標嘛。」我實際上想要的,卻是那種和你一模一樣的味道。

「那我們先上床,再說吧!」她說完就牽著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她那格子短裙未能完全遮蓋的大腿上。她的大腿非常白滑,白中透著她靜脈流動時形成的淡藍色,如果用利器在上面輕輕一劃的話,鮮紅的血液會從那條直線中慢慢的滲出來,破壞那本來一片雪白的和諧感,如果用手一下子把滲出來的血液塗滿在那雪白的大腿上,那種白裡透紅可能會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白裡透紅。接下來她把頭轉過來,在我的臉頰上輕輕的吻了一下,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淡紅色的唇膏染在我的指尖上,唇膏的味道直湧向我的鼻腔,那種味道中滲透著她的體味,那種和你一模一樣的體味。

「在這裡?」我有點不知所措。她沒有回答我,反而轉過身來摟著我的頸項,一股惱兒的狂吻著我,頓時我滿臉滿咀都滲透著你的味道。我感覺車上餘下的那兩三名乘客發出了不齒我們行為的鼻音,紛紛把身子挪向近窗的位置以遠離我們二人一點。她的舌頭貪婪地舔著我的耳根,讓我癢癢的好不舒服,不自覺的從喉嚨深處發出低聲的哼鳴。我的左手緊緊的抱著她,手掌正好摸到位於她背部的胸圍扣,我用手指輕掃那個塑膠的扣子,透過那一點去感受她白滑的肌膚。此時她順勢胯過來騎在我的身上,雙手捉住我的肩膀然後深深的吻我的嘴,我倆的咀唇緊緊的相黏著,那種柔潤的質感讓我的腦袋充血,讓我腦海中閃過一幕又一幕和你相關的記憶片段。

巴士在這時間停站,車子停頓時的前傾讓她的胸部重重的壓在我身上,我還險些因此咬到了舌頭。在上層的乘客不約而同的在這站下車,整個巴士上層只剩下我和她兩個人。於是我更肆無忌憚地把手伸進她的黑色T恤內繼續撫摸她的背部,「啪」的一聲,除著的雙手一捏,她的胸圍扣應聲被解開。這種沒有肩帶的款式一旦扣子被解開,就只有靠T恤所造成的摩擦力而不致掉下。我順勢伸手在她的T恤內把胸罩整個拉出來,放在旁邊的椅子上。

此時我的下體早已充血膨脹,硬梆梆的頂在她的兩腿之間;我雙手卻沒有停下來,轉為進攻她胸前那兩個已經沒有內衣保護的小山丘,我用手指輕輕的掃弄著山丘尖端的附近,卻對尖端頂部作出刻意的回避,她顯得有些心急,當我指尖接近時,身體不自覺地向前迎合,口中發出嬌艷的喘息,還不時親吻我的耳朵和前額。逗弄了她片刻後,我開始正面的進攻她那早已突出的乳首,她從喉嚨深處哼出讓人牽魂夢斷的嬌喘,我感到她的身體正在渴求著我的身體,我也再不顧得這裡是公眾地方,把她從我身上放下來,並且從褲子內掏出了我那早已硬直的棒子。

她好像意會到我需要甚麼,彎下腰來用舌尖輕輕的舔著我胯下那棒子的尖端。而我的雙手也沒有閒著,徐徐的把她的內褲脫下,指尖一觸及那片神秘的三角地帶,發現那邊早就像沾滿了醬汁一般濕潤,柔嫩而副彈性的手感讓人愛不釋手。同時地她已經用嘴唇把我的棒子緊緊的包裹著,我身體不由得一震,只好提手把她拉起來,讓她再次騎在我的身上,就這樣我們的身體緊緊的接合在一起,她開始使勁的上下擺動著身體。

巴士的微微晃動讓我和她的交合更添刺激,每當車子轉彎的時候,我們二人的體重都聚向了另一邊,這刺激到一些平常不會刺激到的部位,讓她緊緊的咬著嘴唇,不至於大叫出聲,同時雙手卻又緊緊的抓住我的背部。我感到我自己的血液在翻滾,身體的每一吋肌肉都在收縮,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抽插,我知道自己快要忍不住了,我狠狠的摟著她,在她的頸用力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吻痕,然後在她體內一洩如注。

完事後,她再次坐到我的旁邊,胸口隨著喘息起伏著,我看著她的容貌,嗅著她的氣味,腦海中卻不斷的浮起你的樣子。這一刻我覺得非常的空虛,剛才的荒唐事好像過眼雲煙一樣,好像除了一陣的肌肉收縮外,我甚麼都得不到。我想從她身上獲得你的感覺,但最後我甚麼也得撈不到,她不是你,永遠都不是你,即使那味道和你一模一樣,即使我和她在肉體上融為一體,但她不是你。越是去回想起剛才的那一次交合,我越是的思念著你,思念著你的氣味,思念著你的笑容。

「怎樣,做完後就不說話了?」她看著我的雙眼,我那空虛的眼神讓她眉頭一皺。

「對不起,我現在不想說話。」說罷我把她的內褲塞進口袋,然後走到巴士下層去。

這一剎那,我很不知所措,在巴士的下層我不敢和任何人的眼神有接觸,我害怕有人知道自己剛才所做的一切,我害怕那個口不對心的自己。在下一個車站我逃離了那輛巴士,在街上信步而行;我覺得自己沾污了你,雖然我連你的手指頭也沒踫過,但我的確沾污了你,我想撥個電話讓你知道剛才究竟發生過甚麼事,因為你有必要知道你已被我沾污的這個事實,但當我在電話上輸入了你的電話號碼後,卻又喪失了對你坦白的勇氣,總是沒法按下撥號的緣色圖示。

然而,你的味道突然從街上的空氣中湧入我的鼻腔。我抬頭一望,看見你正站在我面前,而且你正甜蜜地挽著你身旁男子的手臂。我伸手插袋,故作瀟灑,但我指尖感受到的,卻正正是她內褲的質感。

星期三, 6月 13, 2012

去日本吃日本菜(六) - 天婦羅

今天本來計劃一大清早就乘車去日光附近的江戶村去玩, 但早班的火車居然都滿座了, 只買到下午一時的火車票, 到達鬼怒川也將會是令人絕望的下午三時.

所以我們就啟動了後備行程, 到新宿去吃天婦羅!

店家是這一家.

IMG_20111203_111408
羅白碎

IMG_20111203_112415

魚和芋餅

IMG_20111203_111640

湯, 主菜, 飲品

IMG_20111203_111636

主菜近鏡

IMG_20111203_112937

蛋餅

這比我在香港吃過任何的天婦羅都要好吃. 我在香港甚至吃過比這個貴的, 也完全比不上. 其實在日本吃東西永遠都非常好吃.

然後, 明天我在鬼怒川吃的兩餐, 卻是我在日本吃過最好吃的兩餐!

(待續)

星期四, 6月 07, 2012

去日本吃日本菜(五) - 蕎麥麵 + 壽司 + 串燒

這一天繼續要看演唱會的, 但因為我實在非常害怕煩囂的都市. 東京我真的不太待得了, 所以一清早就乘JR 到了鎌倉.

幾年前到過京都, 深深被那種古都的氣味所吸引, 所以今次在東日本選了鎌倉作為一日遊的目的地.

出發前找了一家聲譽比較好的蕎麥麵(我個人超喜歡吃冷蕎麥麵, 喜歡那種淡淡的口感, 哲學的味道), 但當我去到鎌倉的時候, 我發現自己居然沒有PRINT那店的地圖出來, 自己又不捨得用數據漫遊來上網. 唯有見步行步.

到了鎌倉, 那種日本古都的味道雖然不及京都般無可挑剔, 但還是非常的清秀可人; 如果用女人來比喻的話, 京都就像24歲的林嘉欣般清麗脫俗, 而鎌倉即像25歲的翁美玲般惹人憐愛.

行過數家寺院後, 在步行街上走了又走都找不到我們計劃要去的蕎麥麵店, 肚子卻一直在打鼓, 最後只好屈服, 隨便找了一家小店, 吃的, 當然也是蕎麥麵.

IMG_20111202_135331

天婦羅蕎麥麵, 雖然不是我特意找的那一家, 但還是不錯吃. 看來在日本做食店如果質素欠佳的話會很快被淘汰.

IMG_20111202_150138IMG_20111202_150902

下午還乘了小火車去看了鎌倉的招牌大佛.

換來的評語是: 「下? 係咁多嫁拿?」

IMG_20111202_153016

沿海的小火車風景幽美, 值得一坐. (老實說, 我想起了88町)

趕在5時左右回到了東京車站, 由於演唱會七時開始, 我們便決定早點吃晚飯, 而目標呢, 則是

美登利壽司!

IMG_20111202_173225

一位朋友介紹, 她每次到東京都必吃的壽司.

好吃的東西呢, 在日本統統要排隊, 壽司當然也不例外嘍. 但因為那時只是五時十五分左右, 我們只排了十多分鐘, 就有位子了; 然後回頭驚見人龍已經長了一倍!

IMG_20111202_173400
蟹膏沙律! 記得我2009 年時去三潘市, 漁人碼頭的餐廳有一道燒蟹非常讚, 但是美國人就是不懂, 居然想把流出來的蟹膏全部丟掉, 我們當然立刻喝止. 現在在日本我又吃到這樣新鮮好吃的蟹膏了!!

IMG_20111202_174617

IMG_20111202_174743

IMG_20111202_174842

全是極品! 我也不廢唇舌介紹了, 反正我能寫出來的也只有「非常好吃」這四個字罷了.

看完演唱會後, 肚子又開始有點餓了, 於是到了新宿吃夜宵

IMG_20111202_224521

IMG_20111202_225027

其實非常不錯吃, 但是四方八面都傳來廣東話就令我有點不爽.

舉目四看, 香港人可能佔了那邊活動的人的四份之一. 據說是因為很多日本旅行團都會在附近的酒店下榻的關係.

明天我就要去鬼怒川溫泉嘍(再次引證我很想逃離煩囂)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