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13, 2012

幸好這不是我們身處的宇宙(4)

幸好這不是我們身處的宇宙(1)
幸好這不是我們身處的宇宙(2)
幸好這不是我們身處的宇宙(3)

今天是葛羅爾多20年的二月十四日,戰爭已經踏入第三個年頭了,而傑明加入人民反叛軍也有兩年之多了。傑明看著自己手上臂章繡著「解放人民」的字樣,看著那片被夕陽染成橙紅色的天空,還有背包中最後一罐行軍用食糧。傑明心中開始有些害怕。

在這家廢棄的學校中,傑明現正站在學校的最高點,三個月前隊長給他的命令還深深的印在腦海裡,他隨時都準備好要實行這個命令,只要東邊傳來紅色的煙火,他就會把紅色的奇襲訊號煙火點燃;如果東邊傳來的是綠色的煙火,他則要向西邊的基地親身報告奇襲取消的消息。對於傑明這個已經年過半百的老兵來說,這種命令也算是很簡單的,而且也算是最穩當,最不會出岔子的一種命令。只是傑明他想不到,在這家廢棄的學校內,一待就是三個月的光陰。每天他都持續著睡一小時、醒一小時的生活,醒來的時候呆呆的看著將會發出煙火的東邊,人民反叛軍的煙火是特製的,點燃後會在天空停留大約三小時的時間,如果東邊的煙火出現了的話,傑明一定會知道。但這三個月裡,東邊別說煙火,連聲音也沒發出過一點,就連西邊的基地和隊長的無線電頻道都毫無音訊。這宇宙就好像只剩下他一個人一樣,他只有孤獨的,呆呆的站在這所廢棄學校的最高點,看著那條由夕陽從他身上拖出來長長的影子,聽著那首十年如一日,從學校的廣播系統中播出的綠袖子,回想著過去的時光。

那一年傑明只有十二歲,年份好像是西元一九九六年。傑明在那個下午因為欠交功課而被罰留堂,罰他的是一位姓林的女教師,林老師身材高挑,一頭曲髮,總是戴著一副咖啡色的粗框眼鏡,在她那鮮紅色的唇膏襯托下,十二歲的傑明感到一種高不可攀的成熟,還有一種令他久久不能釋懷的心動。林老師在傑明面前丟下了一本英文版的<老人與海>,並要他由第一章開始抄寫,之後就轉身離去了。課室內剩下林老師香水的氣味,下午的陽光,還有那本孤獨的<老人與海>。傑明隨便的打開了<老人與海>的其中一頁,那頁正寫到老人和那條超巨型的馬林魚搏鬥得難分難解,人和魚之間慢慢的萌生了感情。當年的傑明沒法明白海明威於這本書內所表達那種寧死一拼的心情,到了今天,這世上卻除了葛羅爾多大人的著作之外,所有書本都被封印在檔案室內了,根本就無從明白起。傑明一字一句的把文章抄寫在面前的筆記本上,筆尖擦擦的聲音到了今天還是異常的清晰。他一直抄,一直抄,抄到那句名句「But a man is not made for defeat.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的時候,學校的廣播系統中播出那首同樣的綠袖子,還連同著要各位同學回家的宣佈,那種聲音好像在訴說著一種孤獨的氛圍,好像一種不幸的詛咒。林老師沒有再回來課室,她大概是把傑明忘記掉了,傑明的影子被斜照的夕陽拉得又長又高,影子旁邊是橙紅色的陽光,還有那本甚麼都改變不了的<老人與海>。傑明沒有離開學校,只是一遍又一遍的繼續抄寫著<老人與海>。

天空漸漸由橙紅色變成棗紅色,然後黑暗不知道從那一點開始侵蝕著天空,到傑明發現的時候,天空已經變得柒黑一片了。東邊的天空依舊毫無動靜,別說煙火,連雀鳥的聲音也沒有,或許所有生物都早已被這片漆黑且孤獨的大地給嚇走了,也許是所有生物都在無情的戰爭中犧牲了,包括傑明的隊長,包括東邊的奇襲隊,當然也包括那些平日會大聲鳴叫的雀鳥。獵戶座的腰帶三連星在清晰的天空中閃耀著,他膝蓋對出還有那顆無比光芒的天狼星,星光讓傑明想起了今天原來是二月十四日,是那個曾被叫做情人節的日子;傑明看著清明的星空,有一顆流星閃過,他默默的許了一個願,然後想起了以往他在這個日子做過的荒唐事。

三十年前,世界上還沒有葛羅爾多大人誕生日,所以其他有著不同文化,不同意義的各種節日都還沒有被取消,情人節是其中一個。人們在那年代說情人節是由商人製造出來的節日,在那天花束的價錢會突然上昇十倍,餐廳晚餐的價錢也會上漲,可是大家還是會高高興興地付出比平日高昂的價錢去參加那些和平日一樣的活動。沒有情人的人會在沒有言論審查,沒有實名登記制的互聯網上大吐苦水又或是因妒成恨的破口大罵,情人節就是一個這樣的節日。那一年的二月十四日早上,傑明在林老師的被窩中躺著,還沒穿回襯衣的肩膀上還留有林老師的香水氣味,地上攤著林老師的黑色襪褲加上其他散落一地的衣物。洗手間裡傳來水龍頭開啟後水流到臉盆裡的聲音,傑明爬起床來走到洗手間門前,呆呆地看著那半開的門後面的林老師。林老師也發現了傑明正痴痴的盯著他,她從喉嚨裡發出一種似是嬌嗔又似是厭惡的聲音,再狠狠的白了傑明一眼。傑明不明白那聲音和眼神的意思,繼續呆呆的欣賞著只穿著一件鬆鬆垮垮的裇衫的林老師,看著她細心地清潔每一隻牙齒的模樣。林老師提起杯子,往口腔裡灌了一口,漱了幾遍之後,就低頭把水緩緩的吐到面盆裡。

「有甚麼好看的啦!」林老師把頭伸出洗手間外面,對傑明罵道。

「也不是特別的美麗,只是不知怎的,一看,眼睛就移不開了。」傑明說。

林老師轉身回到洗手間內,並且大力的把門關上。

「砰!」

東邊發出了一聲巨響,傑明也從回憶中清醒過來。只見東邊的天空被爆炸的強光照耀得如白晝一般,傑明瞇著眼睛嘗試去分辨這強光中有沒有反叛軍的煙火存在,但除了強得讓人睜不開眼的強光以外,東邊似乎甚麼都沒有了。傑明失望地坐在地上,從背包中拿出最後一罐的軍用食糧,用貼身而藏的萬用刀打開。正準備把當中的碎肉扒進口裡的時候,突然,胸口感到一陣疼痛,傑明的前胸已被子彈開了一個洞,頓時血流如注,他回頭去看究竟狙擊手躲在哪裡的時候,時間的流動變慢了,慢到傑明可以親見看見那個向他開了第二槍的狙擊手,慢到他可以看見那顆將要穿過他眉心的子彈正在劃過夜空,慢到他可以在這一刻細細地回想林老師的樣子,慢到他可以高呼一聲人生無憾,卻不足夠讓他躲開這顆無情的子彈。

戰爭,已經結束了。這天是葛羅爾多20年的二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