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30, 2011

去日本吃日本菜(三) - 炸豬扒飯

在上野住最好的地方, 就是離各大博物館夠近; 早上去逛完東京國立博物館後, 當然是去找昨天吃不到的蓬萊屋報仇啦.

地圖

今天終於有開門了!

IMG_20111201_123527

但進去後... 發現是塔塔米+矮桌子...
這是考驗我的膝蓋嗎?

不要緊了, 這可是「如果一生人只吃一次炸豬扒飯, 我選擇吃蓬萊屋」的蓬萊屋呀! 好吃才重要!

不知道是我去的餐廳才是這樣還是日本大多數餐廳都是這樣的, 這裡也就只有 4 種東西可以選, 豬扒, 豬柳, 豬排串 跟 炸魚.

我們點了豬扒及豬柳.

IMG_20111201_125326

定食, 飯及椰菜任添

IMG_20111201_125501

IMG_20111201_125358

咬下去, 肉汁都飛出來; 由於是即叫即炸, 可以挑剔的地點好像一個都沒有. 湯也好喝, 飯也好吃.

2900 yen 雖然不選超值, 但也絕對值得一試.

(晚餐待續)

星期日, 12月 18, 2011

去日本吃日本菜(二) - 河豚餐

吃河豚, 有機會讓人中毒致死.

而即使這樣, 大家還是會去吃; 即是說這是一種值得用生命去換取的味道...
我最喜歡就是這種哲學味甚濃的東西, 好像「自己被不知名的力量懸浮在一個波平如鏡的內陸湖中間, 低頭會看見自己的倒影, 舉目四望會看見一片空白, 不知道自己何時會掉進水裡, 沉入湖底」的感覺.

我們在東京站下車, 往銀座的方向走去.

目標店家在銀座六丁目與七丁目中間, 地址是 銀座7-7-4

我們走到了 7-7-19, 以為非常的接近, 於是向號碼減少的方向走去; 但到了7-7-14 的時候, 過了馬路, 卻發現那已經是 7-8-12 了.

這樣我們才發現, 原來日本的7-7-4中間的7 是BLOCK 的意思, 即是一整個長方型的計算, 圍著長方形再分第三個數字的街號, 和香港一條街一個號碼順序數到尾是不同的.

總之, 我們來到了目標的河豚專門店<銀座たらふく>

IMG_20111130_200626

套餐有 6000 yen , 7500 yen, 9500 yen 和 13500yen 四種.

其實嚴格來說, 只有13500 yen 那種, 因為其他只是CUT 掉菜式而已啦.

我們點了 9500 yen 的; 主菜有爐燒河豚和SHABUSHABU河豚可以選, 我們選了爐燒.

不久後, 前菜來了

IMG_20111130_200834
精緻的開胃菜, 用淡糖水煮的, 調味手法高明, 好吃.

IMG_20111130_201131
河豚皮紫菜前菜.
這碗東西非常好吃! 非常好吃! (認真說, 我COPY 了這四個字, 待會還會狂用 = =")
紅色那團東西我不知道是甚麼, 只知是辣的.
河豚皮咬在口中的感覺, 非常獨特, 我從來沒吃過這種口感的東西, 有彈性, 卻又一咬就斷. 就是這種東西才可以支撐那個隨意脹大的身體吧.
一句到尾, 非常好吃.

 

IMG_20111130_201348
河豚剌身, 師傅手工了得, 片片透光. 非常好吃! (<- COPY & PASTE 萬歲)
這東西實在是人間極品, 咬在口中, 口感和其他生魚片完全不同自然不消說, 脂肪好像比其他魚都要少的樣子, 而且只要你不把他吞進肚子, 口中就不停有回甘的感覺.
他媽的, 果然值這麼貴!

 

IMG_20111130_203353
炸河豚肉, 這東西炸熟了之後, 不知何故, 變成了一種比一般雞肉香嫰十倍, 卻又很像雞肉的質感.
回甘的感覺雖然不如剌身般強勁, 卻還是可以讓人咀嚼再三之後, 甘香的味道還是一直在舌頭上湧出.
非常好吃!

IMG_20111130_204308
河豚皮沙律. 這碗小東西的糖醋汁被施了不可思議的奇怪魔法, 讓河豚皮吃起來和剛才的前菜截然不同.
青菜也新鮮爽嫰.
非常好吃!

IMG_20111130_205323
主菜河豚爐燒, 有專人服待, 不怕燒焦又或是不熟.
大塊的肉塊烤好後的味道和剛才油炸有著微妙的分別, 滑溜一點的口感還有那種超獨特的回甘. 讓人無法自拔.
魚骨部份烤起來也是頂級的美味, 香脆的外圍包著骨頭附近的脂肪層; 單單是我現在在回想, 口水就分泌過不停.
9500 yen , 是物有所值的.

IMG_20111130_211517
壓軸的是河豚粥!
媽呀! 為甚麼要讓我吃到這麼好吃的一碗粥呀, 以後我吃不到的話怎算呀!!!!!
如果這世界上有粥品超級聯賽的話, 這碗粥一定以超過一百分奪標.
如果天堂上有粥吃的話, 我相信就是這一碗.

最後甜品有個小米糕我忘了拍照~

老實說, 一生人真的要吃一次河豚, 那種味道, 天下無雙!

非常好吃! (夠了)

(明天待續)

星期五, 12月 16, 2011

去日本吃日本菜(一) - 鰻魚飯

這次去日本, 主要目的當然是看演唱會. 而我個人又認真的討厭逛街, 怕人多車多, 沙塵滾滾的場合. 所以特別選了上野附近的酒店. 旁邊是大公園, 人也相對地少一點. 對於我這個第一次去東京的人來說, 這選擇實在太妙了, 如果要我住在新宿, 面對著那滿街的廣東話, 我想我大概會瘋掉.

所以除了演唱會, 整個行程都環繞在「吃」這一方面.

到埗的第一餐, 本來是想吃史兄推介的豬扒飯<蓬萊屋>. 但是...

IMG_20111130_153242

認真說, 翻看我自己歷年的遊記, 我發現每一次都有「到達後才發現那天是休息」的情況. 有一些是自己的疏忽, 有一些是他突然說休就休. 這可算是一種特色吧.

於是走了對面去吃鰻魚飯.

附上地圖

IMG_20111130_153724

店家叫登亭, 看網頁上說有50多年歷史.

除了鰻魚飯之外, 沒有其他主菜 !

我們各點了一個 2200 yen 的定食

 

IMG_20111130_154225

好吃, 魚肉多汁, 質感剛好, 不太軟也不太硬.
湯內有一顆不知名的內臟, 味道也不差, 只是質感怪怪的.

認真說, 我們都不敢吃飽, 因為晚上就要去吃河豚餐囉.

吃完後乘山手線去秋葉原走一次「遍路」(其實我們只是亂逛)
居然給我成功買到這東西.

IMG_20111216_014310

感動死了! 羽美(大心) !

懷著幸福的心情去銀座吃河豚 ~

(下一餐待續)

星期一, 12月 05, 2011

真夜中的純潔

原本,那是一張白紙; 白得好像那片只存在於夢中的鹽鹼湖一樣,甚麼都沒有。雖然我到後來才知道,甚麼都沒有的地方其實連白色也不存在; 但原本我就不知道那並非甚麼都沒有,所以「原本,甚麼都沒有」還算是一個正確的描述。

隨著時間推移,有些人執著我的手在這張白紙上用自動鉛芯筆打草稿,告訴我左上角可以放一個太陽,告訴我眼睛應該畫在臉孔的上面,告訴我小動物應該用四條腿在草原奔跑。我不明白為甚麼事情「應該」這樣,但是也沒有特別覺得事情「不應該」是這樣; 或許有時我會故意不照那種方式打草稿,但那卻不是因為我真的不同意,只是希望看見別人看見那怪東西時皺眉頭的表情罷了。況且這些用自動鉛芯筆打的草稿,只要用膠擦一擦,就可以回復為白紙一張了,所以我自己也不太在意。

我學會了自己用刀削鉛筆太約是1994年的事,那年我12歲,我被那種可以由我自己控制粗幼形狀的線條灌醉了; 不由分說的大筆大筆亂畫,並不只是把太陽放在右下角那麼簡單,而是破壞性的、賭氣般的畫著。沒有目的,沒有計劃,大筆大筆的用手上的鉛筆亂揮; 揮舞一輪後,把鉛筆削成另一個形狀,緊接著又是一輪無意識的在紙上左穿右插。事情過後,沒有滿足感,剩下的只有拼命地擦出來的膠擦碎和因為用力過度在紙上留下那永遠抹不走的刮痕。

然後,到了1999年;我愛上了使用自來水筆,使用上比沾墨的鋼筆簡易得多,線條變化上比滾珠筆多樣化。我明白到有些事情已經出現了質量上的改變,畫下來的東西再不能被輕易抹去;因此我小心翼翼的勾劃每一條線條。電視機因為明年獨家播放的歐洲國家杯裝了個解碼器,YMC台播放著一個日本女子以護士打扮一拳打碎了面前的玻璃,那是一種我從未接觸過的音樂,那是一個新世界,是一個我將要踏入的新世界。於是,我一邊聽著她的歌,一邊用自來水筆在紙上一筆一筆的畫著,電視畫面變成了那個日本女子穿著紫藕色低胸洋裝在彈結他。

青春是一盒不停消耗的油粉彩筆,有些人努力地想把黑色那枝全都用完,有些人卻想每種顏色都嘗嘗,而大部份人,包括我在內,都是隨手拿起哪枝就用哪枝,不是你去選擇用哪一枝,而是當你用力地塗在畫紙上的時候,你才發現那是甚麼顏色。那一年是2004年,我辭掉了工作,把家中的擴音器音量調至最大,隨手拿起油粉彩筆就往那張早已畫好純黑框線的紙上塗,由於要塗上去才能發現顏色對不對,只好在紙上不相關的角落一點點的試塗,所以即使時間過了很久,那紙上大部份都還是白色的。

到了2011年12月 …

IMG_20111202_212137
東京事變 Live Tour 2011 !!!!!!!!

IMG_20111201_180329

IMG_20111202_211737

我得到了一盤滿滿的油彩。

在開場的一刻,我哭了;眼淚停不下來,身體在震。那110分鐘就好像哈雷彗星一樣,拖著長長的尾巴入侵我的大氣層,我呼吸困難,活動困難;她的歌我可能聽過上千遍,但我分不出哪首是她正在唱的。彗星尾巴久久不肯退去,在我的腦中迴響著。好像要從我的腦袋中把所有都顏色抽出來,變成了那一盤滿滿的油彩,而那110分鐘內,我的腦海被抽得一片空白。

踏出場館後,我捧著那盤油彩,看著那張「原本,甚麼都沒有」的紙;我明白自己需要做甚麼,想要做的是甚麼。

這就是音樂的偉大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