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30, 2011

馬雅文明初體驗 - 帕倫克

墨西哥夢想成真之旅(一)
眾神之城–Teotihuacan
國家人類學博物館
情陷瓦哈卡
淚別瓦哈卡
此乃(六)

在那十幾個小時的巴士途中, 我一直維持著睡兩至三小時, 醒兩至三小時這樣子. 墨西哥的高速公路路況的確很一般, 顛顛簸簸的, 很多時候當你剛睡著, 就會有一個突如其來的大動作把你弄醒. 我自己本身是一個可以睡到不醒人事的人, 但在巴士上, 卻很難好好的睡一覺。

在醒著的時候, 我會看書, 又或是玩逆轉裁判; 偶爾我把會把頭貼向玻璃窗, 看看外面有沒有星星. 但現實往往是殘酷的, 我很喜歡看見漫天的星斗, 但每當我去看的時候, 他們都總是躲開我, 在香港, 那被霓虹燈染成一片通紅的天空讓只有負數星等的星肉眼可見. 然而去到墨西哥, 明明早上還是晴空萬里, 到了晚上, 在那個一片漆黑的長途巴士休息站, 我抬頭見到的, 卻只有暗黑一片的雲層, 還下起那他媽的微微雨!

早上八時, 我們終於到達 Palenque. 即使我們在今天晚上就會離開這裡到 Merida 去, 但我們為了洗澡和安頓行李, 還是找了一家小旅館 Check in, 這種前店後居式的旅館很有彈性, 早上八時半Check in, 晚上 11 時Check out, 可以只算一天錢沒問題. 而且價錢超便宜, 只要 300 peso.

P1050369

柏倫克是一個小鎮, 就像庫大常說那種美國喪屍小鎮的大小. 上圖是這個小鎮唯一的一條大街, 盡頭是一個花園, 有座兩層的政府大樓, 加上三、四條橫街, 就這麼多。

安頓好行李後, 我們出外找早餐吃. Lonely Planet 說柏倫克的餐廳水準都不錯, 而且常常都是沒人的, 只要你肯進去就包場了. 事實也真的如此, 我們走進了一家看似不錯的餐廳, 吃了一頓相當不錯的早餐.

P1050375P1050377

來帕倫克, 不為其他, 當然是為了去那個舉世聞名的帕倫克古城啦! 從小鎮去RUINA, 可以乘坐私營的面包車 COMBI, 小鎮上就一個站, 而去帕倫克的途中可以自由上車下車, 10 Peso 一程, 童叟無欺; 在COMBI 上, 非本地市民要在國家公園入口給 25 Peso 的入園費. 即使那些同車的人只懂很少的英文, 還是很努力的解釋給我們聽. 沒去過墨西哥的人可能都會被各式各樣的傳聞嚇怕, 但以我個人的經驗, 則認為沒有想像中的可怕. 特別是離開了大城市之後, 人們都很樂意幫忙, 價錢也是明碼實價, 公道得很.

COMBI 首先會經過博物館, 但先不要下車, 因為博物館的入口位於山下, 如果在這邊下車, 就要走上山的路; 正門入口在高點, 在那邊下車再下坡來看博物館才是正途

在正門和遺蹟內, 都有大量的小朋友在賣東西; 可能是 5 Peso 的襟針, 也可能是 100 Peso 的小地毯.

P1050383

剛進入入口, 遺蹟已經從入口後的樹影中急不及待的和我們打招呼了. 穿過這堆樹, 是數間相當高的神廟. 還有 Pakal (就是那個駕火箭的!) 的廟, 可惜這一部份已被封, 不許一般游客參觀. 但那個火箭圖大家還是可以從周圍賣的商品中見到.

R1-04727-0015

再走過去, 就是 Palenque 的地標 El Palacio.

R1-04727-0014

El Palacio 可一點都不吝嗇, 可以爬上去仔細的看. 長方形的高台地基上, 圍繞著A字形的上蓋走廊, 正中間是三層高的塔. 這是我一生人第一個到達的馬雅遺跡. 老實說, 那一些的我非常感動, 不停的拿幾天前看過的 AZTEC / MONTE ALBAN / TEOTIHUACAN 來對比. 在我看來, 前幾天都是一些大刀闊斧的東西, 氣勢磅礡, 壓得你抖不過氣來, 那種智慧是開山闢石般存在著. 而我眼前的瑪雅文明, 收藏在山林之內, 精細, 優美, 每走一步都讓你感到他的呼吸, 每一件物品都在訴說在自己的故事, 那種細膩彌漫於空氣當中, 不溫不火.

El Palacio 旁邊是一條人工小運河, 沿著運河邊向山上走; 會見到一個金字塔和一座依山而建的神廟; 這當然也是可以攀登的, 登上之後, 可以看到整個城市的全境, 甚為壯觀.

R2-04733-0007

可以想像得到當年那些巫師坐在金字塔的頂部觀星, 再給與大家神諭的樣子.

R2-04733-0010

從金字塔身處的小山下來, 就是一個大型的廣場. 廣場的一邊是球場, 另一邊則是各式各樣的建築.

R2-04733-0011

帕倫克的球場沒有兩邊的斜坡 (那個在MONTE ALBAN 很明顯) . 取而代之的是兩邊的地基. 球場邊有可供觀戰的草地 (在 MONTE ALBAN 則是石建的觀戰平台).

在廣場逛了一會後, 我們沿著瀑布旁邊一直走到博物館. 途中有不少以 GROUP A / GROUP B 命名的民居遺跡, 穿插在瀑布的兩邊, 十分幽美.

P1050502

再往下走就是乘COMBI 時見到的博物館了.

帕倫克的博物館藏有兩塊大型的馬雅文字石刻. 非常精美, 細緻. 他們的文字似乎是方塊字, 而且適合雕刻多於平面書寫.

P1050511

P1050517

當我們坐 COMBI 會去小鎮的時候, 已經是兩時了, 吃了一個悠閒的午餐. 本來有想過 Join 一些半天的 Local tour 去看看大瀑布的, 但時間又不夠. 在小鎮逛了一會之後就回旅館午睡算了.

晚餐也是在那沒甚麼人的餐廳解決, 還順道看了墨西哥本土足球聯賽的直播.

晚上十一點, 登上另一輛通宵巴士, 向 MERIDA 前進 !

(明天待續)

星期六, 8月 27, 2011

耐人尋味系列 - 這麼近, 那麼遠

這個夏天非常的熱,比我一生人所經歷過的夏天都要熱;那種熱就好像是把整個人放進一個特大的微波爐內一樣,從身體裡面的水份開始一分一分的加熱,直至滾燙得一個個氣泡在皮膚表面沸騰;身體想透過流汗把溫度降低一下,但當用手在額頭上一抹,卻發現那汗水也早已在沸點之上,熱辣滾燙。

我們的地球怎麼了?或許我應該看看太平洋海流,然後不要再住在像香港這種海水由赤道流過來的地方;又或者在二氧化碳急速增加之前搬到陽光斜照的地方;總之,要離開香港這個下面有滾燙的海水、上面有不斷增加的熱幅射的蒸籠焗爐混合體。

坐在火車月台上,我發現我自己原來每年都在想著同一個問題;然後,每當想到溫度這個問題時,都會想起一個女性。那個對溫度異常敏感的女性。我開始懷疑我自己想她的時間變得有點不切實際的多,我實在不應該在這種天氣想起她的;現在她在哪裡呢?西伯利亞?還是阿拉斯加呢?哪裡也好,反正她只能待在那種冰冷得不能夠再冰冷的地方。

火車來了,我逃離月台這個人間煉獄,跳進那個充填著冷氣的火車車箱內。冷氣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這點毫無疑問;同時冷氣其實是人類對自己周圍環境的借貸,本來只是想稍微的把外面的涼快借到裡面來,漸漸的,我們借溫室氣體把未來的清涼借到現在,每年都償還著利息,但卻又另一邊箱不停地增加借款;這就是所謂的騎虎難下,我們已經不可以停止借貸,卻又總是付不清利息,在複式利率的地獄中萬劫不復。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她大概再也不能住在地球了吧。

這點就是我關心的東西嗎?相比起續漸死去的地球,我關心的還是她能否來跟我見面吧。

當我找到座位坐下時,我的手提電話發出了一種我從來都沒聽過的鈴聲;那種聲音既像風嘯,也像蜂鳴;總之就是一種我從來都沒有聽過的聲音。是過熱後發出的悲鳴嗎?還是我自己腦袋壞掉而產生的幻聽?我把電話從口袋內拿出來,發現畫面指示著一個Notification,按下去之後,我的身體不其然的感到了一陣寒意。

「是我啦!」把電話放到耳朵旁邊,聽到是一把非常熟識的聲音。這個女人總是在我想她的時候出現,就好像某種會實現心願的魔法似的。
「這是甚麼?」首先,我的電話鈴聲是Radiohead 的名曲 Paranoid Android,而不是那種高頻率的震動;其次,電話是不應該發出這種透心的涼意的。
「哈哈,神奇吧!這是我拜託別人從宇宙郵購中心買來的軟件哦!」
「軟件?」
「嗯,透過高頻的聲音,讓你的腦神經產生感覺的軟件。這樣,我只需要透過電話就可以觸摸到你嘍。」

我摸了一把自己的臉額,感受著那種現在只有我感受到的寒冷。

「你現在在哪?」我對這種奇怪東西的接受程度可是超高的。
「我在阿根庭的Ushuaia。世界上最南端的城市。」
「怪不得這麼冷。」
「沒法子丫,我就是需要這麼冷。」

跟冬季那種寒風從外面鑽進身體的冷不同;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冰冷,那種似曾相識的冷。「冷」其實是不存在的一種狀態,這種狀態的正確名稱是「不夠熱」。就是一個沒有水的杯,我們會把它這個狀態叫做「空」,但實則上,「空」這個狀態並不存在,就是因為甚麼都不存在,所以「空」,所以「冷」。而我現在身體感覺到的這種寒冷,很實在,就好像那種「空」可以牢牢的抓在我手上,那種「冷」可以讓我主動的喝進肚子裡。

「你呀,可以抱一下我嗎?」幾秒沉默後,她說了這句話。
「我這邊的也可以傳過去的嗎?我要怎樣做?」
「想像我就坐在你的大腿上就可以了。」

我提起左手,想像她正坐在我的大腿上,輕輕的環抱著她;神奇的是,我的大腿好像真的感受到重量,我的手也好像真的感受到了她那冰冷的肌膚。

「慢著,我這邊雖然有冷氣,但還是二十四、五度的呀!傳過來的話你受得了嗎?」
「不要緊,那只是腦神經產生出來的感覺,並不是真的溫度。」
「不會難受嗎?」
「你說呢?」

我答不上話來,當我身在熱似煉獄的香港,而她卻身處這刻這地球上最冷的城市。

「傻瓜,這根本不算是擁抱呀,只是幻覺罷了。」我說。
「有了溫度和重量,這不是擁抱是甚麼?」
「就是這樣我才想叫你『傻瓜』呀。」
「只要靈魂有交流,這樣也可以很滿足吧。」
「靈魂、身體和行為,是一個拆不開來的包裹;分開了就甚麼都不是了,傻瓜。」我一邊說,一邊把手微微的摟緊;希望她能感受得到。
「如果這是一個包裹的話,你幫我把它送到宇宙的盡頭好了!」
「這麼遠?你捨得嗎?」
「只不過是137億光年罷了,至少比香港和Ushuaia的距離要近啦。」
「那…希望我們都不要迷路。」

火車到達了目的地,我才發現我的電話已經快要沒電了;這種高頻的聲波果然要耗費相當的能量。簡單的道別後,我又回到了這個酷熱的世界。步出了冷氣車箱,身體好像浸泡在熾熱的岩漿當中,肌膚一點一點的被燃燒。這二十分鐘的通話中我好像得到了甚麼,又好像甚麼都得不到。也許這也是另一次的借貸,把未來的相見借到今天,然後用心靈的空虛償還著利息;我和她都在透支,都在無限的負債地獄中徘徊。

星期四, 8月 25, 2011

淚別瓦哈卡

墨西哥夢想成真之旅(一)
眾神之城–Teotihuacan
國家人類學博物館
情陷瓦哈卡
此乃(五)

Lonely Planet 說, 瓦哈卡擁有整個墨西哥管理得最好的博物館- Museo de las Culturas de Oaxaca

認真說, Lonely Planet 真的很可靠, 這個博物館館藏雖然沒甚麼大不了, 但是逛起來卻讓人愛不釋手. 他的入口位於 Santo Domingo 教堂的旁邊. 不留神的話可能就以為那是教堂的一部份而錯過了. 但這個卻讓那些擁有堂皇大門的博物館自慚形穢, 人家的文化博物館從門口開始就已經和當地文化融和在一起了, 那些落地玻璃門有甚麼了不起? 代表了甚麼嗎?

R1-04709-022A

入口在這邊左下角

P1050310

剛進門, 就是一個馬賽克制的年表

P1050311

然後我們就開始從教堂那一邊通向西班牙時代的政府建築物. 中間是倘大的一個天井, 兩層的建築物內擁有著大大小小的房間, 他們被劃分成不同的主題, 交待著關於這個城市的文化

P1050313

P1050317

原封不動的圖書館

P1050320

除了圍繞著天井的房間外, 在二樓的房間盡頭, 卻又有如此一條長長的通道, 更多的展廳; 可說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P1050329

走廊的盡頭是一個陽台, 看著博物館專屬的花園.

這哪裡是博物館, 是桃花園記吧...

離開 Museo de las Culturas de Oaxaca 後, 我們去找了另一家博物館參觀, 名叫 Museo Arte Prehispánico de Rufino Tamayo, 雖然同樣是 51PESO 入場費, 但這個館就遜色多了.

瓦哈卡的著名土產是朱古力; 墨西哥人的朱古力是用來喝的, 而且味道相當不錯; 也有是用來點 NACHOS 吃的版本, 也是十分可口. 其中 ROJO 的味道更是帶辣的. 這在地球的其他地方可不易嘗到.

我們到了 MAYORDOMO 的總點去喝朱古力, 還在試食位吃了不同味道的. 相當不錯.

P1050351

P1050352

直接在鋪面制作

逛著逛著, 就已經到了午餐時間 (其實已經兩時)

到了 LONELY PLANET 推介的餐廳 La Biznaga

P1050366

認真說, 墨西哥的餐廳全都非常好吃; 而這十幾天的旅程中, 我吃過最好吃的, 就是這一家了 !

P1050357

免費前菜 : 胡椒, 甜醋 + 蘋果
這個奇怪的組合不知為何卻異常的可口, 開胃; 爽脆的蘋果, 恰到好處的甜酸味, 加上我最喜歡的胡椒, 正呀 !

P1050359

分享的前菜 : 名字雖然叫 SOPA, 但實制上是撈意粉, 有薯仔, 牛油果, 蕃茄 和 香腸
本來想喝湯, 但這個來到卻沒有叫我們失望! 那些材料好像全不相干, 但這樣拌起來卻是異常的匹配.

P1050358

我的主菜 : 羊奶芝士, 燒牛肉 + 秘制唔知咩BERRY 的汁
非常的好吃, 紅色的醫汁帶微微的辣味, 羊奶芝士完全沒有膻味; 真的非常的優!

P1050360

他的主菜 : 豬肉 FAJITA
我們差不多每天都吃 FAJITA (因為FAJITA 這個字容易讀 ... = ="); 這一個是最好吃的 !

P1050363

甜品 : 士多啤梨朱古力蛋糕
香港人可能會不喜歡 ; 但我很喜歡, 夠甜, 朱古力夠濃, 士多啤梨醬夠酸 (這很重要)

吃完後差不多三時半, 下午五時往柏倫克的巴士就會開出...

所以啦, 我們就拿行李到火車站, 準備十四小時的巴士行程 !

(明天待續)

星期三, 8月 24, 2011

搬家完成

把所有的Xanga 都手動的搬過來了 !

所有標籤為 備份轉發 的文章, 都是從舊那邊轉過來的.
一些沒標題或者標題亂碼的我都重新起題了!
還有就是都好好的加上了標籤.

接下來會把自己手上有的文章BACKUP 也PO 上來
Xanga 那邊應該只會加條這邊的 LINK 就算了 ~


星期一, 8月 22, 2011

情陷瓦哈卡

墨西哥夢想成真之旅(一)
眾神之城–Teotihuacan
國家人類學博物館
此乃(四)

瓦哈卡在於墨西哥, 就好像西維爾在於西班牙(3,4,5,6), 好像Delphi 在於希臘, 好像 Hagar Qim 在於馬耳他, 好像京都在於日本; 由我出生的一天開始, 我用我的人生在我的意識當中建構著自己的世界, 用我的生命來演好這一套由我作為主角的電影, 所以瓦哈卡在於墨西哥, 是為了討好我這個人而存在的, 是為了讓這個世界上有一個讓我感覺良好的地方而存在的.

晨光初現, 瓦哈卡巴士總站上的大鐘標示著那是早上的七時正. 30Peso 的價錢把我們帶到了酒店check-in. 傳聞墨西哥有很多的士劫案, 在你上的士後, 把你載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洗劫一空不止, 還會要求鉅額贖金, 最後還會殺人滅口; 所以我們在墨西哥城都只會坐由酒店電召或是機場那種領牌的的士; 但到了瓦哈卡, 這個以盛產朱古力聞名的小城鎮, 不知怎的, 只是剛嗅到這裡的空氣, 我們的防衛心已經消去了一大半. 再看看 lonely planet 也沒有說過這邊的的士有甚麼危險, 加上是巴士總站旁的的士站, 應該沒問題吧.

剛走過去, 一談好價錢和目的地後; 司機很熱情地幫我們把行李放進車尾箱, 不消一刻, 就到了酒店了. 對於剛剛乘了七小時通宵巴士的我們來說, 沒甚麼比一個淋浴來得更為滿足的了.

帶著清爽的身軀用過酒店的自助早餐後, 我們出發去找 Monte Alban 遺跡的巴士.

R1-04709-021A

萬里無雲, 卻又清風送爽 ! 這正是瓦哈卡之所以與別不同的地方.

R1-04709-024A

一路步行到憲法廣場(Zocalo) 附近找那個私營的巴士站, 沒錯, 基本上墨西哥每一個城市都有Zocalo, 都是由那些西班牙人留下來的.

R1-04709-029A

往 Monte Alban 的巴士一小時一班, 每小時三十分開出; 巴士站位於菜市場的附近, 並不難找. 巴士的車程大約就45 分鐘吧, 途中不停的上山, 不停的轉向. 在我們下車的時候, 已經是在山頂上了.

R1-04709-033A

遙望城市

Monte Alban 是一個十分值得一遊的遺跡, 他處於一個過渡形態. 他既不像 Teotihuacan 那種荒涼但雄偉感覺, 也不像遲些我們見到的馬雅遺跡般深沉而內省. 他好像哪邊也學得不好似的; 說精細, 他沒有一整道牆的圖案和浮雕, 也沒有各種顏料的殘留, 論雄偉, 他沒有阿茲特克人那種拔地而起的氣勢. 但是他有自己的一種氣度, 那種即使唯我獨尊, 卻不忘懷抱自然的氣度. 或許這僅僅是由於他依山而建吧.

R1-04709-036A

R1-04727-0006

而在 Monte Alban, 也看見了我來到墨西哥後第一個的古球場.

R1-04727-0001

球場可以說是中美洲文明的一大特色, 據說是由馬雅人發明的 (但Monte Alban 這邊住的不算馬雅人). 球場是長形的。球場的兩邊是高台, 在高台上, 會有兩個圓形石環; 雙方球員不能用手或腳觸球 (就是用頭, 腰, 肘, 膝) , 把球穿過石環的一方獲勝. 中美洲蹴球應該是最早有紀錄的, 有競爭性的球類活動.

倘大的 Monte Alban 遺跡, 在我們繞了一圈和登上了最高點之後, 已經是下午一時許了.

R1-04727-0009

在博物館內的餐廳用餐後, 我們才施施然的下山.

回到 Zocalo 的附近, 漫無目的的走了好一陣子; 在菜市場內閒逛, 那裡的肉攤賣肉的方法非常奇怪(於我而言) . 他們把肉切成一塊塊很巨型的薄片, 再掛在肉攤出售. (右邊那些)

P1050144

後來才知道, 原來市場內有很多即點即燒的燒烤店, 他們就是把那些大塊的肉直接放到網上去燒的.P1050303

R1-04727-0012

就這樣, 閒逛閒逛的, 一直到了黃昏五時左右, 本來是想小睡一會再找晚餐吃的...

結果, 又一覺睡到了明天早上.

(明天待續)

星期三, 8月 17, 2011

八月十七日

我在床上呼著煙圈,看著旁邊熟睡的這個女生。
這是和我睡過的第三百六十五個女生。
是每天一個沒錯,但不是每天換一個;而是每天都是其中一個的生日。

我從背包裡拿出我的筆記本,輕輕的翻開,那些開始變黃的紙顯得非常脆弱。在二月的那一頁上,我用手指一直往下掃,到了二月二十九日的那一欄我停了下來,用筆在旁邊打上一個勾號。接著我把筆記本由頭到尾的翻了一遍,作出確認。

沒錯,這真的是最後一天了;除了八月十七日出生的女孩,其他日子出生的女生,我都曾經和她們睡過了。

這種事情既無聊而又花力氣,不論是用錢買,還是邂逅到的女孩子,都必需要先問問她的出生日,避免重覆;完事後又要小心翼翼的把日子記錄起來。一點也不瀟灑,一點也不愉快。

那為甚麼我還是要幹這種吃力又不討好的事呢?我已經記不起了。大概是為了證明一些東西吧;一些很重要的東西,一些值得我去花十幾年去追逐的東西。但認真的,我已經想不起是甚麼東西了。

八月十七日這個日子有甚麼重要意義嗎?

我想了又想,我大概想出了幾個可能的原因。

如果我的心是一塊土地,那麼,在這許多年的人生路上,有些人在上面建屋,希望可以安居;有些人在那邊破壞,希望沒人可以再安居;有些人在耕作,希望能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東西;有些人在挖掘,希望能把掘出別人的東西據為己有。然而,有一片特殊位置的土地,她沒有被任何人踐踏過,沒有被任何人使用過,沒有人翻過那邊那怕一小塊的土壤,沒有任何石頭從外面丟進來。雖然面積不大,但大家都像有不可抗力似的沒有嘗試過去使用她;但有一天,一個八月十七日出生的女孩不小心的把髮夾掉在那片土地上。為了她回來的時候可以找回那個髮夾,為了顯示出那塊土地的與眾不同,我唯有糟塌其他的地方。

如果我的心是一塊芝士蛋糕,那麼,可能有一個八月十七日出生的女孩把其中的一大部份切走了;然後,我不知道她把這片芝士蛋糕放到了哪裡。是放在書桌上任由螞蟻把她一點一點的抬走?還是放進了肚裡成為了女孩身體上的脂肪?可能是放到了家中的垃圾桶,最後變成了將軍澳的土地。無論怎樣,我也再找不回那片芝士蛋糕,即使餘下的芝士蛋糕變成怎樣,也改變不了我再找不回那片芝士蛋糕的事實。於是我自暴自棄,把餘下的芝士蛋糕分給不同日子出生的女孩,還要每一天都有份,這樣,八月十七日的蛋糕就好像會變得沒那麼重要了。

如果我的心是一個負責讓血液在我體內流通的器官,那麼,可能有一天,一個八月十七日出生的女孩用她無名指上的鑽戒在器官上劃了狠狠的一下,留下了深深的一條血痕;因為沒有止血的關係,血痕旁邊彌漫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這種味道會從心中一直的向上衝,最後在腦神經中樞附近停下來,然後就永遠都不會去掉。為了讓我不要流血至死,我只好放縱,只好有限度地放縱,讓血不再從那道血痕流出體外,讓那種令人作嘔的血味減輕一點點。

然後,我又發現這些都不像是真正的原因。

可能是那種曾經佔領我的心的東西,已經放棄了我的心的擁有權了。
那東西還在我的心內,但它已經不再佔有我的心了。

怎樣也好,我從皮包內取出一千塊錢放在茶几上,穿上衣服,離去。

星期二, 8月 16, 2011

國家人類學博物館

墨西哥夢想成真之旅(一)
眾神之城–Teotihuacan
此乃(三)

要說墨西哥的人類學, 必定要由白令陸橋說起; 就好像讀CD資料的時候, 我們必定是由中間最小的圈開始讀起一樣, 如果跳過, 光碟機會發出刺耳的聲音.

人類起源於非洲, 然後慢慢慢慢的漫延到全世界; 這一股掠奪資源的風暴到了今天還是沒有停止, 而起初刮向中美洲的道路, 就是白令陸橋.

這就是位於國家公園內的國家人類學博物館的第一間房間了!

--

早上還是到地鐵站附近找地攤吃, 有一個蒸氣騰騰的大鐵桶, 每天都圍著一大堆人, 鐵桶內裝著一條條酷似粟米的東西. 我知道墨西哥人的主食是粟米沒錯, 然而這個大桶蒸粟米究竟有甚麼吸引呢?
延續了兩天的好奇心終於在今天按奈不住, 買了一技來吃.

原本以為是平平無奇的連葉粟米枝, 在打開葉子後卻另有乾坤! 原來這是一隻糉. 真想不到來到了地球的另一端, 會遇上我們的節日食物「糉子」. 糉子打開後, 除了粟米粉之外, 就只有少量的饀料. 味道嘛... 說不上難吃, 也不是好吃. 就是一種我從來都沒嘗過的味道.

吃過早餐後, 我們就出發去國家人類學博物館.
今天的行程可是一整天都打算待在博物館內, 對這個享譽盛名的博物館來說, 這可是最低限度的尊重.

在地鐵AUDITORIO站下車, 在大樹林立的馬路旁走大約十分鐘, 就到達博物館的入口了

R1-04709-000A

石像後面就是大門

R1-04709-000A_0001

進入後, 購入了51peso的門票 (超值) , 加上租下解說機後, 就開始順序的逛這個佔地10萬呎的博物館了!

--

回到我們的白令陸橋, 人類的足跡一步一步的向南伸展.

或許你會問, 當時沒有交通工具, 也沒有運載貨物的方法; 人類為甚麼可以到達那麼遠的地方?
我們的時間是工業革命後被扭曲了的時間, 我們的一天是急促的一天.

但在白令還不是海峽的那個年代, 時間並不是這樣計算的
即使每一代人(假設50年) 只是前進一百公里 (就香港到廣州)
地球圓周才64000公里, 只要 三萬二千年 就能走完了

而人類有智慧到成立文明的時間間距, 大約是四萬年.
很合理, 是吧?

除著時間的推移, 我們看到了各式各樣的美洲文明.
昨天在Teotihuacan 看過的古印弟安人文明
Pre-classic 年代的奧爾梅克文明 (在還沒被哥倫布發現的美洲, 發現大量擁有非洲黑人特徵巨大石造頭像的那個文明)
明天將會去的 Monte Alban 文明

然後到了戲肉

聞名遐邇的阿茲特克文明.
這個位於現今墨西哥城地下的文明
這個被西班牙人深度摧毀的文明

到了今天, 我們只能透過西班牙侵略者的筆錄中, 剩下的地基中, 還有掠奪回來的寶物中, 才能了解的一個文明.

當然少不了的, 還有散發著讓人不能抗拒的能量的太陽之石
這顆記載阿茲特克人曆法的石頭

P1050041

還有位於酷熱的南部和加勒比海岸的馬雅文明

這些文明的瑰寶, 都收集在這個博物館內

所謂的目不暇給, 就是這個意思吧.

--

在博物館內用過簡單的午餐, 繼續行進.

位於二樓的是墨西哥各個分區的生活展館.
相比於一樓那種中美洲文明全明星陣容來說, 當然是遜色得多了.

離開博物館的時間大約是三時四十五分

為了把握時間, 我們決地趕到那個五時關門, 我們上次去的時候卻正好星期一休館的 Temple Mayor ! (OK, 就是我剛才說過那些阿茲特克的地基)

R1-04709-002A

果然早在 16XX 年就已經被拆得體無完膚

R1-04709-013A

還附有當年的佔領宣言

R1-04709-017A

當然還有不少有意義的東西, 例如右邊那支就是用西班牙建築方法強行在阿茲特克的地基上建柱子的證據

在 TEMPLE MAYOR 內的博物館 (4 層 !) 逛了好久
官方說的五時休館, 原來只是不準再進入罷了, 實際上, 到了 18:15 我們離開的時候, 保安員們還沒有把我們趕出去.

在吃過晚飯後, 時間只是 20:00 多一點, 而我們出發到 OAXACA 的巴士則要 23:59 才開出.

只好等了...

(明天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