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09, 2010

白麵包

我很喜歡唱歌給我家的貓咪飄飄聽...

37234_406781526748_559066748_4529758_7218196_n

飄飄是一隻伯曼貓,平時都不太理會人,總是自顧自的在睡覺、追玩具又或是躺在地上動也不動。他很有性格,你叫他做甚麼他就不會去做,你要他不要做甚麼的話,他就會千方百計的去做。當你叫他的名字時,他就會把頭轉過來看你一眼,然後擺出一副「沒甚麼特別時就不要煩我好不好?」的表情。

我很喜歡唱歌給我家的貓咪飄飄聽...

當他躺在那棵專為他而設的三層貓塔上睡覺的時候, 我會把電腦的擴音聲浪加大, 打開foobar, 然後把我的頭倚在他的肚子邊,輕輕的跟著音樂對他唱歌。

他會把頭側一側,用他那深邃的藍眼睛凝望著我;然後用舌頭舔舔自己的小手,又再用他那雙會把靈魂吸進去的眼睛望著我。

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歡聽我唱歌,我只知道我很喜歡唱歌給他聽,我喜歡唱一些女生的歌;特別是唱傅珮嘉的歌的時候, 他會看我看得更入神。先是「一支煙的時間」,再來「魔女之吻」接著還有「白麵包」;我注視著從他眼中發出的那種像是超越了質量臨界的深藍,我覺得我得到很多的東西。

飄飄來了我家快要一年半了,他自己也快要兩歲了;我已經不只一次說過「幸好飄飄來了我家」,他使我的人生完整了。

古埃及人說貓是月神的化身,他們把太陽發出的生命之光藏在眼內好好保管,不要讓黑夜把光全都吞噬掉;的而且確,當你留心的看著他們眼睛的深處,你也會覺得他們擁有這種能力。

最近很累,所以我常常都逼飄飄聽我唱歌;成年人的世界離不開佔有和被佔有,然而,想去佔有別人的一方卻總是認為自己不需要佔有別人,已經決定不再佔有別人的人卻反覆地做著想去佔有別人的動作。這些反反覆覆的佔有和被佔有無情地佔有了人生的太多時間,或許我們應該想想我們其實應該做甚麼,好好的伸個懶腰,打個呵欠,然後發現其實一切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我知道飄飄不想佔有我,也不想我佔有他;他只是希望一直躺在那個三層貓塔上凝望著我。
如果有一天他走來我的耳邊問我:「你喜歡我嗎?」
我會毫不猶豫地答:「我喜歡,就像巧克力噴泉內的草莓一樣喜歡。」
他或許會問:「那即是有多喜歡?」
「熱騰騰的巧克力在噴泉中心湧出來,澆在冰冷的草莓上一般的喜歡。」

所以說啦,我真的很喜歡唱歌給我家的貓咪飄飄聽...

33572_435998331748_559066748_5205910_1646648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