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30, 2010

耐人尋味系列 - 失物認領

trio

把水泡往背脊一塞,海水的浮力承托著我的脊骨,讓身體躺臥在海水裡,只剩下眼睛鼻子在水面上。看著那個藍色一片的天空,身體隨著水流蕩漾,一些微型的浪頭拍打著我的耳窩,海水湧向的的耳膜,發出怪怪的聲音。

「你好像忘記了一些東西呢!」就在海水完全充滿我的外耳道那一刻,我聽到一個女聲這樣對我說。對於被各種各樣的聲音問這問那,我可算是早已習以為常了,於是我繼續看著天空,繼續飄浮著,張開咀正準備答話。

「你不用說出聲啦,我能感受到的,特別是當你的身體90%都泡在海水內,你心裡那聲音可是無比地清楚哦!」那聲音說。
「這樣就行了嗎?」我心中默唸。
「這樣就行了!」
「那...妳是誰?為什麼來找我呢?」我就知道我自己的體質最會吸引這些奇怪東西。
「你可以叫我蓋亞。」
「大地之母蓋亞?」看來我惹上了惹不得的傢伙呢。
「嗯,其實那是希臘人給我起的名字,而你們人類就一直叫到現在了。」
「那實在你是甚麼?」
「實在,我也不知道我是甚麼;假如我問你是甚麼,你大約會說你是人類,然後我再問人類是甚麼,你會說是動物,我再問下去,你的答案也只會是『不知道』;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們和你們住在同一個世界,卻又從來都不會相見。」
「我不明白...」就好像我遇過的其他人一樣,總是說著讓我不明白的話。
「或者我說簡單一點吧,我們存在於你們存在之前的一秒。」
「那過了這一秒,我們就會相見吧!」
「不會啦,我們這邊過了一秒後,你們那邊又過了一秒;我們永遠地落後你們一秒,用你們的說法,我們是歷史,你們是現在,你沒法回到歷史。」
「那妳現在是怎樣和我說話的?」
「你沒法回到歷史,我們卻可以到達未來、可是來了的話,又不能回去了;如果只是要和你說話的話,其實把能量傳遞過來,一秒後我們再接收就行了。」接著她發出了一聲嘆息聲。大概是慨嘆我實在太蠢了吧....

「你說我忘記了一些東西?那是甚麼東西呢?」因為那一聲嘆息,我試著改變話題。
「我不能告訴你留下了甚麼在時間線上,你要自己去把它想起來!」
「....為甚麼妳要我想起來呢?」
「這是我的工作,『失物認領』;在世界各地都有人會把東西遺留在時間線上,然後就不再記起它們;這些東西佔據著時間線的空間,我負責找尋失主並要他們自己想起來。」

我忘記了甚麼東西嗎?是很重要的東西嗎?我問自己...陽光還是那麼的刺眼,我閉上了眼睛,一直在想自己忘記了甚麼;但是越去想記起忘記了甚麼,就越沒法記得起來。

「想不起來嗎?」她的聲音又再響起。
「可以給一點提示嗎?」
「....那是一件你每一年都有做的事。」

突然間,我全都想起來了!我忘記了寫那封信,那封我每一年都有寫的信。

「我想起來了,多謝你。」
「不用謝,或許你有你需要忘記這件事的理由;但對於我們,把東西遺留在時間線上卻是很困擾的事哦。」
「令我忘記這件事的,可能是時間的本身。」
「時間的確會讓人遺忘,但請你不要把時間當成一個萬用的藉口來逃避。」
「妳說得對,或許我真的不再在乎這一件事了。」
「那你為什麼還要責備自己?」她的語氣比之前溫柔得多了。

「因為我真的不再在乎這一件事了...」

我把水泡從背脊抽出來,穿在手上,再慢慢的游回岸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