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14, 2010

呢鋪賭很大

香港人, 有五個人, 拿了我們香港的未來去賭…

如果贏了, 香港市民就不再是蟻民; 再沒有人敢輕視我們的聲音.
如果輸了, 香港市民就會被標籤為對政治議題漠不關心; 他們可以慢慢的滲透, 最後撤底的改變.

所以說, 這一鋪, 我們其實是把全部都押下去了.

幸運的是, 我們自己也是這場賭博的內容; 可以這樣說, 如果是賭大細, 我們就是那骰子; 如果賭馬, 我們就是那 14 匹馬; 如果賭波, 我們就是在場那 22 個球員 !

即是說, 我們有能力影響這場賭博的結果…

 

那為什麼還是有人不肯去投票呢?

原因有二
一, 那些人和莊家串通了, 你賭輸之後, 他有份分錢 !
二, 那些人不知道原來「賭咁大」, 以為你班友只係玩玩下….

或許你很不爽這五個人就拿了我們的全副身家去賭
或許你很討厭賭博, 認為腳踏實地儲錢才是最好的
(最低工資廿蚊, 「民主」係跑馬地, $20000一呎, 你計下腳踏實地幾耐先有「民主」 law)

 

但… 現在注已押下去了, 再也收不回

身為骰子的你, 自己用整個未來押了「大」, 為什麼還想開「細」呢?
這講不通吧 …

所以, 五月十六日

為了自己的未來, 請去投票

在香港, 你有得揀
你可以揀去投票, 然後比人騎劫話你「想取消功能組別」
你可以揀唔做任何野, 然後比人騎劫話你「想保留功能組別」
你沒有第三個選擇

v516

所以, 五月十六日

為了自己的未來, 請去投票

星期一, 5月 03, 2010

孩子們,你們掃了爺爺的興

《孩子們,你們掃了爺爺的興》 韓寒


泰興幼稚園中的小孩也被人砍了,32人受傷,死 亡情況不明。這個新聞因為離開上一次南平幼稚園襲擊的新聞太近,我甚至一度誤以為是同一個幼稚園。

在最近的變態兇手殺 人事件中,他們都選擇了幼稚園和小學,相信在很多想報復社會的人心中,去幼稚園小學殺人成為了一種時尚,因為在殺人過程中,你將遇到最少的抵抗,殺掉最多 的人,造成民間最大的痛苦的恐慌,是最有效的報復社會手段。除了楊佳以外,幾乎所有殺手都挑選了向弱者下手。這個社會沒有出口,殺害更弱者成了他們唯一的 出口。我建議把全國地方政府門衛間裡的保安們抽調去保護幼稚園,孩子都保護不了的政府不需要那麼多人保護。

這些殺人事 件的產生很大原因是這個社會不公正,不公平。是的,讓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有光輝。但太陽不是每天都出。我們的陰天和黑夜是否稍微太多了一些?所以,提出讓 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有光輝並不偉大,做到讓太陽分分鐘都掛在你頭頂上才偉大。

在泰興幼稚園殺人事件中,新聞被控制了, 這些孩子們生不逢時,死更不逢時。在相關部門的認識裡,在這喜慶的氣氛裡,這事當屬雜音。我們只知道,泰興幼稚園殺人事件中,受傷32人,政府和醫院一再 強調,無一死亡,但是坊間又傳說,死了多個孩子。你說我應該相信誰呢?相信政府吧,那為什麼他們禁止家長見到孩子呢?還封鎖著醫院和新聞,沒有孩子的照片 和視頻,況且一個殺人用刀劈了32個人,結果一個沒死,那他到底是在殺人還是在做手術呢,也太小心了。相信傳聞吧,畢竟傳聞都是喜歡往誇張了傳的,我們無 圖無真相,也不能相信。我搜索了泰興,出現的全都是通稿,於是我一搜索泰州,出現的新聞居然是——《泰州近日三喜臨門》,日期是4月30日。

我只是非常的詫異,泰州政府通過了封鎖消息,封鎖醫院,控制媒體,禁止探望,轉移視線,等手段,居然成功的將人們對於殺手的憤怒轉移到 了自己身上,這是何苦。你以為他有什麼目的,其實不是的,除了要配合世博會《和諧歡歌》以外,這只是慣性,是政府處理類似事件的習慣,是七步曲:吃飯喝酒 到一半,出事了——隱瞞,隔離,撤媒體,發禁令,發通稿,賠錢,火化——繼續吃飯喝酒。如果真的沒有人死亡的話,開放媒體和家長探望便是,非要搞成群體事 件才高興。

很多群體事件的發生其實是這樣的,政府手裡握著從老百姓那裡搞來的一塊錢硬幣,老百姓表示自己不會要回去, 但是想看一看,政府死活不肯把手攤開來,表示他已經說了,裡面有一塊錢,老百姓急了,說那你給我看看還不成麼,於是政府請來自己的僕人新華社,僕人表示, 雖然俺也沒見過,但裡面的確是有一塊錢,你聽我的就行了,別人不用多嘴。然後政府說,好了,我僕人證明了,你滾。老百姓就怒了,叫來很多朋友,朋友再對路 人說,有人搶錢還死活不肯還。於是人越來越多,政府還握著硬幣站在那裡,不停的說,我手裡的的確是一塊錢,你們不要聽信謠言,否則依法逮捕。群眾就激動 了,你一個本質就是搶錢的還逮捕我呢,法不責眾,叫更多的人來,更多的人來了以後一看,表示握著硬幣的這個孫子我們認識,他也來欺負過我們,於是大家都撲 了上去,到最後的關頭,政府把手一攤,說,你看。但這個時候裡面究竟是一塊錢還是五毛錢已經不重要了,事態已經失控。

他們處理問題的手段不比兇手高尚多少,也難怪在網上看到有幼稚園掛出橫幅——冤有頭債有主,出門左轉是政府。(我看到有人提出抗議,表示媒體和新聞這一塊, 泰州政府沒有這個權力來控制,我想這個大家都知道,但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批評法,對政府的批評最高只能到市一級(不包括直轄市),所以我們暫時只能推算 到泰州市政府為止,最高責任人只能是泰州市市長,市委書記只要沒有落馬,就必須正確。)

短短的一個多月內,五起校園凶 殺案件,短短的一周以內,就發生了兩起,4月29日,泰興,4月30日,濰坊。我不想去探討其中的社會原因,只想告訴大家,也就在這裡,一個人沖進幼稚園 砍了32個小孩是不能上社會新聞的,32個加起來才超過一百歲的孩子,你們被砍了,連個報紙都不給你上,因為在幾百公里以外,召開了一個盛會,那裡光煙花 就放了上億,同時在你們的家鄉泰州,要召開國際旅遊節,經貿洽談會和華僑城開業典禮,正三喜臨門。
也許在那些爺爺們眼 裡,你們,是掃興的。

但是,我們可憐的孩子們,奶粉毒害的是你們,疫苗傷害的是你們,地震壓死的是 你們,被火燒死的是你們。就算是成人們的規則出了問題,被成人用刀報復的也是你們。我願望真的像泰州政府說的一樣,你們全部都只是受傷,無一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