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18, 2010

我可以怎辦?

2010年1月16日

起初我嘗試推開他,但他還是繼續向我逼近。
當他撕扯我的衣服時,我呼救,但沒人理會我...
當他脫掉褲子的時候,我嘗試逃走,但卻被兩個站在一旁的幫兇捉住。
當他瓣開我雙腿的時候,我扭動著腰部,作出最後的反抗...

可惜的是,我失敗了
那支又硬又粗的棒子在我體內蹂躪。
一進
一出
一進
一出
很痛...非常的痛...
我的下體在趟血,我的心在抽搐。

我掙扎,我扭動我的身體,但沒有效果;
我尖叫,我放開喉嚨大喊,但沒有回應。

這種疼痛的感覺維持了好久
我感到我的身體正被撕裂
我感到我的眼淚在流

很痛...非常的痛...

完事後,他打算離去。我抱著他的腳,高聲的叫:
「人來呀,捉拿這個強姦犯!」

幫兇們把滿身鮮血的我踼開,用胡椒噴霧直接噴向我的口面
然後護送著他逃去...

「暴徒!」街上的行人對我喝罵:「你『居然』動手拉他的腳?」
「激進分子!」那個行人對我說:「你扭動腰部的動作嚴重破壞了整個社會的安寧!」

我抬起頭來,看著這個行人。
我張開口,想對他說話,但他卻一邊罵、一邊離去了...

有誰可以為我取回公道?


被一個男人強姦了,我可以報警
被一個不公平的議會強姦了,我可以怎辦?

相關閱讀:

人可以被消滅,但不可以被打敗。(kursk)
暴虐不仁。自作妖孽。時運極滯。非改不可。(陳電鋸)
恥辱的印記 (tommyjonk)
有多「暴力」?(fongyun)
我們在現場,我們做見證 (johncoal)
反高鐵的星星之火,將會燎原 (adrian)

星期六, 1月 16, 2010

我憤怒了

3370230_0ffc1c5da0dd1f6f3f510fe66601b775

我憤怒, 因為有人無恥 !
我傷心, 因為有人無知 !

不敢憤怒, 叫懦弱, 而非理性;
不敢傷心, 叫壓抑, 而非冷靜 !

香港政府, 你看到了嗎?
這站在立法局外的一萬人
這站在禮賓府上的二千人

他們都很憤怒
他們對你指罵?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弄清楚了嗎?

他們為什麼憤怒?
你明白了嗎?

在外國任何一個國家
二千人包圍首相府, 都一定會是流血收場

但今天我們看到的是甚麼?
是一班在你門外喊口號, 唱歌然後和平散去的人們

我們憤怒, 但我們理性
我們傷心, 但我們冷靜

延伸閱讀:

最後通牒 (tommyjonk)
曾蔭權有想過會攪成咁嗎? (kursk)
我早說過,我們不是來玩的 (adrianlu1026)

星期三, 1月 06, 2010

耐人尋味系列 – 不公義少女

IMG_0135

今天下班的時候,氣溫大概就是12至15度左右吧;迎面而來的涼風讓人感到身心舒暢,回想起小時候,冬天經常都會冷到5度以下,一堆人駕車往大帽山賞霜的日子,大概再也不會回來吧。天氣要是再這樣子,我可能這一生人都不會再遇見冰之女王吧...

「為什麼一定要她來見你呢?你去見她不行嗎?」突然,一把女性聲音從暗處發出。我朝那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穿著粉紅色背心羽絨,短牛仔褲,短皮靴的女孩站在那裡。
「你在對我說話嗎?」我用手指點點自己的鼻尖,再指向她。
「難道我會和燈柱談話?」
「一個能看穿我在想甚麼的少女跟一個能和燈柱溝通的少女稀有程度應該差不多吧。」我說。
「我沒有看穿你在想甚麼。」
「那你即是懂得和燈柱談心了。」我邊笑邊站到她旁邊。
「呸!少跟我來這套!我只是能感受到那些能量罷了。」
「燈柱的能量?即是電能?」
「夠了!」她用拳頭輕輕的在我胸口搥了一下。「是那種讓人鬱悶的能量啦。」
「所以就大概知道我在想甚麼了?」

「嗯!我們這一族人就是靠這個來維持生命的,就好像你們靠吃碳水化合物汲取能量一樣。」

「靠感受那種讓人鬱悶的能量來維持生命嗎?聽起來還蠻吸引的。」對呀,在香港,鬱悶的人到處都有,至少比食物和水都要容易找。
「每天都要待在街上找那些郁悶的人,可是非常郁悶的事情噢!」
「所以我就成為你解悶的對象了?」
「可以這樣說吧!反正你也正好需要一個這樣的對象。」
「如果我說『我不需要』呢?」
「那你在說謊!」她斬釘截鐵的說。「因為那種讓人鬱悶的能量從來不會說謊。」
「看來你比我更需要一個解悶的對象啊...」

「或許吧,或許因為我對這個城市已經很厭倦了,所以想找個不普通的人和我談一下。」

「再一次,那個是我?」
「嗯!」她說:「不正常的人。」
「你才是那個不正常的人吧。」
「那又怎樣?」

在我和她分別之後,我在想像她的生活模式;也許她每天早上六時起來,就要到街上去溜躂,找她的早餐,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郁悶的人,卻發現已經八時四十五分了,看來上班又要遲到了;到了中午,她又要在那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去感受那個能量...

或許這也是她來到香港的原因,在這裡,鬱悶的人實在太多了;不公義的政策、不公義的議會、娛樂化的新聞、人口密集引發起情感的交錯等等。這個都市對於她們一族人來說,可以算是自助餐吧。

或許我應該慶幸,我還是靠吃碳水化合物汲取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