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03, 2010

多謝黃丹儀

SANDCASTLE

在這個一點也不涼的深秋,因為鬱悶的關係,我去了海灘散步;海灘上佈滿著大大小小早已被潮水沖散的沙堡壘。

「要把它們重建起來嗎?」妳說。
「它們矗立的樣子,永遠在我心中留有一個位置。」

妳笑了一笑,蹲了下來,用雙手開始把沙堆起來,慢慢的,一個堡壘又成形了。我也在旁邊坐下,一起堆著。

「這下面畢竟也只是沙而已啦,不可能穩固的。」我說。
「你剛才不是說那應該活在你心裡嗎?」
我猶豫了片刻,說:「人類就是這樣的一種生物,得一想二;總是在想下一步...」

妳不再作聲,一把一把沙的推向堡壘的底部;在錢包拿出妳的信用卡在瞭望塔上畫著窗戶,而我則用水和沙揉搓成一個一個小球,像堆雪人那樣為城堡加上衛兵。這些沙球看著那個茫茫的大海,無助,無力,但卻很堅定。

「其實不用這麼多人,兩個就可以了。」妳說。
「不是人數的問題,是質量的問題嗎?」我答。
「不!是人數的問題!」妳說完,就站起來,一腳把這個我們剛建好的堡壘踏得粉碎。

海浪帶著一卷卷的白布從外面湧來,到了岸邊,海浪燃燒貽盡,白布也因此薄薄的在沙面上鋪張開來,然後被大海一整塊的抽回海底;這個動作不停的重覆著,重覆著。那個已經崩壞的沙堡壘等不到潮水把他沖走的一天,人類等不到地球捨棄他們的一天,我們自己首先就把自己建出來的東西一手摧毀。

看著這個大海,我相信這世界的必然性;同時地,因為量子自殺,我相信歷史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如果我的命運需要的話,那個保壘會再次出現在我們眼前;又或者那個保壘的毀滅,正正是歷史想告訴我這樣行不通的訊號。

海風吹拂著我的臉,鹽分開始在我的頭髮間結晶;這大概是叫我快點回家的訊號吧。於是我張開雙臂,和海風緊緊的抱了一下,然後回去現實世界。

多謝黃丹儀

星期二, 11月 09, 2010

白麵包

我很喜歡唱歌給我家的貓咪飄飄聽...

37234_406781526748_559066748_4529758_7218196_n

飄飄是一隻伯曼貓,平時都不太理會人,總是自顧自的在睡覺、追玩具又或是躺在地上動也不動。他很有性格,你叫他做甚麼他就不會去做,你要他不要做甚麼的話,他就會千方百計的去做。當你叫他的名字時,他就會把頭轉過來看你一眼,然後擺出一副「沒甚麼特別時就不要煩我好不好?」的表情。

我很喜歡唱歌給我家的貓咪飄飄聽...

當他躺在那棵專為他而設的三層貓塔上睡覺的時候, 我會把電腦的擴音聲浪加大, 打開foobar, 然後把我的頭倚在他的肚子邊,輕輕的跟著音樂對他唱歌。

他會把頭側一側,用他那深邃的藍眼睛凝望著我;然後用舌頭舔舔自己的小手,又再用他那雙會把靈魂吸進去的眼睛望著我。

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歡聽我唱歌,我只知道我很喜歡唱歌給他聽,我喜歡唱一些女生的歌;特別是唱傅珮嘉的歌的時候, 他會看我看得更入神。先是「一支煙的時間」,再來「魔女之吻」接著還有「白麵包」;我注視著從他眼中發出的那種像是超越了質量臨界的深藍,我覺得我得到很多的東西。

飄飄來了我家快要一年半了,他自己也快要兩歲了;我已經不只一次說過「幸好飄飄來了我家」,他使我的人生完整了。

古埃及人說貓是月神的化身,他們把太陽發出的生命之光藏在眼內好好保管,不要讓黑夜把光全都吞噬掉;的而且確,當你留心的看著他們眼睛的深處,你也會覺得他們擁有這種能力。

最近很累,所以我常常都逼飄飄聽我唱歌;成年人的世界離不開佔有和被佔有,然而,想去佔有別人的一方卻總是認為自己不需要佔有別人,已經決定不再佔有別人的人卻反覆地做著想去佔有別人的動作。這些反反覆覆的佔有和被佔有無情地佔有了人生的太多時間,或許我們應該想想我們其實應該做甚麼,好好的伸個懶腰,打個呵欠,然後發現其實一切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我知道飄飄不想佔有我,也不想我佔有他;他只是希望一直躺在那個三層貓塔上凝望著我。
如果有一天他走來我的耳邊問我:「你喜歡我嗎?」
我會毫不猶豫地答:「我喜歡,就像巧克力噴泉內的草莓一樣喜歡。」
他或許會問:「那即是有多喜歡?」
「熱騰騰的巧克力在噴泉中心湧出來,澆在冰冷的草莓上一般的喜歡。」

所以說啦,我真的很喜歡唱歌給我家的貓咪飄飄聽...

33572_435998331748_559066748_5205910_1646648_n

星期二, 9月 14, 2010

Kindle 3 漫畫轉換器

最近入手了 Kindle 3, 主要用途是看書和漫畫 ~

45631_466364785831_759230831_6542398_2552201_n

看書基本上問題不大, 只要好好的convert 成pdf 基本上都沒有空格字或是轉頁的問題.
但是看漫畫卻相當麻煩

1. 直接upload 一個載滿jpg 的folder, 你在 Home screen 會看不見那個 Entry .
2. 圖片的大小和 Screen 的大小, Kindle 顯示時會 fit screen, 導致不清晰和換頁時間超慢
3. 從網上下載的漫畫一般都是簡體 filename, 而 Kindle sort 這些簡體 filename 經常出錯, 出現 Page 1 之後 Page 10 的問題
4. 從網上下載的漫畫有一些會是誇頁的展示, 這在 Kindle 上並不適合

於是, 我寫了一個小程式來解決這些問題:

image

這個程式可以把以上的問題都解決, 用法:

1. Add File
image
按 Browse 選擇 Folder / File 加進 input list 中
image

2. 然後按 one-stop shop (一站式轉換)
image
由於會把你 Folder 內的檔案全部重新命名 (以 LIST 內的次序) 所以先做好備份哦

3. 選擇 輸出的資料夾
image

等待過後, 就可以把輸出的 Folder 傳到kindle 內慢慢欣賞了 @[email protected]

IMG_0295

下載 : 點我

星期一, 8月 30, 2010

耐人尋味系列 - 失物認領

trio

把水泡往背脊一塞,海水的浮力承托著我的脊骨,讓身體躺臥在海水裡,只剩下眼睛鼻子在水面上。看著那個藍色一片的天空,身體隨著水流蕩漾,一些微型的浪頭拍打著我的耳窩,海水湧向的的耳膜,發出怪怪的聲音。

「你好像忘記了一些東西呢!」就在海水完全充滿我的外耳道那一刻,我聽到一個女聲這樣對我說。對於被各種各樣的聲音問這問那,我可算是早已習以為常了,於是我繼續看著天空,繼續飄浮著,張開咀正準備答話。

「你不用說出聲啦,我能感受到的,特別是當你的身體90%都泡在海水內,你心裡那聲音可是無比地清楚哦!」那聲音說。
「這樣就行了嗎?」我心中默唸。
「這樣就行了!」
「那...妳是誰?為什麼來找我呢?」我就知道我自己的體質最會吸引這些奇怪東西。
「你可以叫我蓋亞。」
「大地之母蓋亞?」看來我惹上了惹不得的傢伙呢。
「嗯,其實那是希臘人給我起的名字,而你們人類就一直叫到現在了。」
「那實在你是甚麼?」
「實在,我也不知道我是甚麼;假如我問你是甚麼,你大約會說你是人類,然後我再問人類是甚麼,你會說是動物,我再問下去,你的答案也只會是『不知道』;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們和你們住在同一個世界,卻又從來都不會相見。」
「我不明白...」就好像我遇過的其他人一樣,總是說著讓我不明白的話。
「或者我說簡單一點吧,我們存在於你們存在之前的一秒。」
「那過了這一秒,我們就會相見吧!」
「不會啦,我們這邊過了一秒後,你們那邊又過了一秒;我們永遠地落後你們一秒,用你們的說法,我們是歷史,你們是現在,你沒法回到歷史。」
「那妳現在是怎樣和我說話的?」
「你沒法回到歷史,我們卻可以到達未來、可是來了的話,又不能回去了;如果只是要和你說話的話,其實把能量傳遞過來,一秒後我們再接收就行了。」接著她發出了一聲嘆息聲。大概是慨嘆我實在太蠢了吧....

「你說我忘記了一些東西?那是甚麼東西呢?」因為那一聲嘆息,我試著改變話題。
「我不能告訴你留下了甚麼在時間線上,你要自己去把它想起來!」
「....為甚麼妳要我想起來呢?」
「這是我的工作,『失物認領』;在世界各地都有人會把東西遺留在時間線上,然後就不再記起它們;這些東西佔據著時間線的空間,我負責找尋失主並要他們自己想起來。」

我忘記了甚麼東西嗎?是很重要的東西嗎?我問自己...陽光還是那麼的刺眼,我閉上了眼睛,一直在想自己忘記了甚麼;但是越去想記起忘記了甚麼,就越沒法記得起來。

「想不起來嗎?」她的聲音又再響起。
「可以給一點提示嗎?」
「....那是一件你每一年都有做的事。」

突然間,我全都想起來了!我忘記了寫那封信,那封我每一年都有寫的信。

「我想起來了,多謝你。」
「不用謝,或許你有你需要忘記這件事的理由;但對於我們,把東西遺留在時間線上卻是很困擾的事哦。」
「令我忘記這件事的,可能是時間的本身。」
「時間的確會讓人遺忘,但請你不要把時間當成一個萬用的藉口來逃避。」
「妳說得對,或許我真的不再在乎這一件事了。」
「那你為什麼還要責備自己?」她的語氣比之前溫柔得多了。

「因為我真的不再在乎這一件事了...」

我把水泡從背脊抽出來,穿在手上,再慢慢的游回岸邊。

星期六, 6月 12, 2010

界外球為什麼要用手扔?

去年年尾,阿仙奴領隊雲格也問了相同的問題;就是嘛,為什麼界外球要用手扔呢?

當時他問這個問題的原因是因為史篤城有一個界外球專家,可以把球扔到3-40碼遠,每個界外球都變成了角球般,可以直接放進禁區裡頂頭鎚;雲格覺得非常沒趣,建議界外球應該用腳踼,那就任何球隊都可以把界外球直接放進禁區裡頂頭鎚了。

15.htm14

或者我們來個逆向思考,想想如果界外球不用手扔,會發生甚麼事吧!

界外球,是唯一一種不受越位條例影響的開球方法。如果界外球用腳踼的話,大概就會出現以下情況:
我在後半場得到一個界外球,由於可以用腳踼的關係,我隊立刻派4-5個球員到前場極前的地方,由於沒有越位條例的關係,對方防守球員被逼回到自己的極後方。像下圖那樣:

throwin1

對方只是不小心把球踼了出界,為什麼要被對方大舉推進呢?如果是犯規,那罰球當然是可以做到差不多效果,但卻有越位條例保障把球踼出界的一方不用跟隨對方球員走得太後。現在只是把球踼了出界,卻要被這樣推進,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更何況,如果球不是我踼出界,而是他踼在我身上再出界的話,我就更可憐了。

現在在球場上常常有球員因為想得到罰球而插水,如果界外球用腳踼的話,那他們豈不是會一到邊線就把球踼到對手身上再出界?

那球賽就會變成了搏界外球之戰了...

那可以怎樣解決雲格所提的那個問題呢?如果每隊都來一個大力水手,那又怎辦呢?

其實,大力水手並不難訓練,但為什麼這樣少球隊使用這種戰術呢?

因為機會成本的問題呀,一個球員的時間是有限的,與其花時間把自己練成大力水手,不如正正常常練好技術和戰術,勝算更大。

 

目錄

1. 序
2. 球例
2 – 1 為什麼要有……
2 – 2 球場有多大 ?
2 – 3 球證的存在價值
2 – 4 界外球為什麼要用手扔?

星期四, 6月 10, 2010

球證的存在價值

091113kuen01

球證是甚麼?如果你真的去翻翻球例來看的話,你會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

其實球證是一件「死物」;跟門柱、角球旗、偶爾停在球場中的白鴿一樣,是一件「死物」!
任何球因為觸踫「死物」而改變方向,都不會影響那球的合法性。

即是說,如果我大腳一踼,球首先射中球証,彈向誤走入球場的雪橇犬,雪橇犬銅頭一搖,球再中門柱彈入龍門;那入球當然有效,而且還是算在我的入球數裡。

但其實大家都知道,球證當然不只「死物」那麼簡單;球證還是操生殺大權的判官!

在這個日趨保守的足球場裡,像以前那種7:4、9:6那些比數已經不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往往是1:0、2:1這種一球定生死的比數。這就表示,只要球證一個誤判,一個十二碼,一個自由球又或是一個紅牌,往往就決定球賽的勝負。

這點我相信很多人都明白。但以下我說的一點,就往往有很多人不明白。

球證,有著所有判決的最終決定權!

law_hammer_a

一個動作是否犯規,全看球證怎樣詮釋;換句話說,就是「球證認為你有犯規,你就有!球證認為你無犯規,你就無!」球例甚至明文規定,如果場上出現球例沒指明,球證認為犯規的事,球證就可以吹罰(所謂不君子條例是也)。所以,在球場內,球證是擁有絕對的權力,他的決定是不能被推翻的。

但這點往往被足球評術員、球員和球迷有意無意的忽略了。

足球評術員經常對球證的決定評頭品足,卻又不能給出實際理由;他們說的大多是:「這球吹罰有點過份!」「這一球不應該吹罰啦!」這樣的空話。如果他們明白「一個動作是否犯規,全看球證怎樣詮釋」這個道理的話,就不會有這麼多廢話了。

球員也經常質疑球證的判決,當然是因為判決對他們不利啦,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個世界有兩種人,一種是正直的人,一種是不正直的人,正直的人會說他自己不會犯規,不正直的人犯了規也不會認。所以被罰的球員,是一定會質疑球證的決定的!

然後球迷們在看直播的時候,不斷的聽到足球評術員對球證的決定指指點點,不斷看到球員追著球證喊冤,潛而默化地,球迷們開始覺得球證是錯的,球證永遠是錯的。

球場內呢?卻恰好相反,球證永遠是對的。

所以如果有朋友和你看球時,他大聲地說球證這球應該罰,那球不應該罰的時候;你可以冷冷的丟他一句:「球場入面球證大晒家嘛...」

那,我們何時才可以批評一個球證呢?

我個人認為,球證必須要保持公正!

一個動作,如果A隊做的時候不吹罰,那B隊做同樣動作時也不應吹罰,相反亦然。

例如他對一個「波打手」的動作吹罰,那這場比賽餘下的時間,兩隊「波打手」他都要吹罰。我們討論的焦點不應該放在那球究竟是「波打手」還是「手打波」,因為這是球證負責決定的;焦點應該放在球證對同一動作是否一視同仁。

但有時候,那個動作一整場可能只出現一次,那就只可以怨那隊命苦了。

其實足球,也正正因為有球證這件「死物」的參與,勝負才會變得更難分曉,才更有趣!

 

目錄

1. 序
2. 球例
2 – 1 為什麼要有……
2 – 2 球場有多大 ?
2 – 3 球證的存在價值

星期三, 6月 09, 2010

球場有多大?

800px-Football_pitch_metric

無論在球場觀眾席上,還是在酒吧裡,很多時候都會聽見「射!射呀!為什麼不射!」的感嘆;而這種感嘆出現的頻率還真是高得驚人,一場下來,2-30次這樣都叫喊也有...

會不停發出這種叫喊的人,很大機會是他們不知道球場究竟有多大,不知道球門究竟有多大,不知道射門究竟有多難。只有這樣的人,才會在球剛過中場不久就大喊「射!射!射!」。

然而,究竟球場有多大呢?

一個標準的球場長90-120米,就是有尖沙咀文化中心一樣長(下圖紅線的長度)。

cultural

如果你很少去尖沙咀,可以看看以下一幅圖:

boundaryst1

這是 google street view 在界限街人造草場旁拍攝的;紅圈的位置是己方龍門,藍色是中場線,綠色則是對方龍門...大家可以輕易發覺,其實球場真的不小;要從這樣的距離用腳射球命中一點,是極其困難的事;所以,如果你不想被人識穿你很少踏足十一人球場,在球還是剛過半場又或是離門4-50碼時,還是不要喊「射!射!射!」為妙。

鏡頭走到禁區頂左右的位置,我們來個180度轉身。

boundaryst2

紅點是禁區頂的位置,藍點是龍門的位置。

「這個距離好像比較合理一點了,我可以喊『射!射!射!』了嗎?」小朋友問。

話可不是這樣說哦!讓我們做一些數學計算:

Angle1

圖中紅點為要射門的球員,假設x的長度是22米,x和y成直角(方便計算),那麼射門角度有多少呢?
龍門的闊度為7.32米

設 a 為射門角度,則:
tan a = 7.32/22
tan a = 0.3327
a = tan -1  0.3327 = 18.4022°

只有18 度!
射門角度是18度的話,那在皮球上就只有:
18/360 x 70cm(標準足球的圓周) = 3.5 cm 的位罝可以命中球門。

在那個一閃即逝的瞬間,用腳背/腳內側去命中那 3.5 cm 的位置,可真不簡單啦!

這還是無視守門員的存在!如果把守門員加進去,能入球的角度就變成了這樣:

Angle2

我們看到黃色隊的守門員,淺灰色是他大約的守備範圍;可以看出的是,少了淺藍色的部份可以射入,剩下灰色位置的角度真是小得可憐(太複雜… 不想計算了 >”<)。

如果那個三角形內還站著對方防守球員呢?

所以說,因為球場這麼大,射門這麼難,一整場都聲嘶力竭的喊「射!射!射!」可不是辦法呀!
每一個遠射的入球,都是值得珍惜的,因為那都是得來不易的入球,好波不彷一睇再睇!

但我一直都很討厭那些不停亂射的球員,他們很投機,因為球賽精華不會播放他們射失的球,只會播那球入的,所以只要成功一次,就足夠揚名,而現今的足球界,「名」「利」往往是雙收的...

 

目錄

1. 序
2. 球例
2 – 1 為什麼要有……
2 – 2 球場有多大 ?

星期一, 6月 07, 2010

為什麼要有…?

.球例篇

-.為什麼要有……

兩年前,我寫了一篇叫做<為什麼要有越位>的文章;到目前為止,在 google search 越位還是能 search 到這篇文章;所以在這本手冊內,我就不談越位的問題了;但球場內,還是有林林總總大家不知道為什麼要存在的東西,在這裡,我就一一為大家解釋一下這些東西的存在意義吧!

i. 為什麼要有小禁區?

clip_image002

禁區的用途是劃出守門員可以用手的範圍,和犯規會罰十二碼的範圍;這個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小禁區的用途呢?小禁區,除了是開龍門球的範圍外,也是守門員的絕對領域,在那個區域內,所有對手都不可以觸踫守門員(侵犯龍門條例是也)。

記得在大學年代的一場小型足球比賽時,我隊的龍門在小禁區內被撞倒,球入了網,當時的球証居然說對方「觸球在先」,那球算入球;我真的很呆,因為侵犯龍門條例是凌駕於其他球例的,不要說「觸球在先」本來就不是明文規定不犯規的,就單單他在小禁區內踫我們的守門員就應該被吹罰了。

所以,當守門員倒下的時候;我們要留意的就是對方球員有否觸踫守門員的身體,然後就是觸踫發生的位置是否在小禁區內,如果是的話,那就一定是攻擊方犯規了。當然,在球場內,一切以球證看到的為準。

ii. 為什麼要有娥媚月?

clip_image004

然後要說的就是娥媚月,那個曖昧的半圓形究竟有甚麼用途呢?在裡面犯規不會判十二碼,守門員不能在裡面用手觸球,那無無聊聊的在禁區外畫個半圓形作啥?

當然不是無無聊聊啦,其實娥媚月的作用和中圈的作用非常類似;中圈的主要作用是因為開球的時侯要離球十碼,所以就以開球點為中心畫一個半徑十碼的圓圈,對手在我方開球時不可以進入那個圓圈內。而娥媚月,則是以十二碼點為中心,在禁區外畫出一條半徑十碼弧線,作用就是在自由球時,可以讓球證更易去分辦對方球員有否離球十碼。

球證也是人,不是電腦;在球場上,量度十碼的工具除了步幅,就是娥媚月了。

iii. 為什麼要有角球旗?

20084280191910991

我相信這個很多人也知道,角球旗的主要用途是讓助理裁判(很久以前就改了不再叫「旁證」啦)分辨皮球究竟越過的是邊線還是底線。以角球旗為中心,畫一個半徑一碼的1/4圓形,那個就是角球區,球員開角球時球要放於角球區內。

那我為什麼要說這個呢?

iv. 為什麼要有中場旗呢?

我提出角球旗用途的原因,主要是想顯示我快刀手的刀功因為我要提出這一個問題。角球旗用來分辨皮球究竟越過的是邊線還是底線,那中場旗呢?球在哪邊半場出界,也是判界外球吧,分辨來作啥?

的確,沒有必要分辨球在哪一邊半場出界的;中場旗的主要作用,是作為角球旗的後備!

角球旗就是這樣重要,就好像林源三需要森崎一樣!

 

目錄

1. 序
2. 球例
2 – 1 為什麼要有……

足球掃盲完全手冊 - 序

E42040_F_p2

每逢雙數年,都是足球年。

在這些年份的夏天,就會出現一些「雙數年球迷」,這些人,平時不會看足球,但到了雙數年,他們都會湊湊湊熱鬧,看看球,談談球隊。而這些「雙數年球迷」,有機會就此被足球這種運動迷住,在他們看球的過程中,往往發現一些令他們大惑不解的問題,又或是對某些概念不清不楚,沒法明瞭;這個手冊,就是為了讓這些人把問題弄清楚而設的。

在這些年份的夏天,也會出現一些「慣性球迷」,這些人,平時或許會看球,而到了雙數年,他們會非常留意大賽的發展、比數、甚至賠率。但這些「慣性球迷」,有時會被一些三流的足球評術員誤導,得知了一些錯誤的足球知識,而這些錯誤的知識又往往會潛而默化,讓他們深深覺得那就是真相;這個手冊,就是為了讓這些人把知識弄正確而設的。

在這些年份的夏天,還會出現一些「扮專家球迷」,這些人,平常喜歡看球,經常看球,還會偶爾踼球。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嘗試向你灌輸他們認為對的足球知識。而不幸地;我,正是這種人。所以我在今年決定要寫點東西,教教大家一些足球知識,希望讓大家更了解足球這種運動,希望大家看球時能看得更開心。

我會從球例、球員動作、球隊戰術當中找一些一般人可能忽略了的東西來說一下;然後我會在世界盃期間找一些實例來說明這些。

如果你希望從這裡找到贏錢貼士,你大概會失望而回;如果你是希望了解足球多一些,我想接下來的幾篇文章都應該能夠滿足你。

( 希望不要爛尾 OTZ )

星期五, 5月 14, 2010

呢鋪賭很大

香港人, 有五個人, 拿了我們香港的未來去賭…

如果贏了, 香港市民就不再是蟻民; 再沒有人敢輕視我們的聲音.
如果輸了, 香港市民就會被標籤為對政治議題漠不關心; 他們可以慢慢的滲透, 最後撤底的改變.

所以說, 這一鋪, 我們其實是把全部都押下去了.

幸運的是, 我們自己也是這場賭博的內容; 可以這樣說, 如果是賭大細, 我們就是那骰子; 如果賭馬, 我們就是那 14 匹馬; 如果賭波, 我們就是在場那 22 個球員 !

即是說, 我們有能力影響這場賭博的結果…

 

那為什麼還是有人不肯去投票呢?

原因有二
一, 那些人和莊家串通了, 你賭輸之後, 他有份分錢 !
二, 那些人不知道原來「賭咁大」, 以為你班友只係玩玩下….

或許你很不爽這五個人就拿了我們的全副身家去賭
或許你很討厭賭博, 認為腳踏實地儲錢才是最好的
(最低工資廿蚊, 「民主」係跑馬地, $20000一呎, 你計下腳踏實地幾耐先有「民主」 law)

 

但… 現在注已押下去了, 再也收不回

身為骰子的你, 自己用整個未來押了「大」, 為什麼還想開「細」呢?
這講不通吧 …

所以, 五月十六日

為了自己的未來, 請去投票

在香港, 你有得揀
你可以揀去投票, 然後比人騎劫話你「想取消功能組別」
你可以揀唔做任何野, 然後比人騎劫話你「想保留功能組別」
你沒有第三個選擇

v516

所以, 五月十六日

為了自己的未來, 請去投票

星期一, 5月 03, 2010

孩子們,你們掃了爺爺的興

《孩子們,你們掃了爺爺的興》 韓寒


泰興幼稚園中的小孩也被人砍了,32人受傷,死 亡情況不明。這個新聞因為離開上一次南平幼稚園襲擊的新聞太近,我甚至一度誤以為是同一個幼稚園。

在最近的變態兇手殺 人事件中,他們都選擇了幼稚園和小學,相信在很多想報復社會的人心中,去幼稚園小學殺人成為了一種時尚,因為在殺人過程中,你將遇到最少的抵抗,殺掉最多 的人,造成民間最大的痛苦的恐慌,是最有效的報復社會手段。除了楊佳以外,幾乎所有殺手都挑選了向弱者下手。這個社會沒有出口,殺害更弱者成了他們唯一的 出口。我建議把全國地方政府門衛間裡的保安們抽調去保護幼稚園,孩子都保護不了的政府不需要那麼多人保護。

這些殺人事 件的產生很大原因是這個社會不公正,不公平。是的,讓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有光輝。但太陽不是每天都出。我們的陰天和黑夜是否稍微太多了一些?所以,提出讓 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有光輝並不偉大,做到讓太陽分分鐘都掛在你頭頂上才偉大。

在泰興幼稚園殺人事件中,新聞被控制了, 這些孩子們生不逢時,死更不逢時。在相關部門的認識裡,在這喜慶的氣氛裡,這事當屬雜音。我們只知道,泰興幼稚園殺人事件中,受傷32人,政府和醫院一再 強調,無一死亡,但是坊間又傳說,死了多個孩子。你說我應該相信誰呢?相信政府吧,那為什麼他們禁止家長見到孩子呢?還封鎖著醫院和新聞,沒有孩子的照片 和視頻,況且一個殺人用刀劈了32個人,結果一個沒死,那他到底是在殺人還是在做手術呢,也太小心了。相信傳聞吧,畢竟傳聞都是喜歡往誇張了傳的,我們無 圖無真相,也不能相信。我搜索了泰興,出現的全都是通稿,於是我一搜索泰州,出現的新聞居然是——《泰州近日三喜臨門》,日期是4月30日。

我只是非常的詫異,泰州政府通過了封鎖消息,封鎖醫院,控制媒體,禁止探望,轉移視線,等手段,居然成功的將人們對於殺手的憤怒轉移到 了自己身上,這是何苦。你以為他有什麼目的,其實不是的,除了要配合世博會《和諧歡歌》以外,這只是慣性,是政府處理類似事件的習慣,是七步曲:吃飯喝酒 到一半,出事了——隱瞞,隔離,撤媒體,發禁令,發通稿,賠錢,火化——繼續吃飯喝酒。如果真的沒有人死亡的話,開放媒體和家長探望便是,非要搞成群體事 件才高興。

很多群體事件的發生其實是這樣的,政府手裡握著從老百姓那裡搞來的一塊錢硬幣,老百姓表示自己不會要回去, 但是想看一看,政府死活不肯把手攤開來,表示他已經說了,裡面有一塊錢,老百姓急了,說那你給我看看還不成麼,於是政府請來自己的僕人新華社,僕人表示, 雖然俺也沒見過,但裡面的確是有一塊錢,你聽我的就行了,別人不用多嘴。然後政府說,好了,我僕人證明了,你滾。老百姓就怒了,叫來很多朋友,朋友再對路 人說,有人搶錢還死活不肯還。於是人越來越多,政府還握著硬幣站在那裡,不停的說,我手裡的的確是一塊錢,你們不要聽信謠言,否則依法逮捕。群眾就激動 了,你一個本質就是搶錢的還逮捕我呢,法不責眾,叫更多的人來,更多的人來了以後一看,表示握著硬幣的這個孫子我們認識,他也來欺負過我們,於是大家都撲 了上去,到最後的關頭,政府把手一攤,說,你看。但這個時候裡面究竟是一塊錢還是五毛錢已經不重要了,事態已經失控。

他們處理問題的手段不比兇手高尚多少,也難怪在網上看到有幼稚園掛出橫幅——冤有頭債有主,出門左轉是政府。(我看到有人提出抗議,表示媒體和新聞這一塊, 泰州政府沒有這個權力來控制,我想這個大家都知道,但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批評法,對政府的批評最高只能到市一級(不包括直轄市),所以我們暫時只能推算 到泰州市政府為止,最高責任人只能是泰州市市長,市委書記只要沒有落馬,就必須正確。)

短短的一個多月內,五起校園凶 殺案件,短短的一周以內,就發生了兩起,4月29日,泰興,4月30日,濰坊。我不想去探討其中的社會原因,只想告訴大家,也就在這裡,一個人沖進幼稚園 砍了32個小孩是不能上社會新聞的,32個加起來才超過一百歲的孩子,你們被砍了,連個報紙都不給你上,因為在幾百公里以外,召開了一個盛會,那裡光煙花 就放了上億,同時在你們的家鄉泰州,要召開國際旅遊節,經貿洽談會和華僑城開業典禮,正三喜臨門。
也許在那些爺爺們眼 裡,你們,是掃興的。

但是,我們可憐的孩子們,奶粉毒害的是你們,疫苗傷害的是你們,地震壓死的是 你們,被火燒死的是你們。就算是成人們的規則出了問題,被成人用刀報復的也是你們。我願望真的像泰州政府說的一樣,你們全部都只是受傷,無一死亡。

星期一, 4月 19, 2010

給討厭社民連和公民黨的人

以下是我和朋友的網上對話

事源我轉貼了ngailung 大大的文章 -> http://ngailung.xanga.com/725537009/
並引用了這句「無計喎,佢咁x好恰,唔恰佢恰邊個,呵呵?」

  • 朋友1:
    公社:「 無計喎,政府咁x好恰,唔恰政府恰邊個,呵呵?」

  • Kafkata
    政府好恰?唔係下化

  • 朋友1:
    唔撚係唔係下化,扔完你蕉你都吹我唔x漲。你講完句野我又可以無x限上綱

  • 朋友2:
    政府係好恰就好了~

  • 朋友1:
    我睇緊幾時有官員比屎扔~ (食住花生等睇戲mode)

  • Kafkata
    政府收你稅去補貼地產商, 掟下蕉真係恰緊佢?

    政府係回歸後番員工既集體談判權; 所有勞資糾紛既員工方都無「不被秋後算帳」既保證, 鬧佢兩句真係恰緊佢?

    政府用 25億去起一公里鐵路, 其他國家平衡只係用緊 2.5億, 而呢 d 錢全部都係我同你比既稅; 話佢不該真係恰緊佢?

    基本法寫到明我地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 而家13年了, 只有 1200 人可以選; 掃佢抬真係拾緊佢?

    香港人, 比人拾到上心口啦 = =

    仲有, 二十年前大學生畢業搵 8000, 而家又係搵 8000; 但二十年前一個漢堡包只係 $2.5; 而家 $5.8; 究竟邊個比人恰緊?

    你有權憎一群人, 但最好唔好因為憎呢一群人而對一d 問題視而不見 lor = =

  • 朋友1:
    對問題視而不見? 所謂的泛民又「見」了多少問題?

    提出問題不提出解決方法是做事的態度?

    你想上大學,會考考不太好。人家叫你升中六再升大學你不肯。堅持要拔尖上去。好了,9月來了,中六不行了,要你讀展翅你又說「那不是比中六更差的選擇嗎?」就算你離家出走,要生要死,你仍不會有大學讀吧。

  • 朋友2:
    民主是要prerequisite 的嗎

  • 朋友1:
    泰國也是有民選首長的地方,為什麼會有衝突? 多數人的選擇不一定是正確的選擇。當年讀馬嶽的課時,記得他說過一句,要是劉華出來參選立法會議員的話,他一定會當選,這句背後,不就是反映出香港有不少人不了解民主是怎的一回事嗎?

    當然,對一個地方長遠來說,民主是必須的。但現在,不少人把生活艱苦「完全」歸咎於官商勾結。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香港過往的板斧已經不再吃香? 換了民選的首長,又真的可以改變嗎?
  • Kafkata
    至少有制度可以保證
    我們有法子輪換政權

    其實香港既問題係邊? 議員議案分組點票, 政府議案一起點票; 結果就是因為功能別, 所有議員議案都會否決, 所有政府議案都會通過

    不是提出問題不提出解決方法; 而是提出的方法無實行

    梁耀忠每一年都提案傷殘人士交通工具半價
    你無聽錯, 係每一年
    結果點? 咪下年繼續提 lor
    香港人係咪涼薄到一個地步連傷殘人士交通半價的接受唔到?
    但係功能組別就年年都否決呢樣野
    一個咁人道, 咁簡單, 用咁少錢既法案都係咁
    唔好話咩「集體談判權」啦

    所以我話, 香港人, 一直比人當螻蟻, 一直比人睇唔起

    選劉德華出黎做特首有咩問題
    五年內要自己受番

    五年後自然無人會選佢 or 類似既物體嫁啦
    我唔係諗住要改變你既諗法, 我只係想係自己能力範圍內做 d 野姐 ~

星期四, 4月 15, 2010

至少今次,我們有事可以做!

泛民批評這個方案沒有提到委任、功能組別問題,唐英年回應:只要這次方案獲得通過,我們就會著手討論這些問題。

「你幾時娶我?」
「你今晚同我玩完滴蠟先傾啦!」

有無人可以話比我聽, 兩段野有咩分別?


你到茶餐廳要了一個火腿通粉,他給你一碟狗糧...

掌櫃深信,吃不吃這個狗糧,在乎大家的選擇:「我們要食物醫肚,不要饑腸轆轆;要選擇求同存異,不要固執己見;要選擇整體利益,不要只顧個人口味。」他又指出,你已經在二零零五年錯失吃狗糧的良機,如果今次重蹈覆轍,不單止會再浪費幾年的時間,亦會令肚子空空如也,身體更因為長期營養不良而內耗不休。

曾蔭權深信,方案能不能通過,在乎大家的選擇:「我們要選擇政制向前,不要原地踏步;要選擇求同存異,不要固執己見;要選擇整體利益,不要只顧個人得失。」他又指出,香港已經在二零零五年錯失政制向前的良機,如果今次重蹈覆轍,不單止會再浪費幾年的時間,亦會令政制停滯不前,社會更因為長期爭拗而內耗不休。

你老母!有無人可以話比我聽, 兩段野有咩分別?


香港人!而家人地睇你唔起呀!

覺得你無料到呀,當你係狗呀,當你係螻蟻呀!

醒下啦...

5.16!出來投票!

還沒登記做選民的,反省一下;然後遊說更多選民投票!

至少今次,我們有事可以做!


請你出來爭番啖氣好嗎? (來自暫停婚禮後記一天的K大)
johncoal : 變革.迷信.行動
hystericireul : 不上街,你可以怎樣?
fongyun : King Bradley's bullshit
kykykyky : 時辰要到
NGAILUNG:人人都做助選團
A字人:516公投: Delay no more

星期一, 1月 18, 2010

我可以怎辦?

2010年1月16日

起初我嘗試推開他,但他還是繼續向我逼近。
當他撕扯我的衣服時,我呼救,但沒人理會我...
當他脫掉褲子的時候,我嘗試逃走,但卻被兩個站在一旁的幫兇捉住。
當他瓣開我雙腿的時候,我扭動著腰部,作出最後的反抗...

可惜的是,我失敗了
那支又硬又粗的棒子在我體內蹂躪。
一進
一出
一進
一出
很痛...非常的痛...
我的下體在趟血,我的心在抽搐。

我掙扎,我扭動我的身體,但沒有效果;
我尖叫,我放開喉嚨大喊,但沒有回應。

這種疼痛的感覺維持了好久
我感到我的身體正被撕裂
我感到我的眼淚在流

很痛...非常的痛...

完事後,他打算離去。我抱著他的腳,高聲的叫:
「人來呀,捉拿這個強姦犯!」

幫兇們把滿身鮮血的我踼開,用胡椒噴霧直接噴向我的口面
然後護送著他逃去...

「暴徒!」街上的行人對我喝罵:「你『居然』動手拉他的腳?」
「激進分子!」那個行人對我說:「你扭動腰部的動作嚴重破壞了整個社會的安寧!」

我抬起頭來,看著這個行人。
我張開口,想對他說話,但他卻一邊罵、一邊離去了...

有誰可以為我取回公道?


被一個男人強姦了,我可以報警
被一個不公平的議會強姦了,我可以怎辦?

相關閱讀:

人可以被消滅,但不可以被打敗。(kursk)
暴虐不仁。自作妖孽。時運極滯。非改不可。(陳電鋸)
恥辱的印記 (tommyjonk)
有多「暴力」?(fongyun)
我們在現場,我們做見證 (johncoal)
反高鐵的星星之火,將會燎原 (adrian)

星期六, 1月 16, 2010

我憤怒了

3370230_0ffc1c5da0dd1f6f3f510fe66601b775

我憤怒, 因為有人無恥 !
我傷心, 因為有人無知 !

不敢憤怒, 叫懦弱, 而非理性;
不敢傷心, 叫壓抑, 而非冷靜 !

香港政府, 你看到了嗎?
這站在立法局外的一萬人
這站在禮賓府上的二千人

他們都很憤怒
他們對你指罵?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弄清楚了嗎?

他們為什麼憤怒?
你明白了嗎?

在外國任何一個國家
二千人包圍首相府, 都一定會是流血收場

但今天我們看到的是甚麼?
是一班在你門外喊口號, 唱歌然後和平散去的人們

我們憤怒, 但我們理性
我們傷心, 但我們冷靜

延伸閱讀:

最後通牒 (tommyjonk)
曾蔭權有想過會攪成咁嗎? (kursk)
我早說過,我們不是來玩的 (adrianlu1026)

星期三, 1月 06, 2010

耐人尋味系列 – 不公義少女

IMG_0135

今天下班的時候,氣溫大概就是12至15度左右吧;迎面而來的涼風讓人感到身心舒暢,回想起小時候,冬天經常都會冷到5度以下,一堆人駕車往大帽山賞霜的日子,大概再也不會回來吧。天氣要是再這樣子,我可能這一生人都不會再遇見冰之女王吧...

「為什麼一定要她來見你呢?你去見她不行嗎?」突然,一把女性聲音從暗處發出。我朝那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穿著粉紅色背心羽絨,短牛仔褲,短皮靴的女孩站在那裡。
「你在對我說話嗎?」我用手指點點自己的鼻尖,再指向她。
「難道我會和燈柱談話?」
「一個能看穿我在想甚麼的少女跟一個能和燈柱溝通的少女稀有程度應該差不多吧。」我說。
「我沒有看穿你在想甚麼。」
「那你即是懂得和燈柱談心了。」我邊笑邊站到她旁邊。
「呸!少跟我來這套!我只是能感受到那些能量罷了。」
「燈柱的能量?即是電能?」
「夠了!」她用拳頭輕輕的在我胸口搥了一下。「是那種讓人鬱悶的能量啦。」
「所以就大概知道我在想甚麼了?」

「嗯!我們這一族人就是靠這個來維持生命的,就好像你們靠吃碳水化合物汲取能量一樣。」

「靠感受那種讓人鬱悶的能量來維持生命嗎?聽起來還蠻吸引的。」對呀,在香港,鬱悶的人到處都有,至少比食物和水都要容易找。
「每天都要待在街上找那些郁悶的人,可是非常郁悶的事情噢!」
「所以我就成為你解悶的對象了?」
「可以這樣說吧!反正你也正好需要一個這樣的對象。」
「如果我說『我不需要』呢?」
「那你在說謊!」她斬釘截鐵的說。「因為那種讓人鬱悶的能量從來不會說謊。」
「看來你比我更需要一個解悶的對象啊...」

「或許吧,或許因為我對這個城市已經很厭倦了,所以想找個不普通的人和我談一下。」

「再一次,那個是我?」
「嗯!」她說:「不正常的人。」
「你才是那個不正常的人吧。」
「那又怎樣?」

在我和她分別之後,我在想像她的生活模式;也許她每天早上六時起來,就要到街上去溜躂,找她的早餐,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郁悶的人,卻發現已經八時四十五分了,看來上班又要遲到了;到了中午,她又要在那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去感受那個能量...

或許這也是她來到香港的原因,在這裡,鬱悶的人實在太多了;不公義的政策、不公義的議會、娛樂化的新聞、人口密集引發起情感的交錯等等。這個都市對於她們一族人來說,可以算是自助餐吧。

或許我應該慶幸,我還是靠吃碳水化合物汲取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