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15, 2009

借東亞運金牌談談香港足球的未來

香港足球隊歷史性的拿了東亞運的金牌;老實說,在日本仔把十二碼射向門柱彈出的一刻,我就已經十分興奮了;我們最少也有二十年沒有在錦標賽上贏過任何一個級別的日本隊了。

但當我回到家後,我發現有點不妥。

特別是看過幾個傳媒的報導說「香港足球重燃希望」,我覺得更加不妥...

我在facebook status 說過:「中學生拳擊比賽,人家都派小學生來;你還要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勝出。有啥值得驕傲的?香港人,清醒點啦。」對呀,值得高興,但不值得驕傲,而且希望甚麼的更是無從提起。

首先我們來談談香港足球現時的問題。

1.年青球員的心態

舉個例子,如果你是在香港出生的足球天才,你現在17歲;甲組球隊公民打算派你在下一場甲組聯賽出場;你在學校的成績相當不錯,會考後應該可以以拔尖的身份直通大學。問題來了,你要成為職業甲組球員,還是到大學去讀工商管理呢?

我答你,香港一百個足球天才,九十九個會選擇讀大學;剩下的一個,會被父母被逼選擇讀大學!不要說拔尖進大學那麼誇張,就一個IVE的高級文憑,就已經足夠讓一個在香港的足球天才放棄自己的足球生涯了。

足球?興趣而已。不少球技相當了得的傢伙,去了投考警察或消防;太多球技了得的小朋友,在為會考而減少踼球時間。

這些事,在阿根庭會發生嗎?在歐洲會發生嗎?這種事,甚至在中國大陸都不會發生。

問題的核心,在於在香港踼足球,連僅夠糊口的薪金也沒有!

2.聯賽本質的問題

香港地方太少,而且民族單一;於是香港的足球聯賽,競爭意味實在淡得很。代表大埔的和富大埔跟代表元朗的天水圍飛馬,誰勝誰負,其實沒幾個大埔人或是天水圍人在乎;因為大家都只是香港人,在這個小小的地方,實在容不下這麼多隊職業球隊。

試想想如果香港成立了一支香港飛龍隊,這支球隊去參加中超;在星期日,我們贏了上海申花,又或是大連實德。我相信大家一定會比南華贏晨曦來得興奮,至少,我們都有了共同的敵人,上年亞協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了。

看看人家巴塞隆拿,才兩支甲組球隊;一支是代表卡塔隆尼亞人的巴塞隆拿FC,另一支是愛斯賓奴,即是西班牙人的球隊。那才有凝聚力,才可以令到大家真真正正的去支持一那隊「自己」的球隊。

3.足球博彩

還有一個問題,不知道哪個渾蛋,在香港足球博彩法上寫上「不可以賭有本地球員參與的賽事」這條條款。那個人不是和香港足運有仇,就是和本地球員有仇!足球興旺需要錢,錢從哪來?靠政府?別開玩笑了!如果香港可以賭本地球賽,我保證入座率上升,球員收入上升,足球水準上升。

貪污?香港不是有值得驕傲的廉政公署嗎?相信他們吧。


這些都不是一個東亞運金牌能解決的問題。

星期六拿銀牌的日本小伙子,幾年後,他們可能就是另一個中村俊輔,另一個高原直泰。但我們這群拿金牌的小伙子,前路卻一片濛朧。

想到這點,我又好像高興不起來了。

隨文附上 港台節目 薇微語 - 山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