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09, 2009

如何進入另一個宇宙?

一整個月沒寫xanga,突然回來一寫,就寫另一個宇宙的事,這看來非常滑稽;不過沒差,本來這裡就已經滑稽得很。更重要的是,看的人不多,即使再滑稽也不會影響到太多的人,而且看這裡的人,說不定會做比這更滑稽的事。

記得我的拍擋有一次突然對我說:「我想到了一個很『痴線』的 idea!」於是我滿懷歡喜的等待著他把那個「痴線」的概念說給我聽。
聽完之後,我想也沒想就嗆了他一句:「你說這叫『痴線』?論『痴線』你還遠遠不及我呢?」

其實我經常會一個人想一些「痴線」的問題;例如:「一個真正痴線的人是不會覺得自己痴線的,我現在經常覺得自己『痴線』,是不是在『痴線』方面的修行還沒到家?我有甚麼做得不夠呢?為什麼我無法覺得自己是一個正常人呢?」

然而,最「痴線」的還不止於此;其實自2003年開始,我就非常渴望結婚。真的,我很想結婚;我很想在街邊找一個不認識的女孩子結婚。然後,當簽過名後,我和那個女孩子就再也不會見面;別誤會,這不是緣份遊戲,我真的不認識那個女生也沒有興趣去認識她;因為我想在我的家人打算逼我成家立室的時候,可以大義澟然的拿出一婚書來,然後大叫:「我結婚十幾年啦,香港重婚犯法的哦!」對呀,那紙婚書代表甚麼?那隻介指代表甚麼?甚麼也代表不了!那不是信念的問題,是精神維繫的問題。如果兩個人有充足的精神維繫,那根本就不需要那張無聊的紙;如果兩個人沒有那個牽絆,那無論簽甚麼也只是一道法律上的枷鎖罷了。可惜的是我到現在還遇不上那一個我不認識的女孩子。或許這比等待麵包樹結出果實和在樹下等待兔子撞死一樣困難,也許,還要再難一點點。

說了那麼久,還是沒說到重點。因為我想著想著關於「滑稽」的事;然後就聯想到關於「痴線」的事;想著想著「痴線」的事,然後就漸漸偏離原本一路走得好好的路,越走越遠,所以我們還是回到正題吧。

今天的重點是「如何進入另一個宇宙?」這是我在中環邊聽歌邊乘地鐵時無意中發現的。沒錯,另一個宇宙其實並不遙遠,只是在中環站到旺角站中間就可以找到入口了。當然,聽歌是必需的;你必需要聽另一個宇宙的音樂,就好像這首,不屬於這個宇宙的音樂。

讓聽覺進入另一個宇宙後,你開始要讓視覺也進入另一個宇宙;把你的眼睛從周秀娜的曲線中解放出來,改為觀賞位於你面前的那兩個在談話的師奶,你會看見她們的咀唇在動,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你會感到她們開啟了通往另一個宇宙的門;當然,如果那師奶的模樣太過嘔心,不要為難自己,把眼睛合上好了。接下來你可以開始撫摸那個吊下來的扶手,讓意識想像一下那個扶手在另一個宇宙的模樣。或者你吞一下口水,感受一下另一個宇宙的味道。這樣好像就差不多了,你應該開始感受到另一個宇宙的存在。因為有很大的機會你回不來,所以當你開始感受到另一個宇宙的時候,你就應該把目光放回去周秀娜的曲線上,從而回到這個宇宙。

當然,另一個問題是,當你意識到另一個宇宙存在的一剎那,列車大概就到旺角了,如果不轉車的話就要行樓梯了。

這件事很「痴線」,對嗎?

如果你試著做,那你更痴線...

不過在這個偷看完人家卻沒有人說「多謝」的世代;大概還有更多比這更不可思議、更滑稽、更痴線、更不知所謂、更荒謬的事情在發生著。所以,這大概不是我們能選擇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