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17, 2009

八月十七日

林嘉欣小姐 :

其實,這已經是我寫給你的第三封信了;雖然之前的信件,我都是寫給胡彩藍小姐的,嗯,就是那個在男人四十裡永遠年輕、永遠天真、永遠可愛、永遠十七歲的胡彩藍小姐。

2006年8月17日那天,我忽發奇想,說要寫一封信給你;到2007年8月17日那天我把這計劃付諸實行;然後2008年8月17日我再接再厲;漸漸地,這封信的意義由當初單純的想讓你知道我在想甚麼,變成了一個習慣,在每年的8月17日寫信給你變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

當一份感情、一份掛念變成了一個習慣;人類就會發現自己已經長大了,沒法子再承受那份激情。而我,就是那個人類。

這個長大了的我,決定認認真真的寫一封信給那個和我身處同一宇宙的林嘉欣小姐,嗯,即是正在讀這一封信的你。比起那個活在電影世界的胡彩藍,現在的我發現那份「不變」是虛幻的,不可觸摸的。

我明白,你已經不是那個永遠十七歲的胡彩藍;同樣地,我已經不再屬於那個永遠的十七歲。可能你會介意這封信不是為你而寫,是為了我自己的習慣而寫,但不要緊,最少你已經在看這封信了。

人生就是這樣,當我們發現那份感情已經溜走之後;剩下的,只有習慣。習慣每年在這一個日子想起你,習慣地記住你那一個十七歲的樣子,習慣地把關於你的記憶放在心中的一角。而這份習慣,又可能會慢慢的轉變為一份感情;在那時候,我可能又再一次把<男人四十>的VCD於進播映機內,再一次懷念那一個永遠十七歲的你。

對不起,為了滿足自私的我的習慣,讓你看了這封沒意義的信。實在很對不起...

自私的我

KarenaLam-3944125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