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3月 16, 2009

耐人尋味系例 - 黑魔法使

當我正在睡覺的時候,突然有人敲門...

我帶著睡眼去穿上外套,把門打開;我還沒來得及看清,就有一個人影向我撲來,把我整個的推倒在地上。壓在我身上軟軟的身體和淡淡的香味向我侵襲,我搖了一搖頭,清醒了一點,摟住我的是一個女生。

「很高興再見你耶!」那女生一邊把頭鑽進我的懷裡,一邊說著。

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在我懷內的女生,然後慢慢的扶著她站起來。

「怎麼啦?跌痛了嗎?」她伸手繞過去我的後腰,輕輕的撫著。這個女生名叫若蘭,是已經離開我很久的青梅足馬女朋友。

「沒甚麼,只是你啦,為什麼會回來了?」

「你不歡迎我嗎?」

「不是啦,只是你回來的話,大概這世界就沒有甚麼好事要發生吧。」

「嘖!別說這個,我來找你不是要說這個的!」她跺了跺地上。

「不說這個不行啦,你回來是因為接到任務嗎?」

「都說別說這個啦!」

「該不會是...那個...吧...」

「嗯...」她無奈的點了點頭。

「不能改變嗎?」

「不能啦,協會方面已經決定了;差不多所有黑魔法使都已經聚集在香港了。」

「區域性?還是大陸性的?」

「都說別談這個啦,我來是找你去約會的。」

「約會?」

「嗯!」她又回復了心情,興奮地點頭。

正要毁滅一切文明的黑魔法使站在我面前邀請我去約會,沒甚麼比這畫面更滑稽的了。

「這有意義嗎?」我避開她的視線,抬頭看著天花板。

「你想想看,我們從來沒有好好的過過一天,只屬於你和我的一天...」

「這算是一種補償嗎?」

「我對你的補償?你對我的補償?」她不解地問。

「不,這是對『不能好好的過一天』的補償。」

「那你要去嗎?」

「不去的話,會後悔?」

「不只會後悔,還會後悔一輩子!」她那堅定的眼神又讓我害怕得躲了過去。

「我們還剩下多少天?」

「三天。」

「三天後,大家都不再存在了,還談甚麼一輩子!」

「正因為三天後大家都不在了,這一天才重要呀;老是說著來日方長的人最會後悔,老是說著天荒地老的人最會背叛,老是想著明天的事的人最會悲傷。而我們呢?我們甚麼都不是,我們只是會活到最後的人。」

「好吧,就好好過一天吧。你打算去哪裡?」

「我不知道,簡簡單單就可以了。」

「既要簡單,又要不後悔...難度真高...」

「命運就是這樣的一種東西呀!」

星期四, 3月 12, 2009

英超聯球隊不敗之謎

剛過去的歐聯十六強賽事,四隊英超球隊在意甲三強和皇家馬德里的狙擊下,居然全部都成功進軍八強,這一定是有原因的,今天特撰此文,為大家破解謎團。

原因一:教練穩定

英超四隊和其他聯賽的列強之間有著一個致命的分別,就是教練的穩定性。費格遜執教已經二十年,雲加也有十年以上,連賓尼迪斯也都教了很久;四隊之中,只有車路士擁有一個喜歡換教練的老闆,而觀其出線過程,最辛苦的也算是車路士,如果不是基亞連尼愚蠢地領紅牌離場,進軍八強的相信就是老婦人一黨了。

擁有一個穩定,不用擔心自己明天會不會被炒的教練有甚麼好處呢?首先,這個教練擁有著絕對的權威,球員們意識到教練在球隊之中的神聖地位,知道要混得好,就要先和教練打好關係,要服從教練的指示;大家可以見到曼聯對國際米蘭第二回合下半場朗尼一直在防守,這在皇馬根本不可能出現,即使教練怎叫,魯爾還是可以舒舒服服的站在那副鋒的位置等待做英雄的機會;這就是教練權威的差別,這種權威正是由一個穩定的教練一天一天一季一季的累積下來的。

而且英超聯的教練其實都是「經理」,即是由買人、日常運作、操練、戰術編排所有事務都由「經理」一手包辦;這樣的好處是他可以自己去定立球員名單,確保得到自己想要的球員,不會像雲尼亞里般,要求中堅只來了一個美爾堡,沒要求防中但競技總監卻給他買了保臣、斯素高一堆人。

原因二:戰術務實

近年西甲兩大班霸都面對著一個問題,就是球迷要求他們不僅要贏,還要贏得漂亮;這促使兩大球會都使用單防守中場的陣式讓前場球員有更多可傳球及盤帶的空間,問題是在雙甚至三防守中場橫行的當今足球,單防守中場意味著中場搶截的力量大大的削弱,你看耶耶托尼又或是L狄亞拉都是一個人站在防線面前做掃蕩,這比起馬些真蘭奴和沙比亞朗素所做成的包圍網當然遜色多了。

以上例子顯示出另一個英超四隊的優勢,他們從來沒有被要求要贏得漂亮。哪怕是 20個1-0拿回來的聯賽60分,球迷會都會很滿意;這促使英超球隊在面對對方死守時可以盡情利用球場闊度和深度來撕破對方防線,在對方瘋狂進攻時可以塞八個人在禁區前防守,這種靈活又務實的戰術無論放在紙上的陣式是442,451,433都沒問題。

原因三:資金充裕

近年世界富豪們都以擁有球隊作樂子,於是內需龐大、球會公司化的英超聯自然成為最大的目標。觀乎英超聯的賽事每場都座無虛設,加上天文數字的轉播費用又以聯賽排名為基準分帳;比起根本不可能買下來的「會員制」西甲球會,或是每隊轉播費用分別洽談的意甲球會,作為注資買玩具的富豪們,自然是選擇又簡單又直接又相對風險較少的英超球隊。

大家都明白金錢在於建立一隊職業球隊的重要性,你可以高薪吸引波士文球員,可以高昂的轉會費向心儀的球員挖角,更重要的是,球會內部不會因為有人「無糧出」而發生內訌。前陣子馬體會球員在主席來更衣室訓話的時候嗆聲:「先付清欠下的獎金,其餘免談。」這裡的例子在富庶的英超聯根本沒可能發生。

總結:

利益申報,我其實真的非常非常討厭英格蘭足球,國家隊尤甚(當然,現在英超聯四強加起來還不夠11個英國人,所以相對地對這個聯賽的厭惡少了。)但足球場上,勝負是絕對的,輸了,只能不甘心,不能不服。在此我預言一下柏天尼會讓至少兩隊英超球隊自相殘殺,更甚可能4隊都互相殘殺,而拜仁會在籤神的庇佑下進入決賽,大家放長雙眼睇啦。

星期三, 3月 04, 2009

NENA TRINITY

一片漆黑...

那不是普通關了燈後的漆黑,而是真正的片漆黑
黑得甚麼都看不見,只見到仇恨
黑得甚麼都做不了,只嗅到血腥

這種黑不會冰冷,相反卻從黑色的深處發出陣陣的溫暖感覺

最近我遇見的一個女性,她正正擁有著這種「漆黑」
她叫NENA TRINITY


雖然她已經領便當
但是她的一舉一動卻深深的吸引著我
或許我喜歡的就是這種無邊的黑暗
就等於我喜歡看夜空,喜歡桂言葉,喜歡名取羽美一樣
那種無邊的黑暗

有些人不喜歡她強吻剎那
有些人不喜歡她向平民(路以絲的父母)開槍

但,這些我都喜歡

喜歡她因為失控而開槍
喜歡她因為憤恨而狂笑

因此,我最近將鈴聲換成了這個 :

Click to Download (如果 download 唔到聯絡我)

OK,我承認我患上了釘宮病N2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