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20, 2009

Katamorphosis

  北裂境的寒風刮在卡特里娜的臉上,這種風總是會讓人清醒過來。

  「卡特,這次的任務是要去殺死奈薩里奧,你快去準備吧!」
  「我們沒可能打得贏黑龍之王吧...」卡特看著自己的手,握了握拳;然後把匕首抽出來,比劃了一下。
  「沒打過誰也不知道丫,藍龍王瑪里苟斯不是就倒下了嗎。」
  「藍龍王...不同啦...」卡特把毒藥塗在匕首上,然後小心翼翼地把匕首掛回腰間。
  「別鬧啦,要出發了。」
  「我還是請假好了...」卡特再一次握了握拳。同伴卻一下子抓住了卡特的手,把他拉起來往集合點去了。
  


  「果然還是打不贏呀...」
  「我早就說過啦。」卡特開始整理自己那些被燒焦的裝備。
  「但我剛才沒見過你出手呀...」
  卡特沉默了一陣子,然後說:「只是躲避就已經不簡單啦...」
  血一滴一滴的從卡特的手臂上滴到地上;也許沒人發覺,也許有人發覺也不會嗆聲,但是,卡特的血和奈薩里奧的血跡混合起來了。



  「我看到了。」
  「看到甚麼?」卡特看了看同伴的臉,攤了攤手。
  「你的血...我不能相信...」
  「啊?」卡特看到地上那一攤混合的血,她明白了,她說:「那你要把我趕走嗎?還是現在就要把我殺死?」
  「我不能相信...」
  「事實就是這樣,我擁有黑龍的血統。」卡特咬了咬唇,別過頭去不再和同伴的目光接觸。
  「呼...」同伴呼了一口氣:「還好,你不是黑龍族派來的間諜。」
  「黑龍族早就凋零落索了,哪裡還能派出甚麼間諜?」
  「你可以告訴我你的故事嗎?」



  祖安娜是一個平凡的農家女孩,就在赤脊山的附近生活;養養馬,種一下小麥和南瓜,生活雖然不富足,但也很寫意。
  一天,湖水特別沉靜,天空陰沉得好像要塌下來;祖安娜就像往常一樣的在止水湖旁邊釣魚,突然,天上響了一個旱雷,祖安娜被這麼一嚇,魚杆就掉到裡去了。正當她不知怎麼辦的時候,她看見了路上有一個人正騎著馬在踱步,於是她上前去,請求幫助。
  「先生?」祖安娜有點怯,但還是硬著頭皮的把話說出來:「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嗯?」那個男人的目光很銳利,好像整個艾澤拉斯都在他掌握之下似的。
  「我的魚杆...掉到湖裡去了...我又不懂游泳...」
  「是這支嗎?」男人突然從手裡變出一支魚杆來,而那正是祖安娜掉在湖裡的那支...
  祖安娜喜不自勝,抬起頭來,和那男人的目光的接觸了。就在目光接觸的那一刻,祖安娜的身體抖了一下,她突然覺得很緊張,不知道該怎麼辦,口雖然張開了,但那句謝謝卻遲遲說不出聲。
  男人看著祖安娜,他用一些法術把祖安娜傳送到馬背上,說:「你的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家吧。」



  「就是這樣?」
  「嗯,十個月之後,我就出生了。」卡特又再把玩了一下她手中的匕首。「在我出生那天,那男人還回來過,還說要記念他的妹妹,於是就用了他妹妹的名字來替我命名。」
  「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
  「嘿嘿,然後那男人就沒再出現過啦。」卡特把手中的匕首拋起,然後用另一隻手接回。「血統不是我能選擇的,所以我更要努力的選擇我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啦。」

  北裂境的寒風刮在卡特的臉上,這種風總是會讓人清醒過來。





(賀卡特里娜80級達成,寫於2009年2月20日)

星期二, 2月 03, 2009

誠徵臨時伴侶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誠徵臨時伴侶」時間 (2008年度

本人戴眼鏡、曲髮、蓄馬尾、極度肥胖、有精神問題,行為失常,經常怪叫、經常失神地笑、甚至月經前緊張;因為年已近30,不安之情日增,心情起伏甚大,極需要一位伴侶陪伴在則。如果你還沒試過和一個不正常的人類打交道,這正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本 人於本週末(2009/02/04 - 2009/02/07)會極度寂寞,急聘一位臨時伴侶,照顧本人的生活及解悶。工作內容包括談天說地、晚餐、拖手、擁抱、憤世嫉俗、打機等等;如各下有興 趣,可以任何方式聯絡本人,喜歡英格蘭足球者免談、消費主意者免談、看電影不看完字幕者免談,謝謝。

此空缺是暫時性質,或許期限過後,我們再不會聯絡對方,但希望我們可以留一個美好的回憶,在彼此的心中留下一點位置,幾年後世界或許會毁滅,或許會繼續糜爛,但記憶是永存的,是恆久的。

有意者,可於任何時間在xanga留comment、facebook message、MSN或致電本人應徵,所有個人資料只會用於篩選用途,並於一個月後燒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