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27, 2009

山口小姐的解脫

其實<山口小姐的來信>真的是一封可讀的信
相信有不少人都知道那讀法
但我還是在這裡稍為解釋一下

山漢口皇小重姐:色突然思很傾想國寫封信御給宇你,於多是就年執筆求開不始得寫了;
就這裡第一句,其實只需要將多出來的字不讀,就看到原文了

即是這樣:
山 口 小 姐: 突然 很 想 寫封信 給 你,於 是就 執筆 開 始 寫了;

如果相反的看,就會看到甚麼字是需要刪去的

即是這樣:
 漢 皇 重  色  思 傾 國   御 宇   多  年  求 不 得

正是白居易<長恨歌>的頭兩句,只要把所有長恨歌的內容抽走就ok
而第二段,加插的字則是:
軟大墊江外東星去人:很浪多淘謝你的信,
 大 江 東 去   浪 淘     
我很多盡年千也沒古有風再執筆流了人,寫物
   盡 千  古 風   流 人  物
嗯,就是蘇軾的<赤璧懷古>

但是這樣讀起來實在累人
寫起來也一點都不輕鬆呀

OK,我是一個在大學主修電腦的人
這些問題,當然要交給電腦去解決啦

所以我寫了這個程式:<按此下載>

這個程式可以 encode 和 decode
但在一切之前,你先要加入 KEY
甚麼是KEY ?就是剛才那些長恨歌呀,赤璧懷古呀那些東東
你不喜歡的話,也可以用歌詞呀,一二三四五六七來代替
就按 Option -> Add key
就會有以下的 screen


Name 就是要給這key 起個名字
File 就是裝有這個 key 的 txt 檔案

這個檔案一定要是 utf8 格式哦
不確定的話,就先開個 notepad 把 file save as 成 utf8


按 add 之後



key 的 list 就會多了你剛才加進去的 key 了

而 interval 則是插入 key 的分隔數
由 0 至你選擇的數字隨機抽

於是你在 text input 輸入要看的字, 選擇 key 和 interval, 再按 encode
山口小姐的怪文就會出現

如果你在 text input 輸入怪文, 再選擇 key , 再按 decode
原文就會回來了

而 invert string 就是為了防止太容易被解讀而開發的小功能
他會把原文顛倒,再插入key,基本上人眼是 unreadable 的

星期四, 1月 22, 2009

<崖上的波兒> 的啟發

  崖上的波兒這套電影,有些人很喜歡,有些人很失望;但今天,我不是來談這電影好不好看又或是值不值得看的問題的。我在看這電影的過程中,發現了一些有趣的小地方,希望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以下內容含劇情,請自行決定繼續閱讀與否。

  Sosuke 和他的爸爸在崖上和船上通訊一幕,用的,就是前些年在<無間道>裡大出風頭的摩斯電碼;「甚麼?原來一個五歲小朋友也懂得用?」對呀,那其實不是陳偉仁和劉建明的專利,而是擁有國際標準的電報用電碼。一個五歲的小朋友也可以用一盞大光燈輕鬆和爸爸對話,一點難度也沒有;我讀書的年代也曾嘗試用敲桌子來傳送選擇題的答案,只是<無間道>裡的人太無知才會以為那可以用作秘密通訊。

  海洋之母和 Fujimoto 早在談話間就表明海洋變回了泥盆紀的模樣,鏡頭映照海底時,剛開始的垃圾都不見了,換來了都是一些怪魚;那時候有些觀眾發出不明所以的呼嘆,於是我肯定,那傢伙不知道泥盆紀是甚麼,大約以為那是一塊三文治又或者以為是一堆毛公仔;也許大家也不知道泥盆紀是甚麼,所以我在這裡說明一下吧。
  泥盆紀(Devonian)是地質學年代中的其中一個紀,上接志留紀,下接石炭紀;在泥盆紀的時候,第一批藻類開始離開海洋,在岩石上生根成長,大地上第一次出現綠色。說回海洋,此電影選擇泥盆紀,大概是因為那是魚類出現的年代,那時海洋被三種東西統治,他們分別叫軟骨魚、硬骨魚和盾皮魚。泥盆紀的鯊魚(軟骨魚)剩下給我們的不多,因為他們的身體都被分解了,只剩下牙齒,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能斷定他們已經和我們在<大白鯊>裡看到的鯊魚差不多,不但可以分辨出細微的氣味,還可以感受到水壓的差異。然而他們還不是食物鏈的最上層,在最上層的是頭上戴著盔甲的大傢伙,我們叫他做鄧氏魚(Dunkleosteus terrelli)長約8至10公尺,重量可達4噸,一口就可以將鯊魚連肉帶骨的吞掉,盾皮魚捨棄了骨骼,改為在頭上裝上厚厚的盔甲,當時它們可是萬人之上的食物鏈終結者;可惜,時代證明了速度才是一切,到了今天,我們只見到鯊魚咬人,而要見鄧氏魚就只能去博物館了。
  戲中的 Ponyo 和 Sosuke 可以輕易的叫出他們的學名,這實在是太厲害了;我不禁想,那是日本小朋友普遍能做到的是嗎?為什麼香港人卻不行呢?為什麼會認為泥盆紀是一塊三文治呢?

  Koichi 的小金井丸被巨浪沖了去一個類似船塚的地方,船員說那堆成了座山;那可不是比喻哦,所有行船的人都知道,「海」不是平的,這不是指浪峰或者浪谷;「海」其實是有山有谷的,海水會因為月球的引力和海底的地勢而高低不平。海員們都從每天與大海相處間知道這事實,而人造衛星的使用更讓這無容置疑哦。

星期五, 1月 16, 2009

我唔得啦

原本諗住係個 XANGA 度玩少少啞謎, 輕輕鬆鬆 ...
但今日咁岩阿特首痴左線, 無啦啦話要專心搞經濟, 延遲傾政制
咁就撩起左我條癮
走去 YOUTUBE 搵 D 關於香港政治既片黎睇

唔睇由自可,一睇!火都黎埋!真係火黎!

記得我係一兩個月之前係 FACEBOOK STATUS 度講過
「希望香港可以守住『施法獨立』呢條最後防線。」

但我睇完之後發現
原來呢條防線早就比人剝光豬
任姦唔嬲了

http://actingcivil.wordpress.com/

我真心覺得皇后碼頭果班人係唔會有力打你班差佬 LAW
咁如果唔肯走拉拉扯扯叫襲警我真係覺得好撚過份 LAW
最過份係3 個都要坐監 LAW
講緊坐 十五個禮拜喎 , 係重罰黎嫁喎

再講馮炳德
如果佢真係係軒尼斯道打鳩個差佬
我覺得唔係好可能 LAW
即係咁, 你拎住果把發泡膠大關刀
係用唔撚到力嫁 LAW
法官大人你用個腦諗下都應該明白 LAW

曾蔭權你係咪痴撚線嫁
之前董建華 一下堆 廿三條
等於將我地呢一大班田雞放落滾水都烚
我地痛
所以 50 萬人出黎叫痛
而家
曾蔭權將我地放左係 D 凍水入面
慢慢加熱
我地熟左都未知咩事
究竟言論自由 , 集會自由 仲存唔存在?

示威 , 遊行 , 靜坐
都一定有機會同警察有身體接觸
然後
身體接觸 , 係法例上, 可以叫「襲擊」了

大佬,你下下用36B去告
直情係政治逼害
即係法例寫明掂到差佬要坐監
咁你 D 古惑仔拒補就梗係要坐
但而家人地做緊乜野 ?
你要考慮先得家嘛
即係倒扁集會馬英九清場會唔會告 D 人襲警先?
會唔會拉班蛋散去坐監先?

而家香港真係痴線




明天本來開開心心去澳門玩兩天
現在心情都沒有了

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好嬲!
嬲到訓唔著!

共產黨真係好恐怖

香港,可能已經真係唔再適合人類居住了
只適合曾憲梓先生口中所講「吃狗餅的生物」居住

星期四, 1月 15, 2009

山口小姐的來信

山漢口皇小重姐:色突然思很傾想國寫封信御給宇你,於多是就年執筆求開不始得寫了;楊其實家,有這封女信寫初完之長後成我養也在不深知閨道可人以寄未去識 哪天裡,我從來就不知道你住生在麗哪裡,質不難知道你自的手棄機號碼,一也朝不知選道在你做君甚麼工作王;側我只回知道眸,一你總笑是百在我媚需要你的時 生候六出宮現粉,總黛是在我胡思無亂想的時顏候色出現。春你寒總是用你那賜溫柔沿的華聲音清告訴池我溫要泉看水開滑點,洗總凝是脂用侍你那兒些似扶是而起 非嬌的無道理力去說始服我是。有新時候承我恩被你說澤服後,時過雲了鬢幾天花才發顏覺金你步的理論搖其實芙錯漏蓉百帳出暖;度有時候我沒春法被你宵說春服 宵,苦還會對你發短脾氣日;但是高你不起會從離我此而君去王,不在早我需要朝你承的時歡候侍,宴你還是會無在閒我暇身春邊從用春那遊輕柔夜的專聲夜音後告 訴我:宮「這佳其實麗並三沒千有甚麼大不人了三丫!」千說寵完之後,你愛總在會一笑身一笑,金你屋的妝笑成容好嬌像帶侍著陽夜光一樣,玉讓樓人感宴覺很舒 罷服醉。和或許春你也應該姊告妹訴弟我一點兄關於你皆的列事土吧,可除憐了你光叫山口彩小生姐之門外戶,我好遂像對令你天還下是父一無所母知心;希不望重 你可生以男回重信生,女告驪訴我你的一切宮。軟墊外高星處人



軟 大墊江外東星去人:很浪多淘謝你的信,我很多盡年千也沒古有風再執筆流了人,寫物的故字壘有點歪西歪邊斜人斜,看道起來有點是不方便,實三在國抱歉。其實 周,我本來並郎不赤叫山口壁小亂姐,石我穿有一空個惊五濤個拍字岸的卷名起字;千可惜的是前堆些雪日江子我山染如上了畫一個絕症一,時患多上這少個豪病的 杰人,名遙字會一點一想點的公被蠶食,謹最當後會因年為小「喬再初也無嫁法在人了群中雄用姿名英字發分辨出羽自扇己」而離開綸這個世界巾。好像談曾經有笑 人間叫強我做虜山灰田飛同學煙,也滅有人叫人我做山由美間子如,也有人夢叫一我做山本太郎,尊好還像酹也有人江叫月過大我江做東山去井沙也浪加;淘就這盡 樣,千我古自己風也流不知道自人己叫甚物麼,我故只知壘道西有一天我邊的人名道字會是再三被國蠶食,周那時我郎可赤能會叫山一小壁姐亂,石也可能穿會叫山 空小姐惊,我濤不拍知岸道卷。至於起我是哪裡的人,我千告堆訴雪你,江你千萬不山要如告畫訴別一人哦;時我其多實少不豪是日杰本遙人想,公更加謹和山當口 智年子小、喬山初口百嫁惠了一點雄關姿係英也沒發有。我是羽一個扇外綸星人,巾嗯談,笑就和間你強一樣虜;灰當我飛知道煙我患上滅了人名字會被間蠶食如的 夢病一時尊,還我酹就江改了一月個日本名字,希望大可江以活東久去一浪點淘。盡而千且古,風在香流港人這個物地方,故有一個日壘本名字西比邊甚麼人都道方 便是;三男國人們都周對日本女性郎有赤著壁多亂餘的石幻穿想空,惊女濤人拍都對岸日本文化卷有起著千多堆餘的憧憬雪;江到食山肆訂如座畫的時候一會有優 先,看醫生會比時較快叫多到我少的名字豪,甚至杰發遙求想職公信謹獲得當面年試小的喬機會也初多些嫁。至於我了的雄母星姿在英哪裡,和發名字一樣羽,扇我 已綸經忘記了巾;如談果笑有個間地方強可虜以灰回去飛的話煙,滅我就人不會間忘記如自己夢的名字一了,對尊嗎?你覺得還我總酹是江在你月需要大我江的東時 去候浪出淘現盡嗎?千老實說古,我沒風有特別流要在人甚麼時候出現在你物面故前啦;壘那都西是邊偶然人!道嗯是,三是國偶周然!總郎之赤,我每次遇上你壁 的時亂候你都是石很穿暴燥的空;惊可能濤是因為你拍常常岸都暴燥卷吧。我起也明千白,堆這雪世界江現在山變如得畫很不一正時常,有多很少多豪事情杰讓遙人 忍想不公過去謹;當但年每小當你怒不可喬遏的時候初,嫁可以想像一了下我(雄一個快姿要英因發為名字羽被蠶扇食殆盡而綸沒有明巾天談的人)會怎笑樣想;你 間會強發虜覺灰:飛「煙這其實並滅沒人有甚間麼大不了如丫夢!」對不一?尊今天還就先酹寫這江麼多吧,月記得回信哦!大山口小姐

星期日, 1月 11, 2009

Ten Days in a Mad House

最近,我覺得這裡越來越不正常
真的很不正常

不正常在大家口袋裡明明有錢,卻被所謂「大情勢」嚇怕,不敢把錢拿出來用;然後經濟變差,最後大家就變成真的沒錢了。我口袋裡有一塊錢都拿出來用,就被視為「揮霍」。

不正常在明明是自己心甘情願走去排隊,卻對著記者的米高鋒大喊主辦單位處理得慢,投訴人家讓他在這白白等待浪費時間;時間明明是他自己的,人家怎可能浪費你的?

不正常在於沒有性愛就沒有人類,但這裡的團體卻千方百計地希望我們的小孩子沒法去接觸這種東西,把性愛標籤化,邊緣化成為一些污穢的東西;用隔離的政策拒絕向孩子提供正確的性知識,未婚媽媽越來越多,國家地理雜誌把自己放進膠袋內,這裡變得越來越封閉。

不正常在一個最多人看的BLOG內容卻讓我完全提不起興趣,SUBSCRIBE了兩星期後甚至覺得他污染了我的SUBSCRIPTION;但還是很多很多人在同一篇內留著內容差不多的留言。

不正常在一個主辦頒獎典禮的公司,同時地是一家經理人公司,不找中立的評審和公開評審機制不止,還毫不避嫌地把獎頒給自己旗下的藝人。這裡怎樣了?為什麼沒人覺得有問題?這不是很不正常嗎?為什麼人們還是談誰得獎值不值而對基本的問題置之不理?

不正常在兩個宇宙明明是平行的進行著時間,然後人們都對這視若無睹,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在做無謂的努力;最後卻在某次渡假時發現自己的宇宙已經時日無多,只好放棄。

山口小姐告訴我,這世界其實原本就這樣,你覺得不正常,這才是正常的;我會答山口小姐,你就是對太多事都太隨便才會覺得世界沒問題,才會對問題啞忍。

山口小姐沉默了一陣子,然後說就算我介意也改變不了世界丫;世界很大,你和我很小,我們可以做甚麼?我們應該樂觀點面對世界,笑著面對一個不正常的世界總比哭著面對好丫。

我反駁山口小姐我沒有哭著去面對這個世界,山口小姐就是這樣,總是把世界二元化,認為不是笑,就應該是哭,不是天堂,就是地獄,不是甚麼,就是甚麼。我只是對這不正常的世界憤怒;我有必要向世界展示我的憤怒,不為改變甚麼。

山口小姐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說不要緊,時間會讓我轉變的。

對丫,五十年不變讓我們慢慢忘掉這裡的價值觀正被一步步的潛食;時間讓我們忘記二十三條那把放在我們頭上的刀;時間讓我們忘記一切,然後向前走;時間不會站在失敗者這一方。

然而,時間現在站在不正常的那一方。
所以這裡越來越不正常
真的很不正常

星期四, 1月 01, 2009

新年快樂

在 2008 年的最後一小時... 我一邊打機, 一邊聽了這首歌 14 次 ...


反正就是一整晚不停的 repeat 這一首歌,不停的 repeat , repeat , repeat
或許這和生命一樣
生命就是這種不停的 repeat
開始, 發展, 做錯, 重新開始 的 repeat 下去

於是, 我們有了元旦, 有了新年
在地球的公轉軌道上用匕首劃上一個小小的記號
在 365.25 日後我們回來
然後用 sms 和大家說 「新年快樂」, 在大廈上放煙火 , 在街上狂歡「HAPPY NEW YEAR」
接下來就是從新開始, 發展, 做錯 ...

人類沒有錯, 錯只錯在太多人類聚在一起形成了社會
社會沒有錯, 錯只錯在地球上資源的不足造成了差異
差異沒有錯, 錯只錯在事件發生的先後次序中夾雜了時間
原來,最後錯的, 是時間

甚麼都沒有錯, 只有時間錯了
錯在我們都希望用我們的尺度去為時間刻上記號

月球上的人都生活在8秒後的宇宙
我們的宇宙近在咫尺
但卻相差了 8 光秒
就是那個 8 秒後的宇宙, 時間都錯了

我在吃的烚蛋, 對你來說是8秒後的烚蛋
你在跳的舞, 對我來說是8秒後的舞

所以, 時間都錯了

新一年會快樂嗎? 人生會變得怎樣? 天氣會變得怎樣?
對不起, 你問的是 8 秒後的新一年, 還是現在的新一年?
人生呢? 天氣呢? 宇宙呢?

嗯, 或許我們應該坐下來, 然後承認「新年」是沒有意義的時間記號吧

所以, 我希望我會快樂, 也希望你會快樂
不需要用「新年」做藉口, 我們要的應該是「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