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24, 2008

劍尖上的螞蟻

  大雪一點一點的飄落在常綠的松樹上,天地間的最後一點綠都要快要被白雪掩埋;風帶著蒼涼的聲音在刮著,雪地中有二人,一站一坐,默不作聲。
  「我終於找到你了!來!和我一決勝負吧!」站著的人終於開腔了,他不徐不疾地吐出這幾個字,再從腰間拔出了佩劍;劍身磨擦劍鞘發出的聲音細長而延綿不絕,「嗡嗡」的聲音打入耳窩後,還一直在迴響,揮之不去。
  坐著的那個人沒有答話。即使劍尖已經指著他的眉心,他還是一動不動的,用深沉的目光凝視著從天空降下來的飄雪,看著一瓣雪花從天上輕輕的飄下來,落在地上;於是他又再抬起頭,看著另一瓣雪花從天上緩緩的落上來,但這一瓣雪花沒有落到地上,卻在那劍尖上溶化了。
  那坐著的人這才看到了那個站著的人,雙方的目光交接的一剎那,時間彷彿變慢了,飄雪都凝在半空中,整個宇宙,都在等待著這兩個人的下一個動作。
  「已經沒有意義了...」那個坐著的人說了這句話,而時間又再一次開始運轉。
  「為什麼?」站著的人聲嘶力竭地喊。
  「你知道嗎?我練劍已經75年了,在頭20年,我努力的創造新的劍招,然後贏得了『天下第一劍』這個名號;第二個40年,我苦練劍氣,漸漸達到無劍勝有劍之境;但在最近幾年,我發現我自己的劍變了,透過我的劍,我看到了很微細的東西,一些你無法想像的微細東西,我看到了世間上所有的東西究竟是如何組成,又如何煙滅的;簡單來說,我看到了『歷史』;我看到的『歷史』並不是你們所了解那些由人記載的古時的事,而是真正的『歷史』。『歷史』在微細時是十分奇妙的,它有很多可能性,然而,每一個微細的可能性都是其中一個真實的『歷史』,沒有一個是虛假的,當很多個微細可能性集合起來後,就會有一些『歷史』會被中和掉,會不再出現。到最後,事實會放在我們的眼前,而這個事實,卻又不過是那些『歷史』中和後的殘餘物...」
  「我不明白你在說甚麼!我只知道,為了打敗你,我已經苦練了50年,這50來,我甚麼都沒有想,我只為打敗你而活!」站著的人聽了一堆似是而非的說話,怒不可竭。
  「你還不明白嗎?因為我看到了『歷史』,所以時間於我而言,已經毫無意義了。我可以看到50年前的歷史,可以看到50秒後的歷史,也可以看到50年後的歷史...一切的『歷史』都已經在我眼前。」
  「我會用我的劍,去告訴你你這些話究竟有多荒謬!」站著的人說罷,用劍在那坐著人眉心附近打了劃了一下,兩道血分別慢慢的從那坐著的人的太陽穴附近流出來,慢慢的流過了鬢尾,再慢慢的流到了頸項的附近。
  「剛才那一劍,就處於那種微細的可能性中,他同時的刺中了我兩處;但當你定神的時候,你卻只看到一個劍尖,為甚麼一個劍尖能會同時刺中我兩處?是不確定性吧。就是『歷史』的不確定性吧...」坐著的人口中喃喃的唸著。
  「或許,是我錯吧...」說罷,站著的人把劍狠狠的往坐著的人頸項上砍下去...
  大雪一點一點的飄落在被鮮血染紅的地上,天地間好像除了這一點紅之外,就只剩餘白色了。

星期三, 7月 23, 2008

西班牙<改變.足球.藝術>之旅 - 第十一天

今天又再可以自然醒囉
^O^

吃了一大個漢堡做早餐, 開始覺得西班牙人飲食的選擇真的少得可以
我們去茶餐廳, 就有 ABCDEFG的早餐任君選擇
腸仔轉餐肉沒問題
煎蛋變炒蛋也可以
西班牙人呢? 多士... 咖啡... 多士...
在早上是沒有人像我們這樣會點漢堡, 熱狗的

吃完早餐, 就決定去完成昨天的未了願
去美術館

<巴塞隆拿國立美術館>
進去的感筧就是 ...

「好大...」

「怎麼總是走不完的?」

開始的幾個館都是一些中世紀的作品
內容不是耶穌就是打仗再不然就是處死某某
而且作畫質素低劣 (可能我沒資格說, 但我真的覺得低劣)

但走下去, 就到了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了
那可是第二個世界
畫面豐富而漂亮
寫實又不做作
唯一問題是實在太寫實了, 有點可怕

再之後就是現代作品
主要都是畢加索的作品
印象派? 立體派?
OK ! 我不懂 XD
不過真的很值得一看

<奧運博物館>
到了奧運博物館門口

他媽的 ! 這家星期二休息 !
家家都休星期一, 為甚麼唯獨你休星期二??

<軍事博物館>
軍事博物館位於向海的山邊
而上山呢, 就有登山纜車可以坐

然而...

到了纜車站, 外面大大隻字寫著

「La instalación del Teleféric de Montjuíc queda provisionalmente cerrada por viento fuerte o tormenta」

你不會以為我看得懂吧
我只懂 CERRADO = CLOSED, CERRADA係女人的 CLOSED 吧

不過遊客區點都有英文的

「The Montjuic Cable Car is temporarily closed due to string winds or storm conditions.」

中譯 : 纜車因為強風或雷暴而關閉

所以說, 乘纜車是要看天的
大家也不要罵昂平360罵太狠了, 反正纜車就是經常停駛的東西

於是, 我們走去巴士站等巴士
然後有個保安哥哥過來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話(佢好似急口令咁, 完全分唔到係西班牙文定係卡塔隆尼亞語, 亦完全唔明 xd)
我們示意我們聽不明白

他用英語說了以下三個單字

「bus ! driver ! strike!」

bus driver 我明丫, strike 乜呢?
打乜呢
無端端 d 巴士司機打乜呢?

諗左好耐, 睇埋保安哥哥的身體語言
終於記起原來 strike 可以解罷工

唔係下化
巴士司機罷工都讓我們遇到

天注定我們要用走的上去了

走了大約 40 分鐘的山路 (沿途某人不停在玩踼松果遊戲, 好不輕鬆自在)
終於到了由古時的堡壘改建而成的軍事博物館了!

景色可是一流的
因為是軍事重地的關係
不但可以看到巴塞隆拿全市, 還可以看到一望無際的地中海
但博物館內部的展品卻沒啥特別
最特別的就是這個...

不禁想起史兄
還破了我本次行程中「不在博物館內拍照」的戒條
當然, 我沒開閃燈

再次一步一步的走下山
(踼松果遊戲再啟動!!)

<Joan Miró 美術館>
下山後去了位於纜車站對面的 Joan Miró 美術館
那裡正在做一個中國的主題展覽
有林海峰抄的那個大笑圖的真跡
也有一些類傷痕文學的作品

在一個永久展館中
有一個日本仔( 我去找找帶回來的小冊子查查他的名字再補完)
他的畫很美
很對我胃口, 很想拿來做 wallpaper

<河渠口市場>
很快就到了晚飯時間
這已經是最後一晚
所以呢, 一定要吃一餐好的

點了 MELUZA (我真係唔知咩魚來的)
聖子
蝦 (必點)
大墨魚

即叫即燒

真的好好好好吃
大家去巴塞隆拿的話, 一定要吃一次這家

昨天的相本有名字啦 XD

<魯營球場>
歐聯音樂!唔該!

哈哈!無咩好講!
親身睇一場真刀真槍既歐聯
好過暑假睇十場唔知做乜春既亞洲之旅熱身賽 XD

COME ON !
ENVY ME !

哈哈哈 !

--

是日相本 :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50022

星期四, 7月 17, 2008

Mr. Anderson , Welcome Back !

剛剛看完一本書 : 歷史上的大暖化
首先, 書名是騙人的
所謂的大暖化, 是指西元 900 - 1200 間的中世紀溫暖期
而暖化亦只是比之前的一千年高了 1-2 度
一點也不大
唯一「大」的, 就只有被影響的地區

這本書期其實是一本地方見聞
他會帶你到 1000 年前
然後由歐洲開始環遊世界

首先是中世紀的歐洲
然後是非洲 , 俄羅斯乾草原
內蒙, 北美中西部,墨西哥, 南美
太平洋列島 , 印度, 最後又回到中國華北

這些地方都受到當時強烈的 「厄爾尼洛現象」 和 「拉利娜現象」影響
(不知是那個香港蛋散譯的 , el niño 音: 艾尼約 意: 小男孩 la niña 音: 啦蓮廿 意:小女孩, 厄乜柒野尼洛, 拉乜撚野利娜, 台譯: 聖嬰 / 反聖嬰 就比較好了 ; 更多關於這兩個現象)
有部份地方因為氣溫升高而提高了農業產量
但有更多地方因為乾旱而帶來飢荒
有些文明還直接或間接的因為飢荒而覆滅

很多姿多彩的故事

作者想借此反映出同樣溫度在上升的今天
乾旱是一個大家在未來不能不正視的問題

但我看到的, 卻是一些更可悲的事

成吉思汗因為蒙古牧草原乾旱而對外侵略, 爭取資源
歐洲人因為氣溫變曖糧食充足而發動十字軍
馬雅人因為大肆侵略而耗盡了自己儲水系統的元氣

這些都在告訴大家甚麼?
就是人類原來無論如何, 都喜歡發動戰爭

飢餓的時候, 我們因為搶食物而大打出手
飽的時候, 我們可以有多餘的資源去以暴力宣揚自己的「理念」

人類, 很可怕

比天災更可怕

況且, 現在的天氣反常, 其實有很大部份都是人類自己做成的

這不禁讓我再一次想起 Agent Smith 的「人類病毒理論」

--

這是一篇讀書報告

小時候因為學校的強迫交過不少的閱讀報告
但都是敷衍了事的東西

想不到十年後 ( shit ! 十年了 !)
還有寫閱讀報告的機會 XD

西班牙<改變.足球.藝術>之旅 - 第十天

唉, 今日不可以自然醒 ...
因為要買 巴塞隆拿 對 些路迪 的歐聯十六強球票

<魯營球場>
六時半起床, 八時抵達魯營球場
售賣球票在 14 號入口
而tour 和 department store 在 9 號入口

十時正才開賣, 但當我們到達的時候已經有 2-300 人在排隊了
這時候, 當然是看小說的好時機
我們去的時候是二月尾
說真的, 天氣還真冷
一堆人一邊震一邊排...

九時十五分, BARCA (音 : 巴卡) 方面決定提早開售 !

「萬歲 !」

但... 有幾個保安人員開始在 Check passport
怎麼回事?

原來, 主場球票是不會售給作客球迷的
怎樣分辦作客球迷呢?

些路迪是蘇格蘭的隊伍, 而 celtic 這個字是愛爾蘭人的意思
於是, 所有持有 uk passport 的人都不能買 !
會被逐出隊列

「chinese, ok?」
我立刻拿出我印有 5 粒星的 hksar passport 大喊
答案是 OK 的

好彩我不是拿 BNO... 否則那個細細隻字的 OVERSEA 他一定不會理


一些愛爾蘭鬼 (著晒蘇格蘭裙.. ok! ok! 係我唔識分)開始鼓譟
捉住那些保安員在理論
保安員以不變應萬變, 只是請他們離開
他們也沒法子, 只有站在外圍破口大罵

十時十五分左右
我們的球票到手了
而我的 passport 一共被 check 了三次...

離開之後, 到了 barca department store 後面的小吃亭休息
其間有愛爾蘭人來問我們可不可以幫他買票
而某人有禮貎地拒絕了 (再次證明我英文很爛)


<City Hall>

再次回到 city hall
希望搞定單車的事

但 city hall 把我們踼去了 bicing 的專屬 office
而 bicing 的 工作人員告訴我們

「Barcelona residents ONLY!」

<河渠口市場>

昨天沒有開放的河渠口市場今天照常營業了
午餐在這裡的即點即燒海鮮
吃了尤魚 和 蝦
真的超讚 ...

西班牙的市場很清潔
肉都放在雪櫃內
還有一杯杯搾好的

接下來打算去行博物館的
但是....
星期一博物館休息 ...

(我承認我沒有查時間表 , 我只有查關於足球的 )

<Espanyol poble>

最後唯有去那個唯一有開放的小西班牙村

途中我們因為走錯, 而看了 caix forum 的一個展覽
是關於差利卓別靈 和 歌劇的

這個展覽相當不錯

西班牙人在推動多元的藝術上的確不遺餘力
務求讓國人都成為有品味的人

終於走到了 小西班牙村
真係...

「小你啦 ! 小西班牙村 !」

8 歐入場, 入到去是一個賣紀念品的地方
痴線 !
痴線 !
痴線 !

<巴塞隆拿海邊>

晚上到了海邊去逛
沿沙灘行了好大的一段路
再次尋找傳說中的「船頭尺」餐廳
找到的卻是一個「坑人碼頭」
「坑人碼頭」上佈滿了不同的高價食肆

在「坑人碼頭」繞了一圈後
我們決定放棄
回到海灘另一端的餐廳

吃了完整的 paella
很飽的一餐

同場加映 : 吃飯時遇上的船長伯伯


--

是日相本...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49657

星期二, 7月 08, 2008

保齡球熱潮還沒來嗎?

  在今年的夏天,我在一家位於海邊的保齡球館打工。每天的工作就是幫人家拿鞋子,抹球,打掃儲物櫃又或是打掃球道;工作非常的刻版,而且工資也不高。但我還是留在那裡一直的工作了整個夏天,因為我的目標並不在於此。
  我在那裡工作是原因是那裡有著一個「絕對不能打開的儲物櫃」。
   自小以來,我對「絕對不能...」的東西都有著濃厚的興趣,學校裡那個「絕對不能進入的房間」、美國總統辦公室那個「絕對不能按下去的按鈕」、公司裡那 些「絕對不能公開的檔案」、某明星那些「絕對不能讓人看見的照片」等等,都會引起我的慾望。越是冠上「絕對不能...」這四個字的禁忌,我就越想越過那條 界線。
  說回這個「絕對不能打開的儲物櫃」,它的號碼是666,這是魔鬼的印記,也就是「絕對不能出現的數字」。儲物櫃的匙洞被一些強力膠水給封著,邊緣則是燒焊封了起來;無論怎看,這都是一個讓人興奮的「絕對不能打開的儲物櫃」。
  我偷偷的把666號儲物櫃旁邊的667號的鑰匙藏了起來,每天當我打掃到附近的時候,我就會打開667號儲物櫃,然後一點點一點點的去鑿穿那分隔666號的金屬版,再把工具都留在667號儲物櫃。
  最後,我終於都打開了666號那個「絕對不能打開的儲物櫃」。
  藏在裡面的,有一套衣服,一個保齡球,和一張只有一頁說明書。
  雖然有點失望,但我還是打開了那一頁說明書;上面只寫著十七個字:「穿上衣服,然後把手指插進保齡球的洞裡。」
  我穿上那套可以包裹全身的衣服,然後把手指插進洞裡...
  那個保齡球開始熱起來,慢慢的變得通紅。接下來我發覺說明書開始燃燒起來,儲物櫃因為受熱而彎曲。
  「你...你打開了...」老闆氣急敗壞的衝過來,但還沒走幾步,他的頭髮就燒著了,說話變成哀號;再過不久,老闆的皮膚也燒著了。
  我把球拿到保齡球館外,街上的人也因為熱力而四處閃避,但都沒法逃離變成烤人的命運。慢慢的,我清楚的看到由保齡球的熱力所產生的向上高速氣流,一切有機物都在燃燒又或是溶化,水被急速的蒸發掉。
  那一刻,我很害怕。我很害怕。
  我把保齡球帶到海邊,把它丟進水裡,然後逃走,我看見了一朵磨菇狀的雲由保齡球那裡向上升,天空變得一片黑暗。
  最後,我不知怎的暈了過去。

  我不知道我失去了意識多久,起來的時候,天空還是一片潻黑;天氣變得非常的冷,四周都是燒得焦黑的泥土,卻一個人也沒有。
  我究竟做了甚麼?為什麼我還活著?
  漫無目的的走著,我在地上再次看見那保齡球,它旁邊多了一張沒有燒過的說明書。說明書上寫著:「球後面有一個扭動開關,那個是『絕對不能扭開的開關』。」
  我的手又癢了。

西班牙<改變.足球.藝術>之旅 - 第九天

這是一個好晚才起床的星期天
在酒店附近的吧點了熱狗和漢堡做早餐

然後就展開這天的巴塞隆拿高弟 (Gaudi) 之旅

首先, 當然是要去必到的聖家堂

<巴塞隆拿聖家堂>
乘地鐵到聖家堂站, 一出地面就會見到聖家堂的標誌4 條柱
這家仍然在建築中的教堂的確很美
很細緻

但是持續建築了100年還未建好才是他的賣點

說真的, 雖然是很美
但我不太懂欣賞

買了 9 歐的合併入場卷
當然要去埋 park guell 啦

<PARK 鳩>
由於不懂去的關係
問了 INFO KIOSK 的人員,他叫我們乘地鐵到 Vallecalla 站

落車後, 有指示牌指你去
之後, 沿指示牌走了一公里的上斜路
(地圖上的一公里... 要用畢氏定理計番實則我行左幾多 ...)

公園建在一個丘陵上
可以俯瞰整個巴塞隆拿市

除此之外
就是入口處有少少 Gaudi (鳩弟) 的建築

除此之外呢?
無了
爛公園一個

真係
園如其名
一個「鳩」字

離開的時候見到指示牌指向另一個地鐵站
下面標示著 1320 米

實際呢?
我最少走了三公里才到達那個地鐵站

shit ! holy shit !

行唔係問題
你唔好呃我丫
我知一公里有幾遠的 !

<City Hall>
因為在巴塞隆拿整天都見到一些寫著 bicing 的單車在走來走去
我當然心癢癢啦

於是根據 lonely planet 的指示
到 city hall 去詢問一下

然後?
今天是星期日
city hall 收兩點
明天請早

順道在 city hall 附近的商店街逛一下
沒啥特別的

<河渠口市場>
走著走著
就到了著名的海鮮市場 河渠口市場
但... 星期日是沒人開檔的
整個市場的大閘也落了 !

河渠口市場旁的大街有很多人
其中有很多是穿綠白間衣服的 irish
(因為後天就是 barca vs celtic 的歐聯十六強啦)
他們一邊行, 一邊大聲唱歌
很惡頂


晚上, 根據lonely planet 的介紹
去了一間叫 jamine 的店吃飯
火腿很好吃
薯仔沙律也很不錯

是日相本 -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49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