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29, 2007

月球上的人

  「是你嗎?」突然從我背後傳來了一把似曾相識的聲音。我回頭一看,發現了聲音的主人;在那一刻,我的身體變得不聽使喚,我動不了,咀巴張開了卻沒法發出任何聲音,垂下的雙手也沒法再提起了。
  「怎麼啦?不認得我了嗎?」她一步一步的走近我,我卻還是動彈不得,就好像周圍的空氣全都變成了濃稠稠的漿糊一樣,把我的手腳黏住,並令我開始覺得呼吸困難。
  「還是不說話嗎?」她已經走到來我的面前了;我用盡全身的氣力,把身上的漿糊甩開,但是漿糊沒有被甩開,反而滲進我的關節裡面去了;口、鼻、氣管和肺都已經被漿糊注滿,再也呼吸不了。
  然而,一滴眼淚卻從我唯一沒被黏住的地方流出來了;我知道這不過是生理分泌,沒甚麼特別的意思;我呆呆的看著她,仍然是說不出話來。
  「我回來啦!」她好像看穿了我想問的問題而預先給了我答案;然後,她好像看穿了我想得到的東西而給了我一個擁抱...
  「回來就好...」擁抱讓我身上那些漿糊乾涸,再一塊塊的掉落,我終於吐出了這幾個字。
  「就好像站在冰雹上的星火一樣,如果冰溶了,火就會熄滅;如果火不熄滅,冰就會溶。」她又在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對呀,她一直都這樣,總是喜歡說一些不設實際的比喻。
  「如果住在月球上的話,星火可能可以在冰雹上好好的待一陣子...」我也喜歡答她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雖然到最後,我們都不太懂得自己在說甚麼。
  「到了月球上的話,看所有的事物都不一樣了;那八光秒的距離,讓人類變得渺小,感情、回憶、冰雹、星火...一切都不重要;因為你接近了宇宙,你比地球上任何人都要接近宇宙,接近足足八秒之多。」
  「這就是你特地回來要告訴我的說話嗎?」我讓身體離開她一點,好讓自己清醒一點。
  「也許吧,或許你也應該像我一樣到月球去住上一陣子。」
  「像你這樣一待就一世紀嗎?」
  「有些東西有他的限期,有些東西沒有;有些東西可以忘記,有些東西不可以。若果我們明白的話,一分鐘也許已經足夠。」
  「我不明白,我很自私,我不喜歡那六分之一的重力,我不喜歡那稀薄的大氣,我不喜歡會圓會缺的東西,一分鐘我就是覺得不足夠!」我的身體又離開了她一點,我知道我自己現在很衝動,衝動得打算讓一百年的思念都付之流水。
  「也許我不應該回來吧...」
  「也許我們應該重新開始,重新認識,重新一起,重新分開,重新互相掛念,重新復合...然後重新的回到月球去。」
  「這些重要嗎?」
  「不重要!」
  「對呀,一切都不重要,因為我們還有幾萬年的歲月可以磋跎,我們比任何人都要接近宇宙。」
  

星期一, 11月 26, 2007

足球掃盲系列 - 世界杯外圍賽抽籤結果分析

世界杯外圍賽抽籤結果已經出來了
首先說一下亞洲區的賽制

經過 兩輪外圍賽之後, 亞洲區的 20 強已經產生
20 強將分為 5 組 , 每組 4 隊, 進行主客雙循環的賽事
每組頭兩名進入十強賽
十強再分為兩組, 每組 5 隊, 又一次主客雙循環
每組頭兩名直接去南非
兩個第三名要進行附加賽, 勝者再與大洋洲冠軍打附加賽, 爭那半個出線席位

先說說香港隊...
在第二輪的外圍賽, 主場和土庫曼 0:0 , 作客被打了一個 3:0
2014 再見...

然後就是第三種子(群)的中國隊
說真的, 身為第三種子(群), 會抽到兩隊強隊實在是無可避免的
但是... 抽到三隊就未免有點過份了

中國抽到澳洲, 卡塔爾 和 伊拉克

首先澳洲, 長年的大洋洲一哥,
昨年痛定思痛, 決定不再強姦那些 所羅門群島, 巴布亞新畿內亞之流
轉藉亞洲, 決心要和西亞強隊 伊朗 , 沙地 ; 東亞 日本 , 南韓一決高下
中國隊要和澳洲比, 的確為時尚早
就我在亞洲杯看到的中國隊, 節奏的順暢, 防守的穩健
和澳洲的確有距離
除非有幸運女神的幫助, 否則對澳洲極有機會主客6 分全失

然後是卡塔爾, 足壇著名的富戶
曾經鬧出高價邀請當年德甲神射手「球型閃電」艾列頓入藉的鬧劇
在資源投入的方面, 可說是冠絕全球
大量過氣球星(如巴迪斯圖達, 艾芬堡)在其國內聯賽效力, 整體水準提升不少
加上有2006 年亞洲足球先生Khalfan Ibrahim
中國隊要在卡塔爾身上偷取分數
一定要先解決自己防守不穩 和 打法單調的問題
但這個問題連米路天奴域都解決不了
主客兩場能偷到 1 分就很好了
2 分的話, 要還神了 !

最後是新科出爐亞洲杯冠軍 - 伊拉克
老實說, 伊拉克人可能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亞洲冠軍
就好像希臘人在 2004 年時一樣
沒人認為他們是冠軍, 大家都記不起他們球員的名字
但是, 他們家中就是有獎牌
整體打法, 穩守突擊是很可怕的
沒有球星, 沒有悅目打法
可是卻可以贏你
中國如果發揮超水準的話, 有希望主場可以取 3 分, 作客拿 1 分

即是, 中國好運的話, 可以拿 6 分
4 隊球隊主客循環的話
10 分是一個分水嶺
即是中國最少還差 4 分
最 4 分很遙遠呀.....

中國足球加油



說說大家比自己地方更關心的歐洲區

歐洲足協分到的出線名額有 13 個
53 隊分成 9 組, 頭八組 6 隊, 最後一組 5 隊
每組首名直接出線
八隊較高分數的次名分成 4 對打附加賽
勝利者直接進入決賽洲

說真的
歐洲區又豈有魚腩?

每組都有 2 - 3 隊較突出的
但即使是芬蘭, 也很難說一定會敗給德國
西班牙在伊斯坦堡能否保住一分也是未知之數
其他組也是如此

其實足球就是一個並非強者必勝的遊戲

輸了就要認
你可以仇恨那個擊敗你的對手
那是進步的根源
但你不可以找藉口, 說運氣不滯, 說球證偏袒, 說球員受傷, 說教練處理失當
因為那是你失敗的一部份

星期四, 11月 22, 2007

世事如棋 ...

當我以為英鎊已經戰勝一切的時候 ...
神蹟出現了 !

多謝克羅地亞人 !
多謝神 !
多謝希丁克 !
多謝麥卡倫 !

嘩 ! 原來看著人家出局是這樣如此地愉快的 !
爽呀 !



收歛一下..
積點口德...

星期六, 11月 17, 2007

蘇丹的測試

最近買了一半關於未來學的, 看到未來婚姻生活的一段, 他引述了以下的一個故事...



蘇丹的府中僱用了一個非常高薪的幕僚, 蘇丹有一天忽發奇想; 他想看看這個幕僚究竟值不值這麼高薪, 於是蘇丹就把幕僚召來, 並對他說 : 「你都到了適婚年齡了, 是時候娶個老婆啦! 」

幕僚連忙點頭稱是.

蘇丹續說 : 「我為你預備了一百名佳麗, 她們都各自帶著豐厚的嫁妝, 因為你是我府上最厲害的顧問, 我希望你可以選最多嫁妝的那一位 ...」

幕僚心想他今天真的行大運了, 既成家立室, 還有豐厚的嫁妝.

蘇丹還沒有說完, 他說 : 「我會讓佳麗們一個個的進來見你, 她們會說出自己所帶的嫁妝總數, 然後, 你就要選擇娶她又或是放她回去, 一旦你娶她, 你就不可以見餘下來的佳麗, 而一旦你放她回去, 你就不可以再選擇她了 ...」

幕僚終於開口了, 他說 :「如果我選不到最多嫁妝的那一位會怎樣?」

「很簡單, 我會殺了你 !」蘇丹輕描淡寫的說.



好了, 這是一條或然率的問題.

問 1: 幕僚在選第一個人和選第二人會選到最多嫁妝的那一位的機會分別是多少?
問 2: 幕僚最終會被蘇丹殺死的機會是多少 ?
問 3: 假設你就是那個幕僚, 試擬定一個選擇的策略.



會考要是這樣出題, 大概會有一半以上的考生憤而撕卷離場, 餘下的一半都會頹喪地坐在位子中發愁吧...

但...

我們現實生活中的選擇不正是如此嗎?

即使你不去計算「問1」和「問2」, 「問3」你總是要解答的吧?

學生撕卷離場的原因, 莫過於「問3」是沒有標準答案的, 即是無論甚麼策略, 都有讓我們去死的可能, 而且可能性還真的不低.

書中題到三點關於這個問題.
1. 應有 和 擁有 的選擇
2. 想有 和 擁有 的選擇
3. 「曾經擁有過更好, 所以未來可能還會再有」 和 擁有 的選擇

未 來的不確定性和偶然性帶給我們很多憧憬, 我們經常會幻想著那更好的東西, 而同時地, 未來的不確定性和偶爾性也帶給我們很多失望, 很多後悔. 雖然我們比那幕僚幸運, 因為我們不必為我們那個「不是最好的選擇」而死, 但是, 我們還是會因為未來的不確定性和偶爾性而傷心, 憤恨.

最後, 又回到原點.

無論命運是已經決定還是因為我們的選擇而改變, \我們都控制不了命運.
「自由意志真的存在嗎?」

星期五, 11月 09, 2007

與「女神」對話系列 -- 幸福女神

  我時常都會見到各式各樣的女神,真的,就好像你走到街上會看見學生妹一樣,我走到街上就可以分辦出女神和普通女孩。很多女神早就習慣了人間的生活,她們和一般人很相似,有一些是職業女性,也有一些專心的相夫教子;但在血液上、心理上她們都還是女神,她們雖然和你身旁的女子都一樣擁有一對眼睛、一張咀巴和一對乳房,然而她們卻和一般女生有著決定性的分別。而我,或許因為我本身也不是人類,所以我可以憑鼻子找到當中的分別。
  或許你會認為,我和她們談話是一件畫蛇添足的事,認為應該讓她們靜靜地享受像人類一樣的在地球生活;但事實並非如此,她們的存在其實影響著她們身邊的每一個人。不像外星人或是吸血彊屍,外星人和吸血彊屍與人類的分別是結構性的,是從染色體開始有分別;但女神不同,她們的身體結構是和人類基本上一樣的,人類其實是神的繼承,如果把一個神的某些特徵去掉,祂就會是一個人類,如果在一個人身上加上某些神的特徵,他就會變成一個神。而那個特徵就叫做「能量」,神比人多了一些「能量」;那些「能量」輕微的可以令金屬屈曲,強勁的可以毀滅世界,而最普遍的,是可以改變其他人的命運。
  所以我設立了這個<與「女神」對話系列>,希望從我認識的女神當中,讓大家了解她們的心理;她們在影響別人的命運,同時地,她們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命運。
  今天,我為大家請來了幸福女神。

--

 我:妳好,歡迎你來到我的節目。
 幸:你好。
 我:妳記得我們是怎麼認識的嗎?
 幸:我記得,是在我的故鄉吧;那一天,當我在快餐店吃漢堡包的時候,你突然走過來,劈頭就問:『妳就是這小鎮的BLISS GODDESS嗎?』嚇得我半死。
 我:那小鎮在美國西部,就叫BLISS GODDESS,經驗告訴我,當一個小鎮的名字中有神、女神、恩賜等等關鍵字的時候,往往就代表這裡曾經住過一些「神」級的人,又或是發生過某種神跡。於是我在鎮中漫步的時候特別留意,留意有沒有一些擁有特別「能量」的人。
 幸:那時其實我也不肯定自己究竟是不是女神,我只知道自己和普通的女孩不同。
 我:介意說說有甚麼的不同嗎?
 幸:就是...我總是會遇上不幸的事...
 我:例如呢?
 幸:被男孩子騙啦,考試失敗啦,買東西被騙啦,各式各樣的。
 我:那很平常啦。
 幸:當你每一次都是遇到這樣的事情的時候,你就會覺得不正常了。
 我:也可能只是運氣問題罷了。
 幸:我本來也以為只是運氣的問題,但當我遇見你後,我問過我的媽媽。
 我:那她說甚麼?
 幸:她說,我的曾曾祖母是一個女神。於是我們的體內,都流著女神的血。所謂的BLISS GODDESS,就是將自己的幸福,分給身邊的人的一種「能量」。
 我:分給別人後,那你們自己的幸福就沒有了?
 幸:可悲吧!這就是我們的命運。
 我:但...就這樣無條件的把妳們的幸福分發給身邊的人?
 幸:對,這不是我能控制的,就好像有臭狐一樣,自己控制不了。我們愛上的人,都會離我們而去,然後得到幸福。
 我:妳有沒有覺得很不公平?
 幸:當然有啦!我經常的問自己,『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要我受這樣的苦?』之類的問題;或者這很傻,但我真的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我沒有做錯甚麼,沒有去害人,為什麼當我接近一個人,我就要受到傷害...
 我:(遞上紙巾)對不起...
 幸: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或許,你可以這樣想;至少,大家都願意來接近你呀,你比任何人得到的愛都要多,只是形式上沒法得到幸福罷了...或許我們轉個話題,當你意識到自己是一位女神之後,你的生活有沒有轉變?
 幸:初時我很介意,我很抗拒去接觸任何人;但後來,我發現孤僻帶給我的不安和接近他人帶給我的不幸,其實不相伯仲;我明白,有些事我無法避免,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
 我:最後一個問題,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你希望自己是一個女神嗎?
 幸: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你希望自己不幸嗎?
 

星期五, 11月 02, 2007

二千年後的新聞一則

  本日註巽他考古隊又有新發現,在古珠江三角洲的東角52號遺址,發現兩個圓盤形物體;兩件物體一大一小,大的那件呈黑色,初步化驗結果為碳氫化合物, 懷疑是某種塑膠原料,是目前在巽他地區發現為時最早的塑膠原料;小的一件則呈銀色,亦由碳氫化合物所製;兩件物品的圓心附近皆有一個小洞,相信是用於旋轉 的軸心。考古學家到暫時還未為圓盤的用途達成共識,意見主要分成兩派,一派認為那是觀星用的工具,另一派則認為那是一種供孩童玩耍的玩具。
  和兩片圓盤同時出土的,還包括兩本古書;此兩本是目前發現最為完整的古書,上面書寫的是古中國文字,經過考古專家初步破譯後,認為兩書都是在記載一些 平民的日常生活;當中星相和宗教儀式的味道相當濃厚,隨黑色圓盤出土的古書中有「茫茫然在數星星,心裡多麼難靜」一句,顯示星相在古亞洲人心目中的地位非 常重要。而隨銀色圓盤出土的古書中則有「一個人痛哭,哭崩派對舞曲」一句,記載著一個祭祀儀式被打斷的故事。
  在兩本古書的尾頁,考古學家發現兩個相信是年份的數字,分別是大圓盤的一九八五和小圓盤的二零零七,相信是兩個圓盤的製造人的出生年份;相差二十二載 的兩個人為什麼會一起寫下這些東西和製造圓盤呢,這還是一個謎。然而我們卻可以在古文的內容中發現當時的年輕人和老年人心態上的分別,古文中記載的年老人 遇上不開心的事的事候,他選擇把埋藏在自己的深處,用苦和玩耍來掩飾自己的傷心;而小圓盤中記的年輕人即使身處在重要的祭祀儀式當中,卻還是忍不住的掩面 痛哭,最後還打斷了儀式的進行。
  圓盤和古書的年代檢測已經接近完成,初步相信是位於二千年至二千一百年前的產物,屬於「大災變」以前的產物;這是令人震撼的,顯示人類早在「大災變」之前實在享有高度的文明,除了掌握塑膠的用法外,更已經擁有成熟的占卜星相、宗教祭祀等體系。

  附:兩篇古文的手抄本



不再問究竟
茫茫然在數星星
天際多麼平靜
獨站夜街中 獨懷念她
不知一街童正踏著我影
頑童還大膽開聲
他說:哥哥眼睛怎麼怎麼又紅又腫
如像剛剛哭了十聲 Uh Ha…
只好苦笑十聲 並輕抹眼角
淡淡的眼淚影Uh Ha…
只好解釋有淚水
乃因風砂吹了入眼睛 Ah Ah…
茫茫然在數星星 心裡多麼難靜
獨望著星空 獨懷念她
身邊的街童正發悶在跳繩
頑童還大膽開聲
他說:哥哥眼睛怎麼怎麼在眺望星
難道哥哥想去摘星Uh Ha…
只好苦笑十聲 並輕抹眼角
淡淡的眼淚影 Uh Ha…
只好跟他玩耍
祈望他不再問究竟 Ah Ah…



Crying In The Party

熱播的歌 忽爾靜了
場邊 一聲慘叫
好友都靠近了 你沒有被忘掉
觀眾 預了分擔惡兆

大喝三杯 失控地笑
孩子 終於哭了
空氣的震盪裡 你沒說但心照
某個事情大概 不妙了

*因一個人痛哭 哭崩派對舞曲
我也曾像這樣 青春大概相似
總有段情 落入這種 困局

或有一天 當你大了
城府 開始深了
年輕的眼淚流光了 便掛念曾經這樣了

讓你哭泣 哭到倦了
重整 呼吸心跳
哭過吵過鬧過 你為愛做足了
再接下來就要 收拾了

Repeat*

是 所有熱情會乾掉 一發現已經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