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30, 2007

夜行單車

忍不住用了一位我非常尊敬的 老師 的著作為題

很多事情都是需要重新去發現的
最近, 重新發現了單車的樂趣 ^o^

星期五晚, 不理會星期六早上的約會
任性地騎上我的車子出發了

我的車 :


晚上八時半出發
到上水和大家吃過簡單的車仔面後
就正式踏上征途了

第一段 :


因為有一位車友會在大埔 join 我們
第一段就到吐露港公路的入口為止

集合大合照 :

左起 : 波波, 的的, 大月, 我, 俊俊

第二段 :

吐露港公路 -> 馬鞍山利安 -> 顯徑

去顯徑吃冰去 ^o^


我的朱古力雪糕果凍西瓜黑糯米刨冰


第三段 :

在info day 前到征服中大 !!



上 / 推完長命斜上百萬大道後 ...

死在百萬大道的大家< br>

征服箭標 !

最後回家 !


實在爽到無法形容 !
^o^


總出車時間 : 4小時22分
總路程 : 71.29 公里
最高速 : 39.7 km/hr
均速 : 16.3 km/hr (有夠慢的 XD)

星期三, 9月 26, 2007

我是一個一直在哭的傻瓜

電影 ... 哭 ...
回家 ... 哭 ...
對著電腦 ... 再哭 ...

人類能夠哭 ... 實在太好了
至少能令自己明白自己正在一個甚麼的狀態

星期四, 9月 20, 2007

聽潮.看海.賞風月



好久沒畫畫地圖了,現在又來畫一幅。

一直很想在東區走廊的下面走走,在橋墩下看著維多利亞港發呆...
但原來,這個很難

也許,相愛很難

比較起灣仔至銅鑼灣海旁的大長廊
北角至銅鑼灣顯得自私多了

基本上整條海岸線都被私有化了
和富中心,海峰園,還有華潤建設的一大個地盤
剩下來的,就只有北角碼頭附近的那一小段公園
但那一小段公園,卻在向海的那邊築著兩米高的圍欄
那粗線條而且阻礙視線的圍欄,除了阻擋跳海人士之外,還阻擋了幾乎所有的視線

這真是讓人傷心到極點
就好像一心到迪士尼去看米奇老鼠
但到達的時候,發現米奇老鼠不但是跛的
而且還要在臉上打上格仔(馬賽克)

兩個字:「不爽」

然後還有我多次闖向海邊失敗
插向海的路基本上都是有盡頭的
當你看到海的時候
你發現路已經沒有了
能做的,就只要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回頭路



走了四十五分鐘
到達了維多利亞公園

不爽的感覺有點舒緩了
畢竟這是一個陪伴香港人見證一件又一件歷史的維園
他所包含的靈氣是強大的
而且,可以在這裡嗅到香港人的味道

一條大直路,一直引領我到皇室堡

而這次「東區走廊下面走走」的行程也正式結束了

星期二, 9月 18, 2007

這是一個關於「佔有」和「被佔有」的故事

以下內容,由於會大量地透露<School Days>的劇情,如果你正在玩到一半,又或是打算要親身去體驗這個故事的話,我勸你還是不要看下去了。

這個entry,是給那些已經玩過好幾次的人,又或是那些想知道我為什麼中毒卻又不夠膽去玩的人看的。

如果你符合以上條件,你可以看下去;否則,你可以按這裡繼續選看其他entry。



其實,<School Days>之所以會引起那麼多迴響,是因為他集齊了今天娛樂的三大元素,這三大元素就是「愛」、「性」、「血」。

現在推出的遊戲,其實只需要其中一樣的元素,大概就足夠讓他賣個不錯的成績。
現在的報紙,每兩版就有一版是這三大元素。
現在的電影,這三大元素更是最少需要一種的。

<School Days>中的愛是很深刻的,是那一種由心底裡慢慢透出來的愛;像是在電車上遙遙對望的單方向暗戀,又或是少女幫助自己喜歡的少男追求另一個少女這樣子的 愛情。這些愛情對於觀眾來說,是每天都會在身邊遇到的,是在現實世界存在的。或多或少,你也曾經有過一個「電下鐵踫著他」的暗戀對象,又或是天天在一起但 關係卻拖泥帶水的「知己」。這遊戲就是在這種氣氛之下開始的,勾起你的回憶,慢慢引你到深淵。

<School Days>中的性是很開放的,到了遊戲的中段,當你呼吸那種「純愛」的氣氛正爽著的時候,你會發現當中的女孩子們經常使用自己的身體作為武器,去攻擊她們 的情敵,去捕捉男人的心;然後你會發現一個對自己的欲望超級誠實的男主角,來者不拒,絕對不負其「超級人形中出自走炮」之名的伊滕誠。這遊戲開始讓你成長 起來,發現世界的污穢,發現人類心中的黑暗面。

<School Days>中的血...遊戲的結局,有三個是十分著名的,三個,都是見血的結局。這三個結局各有深意,亦是<School Days>之所以令人回味無窮的原因。這三個結局說明了,當一個人受到的打擊超過了自己的承受程度的時候,他通常會有兩個反應,一是去傷害別人,二是透過 傷害自己來傷害別人。這遊戲讓你知道,原來人類的心,是有一條界線的,這界線被強行衝破的話,是甚麼也有可能發生的。

說了一大堆,但其實,<School Days>吸引我之處並不在於這三大元素。

吸引我的,是另外三樣東西。

「教育」、「改變」、「命運」



「教育」

對呀,你沒看錯,<School Days>是一套教學軟件;最重要的主題就是「中出會有小孩」。基本上,主角每一個中出過的女孩子,到了結局時,都會有了主角的小孩。然後這個小孩,往往 都對主角的結局起了決定性的影響。對於時下的青年來說,我覺得這比「母親的抉擇」說一千萬次「用安全套」還要來得有效。

「改變」

<School Days>厲害的地方,在於主角們的性格不是固定的。如果你有看過<三國演義>,你會發現諸葛亮先生由三顧草蘆到六出祈山,他的性格都是一樣的。但 <School Days>不同,在短短的六回合內,你會發現主角們的性格會因為故事發展而轉變;而這種轉變,正是每天都在我們身上發生著的。因為變的,是世界;當世界不 停地發生著不同的事,而因為這些事世界又不停地轉變著,我們也跟著轉變;但變的其實不是你和我,我還是我,你還是你,轉變的,是整個世界。在不同分支內, 你會發現主角們不同的性格,而性格,往往決定著大家的命運。

「命運」

命運是甚麼呢?在你玩過<School Days>之後,你會更明白。命運,其實就是一個天秤(沒錯,就是你畫面上方那個!)你可以用你的行動去控制天秤傾斜向那一方,但你不可以用你的想法去控 制命運。你是一塊石塊,而命運呢?就是在河邊投石的小朋友,你可以讓自己圓一點或者方一點,但你不可能控制小朋友會將你投到哪裡。



其實,本來這篇的題會是<世界の中心で言葉を叫んだもの>,我這個日文白痴的傻瓜還要學人玩食字。
但是,當我想深一層,我發現,其實愛情不過是一場「佔有」和「被佔有」的遊戲罷了。要麼,你去玩,要麼,你拒絕再玩...
就此而已。

星期四, 9月 13, 2007

沒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

今天要介紹的是一隻 H-Game !
喂喂 ! 別走嘛 ! H-Game 又不會咬人 !

真的, 只要一提到 H-Game
大家的反應就是走
H-Game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就等於是「變態」「嘔心」「猥褻」等等貶義字眼
game 字還沒說到 m 音, 大概就已經走了一半人

這情況, 大概就等於 20年前
當我提及「三級片」這個字眼差不多吧

這是一種 perception
無可避免的, 大家都曾經站在某個影子之下
你回想一下, 在你看過<農民>,<豪情>,<香港淪陷>,<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 ..
然後再看 <春光乍洩> ...
你發覺你慢慢的從「三級片」這影子之下走出來了

而現在, 是時候了
是時候從「H-Game」的影子之下走出來了

如果在 1997 年我要你去玩<同級生 2> 的時候你沒有理會我
在 2007 年, 是時候去讓你的思想與時並進了
來, 我們打開這一道通往世界的大門

<School Days>




嚴格來說, 這不是一個 H-Game
而是一套動畫

由於這遊戲由主題曲, 主角, 到故事發展, 到片尾曲
全都是動畫
是完全的動畫, 就像在無線四點半會播的那種一樣
所以, 如果你還是對 H-Game 這個字有抗拒的話
你可以當他是一套動畫來看

而你要做的事
就是替主角選擇他要說的對白
這些對白, 也當然的會影響著整個故事的發展

但也不用害怕
因為你要選擇的對白
在一小時內, 不會超過 10 句

簡單來說, 在這過程中, 你一直不是在玩 H-Game
你只是在看一套動畫而已
而這套動畫, 會因為你的選擇而走向不同的故事發展

小時候有看過一些像這樣的書嗎?
就是如果你選走左邊, 到第 32 頁, 走右邊, 到 48 頁那種

其實是一模一樣的



聽起來很普通, 對不?

電影也很普通呀, 不過是將一秒 30 格的畫面播放到螢光幕上罷了

明白了嗎? 不普通的, 是他的故事 !

首先是故事的多元性
在短短的五小時 (大約) 的主線故事中
共六回
當中第一回由於是序章, 所以沒有分支
第二回兩個分支
第三回是四個分支
第四回是十五個分支
第五回是二十八個分支
而結局呢? 有四十五個 !
每一個分支, 基本上重疊少得驚人 ...
說真的, 這遊戲共要 7.88g 並不是浪得虛名的

然後是故事的震撼度
說真的, 十分震撼
十分震撼
十分震撼
請大家自行體味
(這game最近改篇成動畫了, 想知道有多震撼, 可以找來看看 xd)

再來是人物的塑造
也不說太多了 xd
其實只要你玩一次「三大結局」
還有在 google 試 search 一下伊藤誠
就會明白有多偉大了



說真的, 我中毒了 XD
遊戲在 2005年推出
真有種相逢恨晚的感覺



我不知道 xanga 能不能夠 post seed
但如何你想要, 可以留下 contact
我還下載了漢化版

以下是一段 YOUTUBE 的 SAMPLE
GAME 的畫面

星期一, 9月 10, 2007

這是一個關於「帶領」及「被帶領」的故事

  或許你沒有聽過「魔族大隔世」,或許你也沒有看過北條司的「的士司機」,或許你也沒有看過由湯告魯斯及畢彼特主演的「驚情四百年」,或許你有看過但你並不相信這些事真的每一天都在你旁邊發生。這都沒關係,因為相信與否是你自己的自由;而發生與否,是這個宇宙的自由。
  我認識一個朋友,他是吸血彊屍。他沒有被彊屍咬過,沒有喝過彊屍的血,沒有泡過奇怪的溫泉,也沒有神秘的黑影人餵他吃藥;但,他是一隻如假包換的吸血彊屍。他說那大概是一種遺傳,好像他的十多代以前的曾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親是一隻彊屍,那彊屍的基因一直埋藏在性愛和體液交換下面,而到了他這一代,他剛好就把這遺跡發掘了出來。
  在平日,他就跟你和我一樣,起床上班下班吃飯睡覺一天一天的過去。他也有親密的女朋友,也有他自己的興趣,有他自己的事業。他經常說他和我們的分別就是他喜歡喝蕃茄汁,「愛喝蕃茄汁的都不會是人類」這是他的口頭禪。還有,就是他的鼻子,他的鼻子有一種特異功能,能輕易地嗅出一個女人是不是處女;他說那是因為在遠古時,吸血彊屍是一個擁有高度自尊的民族,只有吸食處女的血,才可以確保民族的基因不會被污染;到了今天,如果只吸處女的血的話,大概這個民族就要滅絕了;只有這個天生的技能遺傳了下來,而用處也基本沒有了。
  他也有不正常的時候,那些時候,他會需要血;他需要血並不是因為他需要吸食血液來維生,而是因為那是一種慾望,一種簡單而原始的慾望,好像你渴了需要喝水,累了需要睡覺,發情時需要性愛一樣;他會在需要血時,需要吸血。但他都總會有良心地吸,一點點的吸,被吸的人只需要一杯橙汁,兩塊餅乾大概就能回復過來了,那人也不會變成彊屍,最大的麻煩,只是會留下一點小小的獠牙疤痕而已。
  或許你會問,為什麼他會對我說這麼多的東西,這些都應該是秘密呀...
  其實很簡單,因為我差一點就成為他的一份子了...

  事情是這樣的:

  有一天,我又一次從皇后大道東開始,慢慢的走去銅鑼灣。到了摩利臣山道之後,我覺得心情悶悶的,就想沿著馬場慢慢的走向跑馬地。
  雖然我的右手邊一直都是一堆墳墓,但是一路上都沒甚麼特別的事情發生,直至我在路上遇到他。我和他認識很久的了,他和我一樣,都是那種不太合群的人;在大學時,我們這些孤僻的人總會自成一角,然後慢慢的,建成了屬於孤僻的圈子。
  他看到我,好像很高興似的,立刻把我拉進了酒吧。
  然後,我們兩人都一樣的點了一杯蕃茄汁。
  「愛喝蕃茄汁的都不會是人類,乾杯!」他拿起杯來一飲而盡。
  「乾杯!」我也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其實我想問你好久的了,你究竟是不是吸血彊屍?」他突然發出一個這樣的問題。
  「當然不是,雖然我愛喝蕃茄汁,也不抗拒去咬女孩子的頸項,但我不是吸血彊屍。」
  他看了看手上的手錶,然後說:「那你在十分鐘之後就會是一隻吸血彊屍了,歡迎加入!」
  我呆了一呆,然後看了看手上的蕃茄汁,我想我大概明白了。然後就是他那長篇大論的理論解說和歷史課,事情既然都發生了,我也不怎麼擔心,所以也聽得津津有味。
  然而,十分鐘過去了。
  我的身體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奇怪...怎麼會沒變?」
  「那個...會不會只對人類有效?」
  「你不是人類?」
  「愛喝蕃茄汁的都不會是人類嘛。」
  「那你是甚麼?」
  「我是來自人馬座alpha星的軟墊外星人。」
  這一回,到我滔滔不絕的訴說著我的來歷和世界觀解說。
  說著說著,我們又喝了幾杯蕃茄汁,時間亦不早了。
  「我要回去了...」我說。
  「嗯,再見...」
  「可以問你一條問題嗎?」
  「問哦!」
  「為什麼要把我變成彊屍?」
  「你還是不要知道答案比較好。」
  我想我大概明白了,因此我沒有再追問下去。

  我攀上了一輛電車,坐在了上層的最前面。一個少女上車,她在我旁邊坐下了。周圍也有不少的空位呀,為什麼就要坐到我的旁邊...
  在她坐下後,一陣香氣撲鼻而來,我知道,這個少女,是一位未經人事的少女...
  突然,我有衝動,想在她的頸上咬一口...
  然後,我把我的慾望壓制下來了...
  

星期三, 9月 05, 2007

每個人的心裡, 都有一個韋月伊織 ...

或許我已經離 I"s 很遠了
遠到就好像一個八十歲的老翁喋喋不休的談著二戰歷史一樣

但是這幾天我又重新拿起來看一遍
那種青春的澀味還是會在腦袋中徘徊不去

或許我們這個年代的男孩
心中有的
並不是一座甚麼甚麼山

而是一個韋月伊織



在我的那個年代
可不是甚麼 deal or not 的年代

那時雖然早就已經有同級生
但是還沒有宅男
還沒有BT 和 NIKE

我們還是一個個未成熟的果實
心中有著一個喜歡的人

那個人可能不是很美
那個人身材也未必會很好
但那個人必定距離你十分近

就好像你只要一伸手
就可以挽著那個人的手臂
然後兩人就再也不會分開這樣近

但是
在那個年代
我們都膽怯
我們都沒有伸出手

又或許
伸出的手總是甚麼也抓不到



這個人
就是你的韋月伊織

桂正和給了我們這些傻小子一個夢

卻忘了提及這個夢背後殘酷的真實世界



總之
每次拿起 I"s

心中那股淡淡的澀味總是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