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27, 2007

艾蘭復仇記後感

首先, 人有三衰六旺, 國有興衰存亡 ...
一次的團隊失足, 並不算甚麼, 希望大家可以立刻振作起來

有很多人都反映, 昨天推不倒是因為輪換的出團制度
制度可能是有不足的, 我在這裡想說說這個制度的原意

最基本的就是, 我們提倡人人平等, 反對精英制
我們希望每個人都機會出團, 而這個機會, 不是我們北菇蒸雞給予大家的
而是大家自己給予自己的

當你看著自己, 你認為你有去挑戰卡拉贊的資格
你認為你可以在團隊戰鬥中找到樂趣
於是, 你用你的雙腳走到去守望堡集合
踏出你的第一步

裝備是什麼? 裝備不過是團隊戰鬥中的副產品
也是我們推向下一步所必需的基本配備

輪換制度其實只是二團前的一個過渡制度
很多人也反映希望早日可以加開二團
而這一個, 我們已經努力的準備中

我們是一個休閒工會
魔獸只是一個遊戲, 不是工作
我們不希望強行的要求大家在幾點幾點上線
不希望強行的要求大家為團隊而洗天賦
不希望強行的要求大家為進度而一星期七日瘋狂副本

我們希望大家開心之餘, 也體驗到遊戲的樂趣

今天的團趴, 是明天農副本的根基
不是嗎?
大家不是一路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嗎?

抬起頭來, 希望是不會掉在地上的 ...

========================================================================

說完理想, 說一點現實點的東西
打不過一個之前打贏過的王
這未免會有點沮喪

但是啦, 我們得撿討一下為什麼會出現這情況
有人說是因為全體血量比平時打少了 ...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是怎樣把艾蘭拉下馬的嗎?
我們帶了多少食物?
帶了多少 buff 藥水?

對呀, 我們是這樣撐過去的
所以大家不要以為我們已經殺過他 兩三次了, 這樣就掉以輕心

因為我們是休閒型的玩法
比起PFU 的變態趕進度工會
我們要付出更多的心思, 因為我們去死的時間比他們少
我們要更加專心, 因為錯過了今天, 我們要等更多的時間

而這樣, 我們換回來的是現實世界的時間
和 在艾澤拉斯遊玩的快樂

共勉之

星期一, 6月 25, 2007

子彈慢慢地從眉稍經過

最近又在街上重新載上了耳筒
感受 shuffle playlist 的力量

這種力量, 大約和「朋友」的預言書差不多吧 ...
就是明知要發生, 但不知道要怎樣發生, 最後想阻止卻無能為力的感覺

一個人在街上走
聽著歌

我會不自覺的越走越慢
越走越慢 ...
人們一個一個的從我旁邊越過
有些還給我一個「你怎麼要擋著我」的回眸

我沒有理會

只是 越走越慢
越走越慢 ...

我想比這街上任何人都要慢
這樣的話, 好像我就會比街上任何人都要清醒

我沒法知道下一首歌是什麼
我沒法知道 ipod shuffle 下一秒會給我什麼

我只有 越走越慢
越走越慢 ...

街上的人不明白我為什麼要走這麼慢
而我, 也不過是其中一個街上的人

或許明天就會有 50 米高的機械人在街上散播致命的病毒
也許明天「朋友」就會因為我走得太慢而和我「絕交」
也許明天新曆就會結束

我不是神仙, 我什麼也不知道
我只有 越走越慢
越走越慢 ...

我只有 越走越慢
越走越慢 ...

星期一, 6月 18, 2007

藍灰色的咖啡

  在維也納街旁的一家咖啡店,鴿子在路旁肆意的遊走;人們在這裡都好像是古舊的發條娃娃,走起路來是慢動作的,連喝咖啡的動作,都是慢吞吞的,彷彿等著什麼人幫他們上上發條似的。

  這家咖啡店讓我停下了腳步,沒甚麼特別原因,就只因為我認為我需要在這裡停下來罷了;我選了一張桌子坐下,老闆娘慢慢的向我走過來,直到這刻,我才發現原來老闆娘是一位中國人。她很年輕,用頭巾紮起一條馬尾辮子,沒有化妝的臉孔看起來很自然,很舒服;她低下頭來,微笑著用國語跟我說:「你好,想要點甚麼嗎?」

  「隨便給我一杯咖啡好了。」我也以一個微笑作出回報。說完她就轉身回去了,我看著她的背影慢慢的走遠,心中有點空虛的感覺。為了逃避這種感覺,我選擇望向天空;維也納的天空,和香港的天空其實是一樣的,但是,當你到達維也納後,你卻總會覺得這天空是有分別的。也難怪有人會認為在維也納是特別容易墮入愛河,也特別容易狂痴,特別容易做錯,特別容易變傻...

  咖啡來了,是一杯藍灰色的咖啡;沒錯,是一杯藍灰色的咖啡。那種藍灰色不太深,也不會有骯髒的感覺,就是那種有金屬味道的藍灰色。我看了看那杯咖啡,看了看把咖啡遞給我的老闆娘,她再次給了我一個微笑。於是我拿起了那杯咖啡,呷了一口...

  突然間,咖啡店消失了...

  街道沒變,街道上的人沒變,鴿子還是在路旁肆意的遊走;只有這家咖啡店消失了,在我低頭呷這一口咖啡的時候消失了。就好像一個沙造的堡壘,被大浪一捲就消失了,再也回不來了。我手上拿著那咖啡杯,看著那些藍灰色的咖啡,看著這個形成希特勒的世界觀和人生哲學的城市,心裡覺得很空虛。

  或者,這根本不關那杯咖啡的事,空虛的是我自己。

星期四, 6月 14, 2007

中國發現最大似鳥恐龍化石

中國發現最大似鳥恐龍化石

首先, 化石是兩年前發現的 ...
這在內文也有寫, 別在標體扮什麼新發現好不好
然後, 是這一句 :
「與尾羽龍的化石進行比對,專家推測二連巨盜龍也像尾羽龍一樣體披羽毛」

普羅市民聽了之後
一定會認為是我們的祖國有了什麼偉大的發現
發現了全球最大的有羽毛的恐龍

「啊呀! 真偉大!」


請留意
皮肉毛髮都是一些有機物, 經過這些年頭, 應該都在自然的循環裡走了好幾十萬轉了

然而「推測」這兩個字
就是把這個「全球最大的有羽毛的恐龍」的「推測」真理化
沒錯, 不是合理化, 是真理化

大家在教科書所看到的
都不過是一堆「推測」罷了

是事實嗎? 不重要
重要的是全世界中大多人都認為他是事實, 是真理


大家在書中看見的恐龍都是像蜥蝪一樣的
電影中看見的恐龍也都是像蜥蝪一樣的
玩具反斗城內看見的恐龍也都是像蜥蝪一樣的

如果現在有一個時光旅行者走出來說
恐龍其實全身長滿長毛

大概大家會把他當成精神病患者吧 ...

但是為什麼當有人走出來說: 「長毛象全身長滿長毛」的時候, 我們卻沒有把他當成精神病患者 ?

因為天氣冷的地方動物都長滿長毛 ?
因為書上是這樣畫的 ?
因為古生物學家是這樣說的 ?

別傻了 !
那是因為我們才西伯利亞找到一隻冰封了的長毛象罷了 ...


嘿 ! 推翻一個推測需要非常確切的證據
但是作出一個推測呢? 則沒有這個需要 ...

人生真是荒謬

星期三, 6月 13, 2007

斷自己後路,被推倒的法師之父艾蘭重新振作


在私人圖書館的法師艾蘭,以正面的態度,在卡拉贊內活出他新的道路,且聽聽他的獨門心法。

作者:堅毅不屈

六月十二日,艾蘭向著名的休閒公會<北菇蒸雞>投降,並交出兩件紫裝。

卡拉贊是現今副本中最熱門的紫裝生產地,納格蘭一年約生產三百五十萬張裂蹄皮,每七張就有一張供應給卡拉贊製造紫裝。本月是卡拉贊開放的第三個月,也是這個以紫裝聞名全艾澤拉斯的副本,在魔獸世界發光發熱的一個月。這些,都是艾蘭的功勞。從一個在達拉然的教學部工作的普通法師,到了今天,他已經是卡拉贊裡最難纏的一個首領。

但是這個首領,到了今天也不得不對向休閒形的公會乖乖的獻上紫裝。

「我有我自己的力量,但還不夠強大」

艾蘭說話時透著幾分蒼涼。「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苦悶。」艾蘭啜飲了一口手中的水,摸了摸坐在他身邊的水元素,撚了撚煙灰,接著說。「不過,就算環境是多麼的苦悶,我依然相信,『被咬的狗也是會反擊的 』。」

艾蘭的座右銘是「我有我自己的力量」,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刻苦走來。「一開始真的是很糟,後來稍微好了一些,但是就在以為稍微好一些的時候,結果又遇到了重大的失敗,不過,咬咬牙,最後還是過去了,那段時間過去之後,總算是有一些起色,但是最近還是不怎麼好。」艾蘭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

艾蘭的的兒子是麥迪文,兒子的成功令艾蘭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這樣的日子,不是我要的!」在達拉然的第十二年,艾蘭離開了達拉然,加入了他兒子所創建的卡拉贊。

作為麥迪文的父親,他的辛酸沒人知。做得好,人家會說,就算他做得有多好,可是這還是得歸功於他是麥迪文的父親,是守護者的庇佑;做得不好,人家說他敗壞了他兒子的功業。壓力沈重的艾蘭,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

艾蘭在這些年中卻遇到了不少的挫折,除了每天平均被推倒 7.62 次之外,更有一堆標榜以人為本的蠢材來到他的房間內吵吵嚷嚷,最後甚至被這班以「casual but skillful」為宗旨的人推倒。…儘管如此,這都不能夠動搖艾蘭堅持作為一個成功副本首領的決心。

甚至監護者,艾蘭最重要的副手,也在早兩天時,在被群毆後喪生。唯一的遺物除了自己生產的紫裝外,就一無所有了。「我一直在想,監護者最後還抱著紫裝,是否打算在找出讓自己起死回生之道,」艾蘭眼眶中泛著淚光,「最後,終於有了今天的局面,但是每當我想到監護者,我都還是忍不住要奧爆一下。」

「被推倒出紫裝就跟柔道一樣,不是一天可以練成的!」痛定思痛之後,艾蘭也對紫裝從此有了更多的體悟。「但是,成功也不是一切。對我而言,這個世界上還有更重要的價值。」

副本形勢分析師凱爾撤斯王子認為,團隊默契是接下來副本發展的關鍵。

相關閱讀 :
官方副本紀錄
的的照片紀錄

星期六, 6月 09, 2007

Cooking Fatbird ...

我不是很喜歡烹飪 ...
但是, 我常常會有一種「今天想吃自己煮的東西」這一個衝動
如果這一個衝動得不到平息, 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來
也許會去強姦民女, 也許會毀滅地球

這種衝動很容易平息, 只要到超級市場買點小菜, 回家隨便煮煮
這樣, 那一碟平平無奇的食物就無聲無色的拯救了這個地球

今天, 地球又跨過了一劫 ...

忌廉雞湯
準備一盒清雞湯, 兩支牛奶, 幾條雞柳, 一個薯仔, 牛油小許
薯仔, 雞柳切粒...
把牛油放在鍋中, 大火直到完全溶掉
放下薯仔粒, 把火力收細, 蓋上鍋蓋
等到薯仔變軟後, 放下雞肉粒, 大火稍為爆香
接著放入清雞湯, 待水滾後轉細火
煮5-10 分鐘後熄火
打生粉獻, 落牛奶
完成

對呀, 要救地球, 就是這樣簡單

星期五, 6月 08, 2007

I'm your dad ....

香港沒救了 ...

如果一國兩制是一個童話
立法會是桃樂絲, 行政會議是朱麗葉, 香港人都是小紅帽, 小黃帽, 甚至小綠帽 ...
那麼, 這堆女性都一直被王子在姦屍 ... 抽抽插插, 好不高興

「家天下」這種陰魂在 1911 年死去後, 原來還一直深深的藏在當權者心坎裡

古有 君權神授
外國有 政權民授
香港呢? 有特區權中央授

這是什麼?
這是公然的侮辱法治精神 !
權力, 是由法律授予的 ...
不是由某個人, 或是某個機構 !

三權分立有什麼不對?
不對在那會影響特區的高度自治 (在高度監視下的自治)

香港沒救了 ...

至少, 在中央有著這樣思想的一天
是沒救的

或許經濟會有救
但政制一定沒救

更沒救的事
一堆人, 認為這種老豆教仔是理所當然的
奴性 !
中國人特有的奴性 !

被別人套上頸圈, 嘗你狗糧 ...
然後搖頭擺尾, 好不高興

這樣, 居然叫「穩定」 !

唉, 沒救了 ...


放個 reference :

吳邦國﹕港自治權在中央 「中央給多少 香港有多少」(明報 7/6/07)

星期四, 6月 07, 2007

星期一, 6月 04, 2007

六月四日

兩年前, 我在浸在紅磡的朱古力漿中
一年前, 我在浸在世界杯的風情當中
現在,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嗯, 是怎麼了

所謂自己的世界
就是自己能看見, 能感受到的東西
我的世界
容量大約是一個半徑五公里的球體
以我自己為中心

在這個容量以外的世界
我沒法感受到它的存在

想像我是身處於一個杯內
這個杯, 浸在大海中
我沒法看見這杯外的任何東西

雖然我可以移動, 讓不同的海水流進這杯子內

我還是沒法看見這杯外的任何東西

嗯, 這好像跟我自己是怎麼了沒什麼大關係

六月四日

一個大家都要記得的日子

中國人, 不應該是奴隸
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不應該被坦克輾過
新的長城的確是用血肉築成的

不要忘記, 也不要麻木, 然而, 也沒必要追究

歷史, 本來就是殘酷的東西
一直把自己困在杯內的我們
又可以做什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