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25, 2007

Beyond the dark portal

很久很久以前, 當時世界還是被白粥和油炸鬼支配著....

一直以來, 他們都以為世界只要有他們兩個就足夠了.

但是有一天,

白粥突然覺得這世界需要一點胡椒粉.

「不用很多, 就一點點胡椒粉就可以讓這世界變得更完美了 ...」白粥喃喃自語的估摸著.

「雖然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 但這絕對不是一個好主意 .」泡在白粥身體內的油炸鬼用很輕柔的聲音說著.

白粥聽完油炸鬼的話後, 沉默了一陣... 他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他不明白在這個由他和油炸鬼完全支配著的世界裡, 他為什麼還總是渴望著胡椒粉的出現 ...

這沉默維持了好久, 大約有由生米煮成綿白粥那麼久 ....

直至到白粥在某一天, 發現了夢 ...

夢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 其實夢只不過是一道門, 一道你可以隨便走過去, 然後隨便走回來的門 .

白粥把頭探進去夢內, 他看見了胡椒粉, 胡椒粉也看見了他, 並對他報以一個微笑.

白粥從夢那邊回來, 他想, 只要我把門打開, 胡椒粉就能夠來到這個世界了.

於是, 他把夢打開

登時, 風雲變色, 天地動容

從夢內, 走出來的, 有蕃茄, 雞蛋, 香腸, 馬鈴薯 .....

什麼都有, 就是沒有胡椒粉

世界, 在那一刻開始轉變, 白粥和油炸鬼支配世界的能力消失了 ...

世界變得不再簡單.

雞蛋哭了, 因為他打破了蛋殼
蕃茄笑了, 因為他看到了希望 ...

香腸哭了, 因為他被剝去了外皮
馬鈴薯笑了, 但同樣是因為他被剝去了外皮 ...

白粥和油炸鬼看著這個已經不在熟悉的世界

開始沮喪, 而這種沮喪, 無可救藥 ...

星期四, 5月 17, 2007

感激我遇見

「是你嗎?你終於肯出來見我了嗎?」
「我不是來見你的,你見到我,只是因為你希望見到我。就此而已。」

這個滂沱大雨的夜晚,在快要消失的皇后碼頭旁邊,兩個樣貌和身形一模一樣的男子冒著大雨相互對望著。

「但我總算叫見到你了。」
「你真的希望見到我嗎?你真的希望見到我嗎?還是這一切其實都不過是你一直以來逃避的東西,你逃避你的生活,逃避這個社會的現實,逃避你自己心中的真正想法,你一直都在逃避我是吧!」
「那...重要嗎?重要的應該是我今天終於見到你了。」
「如果世界是在幾秒前才誕生的,我們的說法會變不一樣了吧。」
「可是我們還有記憶呀,在這世界上,記憶就是一切存在的根據,我記得我自己存在過,也意識到你的存在,將來也會記得我今天在這裡跟你相遇...」
「如果記憶是偽造出來的呢?」
「有證據嗎?」
「有證據證明不是嗎?」

雨還是繼續下,時間繼續以我們已知的方式向前走,雨水還是液態,世界還是世界。

「砰!」在密集的雨聲中,隱約傳來一聲槍聲。

一個男子倒在地上,或許是他殺了他,或許是他殺了他,又或許是他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