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26, 2007

人和人的關係, 是不會因為生命結束而完結的

「或許, 我們晚一點再談吧 !」
「或許到了晚一點的時候, 就什麼都不再重要了 ...」
「不會的, 你等我一會吧, 我很快回來 ...」

一晚過了, 沒人回來 ...
十晚也過了, 還是沒人回來

最後, 他終於意識到
也許他永遠也不會回來了



獻給 我的朋友 - Peel

人和人的關係, 是不會因為生命結束而完結的

星期二, 2月 13, 2007

十年

原來, 已經快要十年了...


「對不起 ....」
「不用說了... 我已經明白了啦 ...」

王子一個人坐在火車上
他痛哭, 他心痛, 他心灰, 他覺得世上已經再沒有什麼是有意義的了 ...

然後火車由紅磡駛到羅湖
又由羅湖駛回紅磡

時間不停的經過, 火車不停的來回前進
但是王子並找不到自己應該要下車的站


「對不起 ... 我覺得我們在一起, 我感不到安心的感覺 ...」
「那好吧 ...」

角色的調換, 明白到自己不過是一隻外星生物的王子 ...
作出了一個殘酷的選擇 ...

往事像幻燈片般從外星人的腦中閃過
堅決要離去的心, 讓他忘記了對方的感受

無論如何, 他傷害了一個人
縱使那個人曾經傷害過他
但他傷害了這個人的事實並沒有改變

外星人坐在巴士上
看著高速公路在倒境中慢慢的消失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記憶也一天比一天的變得久遠
對著鏡子 看著今天的自己 ..

究竟外星人轉變了多少 ?

然而, 這些又重要嗎 ?

星期四, 2月 01, 2007

紅燈中求一吻留念

午夜兩點半

剛下班的我離開入境處
就在 104 的車站

有一個女性瑟縮在地上
她的衣著很光鮮
戴著大大的環形耳環
灰色的上衣配著黑色的長褲和高跟鞋

走近一點, 我發現她正在哭
是那一種呼天搶地的哭


我沒有走近去為她遞上紙巾
也沒有搭著她的肩膀安慰她
更沒有乘虛而入騙她到對面的六國酒店

我只是舉高手, 讓前面的一輛的士停下來
然後, 我自己跳上車上


為什麼我這樣做呢?

第一, 我怕
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在我眼前的這個女性是人類 >"<

第二, 我覺得我不應該打擾她
如果換轉角色, 當我一個人瑟縮在街上痛哭的時候
我不希望有任何物體來打擾我

第三, 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套電影
我是她生命中的二打六
她對於我而言也不過是一個在腦海一閃而過的角色
我並不想改變這個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