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27, 2006

Elevator algorithm

今天, 我從新發現自己原來是一個電腦科學系的畢業生
老實說, 這個身份代表的, 沒一樣好東西

例如是 親戚眼中的免費電腦維修員
又或是 公司縮減開支時第一個想要裁掉的部門
然後是 實際上擁有全世界最低的 工資/工時 比率的職業
再然後是 ...

算了, 其實放開這些
電腦科學其實是一門非常有趣的學科


我現在要作出一個新嘗試
寫一次像技術人員會寫的 XANGA
而不再是人生, 抱怨, 哲學, 物理, 考古 又或是 其他比這些更不切實際的東西

說說 Elevator algorithm

所謂 Elevator algorithm , 就是大家等 LIFT 的時候
當你按下按鈕的一剎, 電腦怎樣決定要那一部 LIFT 來載你的程序

最簡單的, 就是每一層樓都只有一部 LIFT
所以當你按鈕的時候, 根本沒有選擇, 只有讓那部 LIFT 來載你了
好處是超簡單, 便宜, 而且平均等候時間適中
但如果你剛好錯過了那部 LIFT, 你只有等整整一個 CYCLE 了

比較麻煩的, 就是幾部 LIFT SERVE 同一層
然後讓最近你的那部來載你, 學名好像叫 Shortest seek first
優點是平均等候時間縮短了, 心理上也比較好過
但是呢, 如果有兩三個人同時按鈕, 大概就會有兩個人都失望而回
而且會覺得那 LIFT 很蠢...
例如 一部 LIFT A 在 3 樓, 另一部在 15 樓, 你在 3 樓, 我在 5 樓,
我先按鈕, 於是  LIFT A 來載我
然後你按, 由於 LIFT A 被我 OCCUPY 了, 於是  LIFT B 遠道由 15 樓來載你
怎樣, 很蠢吧 ...

再深奧一點的, 就是把大家的 REQUEST SET 成一個 BUFFER LIST
然後讓那些 LIFT 先看看 BUFFER LIST 中有甚麼 REQUEST
還有 REQUEST 需要處理的時間
再安排 SHORTEST 的過去
這樣, 稍稍的舒緩了  Shortest seek first 的問題
但是呢? 還是很蠢, 而且 BUFFER LIST 用的 RESOURCES 和 BUFFER 的時間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上面那堆是我課堂的剩餘記憶
是給那些沒有電腦背景的人看的

有背景的人 (不要斬我) 看到我錯了的話不許笑
因為畢業都那麼久了, 記錯也是正常的 (真會找藉口)

下面, 要說一說我今天看見的那一種神奇的 ALGORITHM


故事在長沙灣的百佳商業中心開始
那兒有一部很神奇的升降機

當我到達電梯大堂時
我看見的不是一個按鈕
而是一塊 NUM PAD !

在 NUM PAD 上輸入你目的地的樓層
然後, 他會 ASSIGN 你到其中一部 LIFT 去

神奇的是
總共有四部 LIFT, 但是, 我沒法知道任何一部的位置

我的估計是
在你輸入 樓層的一刻, SYSTEM 會統計一下按下目的地的人
然後, SYSTEM 會做一條 QUEUE
再照著那條 QUEUE 去接人

只有被 ASSIGN 的 LIFT 門才會打開
而你又不知道其他 LIFT 的位置

這是甚麼? 沒錯 ! 是資訊封鎖, 和計劃經濟 !

因為你不知道 LIFT 在哪裡
所以你不會覺得它們很蠢

又因為所有 QUEUE 都是 PLANNED 的
所以你不需要等太久

果然, 馬克斯和恩格斯才是帶大家到天堂的真正領袖吧 !


噗, 不是想寫一個技術型的 XANGA 嗎?

怎麼扯到馬克斯了 !

星期日, 9月 24, 2006

想說說自己最近所作的夢
但卻不知從何講起

大概所謂「夢」
就是指那些在迷迷糊糊中建構起來的一個世界
而這個世界存在在大家心裡的目的
是讓大家忘記她

就好像在餐廳裡一桌有十二個人
但服務生卻總是會忘了倒水給其中一個

對呀,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那種存在在這世上就是為了被別人遺忘的人
(神的不在場證明 ???)

「夢」也正好是這樣的一種東西吧

她存在過, 而且存在的一刻讓人感覺美好
但最後, 她一定會被遺忘

無論多美好的夢
多殘酷的夢
多麼接近現實的夢

她之所以出現
就是為了在最後被我們遺忘

因為我們需要夢, 所以我們在睡覺時腦袋也沒有停下來
又因為我們不再需要夢, 所以我們把她忘掉


如果真的忘不掉呢 ?

怎算?

星期三, 9月 20, 2006

宇宙外交見聞錄

最近, 有一種「無論如何, 都不想留在家」的感覺
也不對, 是「無論如何, 也不想在家裡看見其他人」的感覺
這感覺很強
總之只要家中有家人在的話, 我就想往屋外去
而且, 還要一直等到沒有人在 又或是 全家都熟睡之後
才想回去
因為任性吧
因為得不到認同而做出的反射動作吧
總之, 在外面時我的心情很好
和其他人一起也相處融洽
但是一回到家
就是沒法得到想要的東西
然後又沒法貢獻應該貢獻的東西


我和家人身處在不同的宇宙
我有我自己的宇宙
我家人各有他們自己的宇宙
有些時候, 這些宇宙會在某一個時空中交疊在一起
經過短暫的交流後, 又再分開
然後可能永遠也再不會交疊
也有可能在另一個隨機的時空又再交疊一起
如果把大家的宇宙都看成是一條線
世界, 就是一堆雜亂無章的線團
隨機的交結著
而且, 永遠也無法解開了


而且當我不是一個人在家的時候
我覺得我的能量被嚴重的擾亂
就像一個正在努力建造動人沉船場面的水池中
卻總是有人不停的向水中投石, 又或是將大片的顏料倒進水中的感覺
又或者是當一個人在聽古典樂的時候
旁邊的人卻肆無忌憚的播著傳說中的重金屬
總之, 就是當我將自己的腦電波調較至一個適合工作的波長的時候
就會有人用不同波長的雜音, 不斷的干擾著我
即使他們甚麼都不做, 就是坐在家裡, 也是不停的干擾著
你可以想像得到那究竟有多難受嗎 ...


具體一點說一說這件事的嚴重性
就像今天

我娘親三時半上床睡覺
然後我用了半小時事間去將我的腦電波調較至一個適合工作的波長

最後, 在這一刻, 我終於完成了 白花油 4 初稿的修定和放上網頁的工作

其實我也想早點睡呀...

星期一, 9月 11, 2006

潛意識旅遊 - 我是癲的 !

雖然經常也有這種感覺
但過了今天之後, 我覺得這感覺非常確定
就是
我是癲的


零晨四時三十分
我一個人躺在家中沙法上看村上春樹的「東京奇譚集」
村上的文字都是經過蒸餾的
千錘百鍊的

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
簡單到就像坐在24-26樓梯間發呆這件事
他都可以寫得如此引人入勝
令人感覺如此高不可攀

如果他是寫一些超級奇怪的事
寫一些「嗯, 我連想都沒想過呢」的事
又或是寫一些「媽的, 究竟他是怎樣想出來的」的事
那反而好一些
因為, 我可以簡單的相信, 有一天, 我也有可能想到這樣的事
有一天, 我也可以讓我的讀者們有這樣的感覺

但是, 他這次寫的
都很普通
就因為普通, 所以高不可攀


而就在我合上書本
把燈關掉
家中的所有東西都變成了灰暗的泥黃色
我躺下來, 準備睡覺的一刻

我突然覺得
「天氣這麼好, 不如出去走走吧...」

於是, 我去了作一個淋浴
真的, 淋浴是世界上最可以讓人冷靜下來的一件事

「好, 就到外面走一下吧」
但冷靜沒讓我改變決定

於是我抹乾身體, 穿上一件 POLO SHIRT
左腳穿上紫色的襪子, 右腳的卻是粉紅色的
我有一大堆同一款式的襪子
但是卻是不同顏色的
我喜歡隨機的從抽屜中取出兩隻
然後穿上

有時會兩隻同顏色
有時不會
但我就是喜歡這種隨機的感覺
那讓我感到自己的存在
感到自己在茫茫的人海中浮起來

「好, 就到外面走一下吧」


然而, 我那時其實是很睏的
當然啦, 放下了未讀完的小說
正想關燈睡覺的一刻

卻突然想「出外走走」

身體可是不允許你這麼任性的

於是, 我知道我需要找一個老朋友來說服一下自己的身體
那朋友名字叫做「咖啡因」

拿著「咖啡因」
走在四時五十分的公共屋村
向火車站進發

看見那完全沒車子駛過的馬路
不自覺的就走了出去
走到粉嶺火車站迴旋處中心

如果這世界其他人都消失掉
我就可以無視一切規則了

所謂的馬路是被車輛使用的
行人要走行人道
全是廢話吧

至少, 在四時五十五分的粉嶺火車站迴旋處
這些是事實
我大踏步的走在路中心
心中在想, 如果在這一刻
有一個粗心大意的司機
以為在這種時候根本不會有人在路中心走
踩著他的油門
飛馳經過粉嶺火車站迴旋處

「我大概就要離這個世界了吧」


四時五十八分
我在粉嶺火車站的大閘前

發現「好, 就到外面走一下吧」這個想法並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實現的
火車的頭班車是五時四十三分才會駛到粉嶺火車站

那樣的話, 我走到上水火車站吧

走過粉嶺泳池
發現泳池對面, 陪伴我們多年的士多沒有了
換來的, 卻是「七十一」

感覺很沮喪
原來世界的一切是多麼的脆弱
以前在泳池游泳過後
總會到那士多買點汽水
再一邊喝一邊拿回家

由於想要那麼的一罐汽水
年少的我們都會冒險的橫過那條四線的馬路
那條繁忙的, 沒有任何過路裝置的四線馬路

在這淡黃街燈映照的四線馬路上
我好像見到了從前的我們
那幾個黃毛小子, 在貨車的前後穿插
最後買到他們渴望的那罐汽水...


五時十五分
在路上發現一抽菩提子...

「你撻左我抽菩提子, 仲唔提老母 !」


五時二十五分
到達了上水火車站

已經有一堆人在等頭班車了
在火車站的閘外
或蹲或坐或站
大家都不發一言的等著
等待一天的開始

閘門終於在五時三十分開啟
人們都急不及待的鑽進火車站
閘門只要開到腰附近的高度
大家都彎腰轉過去了

站著等到閘門完全開啟的人
大概只得我一個吧 ...

火車五時四十分才開出呀
「跑那麼快幹嘛」


我選了靜音車箱
因為我不想我今天良好的感覺被那些電視聲音沖散

坐下來之後, 我為自己的事做了簡單的筆記
然後, 在包包中又掏出村上的小說 ...


到了沙田站

由於看書看得有點累了
我抬頭望向車窗外

天空, 在這一刻
是湖水藍色的
雲, 也是湖水藍色的
月亮, 世界, 都被染成湖水藍了

我從來沒覺得原來沙田是這樣的美
是這樣的洋溢著能量

雖然, 在滿滿(!)的車箱內
這樣想的人, 只有我一個吧

而且, 這樣的能量
之前的每一天裡
都是被我在睡覺中浪費掉吧

星期五, 9月 08, 2006

為什麼人總是要犯相同的錯?

這個世界的運作, 需要人們互相相信

到面包店買一個面包
你首先要相信那真的是面包
然後要相信牌子上寫的 $5.6 是你要付的價錢

接著, 要收銀員相信你給他的十元硬幣是真的
最後, 要你相信收銀員給你的找續沒有計算錯誤

通過一輪互相相信的過程後
你用了三十秒, 成功買到了一個面包...

但, 現在情況有變

首先, 是出現了收銀員將找續餘銀私吞的案件
於是, 你開始不信任收銀員
每次找續的時候, 你都會點算清楚再離去

你多用了十五秒來點算找續

然後, 出現了假的十元硬幣
收銀員每次都要像驗屍般去撿驗你的硬幣
於是, 又多用了十五秒

又然後, 出現了面包店調換價錢牌的事件
你每次都要先問清楚面包的價錢才放心去買
於是, 又多用了十五秒

又又然後 ....

最後, 你為了要買一個面包
因為欺騙人的手段層出不窮
你要處處防範
所以, 大約要用由秦始皇登位至到二次大戰左右的時間
才能完成買面包這個過程

但是當你認為自己已經準備萬全
再不會被騙的時候

新的欺騙手法又出爐了

恭喜你


人類, 就是這麼可愛

明明知道只要互相信任就可以輕易解決
卻因為不想被欺騙
而讓自己跌入一個永遠無底的深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