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31, 2006

為什麼有些人的幸福垂手可得?

我很喜歡在街上拾東西
那些被遺下的毛公仔
那些掉在地下的護身符
那些寫著不明字句或符號的記事本

只要我遇到
我都會把他們拾起來, 帶回家

我想, 這是一種緣份
從茫茫人海中相遇的緣份

他們讓我見到他們
是因為想引起我的注意吧
是因為孤獨吧
是因為被人遺下的委屈吧

不論因為什麼
我還是把他們拾起來, 帶回家..


「那... 那個不是我的 MARBLE 嗎?」
我可以肯定, 那是我的 MARBLE ..
那種形狀, 那種顏色, 雖然普通, 但那肯定是我的 MARBLE
或許於你來說, 這顆是一顆可以在一副普通波子棋裡找到的普通波子
但對於我來說, 他不一樣 !

自從那次遺失了之後
我找過無數的波子來嘗試代替他
可是, 我辦不到 ...
真的, 我辦不到 ...

因為, 只有 MARBLE, 是與眾不同的
只有 MARBLE 才能發出這樣耀眼的光芒

謝天謝地, 我終於找回你了


「先生 ! 」女孩害羞的拍了拍街上的陌生男孩

「嗯 ?」男孩回過頭

「那 ... 那顆波子 ...」女孩第一次這樣和陌生人講話, 都結結巴巴了

「嗯 ? 我上星期在街上看見的, 我覺得他很特別, 於是就把他拾起了 ~」男孩笑著的答 ...

「其 ... 其實 ...」

「是你的吧 ?」

「嗯 ! 對我來說, 是很重要的東西 !」女孩終於鼓起勇氣, 抬高頭, 恰好和男孩四目交投

「....」男孩被女孩的眼睛攝住了, 全身晃了一晃, 心臟彷彿掉進了一個無底深潭, 一直的向下掉, 向下掉, 向下掉. 一時間, 男孩無法作出任何反應

星期日, 7月 23, 2006

書展雜記

星期四, 去了一個分三階段的書展


第一階段, 一個人
自己一個人在書展裡逛
會發現, 看人比看書來得吸引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每個人都有自己站在這兒的理由
我不可能知道每個人的每個故事的每個章節
但是
我很享受那種猜測「站在這兒的理由」的過程

書, 看得不多
原因是我討厭往多人的地方鑽
探頭進去, 看看封面
又會因為被人堆擠壓而離去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較為少人的攤位
卻會因為自己的不知自足而越走越遠
最後想回頭走的時候
會發現除了前進之外, 根本別無選擇
一心以為回頭不難, 事實卻是舉步為艱

瀏覽所有攤位
希望緣份會讓我遇上一本我想要的書
希望會讓一本想我去讀的書遇上我

可惜
緣份是一個遊戲
一個沒規則的遊戲
玩的人, 同時被玩弄


第二階段, Lulu 降臨

Lulu 是一隻外星生物
和他一起, 會讓人很精神
每走一步, 都是一個新的發現
每多看一本書, 都是我想也未想過我會拿起來的

Lulu 很怪
認識 Lulu 的人都會同意 Lulu 很怪

但他的怪對我來說是不錯的催化劑
讓我的 activation energy 得以降低


第三階段, 菌姐 加入

菌姐 在書展是那種無懼人群的人
可以輕鬆的從皇冠的攤位找到她要的新書
可以輕鬆的分辨出哪一本是她沒有的村上春樹
還可以果敢地拒絕走向麥嘜的精品攤位

她還可以帶起你的消費意慾
當她一本又一本的拿向收銀處
又或是命令你在收銀處排隊
再消失於人堆中找書

「或許, 我也不應該空手而回吧 !」
這句子開始在腦中迴響

呼 ...
可能吸引的, 不是書的本身
而是買書的衝動吧


最後, 我只買了三本書

1. 空想科學讀本(二) - 柳田理科雄
我有 (一) 已經很久了
於是, 當我看見 (二) 的時候
就很想擁有一本了

2. remember - Benjamin
在前一年, 我在書展發現了門小雷的 <666>
愛上了
今年, 我在書展中看到這樣的一個封面
又一次愛上了
故事沒什麼特別, 但是圖畫給我的感覺很好

3. 宇宙的寂寞心靈 - Dennis Overbye
這個不是什麼心靈雞湯的宇宙版
是類似宇宙學發展史一類的東東吧
不知怎的, 就是想看 = =v

星期四, 7月 20, 2006

高跟鞋奏鳴曲

不知從何時開始, 覺得高跟鞋和地板的撞擊聲很特別 ...
雖然不是特別到可以改變份子的排列再進而改變宇宙
但, 想像成可以改變人與世界之間聯繫的方式就應該差不多了

昨天, 因緣際會, 在銅鑼灣利園正門對面
用了半小時的時間, 很專注地去聽各種高跟鞋和地板的撞擊聲

對 ! 是各種 !
主要分為幾類
第一種是清脆的 「喀」「喀」聲音
第二種是比較拖泥帶水的「啪噠」「啪噠」
第三種是比較沉重的「噗」「噗」

發出這些聲音的鞋子和鞋子的主人
分別不在於鞋子的款式
不在於人的裝扮

在於鞋底的構造
和走路的姿勢

世界沒有因為這些各種各樣的聲音而改變
但是, 這些聲音卻是這個世界的一部份

「喀」「啪噠」「喀」「噗」「喀」「喀」「啪噠」
形成了一個奇妙的世界
組成了一首動人的奏鳴曲

星期四, 7月 13, 2006

這是一個沒有得到回應的擁抱

滿天的星星, 不規則的排列著, 彷彿要向世人訴說什麼 ...
但是, 我們總是聽不懂 ...

星空下的海灘, 海浪帶著一團團的鏻光拍向岸邊
向天空發出「沙...沙...」的聲,
好像要告訴星星, 我們還未弄懂他們想告訴我們什麼...

在這樣的一個海灘上
有一對男女在漫步
女的走在前面, 男的走在後面 ...

突然, 那男的鼓起勇氣, 叫住了前面的女生
那女生回個身來...

那男生走前一步, 就把那女生摟在懷裡
但... 那女生雙手卻是直直的垂下
緊緊的握著拳頭..

這是一個沒有得到回應的擁抱...

「其實... 其實我... 」那男生並不明白一個沒有回應的擁抱代表著什麼
或許是, 他根本不明白擁抱是什麼
於是, 他繼續把自己推向深淵

「不用說了... 我明白的... 」那女生輕輕推開了那男生

「...」雖然不情願, 但男生還是放開了他的雙臂

「你知道嗎? 有些事情, 當兩個人是朋友的時候, 可以很簡單的分享... 但是, 當兩個人成為了情侶後, 就不能有那樣的關係了...」

「...」男生的眼淚凝在眼眶中, 強忍著不讓他流出來

「對不起...」女生不敢看男生的雙眼, 她知道, 她傷害了他

女生轉身離去, 海灘上只剩下痛哭不止的男生, 滿天的星星, 和海浪拍打岸邊「沙沙」的聲音


男生回到了自己的家, 隨手的把一張「好人卡」丟在桌面上

他不明白, 為什麼她會拒絕他

為什麼她明明不喜歡他, 卻要在上次看電影時候, 把情侶卡座中間的手柄拿起 ...
為什麼她明明不喜歡他, 卻要在他生日的那一天, 搶在零時零分打電話來說生日快樂...
為什麼她明明不喜歡他, 卻要把他送給她的東西好好的收下...
為什麼她明明不喜歡他, 卻要對他的「隨傳隨到」視為理所當然...

一堆堆的為什麼...伴隨著幾滴眼淚, 滴在桌面上的「好人卡」上


隨著年月的飛逝
男孩桌上的「好人卡」越來越多了

今天, 男孩又把一張新的「好人卡」丟在桌上

他沒有哭泣, 也許是習慣了吧
他只是默默的躺回他的床上

這時候, 電話響起
聽筒內傳來女孩的聲音 :
「哎, 你有時間嗎? 可以來陪我一下嗎? 」

星期日, 7月 09, 2006

Pauleta

犧牲 ! 在一般情況下都會得到人們的讚賞 / 同情 !

但在足球場, 沒人同情你, 沒人讚賞你 ..
甚至, 沒有人會知道你犧牲過什麼

保連達, 我和朋友間戲稱他做 保你大
葡萄牙國家隊史上入球最多的球員 ( 86 場 入 47 球 )
多年來 葡萄牙 4-5-1 的 1 的必然之選

今年, 每一次有「球評家」提及他的名字時
基本上什麼貶義的詞句都用遍
把他說得一文不值

但其實如果大家細心看看他在場上的動作
你會知道, 他犧牲了什麼 ...
當中場球員在邊線拿球的時候
一般前鋒, 都會在禁區外伺機而動
等待一個好的時間去入涉, 射門

而保你大呢? 他開始的位置就在禁區內
當中場走向底線, 他反而走出禁區外
這時候, 對方中堅下意識地跟他向外移
其他中場入涉 ...
保你大 再走回禁區內等機會

很大程度上, 這樣的走位供給了中場大量的射門機會
肥仔文尼治如是, C 朗拿度 如是

他自己的入球機會呢?
抱歉, 他只有第二, 甚至第三的時間入涉
對方的後衛都站在他前面了
難度亦增加了不少

一個球員, 如果能夠成為國家隊史上入球最多的球員
不可能是長期這樣踼的
今年的外圍賽, 他在 10 場內進了 11 球
用這種戰術可能做到嗎?
只有大賽, 他才會默默地接受這種戰術的安排
這種團隊精神不是最值得讚頌的嗎?
為什麼大家都急不及待要送他到絞刑台?

其實, 兩年前的歐洲國家盃我已經說過這樣的話

今屆世界盃. 我最欣賞的前鋒就是他
保你大 ~


看完季軍一戰
相信他的「廢柴前鋒」的形象更深入民心了

而我的忿忿不平亦平息了不少
不是我覺得他真的不行

而是
我在想
一個帶有遺憾的男人
一個犧牲過卻沒人支持的男人
比起一個英雄, 一個既得利益者
更加可敬
悲劇元素更多

你看紐奴高美斯在費高入替後打的 4-4-2
C 朗拿度變了前鋒
就可以在邊線球員拿球後
在禁區外等第一時間入涉了

星期二, 7月 04, 2006

路, 一定要用自己的腳走過
才知道有多遠

無論你以前經過過這條路線多少次
無論你自以為自己有多熟悉這個地方

如果你沒試過用自己的雙腳
踏踏實實的
一步一步的走過去

你是不會了解這個地方的

至少, 我是這樣想


今次由粉嶺出發
原定要走到中文大學作為終點的旅程

因為天雨關係
被逼在科學園腰斬了

同行的人 (LuLu, 蛋蛋晶晶)
有被騙的感覺嗎 XD


這次的行程只是往後一連串行程的熱身
我最終目標是徒步由粉嶺 走到 尖東

希望今年內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