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25, 2006

1982年6月25日

就在那一天
軟墊星人經歷了 42 年的太空旅行
由人馬座 α 星, 來到了地球

由於生命保存裝置的失誤
軟墊外星人的身體退化回了嬰兒的階段
於是, 飛船在伊利沙白醫院降落後
把軟墊外星人自動送進了人類所建的育嬰室當中...
保住了他的性命

非常幸運的
軟墊外星人沒有就此一命嗚呼
還被帶回了一個地球人的家庭裡
並改了一個人類的名字...

於是, 軟墊外星人開始了他在地球的新生活


這就是軟墊外星人誕生的經過
怎樣? 很失望吧
沒有地球防衛軍
沒有 U-78 星雲來的超人
沒有被綁架的女主角
沒有胸口的閃燈
沒有變身的動畫

噢, 軟墊外星人的確很平凡
比你們在街上遇見過的任何一個人還要平凡

雖然, 他自己常常認為自己是與別不同的


在這 8766 天的地球生活裡
軟墊外星人走過的路
說不上平坦, 亦說不上大風大浪

他,
曾經做錯過一些事
曾經愛上過一些人
曾經學懂了一些知識
也曾經為一些決定後悔過

他走過來了

在第 8767 天開始
他的生命會如常的繼續
世界將會如常的轉
或許會生命變得幸福
或許會世界轉得更快

他不知道之後會怎樣
他知道的是 :
在這 8766 天裡, 他經歷過的, 都十分實在
實在得讓他明白
即使時光倒流 8766 天
一切由伊利沙白醫院從新開始的話
重新開始後 8766 天的他, 和現在的他
將會毫無分別
要做錯的事還是會做錯
要愛上的人還是會愛上


但是, 軟墊外星人始終是一個壞蛋外星人
依照國際慣例, 他是要和超人戰鬥的
而且, 在佔盡上風的 3 分鐘後
再被超人的絕招打死

如果那天來了

他希望
遇過他的地球人會記得和他一起的日子
會記得他說過的話

他希望
愛上過他的地球人會記起他身體軟綿綿的感覺
會記起這一張「床」、這一個「枕頭」、這一個「沙包」

他希望
他的足跡, 會成為這個世界的一部份

星期四, 6月 22, 2006

讓我們用水樽建造東京鐵塔吧!

如果有一天, 大家突然覺得疊水樽才是人生的意義
越疊得高, 就代表那個人越受尊重
就代表那個人生活得越好

於是

一天之間
街上沒有礦泉水出售了
就算你在市面上找到一個水樽
那也只會是天價出售

之前在街上收集水樽為生的流浪漢
現在成為了全人類的偶像

如果你家裡幸運地有一兩個用過的水樽
恭喜你, 把它們疊起來吧
由今天起, 你就是中產階級


不久之後

人們勞累的工作
目的, 只是要儲蓄一個水樽的首期

富翁們為了顯示自己的高人一等
紛紛搬進了由水樽興建而成的房子

人們選擇結婚對象的條件
往往就只在於他們能擁有多少個水樽
和他們能疊得有多高

有一些不屑去疊水樽的人們
被大家視為怪人
認為他們不務正業, 不長進
甚至是社會的寄生蟲


石油不再作為燃料
作為水樽的原材料而價錢急升

作為人類必須的水
現在都不會再有樽裝了
盒裝, 包裝成為了主導

一個國家的貨幣
將會以水樽作為等價的儲備

電視上, 雜誌上都是在介紹疊水樽的方法
肥皂劇的劇情變成一個窮女生, 遇到了一個失憶的疊水樽高手
大學的疊水樽物理系成為了最熱門的科目

人類的生活因此得到了重大的改變


呼 ...
你會愛上這樣的一個世界嗎?

放心, 我們身處的這一個世界並不比它好得了多少 !

星期五, 6月 16, 2006

足球掃盲系列 - 普遍的問題 2

上一次說過, 頭球攻門最重要的
是入涉時間
墨西哥對伊朗
身高 163 的也可以頂入
英格蘭對千里達
如果高治是站著不動的話, 他只會落得跳不起的下場 (之前幾次都是這樣)
但當他較準時間衝進去頂 (入涉) , 就把球放進網內了
所以啦, 別聽那些所謂「球評家」的廢話
來看我的好了


「換前鋒入場可以增加攻力 ?」
其實,
前鋒人數和攻擊力是沒有關係的
烏克蘭即使出盡四個前鋒還是連攻門都久奉
捷克只要用一個真高拿便成為了美國的惡夢了
那, 有關係的, 是什麼呢?
是意識, 中場球員的走位
防守中場的轉守為攻
加上默契, 這些才是決定一隊球隊攻擊力的主要因素

「防守足球 = 悶 ?」
其實, 只要大家嘗試一下不去看那個皮球
去看那些沒球在腳的人
他們的走位, 拉空, 盯人等等
其實非常好看
雖然大家不用學我一樣因為一個簡單的傳球走位而興奮莫明
但最少, 我想大家明白, 足球並不只是一個射門遊戲

「遠射 = 世界波 = 多嘗試 ?」
這個讓我說得科學一點
一個遠射的入球率我假設為 10% (不是命中率, 是入球率已經很高很高了)
那麼, 一個組織好禁區內的射門的入球率大約會有 30% 吧
如果我可以做到十次射門, 那你會選組織好的, 還是禁區外的?
小學生數學...
其實, 遠射是當一隊球隊無法組織到更有威脅的射門的時候
在外圍踫踫運氣的做法罷了
有些球員運氣好, 因而一腳成名 (請自行對號入座)
有些球隊運氣不好, 遠射幾十次也沒一球放進網內
我並不反對遠射,
但我討厭一些中了六合彩然後說自己技術好的賭徒

「日本對澳洲日本入的那一球, 顯示了舒華沙 (澳洲門將) 很垃圾 !」
先說一下球例
就是小禁區內, 門將是不可侵犯的
甚至連踫也不可以踫
這就是所謂的「衝門」條例
而那一球呢, 在舒華沙跳起時
日本球員高原直泰用手肘壓住了他的腰
有興趣的話大家可以嘗試一下
找一個朋友, 在他跳起的同時, 用手肘壓住他的腰
你的朋友必定會像舒華沙一樣失去平衡的
所以呢, 那一球絕對是球證看不到, 而不是舒華沙垃圾

「這一場的戰果很合理 ..」
對不起, 戰果, 只有一隊贏, 一隊輸又或是兩隊打和
沒有合不合理
進球多的一隊贏, 進球少的一隊輸
你是誰, 憑什麼由來說這場戰果合不合理
或許簡單來說, 他買了的那一隊贏了
那戰果自然合理了 ~

「魚腩部隊 ?」
足球發展到今天
由於戰術的進步, 加上訓練的的方法也進步了
能打入世界杯三十二強的球隊
基本技術一定不會缺乏
於是往往一場球賽的輸贏
技術分野所佔的角色慢慢變得不重要了
重要的, 反而是氣勢, 運氣 與及 鬥志
所以你可以看見很多名不見經傳的球隊打起來都非常厲害
所以你可以看見很多出名的球星卻沒什麼驚人的表現
而足球, 的確是朝著這個方向發展的

星期日, 6月 11, 2006

足球掃盲系列 - 普遍的問題

世界杯開鑼
大家可能都會因為一個皮球而捨棄睡覺的時間
而電視直播足球賽事時, 都會有一些似懂非懂的人在說一些似懂非懂的話
那些人, 叫做「講波佬」
而通常坐在邊那些真正懂什麼叫足球的名宿
又常常對那些懂非懂的話一笑置之, 又或是保持沉默

於是, 我覺得我要盡我一的一點棉力
以免大家盡信那些似懂非懂的話


「這球員已經三十歲了, 他的體能會否有問題?」
有些球員, 體能很好 ; 有些球員, 體能很差
年齡會有影響, 但影響不至於大到一但過了三十歲的生日
就會在體測中由100分跌至50 分的
世界足球史上亦有不少30歲以上, 卻踼得很好的球員
不談喀麥隆的米拿, 也可以談談 96 年的比亞荷夫, 甚至 98 年的華達拉馬

「這一球剷到球, 所以不算犯規 ...」
首先,一個攔截有沒有犯規, 在乎球證的決定
其他人說什麼也是徒勞的
其次, 足球並沒有明文規定先觸球的攔截就等於是合法攔截
因為, 照這個原則看來, 我先觸球, 再換一對拳套把對手揍在地上
也沒有犯規了

「球隊 A 佔盡優勢, 他們射門有N次, 命中目標有X次 !」
射門, 就是把皮球踼/頂向對方球門
一隊球隊射門多, 可能是因為他們沒法撕破對方防線
因此在外圍胡亂射門
一隊球隊命中目標多, 可能是因為他們射球都沒有取一個好的角度
都送到守門員的懷裡去
98 年, 摩洛哥於哈辛二世杯一場賽事中作出了 32 次的射門
有十幾次中目標, 但那些射門都是在外圍的亂射
摩隊一點優勢都沒有...

「球員 B 包了越位, 他要為這球負上責任...」
越位陷阱失敗, 是一整條後防線的事
簡單來說, 如果一個球員不聽指揮, 而包了越位, 他可能真的有責任
但世界杯決賽周的球隊, 我相信沒有這種球員存在
越位陷阱失敗, 只是因為一隊人合作不好, 而不是一個人的責任

「這個球員表現不太好, 比賽到現在都很少提到他的名字」
球, 只有一個
在皮球周圍的球員, 最多三四個
那其他球員在做什麼呢? 走位呀 ! 拉空位呀 ! 盯人呀 !
不是在泡茶嘛
一個球員站在中場補了位, 對方自然不可以把皮球傳到那個位置了
你憑什麼批評人家表現不好

「這個球員身高有2xx, 球隊應該吊多些高球給他」
身高, 無疑是會有優勢
但是, 一個頭球能否攻入對方大門
最重要的, 是入楔時間, 而不是高度
即使你有三米高
只要我張開身體, 不讓你進佔好的位置
你還是無法用頭球進球的...


這個專欄將會不定期更新...
呵呵

當然, 你亦不要儘信我
因為我也不過是在說一些似懂非懂的話罷了

星期五, 6月 09, 2006

為了讓世界的崩塌停止, 我選擇了量子自殺

上一次說到 MWI 會帶來一個很大的問題
那就是天擇原則

Anthropic principle -> 這個究竟是人擇, 還是天擇呢
我看的翻譯是叫天擇原則的
而 MAX 卻指出, 那是人擇原則

算了吧
無論你叫我做 PK, 還是叫我做死肥仔
我還是我
沒影響的

所謂的人擇原則
就是用我們的存在, 來證明的一個原則
試想像我們的地球如果不是太陽系的第三個行星
而是第五個, 或是第二個
要麼地球的水份會因為過熱而蒸發掉
要麼就是變成一顆什麼都沒有的冰封行星

所以
以多世界解釋中的我們來說
雖然有千千萬萬個可能令我們不在我們現在身處的宇宙當中
但是
我們的存在, 洽洽證明了只有這樣的一條路才能夠到達現在的光境
換句話說
母親懷胎十月, 而胎中的嬰兒是兒子的機會是二分之一
那麼, 在N代前開始計算, 只有 1/2^N 的機會
才會讓我的「姓」不會失傳掉

事實呢, 洽洽就因為我的出世而證明了這個 1/2^N 的機會發生了
而如果這個沒有發生, 我也不會再繼續存在

路, 原來全是這樣走出來的
所以地球會是太陽系第三個行星
所以宇宙不斷地在膨脹
所以有水循環
所以有你和我
這就是人擇原則


人擇原則, 帶來了一個非常非常有趣的假想實驗
量子自殺實驗

假設有一個箱子
一個人, 坐在裡面
裡面還有一個裝置
那裝置一邊會擲毫, 然後從擲毫的結果
去扳動一把手槍的扳機
手槍的槍口指著那個人的頭顱

假設擲到「公」, 就是開槍
擲到「字」, 就再擲一次

結果會怎樣呢?

對於箱子外的我們
結果是簡單又直接的

就是經過0-N次的擲毫後
那人會被槍斃

而對於箱子內的那個人呢?

跟據人擇原理
那個人永遠也不會死去

因為只要他一死去, 這個宇宙對他而言就再不存在了
所以, 在一個擲出「公」的世界, 和一個擲出「字」的世界中
人擇原理會幫他選擇「字」那個

就是對於那人而言
那個擲毫擲到「字」的機率是 100%
而當那人將槍口移開
那時候機率才會回到 50%

但這個實驗是無意義的
因為對於我們而言
再幾次的擲毫後
那個箱子中的人已經死去了

但箱子中的人呢?
則認為自己一直生存著
而且永遠也不會被這個裝置殺掉

換言之
再幾次擲毫之後
箱子外的我們和箱子內的那個人已經處於兩個不同的世界了


結論就是
哥本哈根解釋包含了一個揮之不去的魔鬼「意識」
而多世界解釋卻令每天相見的我們因為一顆骰子而永遠再不相見

兩個都在物理上都沒有缺憾
但兩個在哲學上都是讓人摸不著頭腦的

究竟世界之所以以這個方式存在
是因為我們的意識感受到他
還是整個宇宙不斷的在玩量子自殺遊戲而我們被困在箱子內呢?

原本只是在爭辯光究竟是粒子還是波
到最後, 卻變成了整個宇宙的問題了


好... 現在, 請把我這三篇 XANGA 所說過的一切忘記

思考一下自己走過的路
崩塌過的機率波
身處過的平衡宇宙

我希望大家有一些得著

至少於我而言
量子力學帶給我的衝擊是玫命性的
他另我一而再, 再而三的思考自己的一套哲學的合理性

幸好, 到目前為止, 我還未看到有推翻自己系統的必要

星期三, 6月 07, 2006

世界的崩塌並沒有停止

在 HIT RATE 其低與劣評如潮之下
本專欄不但沒有步輪流轉的後塵
反而加開續集了


上集我們明白到
我們所體驗的所謂「客觀事實」
其實只不過是大多數人對世界觀測然後得出的結果罷了

其中包含的機率波崩潰
就是我們的生活

這可能對於你而言是不可思議的

「客觀事實」是全無意義的這個結論
的確令人很難接受
特別是一些唯物論者與及決定論者
世界居然是由一堆堆的機率波組成
我們看到世界現在這個樣子
只是因為我們用同一個方法去觀測這個世界
而令機率波崩潰再出現的結果罷了

換句話說, 就是上帝拿著兩顆骰子
每當你觀測的時候
上帝就把骰子擲出去
然後指著那兩顆骰子說 : 「恭喜你, 這就是你的世界 !」

然後, 你或許會問
如果我們永遠都不去做觀測
那這個世界是不是就永遠都是一團不知所以的機率波呢
薜丁格的貓永遠都是半死不活?
「我」永遠都同時自私加上樂於助人?

答案是「是的」

於是, 我們遇到了一個問題
「觀測」最終究竟是什麼呢?
答案居然是一個更為無棱兩可的觀念
「意識」, 只有意識感應到的一刻
觀測才成立呀

結論出來了
就是有意識出現之前
這世界是一片混沌的機率波
什麼也是, 什麼也不是
直到一天意識出現了, 世界的混沌一次性的解開
成為了我們今天的世界 !

好了
夠了
「上帝是不會擲骰子的 !」愛恩斯坦咆哮著 !

可惜的是, 愛恩斯坦晚年盡了一切的努力
還是沒法推翻這個概念, 甚至連證明它是不完備的, 也做不到


到目前為止
對於量子力學中的哥本哈根解釋 (這就是上面的一大堆啦)
還沒有人可以推翻

但是
卻有人提出了另一個講法

這個講法, 叫做 MWI, 多世界解釋
又即是大家比較熟悉的平行宇宙解釋

這個解釋主張
我們的世界是在不停的分裂中
就是
我們身處的世界
只是眾多的平衝世界的其中一個

例如
我手中拿著一顆六面骰
我拋出去
宇宙就會有六個
一個會擲出「1」, 另一個擲出「2」, 如此類推
而我, 剛好就掉進了「1」宇宙中
當然, 亦有第二個我, 掉進了「2」的宇宙中
那就要看我的觀測角度是哪個世界的角度了

這個解釋
聽起來, 好像比上帝會擲骰子更難為人所接受吧

但這個解釋
卻將「意識」這個魔鬼排除了 !
在科學上, 這更為合理
而且亦沒有違反量子力學的原則

只是因為一個量子, 就搬出整個宇宙來解釋
未免有點小題大造了

而MWI, 亦帶來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就是人擇原則


貓說我把太多東西推在一起了

人擇原則先留著吧
那個很精彩的量子自殺實驗

實在不容錯過呀 ~~

星期日, 6月 04, 2006

世界在崩塌

對不起大家... 我又想要重提這些艱澀的物理理論
然而, 可能懂這些懂得最少的, 正是我自己

我就好像一個武功低劣的人
登上了華山
然後膽大的說自己在「華山論劍」
要拿「武林第一」的旗號回家

然後, 坐在一邊談話的黃蓉、郭靖和楊過看過我的身手後
差點笑翻了肚


儘管如此, 我還是希望在這裡說說我的看法


首先, 我在這裡提到海森堡,
當然不會是要和大家去研究那超級繁複的矩陣力學
而是談那個比較易懂的測不準原理

或許, 叫不確定性原理會比較實際一點

不確定性原理, 簡單來說
就是有些一對的數字, 當我們測量其中一個測得越準確的話
另一個數字的測量就會得到越大誤差

電子的動量及位置, 時間與能量 都是一對又一對這種的數字

很難理解吧
因為這違反了我們的常識呀

一個向前飛的乒乓球, 當我們測量完他的速度後, 就不可能知道他的位置
聽起來是完全不合情理的

但原來, 我們的世界就是這樣的不合情理
因為我們要「看」一種東西,
小學生也知道, 是那種東西把光反射到我們的眼中,
所以我們「看」得見

同樣地, 我們要「看」見一粒電子
最少, 也需要一粒光子撞向那個電子
再反射到我們的眼中(儀器 something like that)
我們才 「看」得見

但, 當那個光子撞向那個電子的一剎那
那個電子的速度改變了
而我們越是準確的去看那個電子
就代表那光子撞向電子的角度更為正面
而電子的速度改變也更大了

明白了嗎?
好, 去下一步


於是你會說, 只是我們測量不到那電子的確實位置
只要我們發明更先進的方法, 總有一天可以測到那個量的

對不起, 你錯了
因為那電子的「確實位置」
是沒有意義的

我舉一個例子
就把電子的「位置」當成「我」
可能在A君眼中, 覺得「我」是一個很自私的人
可能在B君眼中, 覺得「我」是一個很樂於助人的人
好了, 那麼,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我」呢?

你會答, 兩個都是吧

對呀, 因為「我」可能在 A 君面前表現得很自私 (我討厭 A 君, 當然不幫他)
而「我」又很樂於去協助 B 君
於是, 「我」這個概念, 其實是源自觀察者的行為呀

那麼, 如果你再問究竟哪個才是「真正的我」
就會發覺, 那其實是一個沒有意義的問題了


或許大家已經明白
我想說些什麼了

其實這個世界裡的所有「真相」
原來, 都只是從觀察者的角度有關的

細至一粒電子, 甚至夸克
大至一個人, 甚至整個宇宙

我們一直所信奉的真相
是有前置的, 是要由一個預設的觀察角度才為真的

海洋是藍色的
因為我用眼球神經去觀察那個特定波長的電池波
如果世界上的人都有色盲, 只有我一人看到海是藍色的話
那大概海洋就不再是藍色的了

前些日子跟 MAX 談 MWI 的問題的時候
我就已經開始在想這個了
我同意因為量子的位置找不到, 所以無法計算未來
但是, 那不代表未來是有無限個的

一個電子的「確實位置」是沒有意義的
一個海洋的「真正頻色」是沒有意義的
一個宇宙的「單一未來」是沒有意義的

沒有意義只是在於, 我們不能測量吧 ..
而不是沒有本身的意義喔


未來, 到最後只有一個
我今天的早餐選了通粉而沒選米粉
如果再給我一個機會
將所有東西無條件的還原到今早的時候
無論試多少次
我都是會選通粉的

我們的生命, 就是機率波不斷的崩塌
結果只有一個的過程呀

星期四, 6月 01, 2006

心碎的防範措施

英格蘭 9.00

我在計算...
究竟我要投注多少, 才可以達到平衡呢 ?

就是我贏錢的快樂可以剛好補足得到英格蘭這支球隊拿冠軍帶給我的不快呢?


我曾經說過
如果一生人可以用十個「憎」來憎恨一隊球隊, 我會十個全部放在英格蘭上面
但那十個「憎」, 究竟用多少錢可以平衡回來呢?

$900 ?
$1800 ?
$9000 ?


另, 如果她出局了
我又會覺得應該要輸多少錢, 才不會覺得太多呢?

$100 ?
$200 ?
$1000 ?


剛剛從 max 的 newsgroup 學了不少關於博奕論的東西
有幫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