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30, 2006

感謝你! 瑞文戴爾 !

感謝 Baron Rivendare !
給了我一條 野性之心褶裙 ... ^^

Zombie 姐兩句 :
「『為什麼不能需+防鎧?』一個聖騎士問。
『因為有人會傷心呀』」( 出處 )

我如夢初醒 ...

原來, 宇宙很簡單
簡單到所有「為什麼不....」的問題, 我都可以答 :
「因為有人會傷心呀」

多麼令人感動的理由...

原來, 人之所以活著
總括來說就是不要讓別人傷心

說出來的確很簡單
但...

事實呢?

星期三, 3月 29, 2006

被降職為四死騎之一其實也不錯吧

這世界, 突然變得很完美 ...

因為, 根據心理學和靈魂學大師 Baron Rivendare 的研究
只需要透過靈修, 冥想和一個名為「引導(channeling)」的過程
大家都可以簡單的進入另一個人的思想空間

對, 就像電影 Being John Malkovich 一樣 ..
(Being John Malkovich 譯 : 變腦 / 玩謝麥高維治 / 成為馬可維奇 /傀儡人生)
進入別人的腦海, 用別人的眼去看, 用別人的耳去聽, 用別人的心去想

在引導的時候, 你會完全變成了你的「導體(object)」
你會完全感受到這個人所想的東西

為什麼說這個發現會令世界變得很完美呢?

因為, 誤會從此在這世界消失了 ..
只要兩個人有意見不合
就立刻互相代入對方的思想內
在導體內, 你會明白他的意見為什麼與你的有衝突
從而達成諒解, 共識, 珍惜, 相愛, 堅忍 和 面對

一旦這技術使用到外交上
世界就會和平了

一旦這技術採用到法庭之上
罪惡就會消失了

Baron Rivendare 告訴人們
他的發現將會改變世界
同時, 他向大家放了一個 debuff ...

現在, 我們對大家示範一下

如果一個人(主體)想進入另一個人(導體)的思想世界
1. 主體進入 耳觀鼻 鼻觀心 心觀萬物 的狀態 (透過 靈修 冥想等練習)
2. 主體的手心 對準 導體的手心
3. 導體擁抱主體, 並把主體的耳朵貼向導體心臟附近的位置
4. 主體把自己的心跳調較至與導體同步
5. 完成

引導其間手心不可以分離, 耳朵和胸口也是
任何一邊的分離, 都會導致引導的中斷

大家成功了嗎?

不成功也不要緊喔, 和你愛的人多多練習吧 ^^

星期六, 3月 25, 2006

那頭肥鳥也年青過哦?

將頭埋在月井的水裡...
然後, 在水中慢慢的張開眼睛

那耀眼的光刺進我的眼中
水中的微生物輕輕的咬著我的角膜

心靈, 顯得異常的清晰...

回想自己走的每一步...

我發覺, 自己原來很害怕去認真對待一件事

那一年, 大德魯伊 範達爾.鹿盔 要我去找一些 晨光麥 給他
於是, 我到安戈洛去努力, 再努力
一包又一包的泥土
種出了不少的 晨光麥

但結果呢?

大德魯伊 範達爾.鹿盔 正眼也沒有望我一眼
沒有任何表示, 沒有任何反應
只是板著臉, 眼望著遠方
就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似的 ~

又在那一年
我在西部荒野的海岸找到了水獸敏捷墜飾
但結果呢, 只是一身疲憊

又在那一年
我在塞拉摩島遇上了她
雖然我深知她的高不可攀
但我還是認真的沉迷了

結果呢?
除了她感激我把叛徒剷除之外
就沒有其他了

我把頭再次伸上水面
疲累的身軀令我不想再從這月井中爬出去外面的世界

或許
因為世界是不可測的
因為聖光和月光總是未能照到這世界的每一處地方

所以
大家生存才有目標

而我
只想融合於自然之中
成為自然之力的一部份

我輕輕的在那隻走過的松鼠身上灑了一個月火

看著牠輕輕的倒下

心情還是一樣
也許, 我對任何事都不應該再太認真了

因為, 認真
不等於有結果
而認真之後又沒有結果的事
總令人心痛

雖然
我沒有為自己的認真而後悔過

或許
認真的過程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星期四, 3月 23, 2006

雜記

你看你自己?

又再說一些「沒用」的東西, 又怎會有人給你 comment 呢?

活該 !

昨天只睡了兩個小時..
零時十分去睡
二時起床 做 freelance

簡單而直接的發覺
一天有二十二小時清醒時間的話
可以做很多的東西

但是

身體會抗議

特別是我的胃...
他在發動兵變, 要推翻這個勞役他的領導者 -> 即是我...

痛, 不要緊
有胃氣, 不要緊
胃酸倒流, 不要緊

全都不要緊, 只是辛苦罷了
又有什麼要緊的

找了一些景點的資料
這個網站真的很不錯

星期三, 3月 22, 2006

唯物還是唯心? 太老土了吧 !

在 Δελφωι 的 Απολλων 神廟內 ...

「今日, 想探討一個老問題
『理念』與『實在』」

「我們先請兩位嘉賓, 柏拉圖先生 及 阿里士多德先生」

「柏拉圖先生, 你有什麼看法呢?」

「看你手上的東西, 我們叫它做咪高風吧...
但是, 我們為什麼叫他咪高風呢?
因為有一個叫『咪高風』的理念存在於我們的回憶裡
所以, 看到這樣的物件或是造出這樣的物件之後
我們可以叫他咪高風 ..」

一邊說, 柏拉圖一邊搶了我手中的咪高風, 並把他用力的摔向地上

「就像這樣
即使這支咪高風被我毀滅了
『咪高風』這個理念仍然會永遠存在於我們的回憶之中...」

我清理了一下地上咪高風的殘骸
正打算拿一個新的來問問阿里士多德先生有什麼意見 ...

只見阿里士多德從口袋內拿出了一個怪怪的東西,
他指著那東西, 然後大聲地對群眾說 :
「大家看看這東西
大家都不知道它是什麼?
現在, 我介紹給大家
這叫做『卡林多復仇者』」

阿里士多德拿起這東西在空中揮舞了兩下
「『卡林多復仇者』實際存在著
而你們在幾秒之前
卻完全沒有『卡林多復仇者』這個理念的存在
即是理念世界是不存在的
理念之所以存在
是因為物質實際的存在著
所以, 老師 (指著柏拉圖) 你錯了」

我終於都拿回一個全新的咪高風
於是, 我用力的清一清喉嚨
再向著咪高風慢慢的說出以下一句
「其實, 你們兩個的論點是並存的呀....」

全場立刻靜了下來..

後來?

大約是我被亂石擲死吧...

星期五, 3月 17, 2006

重要的, 是「現在」

昨晚造了一個夢

有人對我說我只剩 最後的五年
而我強烈感覺到那是真的

呼 ...

有人懂解夢嗎?

將來是不可見的
因此很多人正努力的為將來打拼

打拼 ....
再打拼 ....

但是, 既然將來是不可見的
我又怎樣知道現在的打拼是有意義的?

我, 還有五年嗎?
十年嗎?
二十年嗎?
八十年嗎?

都是不可見的 ...

對呀, 現在每月儲蓄四千五百元
退休生活有了保障

但, 我可以活到退休那天嗎?

對呀, 現在努力工作
將來有機會升職

但, 我會工作到「將來」那天嗎?

大家都中計了 ...

那些在與你談「將來」的人
那些叫你現在開始準備「將來」的人

你會發覺, 他們跟你談完之後..
都是「現在」得益的!

清醒吧..

別再把你的「現在」投放在別人的「現在」那裡了

那些說話, 對他們來說

只是「市場推廣」呀 !!!

不明白嗎?
不要緊, 你和他還有很多人, 都不明白 ...

星期四, 3月 16, 2006

2006 希臘 + 馬耳他 - 計劃 2

行程都定好了
酒店都訂好了
連船票都訂好了



其實, 「計劃一次旅行」這個過程也是一種享受呀
去旅行團的確有點浪費

當然, 我也有去過旅行團的
作為一個享樂主義者
想以相對比較少的價錢
享受好一點的食宿, 交通...還有待遇
參加旅行團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這個世界每件事都是一個等價交換
得到這些待遇的代價就是沒有了自由
和多了一些促銷式的旅行環節

回到今次的行程

我計劃行程有一個慣例, 就是...
「勾畢」 ..

\ (>口<) / 吼 ~~ 怎麼每次都這樣......

3 Apr 0035 - 香港國際機場起飛
3 Apr 0635 - 到達倫敦
3 Apr 0850 - 轉機起飛
3 Apr 1355 - 到達雅典

4 Apr 0735 - Piraeus 上船
4 Apr 1250 - 到達 Mykonos

6 Apr 1000 - 離開 Mykonos
6 Apr 1050 - 到達 Paros
6 Apr 1155 - 離開 Paros
6 Apr 1455 - 到達 Santorini

8 Apr 1215 - 離開 Santorini
8 Apr 1645 - 回到 Piraeus

11 Apr 0410 - 雅典上機
11 Apr 0455 - 到達馬耳他

14 Apr 1130 - 馬耳他上機
14 Apr 1400 - 回到雅典

15 Apr 1900 - 雅典起飛
15 Apr 2105 - 到達倫敦
15 Apr 2215 - 倫敦起飛
16 Apr 1705 - 回到香港

星期五, 3月 10, 2006

2006 希臘 + 馬耳他 - 計劃

一個手提電話充電的時候....
如果你沒有把他充滿, 就急不及待拿出來用的話

電池的耐久度會漸漸降低
直到有一天, 那電話不能再正常運作...

一個人生存的時候
如果他的靈魂沒有得到需要的能量

那個人的靈魂將會越來越虛弱
直到有一天, 那個人只剩下一個軀殼

因此, 今年四月...

我將會去找回自己的靈魂..

到希臘去, 到馬耳他去 !



粗略計劃 :

Day 1 - Hong Kong - Athen
Day 2,3 - Mykonos
Day 4 - Paros
Day 5,6 - Santorini
Day 7,8 - Athen + Dephi(Optional)
Day 9-12 - Malta & Gozo
Day 13 - Athen - Hong Kong

詳情會在這裡報告的

星期一, 3月 06, 2006

可是這傢伙後來成了主角

某一個夜晚, 夜色鎮行向逆風小徑的途中
王子和魔女並肩而行, 說著他們之間的事 ...

魔女(含淚) : 你不要逼我選了, 好不好 ?
王子(已經泣不成聲) : 不好 ...

魔女 : 我選不來 ...
王子 : 還是要選一個的, 我們不能無了期地消磨下去 ...

魔女 : 我真的選不來... (抹了抹眼, 然後勉強的笑了一下) ... 不如用骰子決定吧 ...
王子 : 不好, 這些事不應該交給或然率來決定. 要決定的人, 是你 ...

魔女 : .... (沉默了一分鐘)
王子 : 好了, 你已經選定了 ...

說罷, 王子掏出了負在他背上的命運
使勁的插在地上...
轉身離去, 然而, 眼淚卻不由自主的不停湧出...

之後發生了什麼, 沒人知道

可能是魔女把寡婦製造者輕輕的架在命運的旁邊
然後轉身返回麥迪文之塔

也可能是亡靈天災吧整個世界毀滅掉..

什麼也有可能吧 ...

<劇終>

這個故事 ...
改變不了任何將要發生的事
王子和魔女永遠都不會是一對

而現在的他
已經不再是王子了
只能夠在斯坦索姆後面的小屋隱居
拿著他那把兄弟會聖劍無聊地斬殺著瘟疫犬和腐肉蟲

很殘酷吧, 但世界正是這樣子的 !

星期四, 3月 02, 2006

小小實驗

你知道嘛, 你體內流著的血液正在決定著你的本命 ...
但是, 地球的轉動, 卻往往才是你命運的操控者 ...

血液有著各式各樣的特性
有些人的體內, 流的是野心家的血液
有些人的體內, 流的是工作狂的血液
有些人的體內, 流的是藝術家的血液
有些人的體內, 流的是死靈法師的血液
有些人的體內, 流的是平凡人的血液

但這些人, 往往不能順著自己的本命來過自己的每一天

即使你流著野心家的血液, 但你可能只是一個貨倉總管
你可以征服你管理的貨架, 卻永遠做不了一個真正的野心家

即使你流著工作狂的血液, 但你可能只是一個富胯子弟
你可以不停的為工作勞碌, 卻永遠做不了一個真正的工作狂

即使你流著藝術家的血液, 但你可能只是一個普通文員
你可以在文件上發揮創意, 卻永遠做不了一個真正的藝術家

即使你流著死靈法師的血液, 但你可能只是一個營業主管
你可以工餘時間幫同事占卜, 卻永遠做不了一個真正的死靈法師

即使你流著平凡人的血液, 但你可能只是一個國家元首
你可以放假到德州打哥爾夫, 卻永遠做不了一個真正的平凡人

你身體內流著的, 是怎樣的血液?

教你一個簡單的驗證方法 ...
準備以下物品 :
一個膠盆
清水 (大約五公升)
一條膠管 (長約一尺, 要有彈性)
一塊刀片

作法 :
1.把水全部倒進盆子裡
2.深深的吸一口氣, 別呼出來
3.用膠管在你上臂中間的部份緊緊的綁好
4.慢慢呼氣, 你會發現你的手臂上出現了一條筋脈
5.別猶豫, 用刀片在筋脈上劃一道
6.把那劃出來的裂口浸在水裡
7.水慢慢的變紅, 然後影像會浮現出來

請18 歲以下人士在家長陪同下進行

呼 ...
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我想說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