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15, 2006

梁浩鏗, Behave yourself !

「梁浩鏗, 排隊的時候不要說話, 立正 ...」
「梁浩鏗, 上堂的時候要專心, 不要和別人談話 ...」

十五年前, 我被人這麼責罵過..
那時候, 我沒有理會
照常地, 排隊時會和前後說話, 會企得歪歪斜斜
照常地, 上課時會和別人談話, 不留心, 睡覺

沒什麼大不了,
還不是罰站, 見家長, 嘮嘮叨叨..
跟本就不痛不癢

我覺得我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就可以
為什麼你要管我呢?

「梁浩鏗, 你犯了這條校規 !」
「梁浩鏗, 你這樣做之前會想過有什麼後果嗎?」
「梁浩鏗, 你的頭髮太長了 !」
「梁浩鏗, 你的頭髮太短了 !」
「梁浩鏗, 你的髮型太『標奇立異』了 !」
「梁浩鏗, 你不可以穿耳洞 !」

七年前, 有很多叫「老師」的人對我說過這些話
那時候, 我開始感到反感
不但不會因為這而改變,
而且還會故意的挑戰這些規條

沒什麼大不了
不過是記記缺點, 記記小過
在中學的世界, 只要你會考有A, 就比什麼都好辦

我覺得 : 「你要管我嗎? 我偏不讓你管! 」

一年前, 身邊的人都為 GPA 而努力
要考好成績, 出來找一份好工作
要過更好的生活
身邊的人都對外面的世界充滿著憧憬
身邊的人都為打做自己的事業而努力

而我呢?

我享受著我的自由生活
GPA 對於我來說只是一個讓我畢業的數字
只要能畢業就好了

我覺得那段日子比什麼都要寫意

人生一個一個階段
就像一個一個的月餅模

每個人, 都不自覺地被搓成了一團粉團
衝進去月餅模內
師傅用力一拍
粉團變成了一個月餅的模樣

再烤烤, 包裝
就可以賣 $198 一罐了

分別只是「榮華」還是「美心」吧

我不喜歡做一個月餅
我不喜歡做一個月餅
我不喜歡做一個月餅 !

但現在的我, 面對的不再是罰站, 見家長, 嘮嘮叨叨, 缺點, 小過 和 GPA

而是整個社會

那種無力感比以前大多了

工作面試時, 總會問問我的 CAREER PATH 是怎樣
我第一個反應是 : 「干你什麼事? 我本來就是缺錢才工作的 !」
然後口中一堆美麗謊言湧出

親戚見面時, 總會問問我何時成家立室
我第一反應是 : 「為什麼我一定得走你們的舊路 ?」
然後口中唯唯諾諾的敷衍過去

我承認我是反社會
但問題是, 為什麼我不可以反社會呢?

星期三, 2月 08, 2006

我不甘心

一個人在土瓜灣海旁..(又是土瓜灣海旁嗎)
看到了映在海上的星星

理性地, 我知道那些不過是從有浪花的海面反映的陽光
但是, 我總是希望那些其實就是星光

因為, 看到星光
總是讓人感到安詳, 感到舒暢
都會讓人身心清醒過來
認清究竟自己在想什麼

轉過來想
陽光也沒什麼不好
我很喜歡曬太陽
很喜歡皮膚被灼傷的感覺

所以, 在夏天, 你會見到我總是不停的掉皮
一整塊一整塊的
就像是換季的蛇 ^^

但在數分鐘後

我又得再次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
看著三個 visual studio 在發呆

心裡想著世界的覆雜性
身處這個自以為明白的世界,
再自以為自己不被世界所明白
到最後, 發現自己不過是宇宙間的一顆微塵

隨著無盡半衰期的過去, 迎接著自己的命運
某一天, 我或許會消失在世界上, 又或許會永遠存在於這世界上 *註

於是, 我每天還是坐在這裡
寫著無意義的東西
問著沒答案的問題

呼 ..

究竟, 我想我的人生變成一個怎麼的樣子...

坐在這裡用筆在筆記上朝亂塗鴉
發呆
再發呆

這樣一天又過了

三十天後,

又發薪了 ...

三十年後,

發現一生人過了一天半了

我不甘心

星期六, 2月 04, 2006

自卑的堡壘

女巫給了小女孩一個衣櫃 ...

「這個衣櫃, 可以把你的感覺儲起, 就像是衣服一樣,需要的時候拿出來穿, 不要的時候, 就讓它們一正躺在裡面吧 ... 」

「姐姐, 為什麼你要給我這個呢 ?」

「傻孩子, 等你長大後, 你就會明白的了 ...」

女巫說完後
照國際慣例化成一縷煙消失了 ...

小女孩望著那衣櫃
心裡還是有一千個, 一萬個的不明白

於是, 她打開衣櫃來看....

裡面空空如也...

一年又一年的過去

小女孩的衣櫃慢慢變得擁擠

衣服越來越多, 但漂亮的越來越少

想把小時候那些漂亮的拿出來穿穿
卻發現衣不稱身

想把那些醜陋的拿出來拋棄掉
卻又總有點不捨得...

她在想, 這衣櫃會不會有塞滿的一天呢?
到了那天, 她會怎樣?

想不出個所以然
於是, 女孩又將今天買回來的衣放進衣櫃

女孩越來越迷茫
到了今天, 她已經長大了
但是, 她從來未明白過女巫為什麼要給她這個衣櫃...

「為什麼呢? 對我有什麼意義呢?」

女孩把衣櫃翻了一遍又一遍
但總是找不到原因

看著這件, 心裡總會甜甜的
看著那件, 胸中就是酸溜溜的
摟著這件, 眼淚就是流過不停
嗅著這件, 嗅到了曾經讓人深深醉倒的汗味

找不到原因

卻找到了一堆又一堆自己儲在這衣櫃內的感覺

有一天 .....

女孩在街上偶遇了女巫 ..
女巫看到女孩, 心知不妙, 轉身就走

女孩追上去, 捉住女巫的手

「你快告訴我, 為什麼要給我這東西..」

「...........」

「快告訴我呀 !」 女孩掏出了手袋中的指甲挫, 指著女巫的喉嚨喊 ...

「............」

女孩怒不可遏, 把指甲挫整支插進了女巫頸上的大動脈....

女巫二話不說, 把指甲挫拔出來, 鮮血, 就像噴泉般噴射出來 ...
好像要把天空都染紅似的...

而這一刻, 女孩好像明白了 ...
明白了為什麼女巫要給她這個衣櫃 ...

星期三, 2月 01, 2006

長髮

二十三年半了

二十三年半以來,
第一次咬到自己的頭髮...

感覺很奇妙

就像重新認識自己的身體一樣
原來, 頭髮被咬著的感覺是這個樣子的
很特別

不覺得厭惡, 也不覺得喜歡
就是很奇妙

但是, 當我明天再咬我的頭髮的時候
我相信
奇妙的感覺會減少了

沒有任何原因
只是奇妙的感覺總是會自然的遞減著
就像鈾235 的和碳14的量子質量一樣

所以, 在幾個月後

咬頭髮這種感覺對我來說
已經過了幾十個半衰期了
不再奇妙了

我... 我很喜歡這種奇妙的感覺

就像我發現那間面包店還有賣新鮮的魚柳包
就像我發現土瓜灣的海旁原來有海鷗在覓食
就像我發現在何文田山頂可以看到整個維港
就像我發現原來有著一個人這樣的深愛著我
就像我發現奇怪的不是世界而是我這個呆子

我喜歡這些小發現

但是
隨著地球的公轉
這些發現都慢慢變得無味

怎麼辦?

也許我真的太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