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28, 2005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整個假期, 都在 艾澤拉斯 度過了
祖爾法拉克 , 瑪拉頓 , 塔納蘇斯 , 艾隡拉 和 荊棘谷

成長了 ... 又向MC 踏近一步了

到了今日, 不可以再留在 艾澤拉斯 了
要上班 , 要生活 ...
在上班的途中 , 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究竟是誰發明『上班』這會事的呢 ? 」
「點解人類社會會存在著『上班』這個系統呢 ?」

是工業革命的時候嗎?
那時出現了工廠制 , 出現了工人
但是, 商業早在那之前就有了, 銀行制度早就有了
那「上班」這個系統應該更早就出現了

但再追溯之前
就會回到農村自給自足的年代
就是這樣 「上班」這個系統
在農村自給自足 與 工業革命 之間這段時間內
出現了, 至於是何時出現 , 我不知道

而這個系統, 慢慢地 , 成為了一種必然 ...

就像「微軟視窗」一樣
成為了這個世界上的唯一一個預設的系統 ...

每個人一出生, 就得默默接受的系統

如果, 這世界沒有了「上班」這個系統
會怎樣?

首先 , 要決定的是
除了要廢除「上班」之外, 還有連帶的東西要廢除嗎?

例如 : 企業 , 主僱 ?
回到農村自給自足的年代?

還是再進一步
連 經濟 都廢除掉
大家不必再每天追逐著金錢了

說真的, 我還未想像得到那會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如果沒有了「上班」
我相信這世界會有另一套系統吧
那又會是什麼呢?

給我幾日時間想想 ^^

在公司呆著呆著
看著時鐘的針一下一下的跳



快要下班了

這就是我「上班」的目的吧
就是「發薪」和「下班」

那些爭名奪利 , 辦公室政治 ...
我可是不理的

星期三, 12月 21, 2005

雜記

這幾天, 不知怎的
就是沒有寫 xanga

不是特別的忙
不是特別的病
不是發生了任何特別的事

就是不想寫xanga

大家試過嗎?
什麼都不是, 就只是偶然的, 突然地 , 不想去做某一件事了...
從前喜歡吃的朱古力
突然有一天 ... 不再想吃了
從前喜歡聽的歌曲
突然有一天 ... 不再想聽了
從前很喜歡的一個人
突然有一天 ... 不再喜歡了

不為什麼 , 就是突然不想幹了

不用你明白, 不用你可憐
不用你來勸阻 , 不用你來斥責

你要求一個原因的話
我就告訴你那是因為地球自轉的軌道偏離了0.05 公分
我會告訴你那是因為北京的一隻蝴蝶在拍動她的翅膀
我會告訴你那是因為香港的空氣像濃濃的朱古力糖漿
我還會告訴你那是因為你出現在我的旁邊還喋喋不休

呼...

滿意了吧..

可是, 突然又有一天(就是今天)

又突然想寫了

人類就是這樣奇怪的生物嗎?
還是, 只有我一個才是這樣奇怪的生物呢?

「每樣事情都要有原因」?

如果每樣事情都要有原因
那麼「每樣事情都要有原因」這個立論就要有一個原因
而有這個立論的原因又再需要有一個原因
無限推展下去的話, 就會回到宇宙大爆炸的一刻
在那一刻, 大概一切事情的原因
都可以在那一點質量接近無限的一點中發現

那一點, 會是怎樣的呢?

莫非, 那就是蓋亞?

但是, 我現在莫名其妙的想寫, 又突然一天莫名其妙的不想寫
那也是蓋亞的意思嗎?

星期日, 12月 11, 2005

夢一般的年代

昨晚作了一個夢 ....
夢中的我, 變回了中學生 ...
那一個像夢一般的年代

「今天放學要去玩嗎 ?」 小息的時候, 劉德華特地走過來對我說...

「沒計劃呀, 大概是要回家玩遊戲機吧 ...」

「那來唱 K 吧, 我約了幾個女同學呢 ..」

「約了誰? 」

「你來了不就知道了嗎, 放學在學校門口等吧...」

「噢..」 我還沒有決定去還是不去, 況且, 我去還是不去這個問題, 是大家從來也不關心的. 我的存在, 對於他們的存在, 並沒有任何的影響, 也沒有任何的關係吧...

不知道為什麼 , 我就在這個房間內了...

我發覺 那些 敷衍了劉德華之後 和 來這房間之前 的記憶
都好像有文字記載之前的歷史一樣
再也找不到. 也不可能找到了

可能, 在那段時間, 我的意識到了其他的地方
又或是我的身體擺脫了意識的控制...
總之, 在敷衍了劉德華之後 和 來這房間之前
我的意識不在我現在這副身體裡 ..
因此, 我也沒有任何在這段時間形成的記憶...

在這房間內, 我閉上眼睛..
卡拉ok 將沒有生命的音樂繼續的灌進我的耳朵
同學們都在力竭聲嘶的唱著
他們不在乎那音樂有沒有生命 , 也不在乎自己的歌聲是否動聽

對呀, 卡拉ok
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活動

當我習慣了那音樂後, 我慢慢的張開眼睛
既然都來到了, 就試著去和大家玩玩吧
況且, 我其實蠻喜歡卡拉ok 這個活動的

張開眼睛後, 發現 ..

坐在我懷內的 , 是葉璇 ..

不知從何時開始, 她倒在我的懷裡了...

「丫... 對不起...」 她好像不太願意在我懷裡吧...所以慢慢的坐了起來...
她一身校服還是整整齊齊的, 看來剛才的事, 只是意外吧..

歌聲停止了, 其他人都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們倆...

她好像不太抵受得了這種目光 ...
於是她推門到外面去了

「你是呆子嗎? 快追出去呀 ...」劉德華帶著他那似笑非笑的面, 對我說了這樣的一句..

「你....」 我看見她一個人倚在房門旁邊的牆外 , 我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

「對不起.. 我騷擾了你吧... >_< 」說罷還報以一個苦笑

「沒有呀, 只是意外(!!) 吧 ..」

「那... 其實不是意外, 我是故意的.... 」她垂下了頭, 不敢看我...

「.....」 一陣必然的沉默 ...然後是她再次撲向我的懷內 ...
我腦中閃過很多的畫面
其中不少, 是我女朋友的臉孔...

於是.. 我推開了她 ...

心中一陣悸動 ..

然後?

當然是睡醒了, 世界上哪有不醒的夢 ...

回想起來, 在我經歷過的日子裡
從來沒人對我表白過
我覺得, 我也從來沒被人暗戀過...

orz

是我長得太過醜吧 ...

而且, 為什麼要是葉璇呢???

明言 :

「你唔係以為今時今日既香港除左一個人既外表同埋佢袋入面既錢之外仲有人會用其他野黎衡量一個人既價值下嘛 ~」

只有一個又窮又醜的香港人, 才有可能說出這樣 四十九個字 連綿不斷 繪影繪聲 顧盼自憐 語重深長 令人反思 的句字吧...

星期二, 12月 06, 2005

如果他們都來到了這個世界

小矮人們都去舞池找尋獵物
只剩下白雪公主一個人留在的士高的卡位
突然, 有人拍她的肩膀 ...

是一個打扮前衛的青年 ..
「美媚, 這個我請你的 ..」說罷, 把一杯飲品放在白雪公主面前 ..

白雪公主身經百戰, 怎會輕易上當 ..
「滾一旁吧, 這樣子想泡老娘我 ? !」
剛說完這句話, 白雪公主感到腳步一浮, 一個踉蹌
暈倒了

青年像一早預知般抱住了白雪公主
「傻瓜, 現在哪有迷暈藥是要喝下去才生效的 ?」

--

小紅帽在街上挽著大灰狼的手

獵人很擔心, 於是緊緊的跟在後面 ...
但是, 他最後放棄了, 離開了 ...

以下是獵人聽到小紅帽與大灰狼的對話 ...

「你跟我回家吧... 嘿嘿 ...」
「嘻嘻, 你想吃掉我嗎?」
「當然嘍, 要不然我為什麼要結識你?我要由你的大腿內側吃起, 慢慢的吃, 你一邊看見流血, 一邊覺得興奮, 但又死不掉. 然後就吃你的雙奶, 一口一個, 保證你爽翻天...」
「嘩, 好耶, 那一定很好玩」
說罷, 小紅帽飛撲到大灰狼的懷裡去...

--

三隻小豬離開自己的老家
誓要建立自己的一番事業

大哥最懶, 什麼也不想做, 就整天躺在草地發呆
豈料, 有一天, 他發現他身後的草地原來是塊油田
於是他成為了大富豪

二哥則一直相信自己的眼光
用自己的內臟做擔保
借了一大筆錢來投資基金, 買賣股票
最後, 成立了一個小康之家

三弟最踏實
找了一份工作, 努力的幹, 希望有一天得到賞識
最後, 他還是一個小職員, 每天加班, 但薪金卻總是停滯不前
到年尾還要把自己辛辛苦苦的血汗錢進貢給政府

--

在王宮的舞廳內
王子正在和一個女子跳舞...

灰姑娘突然殺入舞池中間
脫下了玻璃鞋, 使勁地往王子頭頂擲過去

「呯!」

王子血流披面...
還被灰姑娘捏著耳朵拖回房間 ....

--

你們知道嗎?
世界變了 ...

世界沒有被任何人改變
但是, 世界本身是善變的

所以, 如果你喜歡的人, 在明天突然不喜歡你了
你不要太傷心 ..
變的, 不是你喜歡的那個人
而是世界 ...

星期六, 12月 03, 2005

又過了這樣的一天

我... 我想找一日靜靜的就坐在紅磡火車站或金鐘廊迪李法蘭斯

然後 , 閉上眼一會
用耳朵去感受一下人們在那裡的活動
想像他們經歷過的, 不同的故事

然後張開眼 ,
用眼睛去觀察所見到的一切
想像這些事物在未來會變成怎樣

然後又合上眼, 再戴上耳筒, 放著 Vanessa Mae 的 Olero For Violin And Orchestra
用心, 去感覺這裡的世界
再想像一下我在這個世界存在的真正意思是什麼

或許, 就在這一刻
我會收到由 加納馬爾他 打來的一個 可以改變我一生 的電話

但是, 因為我大腿的長期麻木, 我感受不到電話的震盪
又因為 小提琴控制了我的聽覺
所以, 到我發現的時候

那個 可以改變我一生 的電話
已經變成了一個沒有來電顯示未接來電

然後我慢慢的從座位中站起來
發覺天色已經不知不覺間變得深沉

我的生命, 又過了這麼樣的一天

星期四, 12月 01, 2005

說好的筆袋呢?

「我想要一把直尺, 要一塊膠擦, 要一個筆袋...」小朋友哭叫著, 在班裡, 就只有他一個人沒有自己的文具, 功課都做不好..

「你要給我一點時間噢...」父母給出了一個這樣的答案

三個月過去了...

「爸爸, 爸爸, 我的文具呢?」

「我打算給你一支中華牌鉛筆! 我們要一步步來, 不可能一次就給你整套文具的..」

「嗚.. 我不是需要一支鉛筆, 我需要的是一整套文具呀... 那不是每個學生都應該擁有的嗎?」

「給你一支鉛筆, 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 你還想怎樣?」

「我想知道我究竟何時才有一整套的文具...」

「這個不可混為一談, 你現在可以選的, 就只有要不要這支中華牌鉛筆 !」

「我只是想要一個時間, 我不想無了期的等下去 ! 要一支鉛筆根本就沒意思 !」

「現在就只有一支鉛筆, 你不要的話, 以後可能什麼也不會給你的了 !」

對 , 以上一段是政治內容 ...

--

香港開埠以來的第一次 fireside chat
居然就讓這樣給踐踏了

說破了, 那不過是一場做給爺爺看的大戲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