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28, 2005

這就是人生?

時間, 就這樣以光速溜走 ...

奇怪 ...
時間溜走, 有速度可言的嗎 ?

如果速度 = 距離 / 時間
那麼, 聲音的速度 = 聲音走過的距離 / 時間

那時間的速度呢?
時間擁有走過的距離嗎?

這是空間維度的問題
因為時間不同於聲音, 聲音雖然觸不到, 看不見, 摸不著
但是, 他有一樣時間沒法擁有的東西
就是在我們三維世界的座標

我們可以明確的指出聲音的位置
只要表達得清晰, 每個人都會明白, 都會了解某個「聲音」在哪裡...
但是時間, 我們無法在我們了解的三維空間給他一個位置

因此 , 時間存在於另一個我們沒法明白的空間
感受著一點我們無法明白的速度

當我們以為每秒鐘 三十萬公里 已經是最快的時候
對時間來說, 那可能只是在悠閒的散散步

於是, 我自己把自己的說話變成了一句廢話

人類, 都是喜歡將自己推向絕路的生物

星期三, 11月 23, 2005

雜記

先睇睇以下兩個故事

一對男女
男方大約35 女方就around 30上下.

兩個人傾傾下計 ...
女方忽然提高8度:「你無錢,我點解要嫁你.」
跟住見男方dup低個頭冇出聲 ...

以為咁就散場時....

男方專登嘆曬慢版大聲講:「我有錢,又點解要娶你.」

女方啞口無言 ...

跟住個男人丟低兩張紅衫魚就自己走左 ...

她攏著髮,仰起美麗的臉呈45 度仰角看著他說:『想要娶我的話就要有房子、車子,最重要的是事業有成!先說好,我可是不做家事的。』

他望著她可人的臉龐有興味的問道:『那--- 妳用什麼樣的條件來嫁給我呢?』

『我?』她沒料到他會有此一問,在錯愕了3 秒鐘之後很快的恢復了原來的神氣。

男子說:『是啊,我如果有車子有房子還有錢,那請問我值得娶怎樣條件的妻子?』

她紅著臉頰嬌聲回答:『我將獻給你我寶貴的第一次!』

他瞠大著雙眼回到:『就這樣?我只有得到一片處女膜?』

她挺起豐滿渾圓的胸部,噘著性感的唇媚視他說:『這年頭處女可是很稀有的不是嗎?更何況以我的美麗及完美的身材,讓天下多少的男人趨之若鶩。』

他放聲大笑:『親愛的,妳的美麗會隨時間的消逝凋零,身材也會鬆弛變形,更何況…… 』

看著她羞憤到變形的臉不禁莞爾,火上加油的補上最後一句:『處女膜一片不用3 千蚊,各大整型診所都有得買!』

兩個故事, 都不是我寫的
因為, 大家都知道, 這樣接近現實的東西, 我寫不來...

故事中,
有錢, 有車, 事業有成等等, 可以換上任何一樣東西 ..

但是

婚姻? 何時變成了去市場買菜?
我給了三塊錢, 你的菜不夠一斤就是你不對...
我給了你一塊處女膜, 你沒車沒樓就是你不對 ...
我給了你我的一生, 但你的事業卻總是停滯不前 ...

小時候, 男孩認為自己並不需要愛情...
女孩子, 都是敵人 ; 都在搶奪這世界的資源 (即是玩具 !)
男孩高呼我不要, 認為世界上要是沒有女孩子就好了 ...

然後男孩成長了一點, 發現原來女孩子也不是太邪惡的東西
至少, 她們笑起來很可愛 ...

再成長一點, 看見身邊的人都有了喜歡的人
男孩也不甘示弱, 總要喜歡一個半個
於是男孩效法他身邊的朋友, 選擇了一個美麗, 而且距離很遠的女孩子作追求對象 ...
但由於沒有膽量, 於是, 最後也沒有開口對那個美麗的女孩子說過一句話

又再成長一點, 男孩開始擁有了熟絡的女性朋友
發現, 和她們聊天, 感覺很好 ..
這感覺, 不是任何男孩子能夠給與男孩的

年和月過去, 那位熟絡的女性朋友與男孩越來越熟絡 ...
男孩漸漸發覺, 他很需要這個女性在他身邊

於是, 他鼓起勇氣, 對這個女孩表露愛意...
「對不起, 你是個好人, 但我們只可以停留在朋友關係...」
男孩的心很痛, 莫明奇妙的, 卻又連續不斷的痛

男孩發現了這個女孩原來有了男朋友
這個男朋友, 帥氣, 成熟, 而且有品味 ...
男孩的心更痛了 ...

經過一番心靈的交戰, 朋友的苦勸後
男孩還是決定不要再等這個女孩
要對自己好一點
要在愛情中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男孩明白了愛情的遊戲規則

於是男孩努力學習
努力賺錢, 培養自己的品味
擴闊自己的社交圈子
高歌一曲 :「活得比你好 ...」

十五年後
男孩有著一份薪水不錯的工作
有著一輛不太名貴, 但總算可以出入代步的私家車
有著一個妻子 , 她不是很美, 但是很體貼, 也會給他很大的自由
有著一個情人 , 她很美, 但是愛鬧脾氣...
有著一個小妹子 , 她還未成熟, 任由他擺布...
有著一堆ONS PARTNER , 她們都是沒有腳的天堂鳥, 不會給他任何枷鎖 ...

這一刻, 男孩發覺 ...
即使他一生中擁有過這麼多的女伴
他記得她們的樣貌, 身材, 性格 , 優點, 缺點
但是, 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是怎樣去愛她們的了
己經再沒法提起勇氣, 去真真正正的愛一個人了
他已經不懂得怎樣去愛一個人了

那個夜, 男孩一個人在西貢碼頭發呆 ....
想哭, 但是哭不出來...

至少, 我認為愛情,
應該是靈魂綁定的 !

嘩, 又咁長 ...
會唔會趕客左 D 呢?

星期一, 11月 21, 2005

雜記

五日無新 entry ...
大多都是有什麼特別事件發生在我身上了 ...

我又為足球而受傷了
真係「為你而受傷, 可惜你沒有共鳴」...

普通的一課練習
普通的控球權訓練
簡單的一個直線傳球
而我, 就在包位的一剎那...
聽著自己大腿筋骼發出清脆的一聲 ...
「啪!!!」

醫生說沒有撕裂
但最少要休息兩個星期 ...

唉, 足球 ....
真是一個讓人苦戀的好對象

只要和他一起, 就會覺得很快樂
但是...
當我認為我們開始了解, 開始相愛的時候
足球, 就會適當地讓我受傷一下
讓我清醒一下
有些人遇到同樣情況會想放手 ...
有些人則會等待 ...
有些人會勉強自己撐下去..
而我呢? 我怎樣也不會放棄足球

這樣, 不是苦戀是什麼?

呼, 受傷後兩天沒上班
第三天上班要清理之前的工作
到今天, 才寫下這篇關於為足球受傷的 xanga
大腿還在隱隱作痛 ...

--

再談談考古

上一集和大家談了考古的基本流程
今集, 我們再深入一點
探討一下主流考古學家的做事方式 ..

考古學不同於其他的科學

例如物理學, 物理學家們 (特別是理論物理學家) 都可以隨意的想象
再認真的求證, 畢竟, 他們都相信他們自己還未掌握到這個無邊的宇宙
所以, 愛恩斯坦可以摔破牛頓的水桶
加俐略可以推翻地球是宇宙中心的學說
弦論有其生存的空間

但考古學呢 ?
他們已經有一早信奉的真理了
任何想法只要和真理有一點點的偏差 , 有一點點的不同
如果是正規的發表, 會給打壓下去
自己存錢出書發表嗎? 正統學者來給你一個不聞不問, 又或是冷嘲熱諷

無論是古埃及學家對文獻的執著
還是對古印度文明年份鑑定的充耳不聞
都顯示了考古學對新思維的抗拒

或者, 就只有這樣, 才可以被稱為考古學吧...

其實我認為考古學, 是一個充滿自由度的學術...
發掘出來的東西, 他的用途, 他的歷史, 他所有的記憶
在茫茫的思海中, 應該有著無限的可能性
而考古學家要做的, 就是把這些可行性一一列出
至於事件的真相, 雖然只有一個
但我們應該以開放的態度來面對
因為, 沒人可以肯定那一個合理的可能性才是真相 ...

就像人生...
我們的命運雖然只有一個
但我們應該以開放的態度來面對
因為在這一刻, 沒人會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會怎樣 ...

再一次証明 , 無論我在說什麼
都有方法把他拉到「自由意志」的領域裡...

星期三, 11月 16, 2005

這是條懷疑上帝的問題

昨天, 看了 NANA ....

一個平凡的故事, 卻簡單的觸動到我的心靈 ...
或許, 因為身邊亦曾出現過類似的人 , 類似的事

眼淚, 不是為娜娜或奈奈 而流
是為了自己的記憶而流

很喜歡黑色的那個 NANA (這部電影色彩表達得很鮮明... 有漫畫感)
這種扮堅強的女生是我最喜歡的類型
不是存心的「扮」堅強
而是她真的以為自己很堅強
表現出來也很堅強
不太熟悉她的人都會認為她非常堅強

事實呢?
她並不是大家想像中的堅強

上一個我迷上的, 有著扮堅強這個特質的女性
名叫 卡嘉利 . 尤拉 . 阿斯哈

還有 物流 . 明日香 . 蘭格雷

這種女孩子
總是讓人不能自拔

--

今天, 我們繼續探討人類這種生物的問題

這種生物最奇怪的地方
在於他們認為, 自己正主宰著世界
但是, 這是事實嗎?

我只知道人類還是同樣地需要進食
同樣地需要繁殖
同樣地需要睡覺
而一生人的時間中
就這樣已經用掉了七成以上
睡覺 , 性 (還有追求呀, 苦戀那些等等) , 吃飯
我想再加上乘車的時間
一生人 , 已經所餘無幾了

我們都不過是做每樣生物都在做的事罷了
有什麼了不起?

唉 .. 「這是條懷疑上帝的問題 ...」

然後, 你會反駁我
「人類的優勝之處在於我們會思考 !」

接著, 「逢」的一聲
我身邊出現了一縷縷白煙
我穿上了一身濟公裝束 , 然後說出這句千古詭辯 :
「你又不是其他生物, 你又怎知道他們不會思考 ?」
白煙慢慢消去
而我, 亦都轉身離去 ...

星期一, 11月 14, 2005

雜記

今日有很多話要說....
先由星期六下午說起

公司參加了工商機構運動會的足球比賽...
而我..

坐了一整場的冷板

感覺很難受 ...
我覺得以我的實力, 平時習訓的表現, 還有認真的態度
一定值得一定的出場時間

但是, 他們沒有給我

感覺好像我在「金魚缸」前坐了一天
付了幾千元小費
吃了三個果盤
然後經理對我說 : 「對不起, 我們的小姐全都 full book 了 !」
那樣的沮喪 , 那樣的憤怒

最糟糕的是沒有教練, 沒有領隊, 只有一大班人
這樣, 我想投訴, 想遷怒也找不到出路
如果香港回歸後沒有董建華讓大家罵
那這幾年大家會過得更苦 ...

於是, 對著一隊弱旅負 2:0

我還安慰大家 :
「很可惜呢 , 大家其實表現很好!」

看, 我是多麼的虛偽 !!

--

星期六晚去了買零件砌機

發現原來自己一度非常非常熟悉的東西
現在已經變成一竅不通了
我沒有忘記他, 但是他卻變了
變得我不再熟悉 ...

真係「記不起, 當天怎麼可以著迷, 如像隔世, 今天竟找不著話題...」

原來世界就是這樣
站在原地的我, 即使怎樣的堅持
怎樣的努力
還是沒法對世界的轉變免疫
還是要依著世界的方向走

由 Socket A 到現在的 Socket 754 和 939
由 EDO 到 SD 到 DDR ...
即使我曾經那樣的愛著 RAMBUS
即使我曾經那樣的明白著 AT Power supply

世界, 會逼使你跟著改變

或許可以這樣說
一切, 都是注定的

一隻海虱

今天, 在土瓜灣海旁發現一隻海虱

就是那些生活在海中, 像極蟑螂的東西

「這就代表著這一帶有魚吧...」
如果沒有魚, 他們早就大量繁殖, 我看見的, 就不會是一隻了 ..

生命的能量都源自太陽,
自光合作用開始, 由我和你的激烈運動(!!)終結 ...

終結的決定權, 卻又在於大自然手上
由於每在食物鍊上向上推一層, 能量都會流失很多
所以, 上層動物, 數目永遠比下層動物/ 植物少
(即是 草會比牛多, 牛會比人多)
直接得到能量的低層生物, 繁殖會比較快, 比較有效率(豬一胎14 隻!), 因此亦比較簡單 ...
而要從低層動物身上得到能量的我們, 繁殖會比較慢 (10 月懷胎), 亦因此可以得到較為複雜的結構 ...
當食肉者的自然死亡率和出生率到達了一個平衡之時
食物鍊就會終結...

世界, 一向以他自己的規則運行著
等價的交換, 數量 / 質量 ...
獵物 / 捕獵者 ...

而人類, 則不斷的嘗試要去打破這個平衡
由秦始皇要長生不老, 到今日搶購特敏福 ....

但可悲的是, 人類根本就不明白
我們是做不到的
即使做到, 引來的, 除了食物鍊崩潰和人類滅絕之外
就沒有其他了 ...

我不是環保人士, 我每次都用膠袋的 !
但是, 有些事情, 還是順其自然
遵守大自然長久以來訂立規則吧 ...

星期五, 11月 11, 2005

雜記

多謝 likwai , 你給了我很多能量 ...

我就好像一支經過不斷擠壓的牙膏 ...
當大家認為我無論再怎樣用力
無論再怎樣壓迫
也不可能再有牙膏出來的時候

你出現了, 一口吹氣進這支牙膏裡
再拿著牙膏的尾部
用力的搖了幾下 ....

牙膏出來了 ... 真神奇
真係 : 「開心大發現 , 智慧大湧現 ....」

再來一個例子

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 (不是殺蟲夜 ... )
我已經數日沒吃過東西
饑寒交迫, 生命沒有希望 , 正想一死以謝天下
突然, 在我面前出現了一個披著純白披風的女子
披風下一絲不撓掛的身驅在這一刻緊緊的擁抱了我
有看過天龍八部的, 想想段延慶看見刀白鳳最後生了段譽的那一段吧....
「天龍寺外,菩提樹下,化子邋遢,觀音長髮!」

很感謝你喔 ...

--

接著又再說說畢業禮的事 ...
今早, 我在想像究竟沒有我在的畢業禮會變成怎樣 ..
發現原來根本沒有人會在意我出席與不出席的
無他, 在上學的日子裡, 我也很少出現在學校
總是蹺課, 蹺課, 再蹺課

大家不記得我也是理所當然的

然後, 我又想
為什麼我要想像畢業禮的情境呢?

可能我其實是想出席的
只不過平時「裝酷」慣了
所以才要「勉強」的扮作不希罕?

我不知道 ...

但是如果我在場的話
我一定會擺出一副極度不爽的樣子
然後到室外吹吹風
再放出一副勉強的笑容來照著我極度討厭的「硬直」照片

為什麼我要這樣做?

我想不出理由去支持「我其實是想出席」這個想法...

於是 , 又回到了自己的定位
自己的存在又有了安全感

--

考古學抬頭了 ...
被香港一群業餘考古學愛好者 (唉, 香港是沒有職業考古學的) 發現
沙下村的遺址中出土了新石器時代的遺物

考古學, 是一種非常吸引我的學術
它包括幾方面,

一, 發掘 . 在遺址上找尋過去的足跡, 有的就像沙下村這個例子, 偶然發現, 然後有系統地發掘; 而有一些, 就是跟據文獻, 傳言, 甚至直覺進行的探索式發掘, 一但有特別的發現, 再在這地方進行有系統的大型發掘

二, 後期工作 . 把發掘出來的東西重組, 因為經歷那麼多年, 所掘出來的東西多是殘缺不存的, 要將這些東西還原 . 即使還原不了, 也要讓他得出一個所以然來.
然後,就要為這件掘出來的東西判定年份. 方法有很多, 例如根據經驗, 即是看看那物件的手工, 制法, 風格等等, 找到出產類似物件的年份; 又或是根據文字記載, 因為有時出土的物件是帶有文字的 ; 又或是根據土層的分布, 由於地層是不斷的由沙土堆成, 發掘出的物件所在的深度也暗示了他的年份 ; 還有最後絕招, 碳十四, 如果在出土物周圍發現有機化合物的話, 就可以用檢測放射性碳十四的半周期來計算物件的年份, 誤差大約是一千年左右吧...
最後, 就要為這些物件定下一解釋, 即是考古最精采的部份, 「想像」
「那是一支矛, 但沒有打磨, 相信是權力的象徵」
就是這樣, 寫進報告裡, 然後大家都認為那是事實 ...

三, 展覽 . 把這些成果給公眾看, 以便爭取更多的 funding 和刺激旅遊業 ...在外國, 這些都由更專門的博物館學去管理 ..

呼 ... 可惜的是我出生在香港, 又沒錢到外國升學
香港, 是沒有考古學的, 在古物古蹟辦事處那些專家, 學習的, 是歷史, 不是考古學.

幸好, 今次沙下村的發掘他們請來了幾位內地教授, 否則, 就只會重演在旺角發現茶壺的那一類笑話罷了 ...

星期三, 11月 09, 2005

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先說一點現實點的事
今天, 是我的畢業典禮

但是, 我選擇了上班
並不是我特別喜歡自己的工作
只是我特別討厭這種公式化的活動

畢業, 就是一個階段的結束
就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

這一切, 和那不堪入目的長袍
和那四方形的帽子
和那些無辜的毛公仔
都是無關的

唯一有關的人, 是我自己吧

為什麼我非要去做戲給人看不可呢?

所以, 我把我寶貴的一天年假
留起, 明年去馬爾他好好的運用它...

--

接著, 是一個故事, 剛剛在土瓜灣海傍想的故事 ...

--

「差不多是時候了 ... 今天可以帶你們去異域看一看 ...」我對小孩子們宣佈.
「太好了, 我可是等了很久的說 .」小男孩跳躍歡呼.
小女孩卻默不作聲 ..

「但是, 我希望大家在出發前, 先做一件事 ...」
「那是什麼呢? 」小男孩問
「那是一個封印, 在進入異域之前, 我們必需要先吧自己的心烙上一個封印, 否則, 我們永遠也回來不了...」
我環顧這些小夥子們一下, 深呼吸, 然後要開始教他們把心封印起來
「閉上眼睛, 想著自己的家是什麼樣子的, 然後, 慢慢的, 從這個家中走出來, 你自己在家門前, 慢慢慢慢的, 被一綑又一綑的絲圍起來 ...」
我再環顧了一下, 發現小女孩一直呆站著, 什麼也沒有做 ...

「好了 ... 心都封印起來了嗎?」
「都好了 ...」
我又再看了看那小女孩, 她還是沒說話, 繼續呆呆的站著.
這個, 我不介意, 沒封印的心, 或許, 可以在異域感受到更多的東西. 只有她一個的話, 我也有能力把她帶回來的.

「我們已經到了異域了. 大家先不要張開眼睛, 告訴我, 你們現在感受到的, 和你們認為我們正身處一個怎樣的地方.」
「你先說」 我指著那活潑的小男孩.

「我嗅到這裡種了很多不同種類的花, 百合, 玫瑰, 水仙, 荷花, 還有一些我從來也未見過的植物. 在上面飛舞著的, 都是一些小精靈, 他們都對我微笑 ... 前面傳來的, 是瀑布聲音吧, 那邊的風景一定很美...」
「很好, 那你可以張開眼睛了 ... 現在 ... 你已經身在異域裡了 ...」
小男孩張開眼睛後, 他呆住了, 他所見的, 和他剛才所幻想的, 一模一樣.

小朋友們一個接一個的, 到達了異域.

最後, 只剩下那個倔強的小女孩..
「只剩下妳嘍... 來, 告訴我, 妳現在感受到什麼?」
「......」
「怎樣了?」
「真的可以照直說出來嗎?」
「當然嘍 」

「我嗅到的都是燒焦的氣味, 屍體堆積如山, 熊熊的烈火一直運用屍體的油脂燃燒著. 熔岩的硫磺味由遠處傳來, 到處都是受傷的人們的慘叫聲 ...」
「那妳現在張開眼睛吧...」

那些她形容的情境, 都出現在小女孩的面前 ...

--

有人可能會問, 為什麼我要對那小女孩這麼殘酷?

我會答, 因為那正是小女孩想要的 !

--

我搖了一搖手上的搖鈴, 發出清脆的鈴聲 ...
「大家, 都要回來了喔 ...想像著自己撕開剛才圍繞著你的絲, 然後, 回到自己的家裡 ...」

星期一, 11月 07, 2005

I SHAME ON YOU !

曾經, 每一天都聽著 2046 的 OST 和 Vannessa Mae 的大碟 ...
當時我的mp3 隨身聽內, 除了它們, 就沒有其他了

回想起來, 那段時期是我近年來, 能量最充沛的日子吧

充足的睡眠, 控制在自己手裡的工作, 荒廢的學業
從借貸得來的穩定收入 ...

加上音樂, 讓我過了靈感最豐富, 及最充實的一年

而這幾個月來, 我也實在太頹廢了
不容許我不承認的是我退步了
精神不夠, 靈感不夠, 輸入也不夠(最近的確少了看書)

但 ...

無論怎樣, 也不要乞討憐憫嘛 !

「I SHAME ON YOU !」

呼 ~~~~~

我要振作, 就從 聽音樂開始....

讓自己的腦袋重灌一下
讓自己的生命recharge 一下

我想拾回那段時間的感覺
那種 ..
我可以用自己去感覺身體
用身體去感覺世界
用世界去感覺一切
再用一切去感覺自己的境界

再回想 , 有一件事我也許久沒幹了
就是 ...
「感官封閉」

簡單來說, 就是閉上眼睛, 不再使用視覺去感受世界

你會發現, 平日大家最倚賴的視覺
當你不再使用它的時候, 世界會不同了
你會看到的, 比你用眼睛看見的
更多, 亦更真

但最近嘛
我一閉上眼睛恐怕就要睡著了 ...

^^

說起感官封閉

今天我在回家的火車途中試了一遍
發現, 一切都比以前要困難得多

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
確實為我們帶來了不少方便

但同時也奪去了我們不少的本質

他們帶著資訊科技的名義
把資訊化為畫面和聲音
無處不在的灌進你腦海裡

和你搶奪你思考的時間
控制你思想的空間

你可以閉上眼睛
但卻不可能瞇上耳朵
你和我都避免不了成為了經濟樹下的泥土
被各種形式控制著 , 抽乾著...

我還需要更多的修練...

推 !

星期四, 11月 03, 2005

若我狠, 別說狠

灰.....

計算器的數字呆滯了
eporp 失蹤了 ~
快要沒動機寫了...

真的寫得不好 , 所以被遺棄嗎?
還是就純粹地想把我遺棄?
是我的問題?
是世界的問題?
還是沒有問題呢??

屈原先生寫<天問>的時候也像我一般的無奈吧
不知道答案, 就問吧
沒人知道答案的話
就讓問題本身變得有意義吧

「噓 ! 這是什麼屁推論 !」

對呀, 問題本身是有意義的
必需要有答案, 又或是尋找答案的過程
那問題, 才會變得有意義 ~

所以啦
還有看這裡的人們...
請告訴我你們期待這裡是怎樣的
你們希望看到什麼
希望我做什麼

「你知道, what you looking for...」

雖然, 到最後我還是會寫我自己想寫的東西
你不愛看, 我也沒法子呀...

「那你這篇是在做啥 ?」

是在乞討回覆吧... ^^

原來即使去到乞討憐憫的地步
都只有兩個回覆 /_\

開始在自己reload 自己的 xanga ...
自己一個人在制造浪漫 ...
就好像對著自己的影子在演畫劇一樣...

無聊 ~

很感謝你們的回覆 , 但現在我心情不太好
還沒法回覆你們, 對不起噢 ~

星期二, 11月 01, 2005

Shall We Dance?

一個人在公司的廁所內偷懶 ...
很睏... 每天不足五小時的睡眠讓身體處於一個半漂浮的狀態 ...

突然 ... 清醒了一下
感覺就像在剛剛的幾分鐘
我離開了這個世界, 而現在卻不知何故回來了

我發覺, 我身處的廁所改變了
剛剛四周的牆是白色的, 現在都變了古典的紅木
剛剛衛生紙我的右邊, 現在卻在我的背後...

我... 去了哪裡?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 在那個變得極上豪華的洗臉盤裡洗了一下臉
步出了那個廁所

廁所外面是一條長廊, 紅色的地毯加上金碧輝煌的裝設
令我感到有點怯
這裡, 究竟是什麼地方呢?

我走到走廊的盡頭左轉
在我眼內的, 是一個舞池
而且正在舉辦著什麼舞會
男的女的在舞池中跳著優雅的華爾茲
柔柔的燈光讓人感到非常陶醉

我慢慢步入舞池...
由於我一身的裝扮不太合襯
所以大家的目光都向我投了過來

再用一些我聽不懂的言語, 一直的在談論著 ..
「嘰哩, 嘰嘩啦喳喳 ... 伊吱沙斯哩哩嘩...」

我對他們都報以一個微笑
然後找了一張椅子坐下

『長裙搖曳透香, 寂寞又換了形象
 提琴搖動怨曲, 憂鬱急於被鑑賞
 皮鞋還是那雙, 當心內尚有妄想
 隨著每個舞步, 能開出鮮花吐香 』

配合著這裡的拍子, 輕輕的哼著歌

如果可以這樣, 一直不回去工作, 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