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28, 2005

你知道, What you looking for...

二十年後, 我會是怎樣呢?
我不知道...

那把問題變一變 ...
我希望我二十年後會是怎樣的呢?

我.... 也不知道

我現在知道的事
沒二十年那麼遠

我知道我要一年內到馬耳他和希臘
我知道我三年內要到土耳其和以色列
我知道我八年內要到南美

我知道我一生人最少要聽一次椎名林樆的現場演出
我知道我想擁有更多的 pinky
我知道我喜歡的足球不喜歡我

也許我知道的
就這麼多

沒一樣東西是二十年以後的...

多謝 林海峰九段 的 細佬哥II
帶我去想這個問題

雖然, 到了最後,
我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但最少, 我換來了心中那種
淡淡的, 酸酸的, 澀澀的味道

讓人很舒暢

--

生命, 就是這樣吧
沒人知道活著究竟真正是為了什麼
大家, 都只是自以為找到自己想找的東西罷了

有些人喜歡去喜歡一個不喜歡他的人
浸在痛苦之中, 卻又樂此不疲
有些人喜歡做一個典型香港人
做一隻推動香港地產市場的驢子
有些人喜歡沉迷於酒色
在肉體的交纏下找尋自己活著的證據

然後過了二十年 ...

才發現自己這大半生過得多麼的無聊
追逐著的是多麼的無意義
餘下的人生又多麼的無助

回憶, 在時間中沉澱

二十年來, 有幾多想完成但總是沒法開始的事
有幾多想放下但卻沒法放下的感情
有幾多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有幾多自己存在的證明
有幾多被白白的浪費掉的時間

我常常說
我現在還沒有資格去死
我有很多事還沒有做

但是...

如果我把他們都完成了

我就可以去死了嗎?

星期五, 9月 23, 2005

消失

一夜之間, 她的記憶消失了

忘記了自己是誰, 忘記了身邊的人是誰
忘記了天空的顏色
也忘記了海水的溫度

她甚至忘記了為什麼她會忘記了一切

但是,她還是活著的
她還是存在的

這是因為其他人還會看見她
她還會不斷的為其他人制造記憶

所以她, 還是存在的

但對於她來說, 一切都已經不再存在了
一切都是由零開始
所有記憶, 都得由頭來過

她不會再記得自己曾經學習過的智識
她不懂得再使用自己曾經用作思考的語言
她不明白為什麼世界是現在的樣子
她弄不清自己為什麼存在
而且在其他人眼中
她的存在是那麼的顯著, 和耀眼 ..

自今天起
她就要由自己的名字開始
重新學習一切

她要重新找到自己的存在

但是, 那種存在在其他人的眼中
已經不同了, 而且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如果這個世界沒有其他人
那就好了, 我可以簡簡單單的重新開始!」
她有這樣的想法 ...

或許, 她的存在
由一開始
就是沒有意義的

由一開始, 就注定會有這樣的一晚

消失記憶的一晚 ....

--

而事實呢?
就是
我的電話裡面的記憶全沒有了...
電話簿, 短訊, WAP SETTING ....
全都沒有了

重頭開始嗎?

可以, 但是最後強烈地感到那不是我的電話的人
也不過是我自己而已...

星期二, 9月 20, 2005

勞斯和箂斯

這個科普 xanga 的系列該結束了
還是感性一點來得有人情味吧 ...

最近 , 一早安排好的活動總是會在最後一刻取消
很多事情 , 無論我在心中做多少次的 假想實驗
到了要發生的時候 , 總是會發生一個我從沒想過的可能性

「是我資料不夠吧 !」
對呀, 就像擲骰子一樣
只要我知道詳細的氣壓
詳細的擲出角度 , 力度
詳細的一切
我就可以計算到將要擲出的點數 ...

但是 ..
哲學 , 對於驗證方面是不太嚴格的

那 ... 我還想什麼呢 ?

「老實說 , 我不知道 !」



懈逅了勞斯和箂斯 ,
他們都很年輕 ....
年輕到有時間去做一些傻事
例如回家的時侯故意繞路
好讓大家見久一點

回想起來, 我有多久沒做過這種傻事了呢?
上一次是跟誰在做這種無聊事呢?
哈哈, 好像還是兩個男人在家的附近繞了一圈又一圈呢 ...
就是那種不願回去的感覺

對現在的我來說很遙遠 ...

遙遠到一個讓我覺得自己無論怎樣伸手
也沒法踫到的地步

偏偏回想這些感覺
卻又讓人感到很美好

很矛盾吧 ....
對呀 , 人生就是這麼矛盾的
宇宙也是

不是我選擇的範圍呀 ...

星期四, 9月 15, 2005

自由意志 2

上回說到我的「自由意志」的理論
會因為卡魯查-克箂恩理論而發生問題

這是為什麼呢?

是因為兩個理論對時間維度的所下的定議並不相同
更是互相衝突的

我一直信奉的空間結構是向上建築而成的
由重覆的零維度點空間 , 建成了線空間
由重覆的一維度線空間 , 建成了面空間
由重覆的二維度面空間 , 建成了立體的空間
最後由重覆的三維度立體空間 , 建成了四維度的時空

在這種結構中
我們可以簡單的籍由二度空間的投影來描述三度空間的事物
同樣地 , 我們可以將我們現在身處的空間就是四度空間對三度空間作出的投影

在這個邏輯下, 「自由意志」是不可能存在的
讓我們將整個宇宙的維度向下調一級
我們所在的, 都是二度空間
所看到的 , 都是一些三度空間的投影
我們會發現, 我們將沒法控制三度空間的一切
對於投影所表達的立體的背面的影象, 我們永遠都無法看清
因此, 我們會主觀地認為那有著任何的可能性

但事實, 那立體原本就是只得一個樣子
其他所謂的可能性, 從來沒有存在 ...

對啊, 所謂的可能性, 從來沒有存在 ...



但是卡魯查-克箂恩理論並不是這樣

它主張三度空間之外, 是由一個崩塌的六維空間組成的
(如圖中所示的卡拉比-丘空間)
甚至有弦論學者主張空間應該擁有著更多的維度

這樣, 我的空間投影論會完全崩潰
因為時間維度不再位於第四維度
不論現在它位於負一維 , 還是第十一維 , 甚至第二十六維
總之, 這個衝突是沒法解決的
而那些崩塌的維度也沒法存在於我的系統裡

但比較幸運的是
目前弦論還沒有擁有任何直接或簡接觀測的方法
弦論所擁有的, 只是華麗的數學換算
即使是卡拉比-丘空間, 他是否存在於我們身處的宇宙還是個疑問
因此, 我認為我的理論還是立得住腳的...

但亦因為如此
卡魯查-克箂恩理論
成為了我讀過令我最為不安的一個理論

星期一, 9月 12, 2005

自由意志

今天, 我在自己的哲學系統上作出了修改
而且修改的, 是非常基本的一環

「自由意志」

從前, 我把我的自由意志理論簡單的看成
「未來已經決定,只是我們無法得知未來的模樣」
接著, 我發現海森堡的測不準原理提出了一個可能性
就是某些東西(例如量子的位置) 是無法知道的
在發生的一刻前, 那都是未決定的, 只由一個機率支配著
於是, 我提出機率波崩潰的例子(就是薜丁格的貓)
證明其實事情早就確定, 我們的角色,就是在「現在」這一個時間座標去令機率波崩潰

今天, Max 告訴我 ...
「 hidden variable theory
即是『實際上有真相,但是我們無法見到』
但很多研究都發現 hidden variable theory 很難站得住腳

現在比較流行的理論是......
粒子的位置本身就不存在~
個機會率就已經是真相的一切~」

舉一個例子 :
如果我們的高度都小於普朗克長度 (這個世界會變得很怪)
我們都不會知道自己的位置
只是知道自己會出現在哪裡的一個機會率
如果我打電話給 Max 問他在哪裡
他說:「我一半在火星,一半在地球!」
而我要去找他的話, 我也只好一半在火星, 一半在地球了
否則我將找不到他,或者只是遇到他的「一半」

即是貓貓實驗中, 不但那盒子永遠沒法打開
連那隻半死不活的貓,也沒法確定自己的生死

在這個原則下, 我修正了自己自由意志的理論

我們連發現真相的資格也沒有
由一開始, 我們就沒法令機率波崩潰
我們只是見到由一堆堆機會率組合而成的現實
而這些現實是我們無法理解的
既然無法理解,就更加無法改變
當我地改變唔到任何野
我可以視為這一切都已經注定
又或許有東西可以改變到這一切
但這種 Creature 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想像範圍

理論修正令人覺得不是味兒
有著那種「為什麼我不能一擊即中」的感覺
但是理論, 就是一種需要不斷修正的東西

說回卡魯查-克箂恩理論
我發現這理論不只令我介意
而且它正搖撼著我的哲學系統的基石
有機會再在這裡說說 ...

星期四, 9月 08, 2005

卡魯查-克箂恩

卡魯查-克箂恩理論
這是一個很簡單易明的空間理論
但是這也是一個違背直覺的理論...

想像一條很長很長的膠管
如果我們從遠距離去觀察這一條膠管的話
我們會認為它是一條線(一個一維的空間)
但走近一點的話, 你會發現
那條膠管其實不只是一條線
而是一塊捲成一圈的面(一個二維的空間)

將這個膠管的宇宙投射到我們現在身處的宇宙
原來, 我們身處的三維空間中, 如果觀察得細微一點的話
我們會發現其實還有多一維的空間捲曲著
而當我們認知到那四維的空間時
我們又會發現其實還有多一維的空間捲曲著....

這徹底的崩潰了我對於空間的觀念

我一直以為, 空間是建構而來的
以重覆的點去形成線
以重覆的線去形成面
以重覆的面去形成體
以重覆的宇宙去形成時間
再以重覆的時空去建造更玄的空間 ...

但是, 卡魯查-克箂恩解釋說並不是這樣
宇宙, 不是砌出來的
而是縮進去的
越高的維度, 越小 ...



感覺很痛苦

我不知道錯的是我
還是卡魯查及克箂恩這兩個外國人
因為兩個假說, 以目前的科技都是無法驗證的

可能這對很多人來說
都是沒有關係的
人們仍是可以在他們已知的三維空間內自由移動
仍可以生活
仍可以賺錢
仍可以談戀愛

但我偏偏很介意
非常介意

星期一, 9月 05, 2005

測不準原理

每次看海森堡的測不準原理
我都會想到命運那裡去 ...

測不準原理是什麼?
舉個簡單的例子
我們想測量一個電子準確位置
所以我們需要向那個電子發射一個光子 (可以將光子想像成光的能量 package)
再由光子的反射, 我們才可以「看到」那個電子

問題來了, 因為光子的撞擊, 電子改變了位置
所以我們得出的數據是不準確的 ...

就是觀測的動作影響了觀測的結果

我們在化學課裡學到的
d-orbit, s-orbit 等等, 都不過是發現電子的機會率(用數學算出來的)
而不是電子真正會存在的地方
因為當我們嘗試去觀測這些電子的位置
那個機會率就會崩潰, 出現一個確實的位置 (詳情請參閱薜丁格的貓)
而那個位置, 跟據測不準原理, 是不準確的 ...
即使以最低能量的光子去做觀測
那誤差亦不準確到一個沒法接受的地步

我不是李丞貴, 不是麥玲玲, 不是楊天命 ...
我把 命運 和 測不準原理 拉上關係
並不是要為自己的錯誤預測找一個籍口

也許我再提一個例子, 好讓大家明白我在想什麼 ...


楊氏雙縫實驗
這個實驗, 證明了光有波的性質
因此才會產生干涉現象

但是, 如果我們將楊氏實驗的光源調校到每次只放出一粒光子
那麼, 因為個別的光子只會隨機的通過其中一條縫
那就不會出現干涉現象了

但事實是, 即使每次只放出一粒光子
不知道為什麼
在不同時間放出的光子仍可以發覺對方的存在
然後發生干涉現象 ...

然而, 當我們嘗試去逐粒光子觀測
測不準原理告訴我們
結果會受觀測的影響, 變成不再會出現干涉現象

一旦你停止觀測
干涉現象又會再次出現 ...

命運就是這樣, 在發生(觀測) 之前
你擁有的, 是一個機會率(而這也是你唯一擁有的東西)
而這個機會率是以從前的結果(螢幕上的干涉現象) 計算出來的
但一旦發生了之後, 那個機會率就再不存在
(其實是那個機會率一直都不存在, 只是到發生了之後你才發覺)
而一切亦不過是我們記憶中的一些零碎片段
事情, 在一切之前已經決定(我不知道是誰決定的)
所謂事情發生, 不過是你對事情作出觀察的後果 ...
而你的觀察, 其實是參與了整件事情
最後影響了結果 ...

星期四, 9月 01, 2005

宇宙常數

有些東西, 在我們掌握它的時候
我們會認為那是絕對的正確

但, 經過一些歷練
經過一些驗證後,
我們會發現, 那東西由開始那一刻, 就是錯的

然後, 當我們再經歷更多的磨練
經歷更多的人生後
我們看到, 那東西其實未必全是錯的, 它有它的存在價值.

這東西, 叫做宇宙常數...



愛恩斯坦推出廣義相對論
解釋了在字宙間重力的意義其實在於質量令空間扭曲
但當這一個理論住展到整個宇宙的時候
出現了一個令人難以接受的現實

「宇宙正隨著時間而改變」

愛恩斯坦不能接受這個發現
因此, 他在他的理論內加入了一個常數
來阻止宇宙的改變

最後, 這當然是失敗的
即使偉大如愛恩斯坦, 都沒法阻止永恆的變化

美國天文學家哈伯, 用他準確的觀測, 證明了宇宙常數的荒謬

而愛恩斯坦亦坦承:「宇宙常數是我一生人中犯下最大的錯誤。」

至少, 大家現在都相信, 宇宙正在不斷的改變
無論誰, 也阻止不了這改變
因為宇宙並不像牛頓的水桶那樣單純

但是最近, 宇宙常數又再一次被提出
有實驗結果發現宇宙常數其實是存在的
它是一個很少很少的數, 但不是零 ...

或許就像尖沙咀火車站
我們曾經失去他
雖然今日我們把他再重建起來
但一切, 已經變得不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