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30, 2005

時間是沒效用的麻醉藥

腦袋是一個不肯休息的老頑固
我是被他套上頸圈的小猴子

--

一個人坐在家中玩電腦遊戲
扣下板機
敵人的頭顱隨著槍聲滾到地上

遊戲中的血和汗都被處理過
不會弄得一地骯髒
也不會引來蒼蠅和屍蟲
殺戮帶給大家的
只剩下快感

我的大腦沒有停下來
沒法好好去享受這種純淨 殺戮 和 被殺戮 的快感
反而是思念, 佔據了大腦的一大部份

原來一晚, 可以很漫長

掛念讓人感覺很不爽
一點也不享受
開始的時候, 是掛念一個人, 想見她
慢慢地, 變成了掛念我們之間發生過的種種
然後, 我懷疑自己只是掛念「掛念」這一個概念...
最後, 又回到開始, 去掛念一個人

45 秒的一通電話
什麼內容也沒有的電話
並不足夠讓人平靜下來 ...

人類習慣了的東西
要偶爾失去一下
才會學懂珍惜

老生常談 , 但永恆不變 ...

星期一, 7月 25, 2005

Metamorphosis

有人對我說... 「你變了...」
多麼的可怕 ...
就像在異地裡遺失了自己的護照
就像在海中央弄壞了自己的救生圈
就像在宇宙中忘記了自己的母星

「我變了嗎?」
「儘管你發覺不到, 但是你真的變了 ...」

人不是每分每秒都在變動著的嗎?
掉落的頭髮, 嚥下的唾液, 排出的汗水 .....
細胞在無情的分裂著
如果把現在的我和一個月前的我比較一下
會發現這兩個「我」在物理學上是完全不同的
是完全不同的 ...

「我變了嗎?」
「是! 你已經被你所看見的影響了 ...」

變的, 是我嗎?
變的, 不是世界嗎?
隨著世界的流向
任何人也會跟著改變 ...
最後變的, 不是人, 而是世界的流向
人就像浮在水上的落葉
沒有選擇的被投擲到水面上
又沒有選擇的隨著水流而改變

「我變了嗎?」
「你接受不了也沒法子, 我只是說出我的感覺罷了 ...」

我不是接受不了
我只是不相信
在人類的世界裡, 不相信的事
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所謂可能, 和相信基本上是同義的吧
我相信, 所以我認為有可能
我認為沒有可能, 因為我不相信

「我變了嗎? 」

或許這是一場誤會
我的確變了 ...
但是 ...
並不是要變到你口中的那一種方向

星期四, 7月 21, 2005

看來好像擔心了一些不著邊際的東西

可能要開始習慣....
習慣那晚上來臨的雷風暴雨...
習慣沒有電燈的夜晚
習慣那從天上降下來的災害
習慣沒有文明的世界

如果不快點去習慣這一切的話 ...
當這些都一一變成現實時
我怕我會感到很痛苦

那是溫水煮蛙的故事 ...
那是人類將要面對的故事

我不是什麼環保份子
我不會要大家節省能源 , 愛護樹木或是林林總總 ....
我只知道人類的命運快要走到終結了
一切都是命運 ..
我們反抗不來 ..
也沒必要反抗

生活還是繼續
還是繼續一步步 步向終結

我相信先有心理準備然後受打擊
總比突然而來的沖擊要好

這都是我在昨晚滂沱大雨 , 雷厲風行的天空下想的事 ...

星期一, 7月 18, 2005

自從斷骨之後 , 真正重回大海....

--

只有潛進水中, 才可以真正感受一下自己身處的三維空間
腳踏實地的人類總不知道高度/ 深度為何物
因為那是屬於天上的鳥 , 和水中的魚的

我喜歡潛水
就是喜歡這種自由的感覺
去發現自己原來除了前後左右 之外
也可以無拘無束的在上下移動的

沙灘上的比堅尼小姐依然林林總總
特別在這種人多浴室少的小沙灘
輪候洗身的比堅尼小姐們就這樣的在浴室外排著隊

很令人感動 ....

令人覺得生命充滿意義
可能你會覺得我這感動來得很低俗
來得很下流

但我相信這是人的本性
也是人類持續繁殖下去的基本

就像呼吸和心跳
就像水會向低處流
就像沒支撐的東西會跌到地上
那樣自然...
就和黃昏之後是夜晚,黎明之後是白天那種事一樣 ...

算吧, 我認了, 我是喜歡看的
「你當我是鹹濕吧 ! 加幾聲噓聲也不怕 ...」

星期五, 7月 15, 2005

你憑甚麼說你與別人不一樣?

人類就是這樣的動物 ....
在酷熱的陽光下 懷念冷冷的冬天
卻在嚴寒的冷風中 渴望炎炎的夏季

多麼的矛盾
而又多麼的自得其樂

也許, 大家期待的都不是天氣
大家期待的, 是「期待」那一種感覺

得不到的葡萄
永遠是最美味的...
即使不斷的催眠自己 ~
也沒可能覺得那是酸的 ...

--

我總是希望自己與眾不同
認為夏天是海洋的季節
認為冬天是陽光的特賣場
但最後, 我還是怕熱, 我還是會怕冷

我更怕的, 是發現身處在羊群中
卻再也分不清自己是什麼
在白茫茫的羊毛中 , 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存在 ....

或許, 現在已經是這樣
大家在世界這一個模型內
再也逃不出來 ...
渾然不知自己不過是平行宇宙裡的其中一點...
卻又對這個宇宙一無所知...
而偏偏 , 大家又在這一點裡自得其樂 ........

星期三, 7月 13, 2005

哲學的味道 2

我發現 , 我已經漸漸能分辨出「華田走甜」裡華田粉與淡奶的比例
這, 又代表什麼呢?
有用嗎?

我很害怕「有用嗎 ? 」這個問題 ...
為什麼去認識一種東西之前, 需要去考慮這個問題呢?

在這個由經濟支配的社會
除了可以混飯吃 , 賺大錢
還有什麼是「有用」的呢?

我不知道 ...

我只知道我實在懂得太多沒用的東西了...

而有用的東西, 我真的懂得不多

股票? 我完全不懂 ...
反而我懂得經濟怎樣在玩弄世界 ...

人際關係? 我也不懂 ...
但我知道人與人之間的黑暗面 ...

室內設計? 我不會 ...
但我努力去弄懂這宇宙的結構 ...

帶水貨? 我不行 ...
因為我總是留在古跡, 自然景點附近 ...

所以 , 華田走甜中淡奶的份量
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 ~

星期五, 7月 08, 2005

神 , 存在嗎?

神 , 存在嗎?

一個會引起戰爭的問題
在新聞組討論這種話題時我總是喋喋不休, 有完沒完的
因為我覺得這個問題很有趣
宗教, 哲學 和 科學都可以在這個問題上做文章 ...

但我認為, 這一切其實都是一粒相同的骰子 ...
只是宗教看到的點數, 和哲學看到的, 和科學看到的 都不一樣罷了

就我支持的四維空間論闡述的世界可以簡單明白的說明這個現象
我們身處在四維空間的三維投影中,
就像把立體的東西放在投影機上, 投影的影像是二維的一樣...

當我們身處三維空間的時候, 我們可以輕易製造一個二維空間的三維投影 (用一個物體加一個投影機)
我們可以推論出, 在四維空間內的「東西」亦可以輕易製造出三維空間的四維投影...
那「東西」, 基督教稱為神 , 回教叫做阿拉 , 道家叫做道 , 佛教叫做界 ...
那「東西」, 哲學叫佢做開始 , 叫佢做命運
那「東西」, 科學叫佢做或然率 , 叫佢做真理

其實那「東西」是什麼並不重要 ...
因為我們根本無法理解 ...
身處二維空間的正方形明的那 30 度角的三個平行四邊形是正方體的投影 ,
但它永遠不會真正明白高度是什麼意思 ...
身處三維空間的我們只知道時間一直流逝 ,
但我們永遠不會明白四維空間是什麼樣子 ...

所以我認為, 我們現在討論神的方式
就好像古時人們認為地震是地底的巨龍在發怒 , 然後交出少女作祭品一樣...

雖然如此, 這個問題就好像某種特別的魔力一樣
讓我一直的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