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30, 2005

哲學的味道

最近愛上了一種飲料 ...
已經連續數天了
午餐的飲品, 都是同一款

「華田走甜」 (阿華田沒糖)

我覺得這個味道非常貼近哲學

一杯完全沒有甜味的華田
給人的感覺很特別 ~
讓人覺得就是少了點東西 ~
會讓人覺得 , 我們需要那一點點的甜味 ~
無需要太甜
只要那麼一丁點的甜就夠了 ...

到了喝的時候
我才發現原來淡奶在華田裡的角色有多麼的重要
有多大的決定性

這些 , 當我飲有甜味的華田時,
是沒法感受到的 ~

就好像身處一個空無一物的地方
我才會發現, 原來那個地方的白色, 是多麼的重要
如果那空無一物的地方是黑色 , 紅色 , 甚至雜色的話 ..
那是多麼的可怕

這些 , 當我們身在這個充斥著物質的世界是無法明白的 ~

星期五, 6月 24, 2005

下一站...

發現了 map.google.com 的衛星功能
立刻就愛上了
找到了 自己的家
找到了 工作的公司
找到了 金字塔 與 尼羅河 的回憶
找到了 京都 和 大板 的 足跡
找到了 清境 和 十分 的空氣

下一個 .. 要找哪裡呢?

是馬爾他 ...

人間天堂 馬爾他
有著全球 最古老的 巨石建築遺跡 的小島
上一個冰河時期前都是和歐洲大陸相連的
一萬年前, 分開了 ...
水從直布羅陀海峽湧入
無情的分間了西西里島
和馬爾他

不知怎的
就是很想踏足這片土地
不知怎的
就是被它深深吸引著 ...

可恨的市場經濟...
我還要工作多久才有足夠的錢去實踐馬爾他之旅呢...
唉 ...

還有 土耳其 + 以色列 ..

還有 南美...

星期五, 6月 17, 2005

發條鳥年代記

一個人讀著村上春樹的「發條鳥年代記」
看到「久美子的長信」* 沒看過這書的朋友請先看後面

既然要離開,為什麼還要寄來這樣的信?
這對任何事也沒有幫助呀...
是為了讓自己心安理得嗎?
是覺得我也有知道的權利嗎?
不是...
什麼也不是...

結果只是受傷害的人更受傷害
雨下得更大
絕望變得更深不見底
天空被染得更為鮮紅而已

實際上的有幫助的事情
卻是一樣也沒有

我寧願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會離去
我寧願我一輩子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失去了你
我不希望你在狠狠的插我一刀後
還要把刀子用力的旋轉幾次

耳邊響起 THE BEATLES 的 You're going to lose that girl
我合上了書本
讓自己去感受一下自己的心
我把書簽放進了「久美子的長信」之前的一頁
就如主角一樣,我相信我要由頭開始再把這信讀一次吧
但我沒有堅強到可以立刻再看一次的程度

歌曲己經轉到 Ticket To Ride 了 ....

* 久美子是小說主角的妻子
因為「性慾突然襲擊」
同一個她不愛的男人發生了三個月關係

又因為內疚 (其實村上寫出黎個心情係好複雜的)
突然有一日離家出走
消失左

最後決定同主角離婚, 寫左一封好長既信比主角 ....

而主角 , 叫「岡田亨」......

星期一, 6月 13, 2005

質量守恆定律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一日上午九時正 , 端午節
大埔海濱公園被天空灑滿了一地的陽光
我一個人, 想尋回屬於自己的能量

只要一群人聚在一起, 懷著同一個想法
那能量, 將會形成一個可以淹沒一切的海洋
我是這樣真切地相信著的

但是現實, 沒有這麼簡單, 沒有這麼美好
那裡是一處能量雜亂的地方
所有人都釋放著不同的射線
那些射線和酷熱的天氣交疊
形成了讓人嘔心的能量

浸在那樣的環境裡
我感受到的不安和煩亂
別人是沒可能感受得到的

我最後離開了那裡
可能是比預定早了一點
但在相對的時間和空間裡
早和遲, 又有什麼分別呢?

我漫步在海濱公園的叢林中
這裡比龍舟競賽那方向讓人舒服多了
小朋友在草地上放風箏
林蔭和海風互相牽動, 輕輕的竊竊私語著

或許,我的能量就是在那一刻回到我身邊的...

星期六, 6月 04, 2005

上帝是不擲骰子的

骰子擲不出所需要的點數
向上投的硬幣落下在不恰當的地方
隨手翻書卻總是翻不到想要的那一頁
從一袋子的號碼球當中抽到所要的號碼
在五十二張撲克牌當中拿到想要的那一張

這樣.. 就是人生吧

今天早上的空氣就像剛煮溶的巧克力
又熱又黏又膩
呼吸著巧克力漿
感覺不到任何甜味
纏著我的,只有窒息感
還有那令人不安的氣氛

是當年今日的問題嗎?
算吧,不想在xanga談政治

骰子擲不出所需要的點數
是因為你需要的點數錯了,不是骰子的錯

向上投的硬幣落下在不恰當的地方
是因為向上投的力度錯了,不是硬幣的錯

隨手翻書卻總是翻不到想要的那一頁
是因為你想要的那頁錯了,不是書本的錯

從一袋子的號碼球當中抽到所要的號碼
只是因為你所要的號碼對了

在五十二張撲克牌當中拿到想要的那一張
也只是因為你想要的卡牌對了

沒什麼特別,只是注定的偶然
這就是世界

空氣還是那麼的膠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