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4, 2005

痛, 還只不過是痛罷了

五日 ...

這五日,發現了很多
發現了原來一隻手洗澡
會有很多地方洗不到

發現了自己胸腔的移動
遠比想像中多

發現了人與人之間的連繫
是多麼的脆弱

每一個發現
都很痛

很多人問我 :
「你怎樣了?」
我答 :
「沒什麼大不了, 不過是痛罷了 !」

只是痛 ...
從裡面出來的比從外邊傷口帶來的
可怕太多

而且, 沒完沒了....

星期三, 4月 20, 2005

我是如此的愛著你

鎖骨斷了 ...
看來有半年甚至更多的時間
要和足球, 暫別了....

我是如此的喜歡足球
因為他而受傷,
我沒有怨, 沒有恨

最不開心的
居然是我短期內沒法再踼了

愛一個人
最深的也只可以是這樣吧

左手可能要一段時間不能動
心也可能要 靜下來一段時間
命運就是這樣要我暫別足球
命運要我在這個夏天靜下來

我痛....
但我笑了
或許這就是我

儘管因為你而痛
我還是會這麼愛你
這就是足球
這就是愛情 ....

感謝陪著我的人....

星期四, 4月 14, 2005

「現在, 很想見你」

「現在, 很想見你」

我哭了, 哭了整整一百分鐘

由佑司在祭典走失開始
一直至最後一個字幕的消失
我的眼淚也沒有停下

這不是一個特別悲傷的故事
也不是一個特別令人感動的故事

但不知怎的,
眼淚就是停不下來

這幾天來, 我一直被無力感籠罩著
那感覺揮之不去

與這點有關嗎?
我不知道, 或許我真的累了 ...

眼睛的微血管塞滿了紅血球
眼蓋的表皮被揉至紛紛脫落
用盡了所有的 TEMPO
也哭光了所有的力氣

好過了一點嗎?

...............

我不覺得 !

星期六, 4月 09, 2005

潛意識旅遊 (六) 九時半的灣仔

(六) 九時半的灣仔

忘記了上一次早上踏足這裡是何時了
但卻總是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是那個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的地方
左邊是灣仔 , 右邊已經是金鐘, 甚至中環 ...

站在這裡, 我沒有緊張
能不能得到這份工作對我來說是沒有分別的
我還是會用我的方式活過來
我還會是我...

那一刻, 我在電車路軌上走著...走著...
我最在意的不過是一份早餐
但是時間, 地點 和 人物都不容許我這樣做...

很感謝陳綺貞小姐透過歌聲給我的鼓勵
要不然, 我可是真的再受不了這個世界...

或許, 是這個世界受不了我而已...

星期六, 4月 02, 2005

潛意識旅遊 (五) 五日後早上八時的城市大學

(五) 五日後早上八時的城市大學

一切, 有改變過嗎?
改變的, 是我, 還是這個地方?
或者是, 一切也沒有改變過...
變的, 是世界...

在水靜鵝飛的又一城閒逛
尋找一份 既擁有 火腿通粉
又同時擁有太陽蛋的早餐
沒想到原來這比什麼都難

可能是我的問題
也可能是大家樂的問題
我發現自己沒法去接受這一份早餐
水泡通粉加上味精牛扒
我相信沒有比這更糟的組合了

難道這裡真的沒法找到一份令我滿意的早餐?

還是我自己的要求真的太高了?

牛油沙糖面包被世界遺忘 ...
可口可樂原來是可卡因的副產品 ...
溜冰場內的人漫無目的的轉圈...

我, 還可以相信什麼?